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团灭

第一百五十三章 团灭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326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24
   林暮心中一惊,身影蓦然消失,  两柄飞剑齐齐落空,单行和鱼峰两人,齐齐愣在原地,  又是这招,  每次在必死之局时,这人总能突然消失,险之又险地避过,实在令人恼怒,  两人顾不得林暮,忙转头向门下弟子所在之处望去,两人只希望,门中弟子能撑过那两波铺天盖地的袭击,  但是,两人目光所过之处,尽是血腥场面,断臂残肢比比皆是,  地上飞剑洒落一地,弟子几要荡然无存,两人肝胆yù裂,心寒彻骨,  门下上百位弟子,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几乎伤亡殆尽,  如今只剩下五六人在苦苦挣扎,但在那三人犀利的剑光下,恐怕也难逃一死,  两人眼中皆是闪过一抹悲sè,单行心中更是悔恨交加,  他根本沒有想到,一个筑基初期的修者,竟然能够发挥出如此恐怖的战力,简直骇人听闻,  自己整个门派,上百位弟子几乎全部身亡,五位灵寂期修者死去三个,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个瞬间,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这一切,全因为他的一个错误决定,  他之前根本不相信,林暮一个人可以杀死岛上数百只一级妖兽,但是现在,他信了,  单行双眼通红,猛然催动灵力,剑光大阵,发疯般向石头三人攻去,  他恨,无比恨,恨自己,更恨这些人,  林暮一连饮用三瓶百年灵rǔ,顿时浑身灵力充沛,战意高昂,  神识一探,他猛然一惊,那位蓝袍剑修竟然御剑向石头后心攻去,  林暮立即退出旋月空间,忙出声提醒石头,随即向单行杀去,  石头正在御剑杀敌,一剑杀死一位无又剑门弟子,正待寻找新的目标,  这时却猛然听见一声高呼:“石头,撑起护罩。”  是师傅的声音,  石头根本沒有多想,立即催动灵力,向金元盾中输入灵力,一个金光闪闪的护罩升起,将他紧紧护在其中,  护罩刚刚撑起,单行的飞剑便袭到,一下狠狠刺在金sè护罩上,  单行灵寂中期的修为,全力一击,这个金sè护罩并未支撑多久,便被飞剑击碎,  林暮猛然一催灵力,五行环光芒大振,飞速向单行飞剑shè去,  叮,  一声清鸣过后,五行环一下将单行飞剑紧紧套住,  任凭单行如何催动,飞剑都无法动弹分毫,  五行环吞噬数十件法器,品质在上品法器中,绝对属于顶尖层次,单行的这一柄飞剑,威能完全无法和五行环相比,  这时,鱼峰却催动飞剑向林暮shè來,火系飞剑闪耀着火光,灼热逼人,  该怎么办,  是先和这位使用火系飞剑之人拼斗,还是和石头一起,努力击杀蓝袍剑修,  若他选择和这位火系修者战斗,石头定然无法抵挡蓝袍剑修的攻势,甚至包括父母在内,都有可能因此丧命;若他选择和石头一起击杀蓝袍剑修,这位火系修者也不是易于之辈,他的玄龟盾无法支撑多久,  若是玄龟盾被破,他离死亡也就不远,  一时间,林暮陷入两难,进退维谷,  林暮一咬牙,迅速作出决定,  他决定双管齐下,  他对石头高喊一声:“石头,我缠住他,你來攻击。”  石头在惊慌之后,迅速反应过來,cāo纵震金剑向单行攻去,  单行飞剑被林暮用五行环困住,此刻面对石头的震金剑,竟然完全沒有办法,  更悲哀的是,他发现自己连件防御法器都沒有,  和所有剑修一样,他只相信自己的攻击力,在自己剑下,所有人都要死,  但是当他的剑被人困住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此刻竟然如此无力,  鱼峰的飞剑狠狠击中林暮的护罩,护罩涟漪阵阵,晃荡不止,似乎随时都要破碎,  林暮心思一动,绝命无影针向鱼峰飞去,  同时他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手忙脚乱向玄龟盾中输入灵力,  鱼峰面sè一喜,以为自己飞剑建功,忙加大灵力输入,飞剑再一次狠狠击中护罩,护罩又是一阵摇晃,光芒黯淡许多,  或许再來一击,这个护罩便会破碎,  鱼峰猛然催动灵力,飞剑又一次向护罩袭去,  护罩再也无法承受飞剑的攻击,一下破碎,  鱼峰面sè微喜,正要御使飞剑将林暮斩于剑下,笑容却突然在脸上凝固,  一道血光洒落,鱼峰额头鲜血横流,身形从空中坠落在地,莫名身死,  林父林母也顺利杀死剩下的几位筑基期弟子,这几人飞剑被毁,又身受重伤,完全不是两人对手,几人分头逃跑,皆被林父林母追到,御使飞剑杀死,  无又剑门之人,上百位修者,除去单行之外,其余之人几乎皆是毙命身死,  林暮看也未看鱼峰尸体一眼,立即催动绝命无影针向单行攻去,  单行在石头飞剑攻击之下,左支右绌,撑起的灵力护罩很快被石头用震金剑攻破,  林暮杀死鱼峰之后,也迅速赶來,林父林母同样向这里飞來,  四人围攻之下,单行将死无葬身之地,  单行望一眼四周门下弟子尸身,双眼通红,眼中闪过一抹狠sè,似是下定决心,突然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  与此同时,一柄血淋淋的三寸小剑,从他口中飞出,  血剑在空中迎风变大,瞬间变成三尺來长,血光更胜,  林暮顿时一惊,强烈的血光,剑气惊人,令他心中产生一阵惊惧,  这是什么,  林暮心中一阵疑问,但他很快反应过來,  法宝,这绝对是法宝,  法器不能收入体内,只有法宝才能被修者收徒体内温养,增强威能,  这柄血剑从蓝袍剑修口中喷出,自然是法宝无疑,  不是只有金丹期以上修为的修者才能祭炼法宝么,林暮心中一阵诧异,  而且,这柄血剑的威力,虽然犀利无匹,甚至要远在石头的震金剑之上五倍不止,但是绝对沒有法宝强,  林暮见过门中长辈cāo纵法宝的情形,那威力可要比眼前这柄血剑强上太多,  单行面sè一阵苍白,祭出这柄飞剑之后,他心中闪过一丝悲哀,  自己整个门派,全都栽在这里,  甚至连自己,都无法逃脱出去,  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他根本不会祭出这柄血剑,  这柄飞剑和他xìng命相连,在飞剑沒有大成之前,绝对无法祭出,  一旦祭出,之前一百多年的努力白费不说,自己也会因jīng血亏损太多,寿元大减,以后进阶金丹期,也几乎沒有任何希望,  但若不祭出这柄飞剑,他立即就会身死,  单行此前无意中得到一枚炼器宗师的玉简,里面记载有一种温养法宝的方法,玉简中记载,修者只需强行将一件上等法器吸入体内,和血肉交融,以自身为鼎炉,來锻造这柄飞剑,等到修者结成金丹之后,便能立即拥有一件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和xìng命休戚相关,珍稀异常,许多金丹期修者,至死都无法拥有一件,  采用这种方法,就能在结成金丹之后,得到一件本命法宝,单行自然乐意,  于是他悄悄温养了一柄上品水系飞剑,准备将这柄飞剑培养成自己的本命法宝,  但是这种血炼之法,却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在飞剑尚未大成之前,绝对不能祭出,  不然前功尽弃不说,还会对自身造成很大创伤,今后将再无进阶金丹期的可能,  这柄血剑本身是一柄青sè水系飞剑,但此刻尚未大成,才变成一柄血剑,  若不是遇到眼前必死之局,他根本不会祭出这柄飞剑,  哪怕门中所有人都死光,他也不会,  他目光充满怨毒,望向林暮四人,正是这四人,将自己逼入绝境,万劫不复,整整一个门派,全都覆灭在此,  这柄血剑,虽然尚未进阶到法宝级别,但威能绝对超过所有上品法器,即便是和顶尖的极品法器相比,也毫不逊sè,  此刻眼前四人,都要死,  单行面sè惨白如纸,再度催动灵力,血剑顿时血光大盛,向石头袭去,  石头心中一阵惊慌,忙御使震金剑抵挡,  叮,叮,叮,  连续三声撞击清鸣过后,震金剑断为两截,掉落在地,  血剑余势不减,继续向石头心口攻去,  林暮大惊,忙cāo纵五行环向血剑攻去,  林父林母也忙御使火龙剑和青霜剑阻挡血剑,三件上品法器,一下将血剑缠住,  单行再度喷出一口鲜血,面sè更加苍白,血剑血光更盛,光芒大作,一下挣开五行环的束缚,仍旧攻向石头,  林父林母心中一紧,忙cāo纵火龙剑和青霜剑抵挡,  叮,铛,  火龙剑在血剑面前,仍然不堪一击,一下断为两截掉落在地,青霜剑品质稍好,但撞击之后,剑身已是布满细密裂纹,再來一击,同样难逃被斩断的命运,  血剑一出,一连两柄上品飞剑报废,一柄受损,  沒有飞剑,三人将毫无还手之力,  林暮虽说可以躲回旋月空间,但他并不想放过这位蓝袍剑修,真若被他逃走,以后将会后患无穷,  不说他灵寂期的修为,就是这柄血剑,也是一场灾难,  若他以后埋伏在此,伺机偷袭,自己四人绝无还手之力,  血剑攻势更猛,速度更快,直向石头心口飞去,  林暮眼中闪过一抹jīng光,猛一咬牙,作出决定,  识海一阵动荡,《神识刺》猛然发动,  单行一下愣在原地,他本就虚弱无比,识海猛然受到攻击,顿时一阵眩晕,  林暮更是头痛yù裂,他的神识修为只不过在灵寂初期,单行却已是灵寂中期,神识反噬之后,他受到的攻击甚至比单行还要强烈,  双手捂着脑袋,林暮感觉自己快要死去,他忙虚弱喊道:“娘,动手,快。”之后,直挺挺向后倒去,  林母反应过來,立即催动满是裂纹的青霜剑,向单行攻去,  一阵鲜血喷洒,单行顿时身首异处,毙命倒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