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筑基后期

第一百八十五章 筑基后期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39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31
   林暮眸中闪过一丝疑sè,随即做下决定,  双手掐诀,铜镜飘向半空,一阵金光闪烁,  林暮一连向铜镜中打入十几道法诀,铜镜倏然涨大数倍,如同一个金sè玉盘,飘在林暮头顶,  濛濛金光从镜面上发出,周围都沐浴在一片金sè之中,  镜面在半空以微小幅度不停震动,阵阵清鸣从镜中发出,  林暮十指浮动如织,手上法诀不停施出,铜镜光芒大作,整个小屋全都变成金sè小屋,  林暮不停向铜镜中输入灵力,努力祭炼这面铜镜,  他如今修为大进,神识也比之前强上数倍,祭炼法器要比之前轻松许多,  一连五天过去,林暮体内灵力不断在铜镜中流转,随后又回流体内,如此循环往复,运转不止,  五天过去,林暮体内灵力已是和铜镜水**融,灵力在铜镜中运转,流畅自然,和在体内无异,  林暮猛然催动神识,在铜镜中留下神识印记,  铜镜金光闪烁,清鸣阵阵,旋即光华敛去,变成正常大小一面镜子,落回林暮手中,  祭炼成功,  林暮和铜镜心神交融,镜中一切,都清晰出现在他识海,  他略一查看,面上浮起一抹淡淡笑意,  神识锁定,  这面铜镜功效竟然是这样,  以神识锁定目标,只要在方圆千里之内,目标都会在镜中出现,化为一个红点,  红点距离镜心越近,说明目标离林暮所在之处越近,  这时,红点鲜艳,光芒明亮,  反之,目标距离林暮越远,红点便越小,光芒愈发黯淡,  这是一面觅踪镜,  若是用來追踪敌人,最合适不过,  只要对方距离自己千里之内,就能发现对方踪迹,  根据觅踪镜的指引,可以轻易追踪过去,  这面铜镜,非同小可,  林暮恍然想起,此前在迷雾林中,自己正是被人追杀,  按理说,自己一心飞往临雾坊,若是半路有人拦截杀人夺宝,也能说过去,  但是,那位三师弟受伤之后,竟然又有两位师兄前來助阵,  难道那两位也和罗云、卫盛、罗辰三人一样,是恰巧路过,  这未免太凑巧了些,  林暮心思一动,想到一个可能,  这必然是有预谋,  那三人定然是提前谋划好,由那位三师弟负责拦截自己,随后三人一起围攻,  只是他们是从何时开始追踪自己呢,  林暮努力回想过去情景,一幕幕画面在脑中闪现,  他清晰记得,自己在拍卖会之后,进入迷雾林中潜修,等待任财消息,  他进入迷雾林后,便立即进入旋月空间潜修,一直无事,  但刚一出來不久,飞往临雾坊途中,便被人追踪拦截,  这位三师弟显然是在自己进入迷雾林之前,就已神识锁定自己,  是以自己刚一从旋月空间出來,便被他在觅踪镜中发现自己踪迹,  这三人之前定然是不在一处,不然也不会只有一人前來拦截,另外两位都是随后方才赶到,  有人要杀自己,  还有预谋,  林暮猛然一惊,毛骨悚然,  他之前在临雾坊中,还特意变化容貌,直到出來之后,方才恢复本來样子,自以为万无一失,  却沒想到,这面铜镜竟然能够锁定人的神识,面貌变幻根本无法欺骗它,  果然不愧是上品法器,  这面铜镜的功用,虽然林暮之前闻所未闻,顿觉耳目一新,但实用xìng的确上佳,  只是,是谁要杀自己,  这三人是自己私下行动,还是背后有高人授意,  林暮想起自己在拍卖会中所作所为,发觉并无什么过失,  只是在拍卖血剑时,故意往上抬价,坑了一位金丹期修者,  要么就是在和白衣少年竞争时,独占鳌头,拍下紫香炉,  白衣少年战无不胜,只在这一次,败在林暮手中,  只有这两件事,在林暮看來,或许有可能得罪人,  但是,拍卖会中,与人竞价本是再正常不过之事,若是因此与人结仇,那不知该要有多少人丧命了,  再说,那位金丹期修者,并不知晓自己就是血剑的主人,只当自己是一位竞争对手,  当初自己放弃的时候,那位金丹期还微微一笑,似是非常高兴,  难道是白衣少年,  林暮想起白衣少年,又立即摇头否认,  白衣少年來历神秘莫测,背景非凡,身家丰厚,  若真是与自己争,自己并不一定能够争过,  当时自己拍下紫香炉,白衣少年面sè平静,并无不悦,  以他的气度和身家地位,似是不会做这种事,  但是不是他们二人,又会是谁呢,  难道真的是那三人自己私下行动,  林暮心中暗自jǐng惕,以后行事,不能再如此马虎大意了,  那位金丹期修者和白衣少年,以后也要留心,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幸亏自己有旋月佩,躲过一劫,  林暮暗自庆幸,以自己当时的实力,面对那三人夹击,根本不是对手,  若不是罗云三人出现及时,林暮也只能躲进旋月空间了,  林暮从脖间取出旋月佩,凝视半晌,心中一阵庆幸,  旋月佩进阶多年,如今已是从当初的淡蓝sè变成如今的蓝sè,只是要想再度进阶,怕还需要不少年,  旋月佩多次在危机关头,救自己一命,功不可沒,  若是沒有旋月佩,林暮别说修到现在这个境界,只怕在千羽剑门,便已死在张若虚手中,  想起张若虚,林暮面sè一阵yīn沉,  之前在临雾坊中遇到,他发现张若虚也不过是筑基中期,连筑基后期都未达到,  四系灵根果然废柴无比,  修炼速度,竟然还比不上父母这样沒有灵根之人,  林暮当时本想动手杀之,但诸多同门在场,他不好下手,  尤其是罗辰,修为已是快要到灵寂后期,实力强横无匹,  自己若是贸然动手,必然会被他察觉,  若是罗云和卫盛还好说,即便发现自己杀死张若虚,以三人交情,多半也不会说出去,  但是罗辰之前曾是执法堂首席大弟子,深得时未寒信任,可谓是时未寒身边得力之人,  若是他知晓自己杀死张若虚,虽不至于亲自动手,但八成会去对时未寒说,  林暮如今虽不想再与千羽剑门有任何瓜葛,但他毕竟曾是千羽剑门弟子,  如今仍要受时未寒管制,虽然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在外瓢泼流浪,未曾回到门派,  但若真是叛门,时未寒绝对会前來杀死自己,清理门户,  之前林暮无牵无挂,遇到危险,直接躲到旋月空间,便可避过,  这也是御灵宗之人无法杀死他的原因,  但时未寒和御灵宗之人不同,之前御灵宗金丹期修者并未出手,是以林暮还能惊险逃过一劫,  若是金丹期修者出手,怕是一个照面,便能立即将自己轰杀成渣,连逃进旋月空间机会都无,  如今真要和时未寒翻脸,虽说自己多半可以躲进旋月空间中,但是这座三品洞天福地却是无法保住了,  《金石阵》只是三品大阵,绝对无法抵挡金丹期修者的攻击,  到时沒有灵田,在旋月空间中,靠着那十二亩灵田,肯定无法满足自己四人苦修所需丹药,  难道一辈子都要躲在旋月空间,做缩头乌龟,直到老死在里面么,  不,林暮绝不答应,  他要抗争,挣脱时未寒的束缚,挣脱作为棋子的命运,  这一切,都需要强大实力,  至少,要能和时未寒平起平坐,  时未寒冷血无情、yīn狠狡诈,也不知哪天会突然发疯,召自己回去,  到时,一切都会变成和从前一样,在他手下听凭摆布,  林暮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要尽快修炼,努力冲击金丹,  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证一切,  其他一切,都是空谈,  林暮心志愈发坚定,身影一闪,出现在旋月空间中,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归灵丹,开始修炼,  归灵丹在体内化为一团奔腾灵气,林暮忙运转《五行心法》,炼化吸收,  灵力在体内以固定路线运转,每一个周天循环过后,林暮体内灵力都增加少许,  林暮筑基之后,体内灵力全都化为液体,  他现在筑基中期,体内灵力如同细小溪流,在体内流动,  每炼化一瓶归灵丹,林暮体内灵力溪流便壮大一分,  随着灵力增加,体内五行灵力分离也同时进行,  如今林暮体内已有大半灵力都化为五股jīng纯单系灵力,还有小半仍是五行融合状态,  林暮的目标便是,将体内所有灵力,都分离为五股jīng纯灵力,  一瓶瓶归灵丹下肚,林暮很快沉浸其中,  ……  光yīn似箭,rì月如梭,  林暮每rì都在重复同一动作,不停地服用丹药,炼化灵气,  体内灵力在缓慢增加,五行分离也逐渐到关键时刻,  一转眼,一年过去,  林暮已服下两千六百瓶归灵丹,体内灵力比之去年要强大许多,  五行分离也几要进行到最后一步,  林暮体内,几乎所有灵力都已分离为五股jīng纯灵力,  但仍有最后一缕,冥顽不灵,顽固不化,  林暮努力半月,都未将之分离,  这最后一缕灵力,只要能够分离,林暮便能一举进入筑基后期,  林暮心志坚毅,不断运转《五行心法》,  在五系灵力的运转直下,这一缕灵力如同**中的一叶小舟,终将被吞沒,  《五行心法》不断运转,这缕灵力也变得松动,  又是半月过去,灵力之间嫌隙更大,  这一rì,林暮决定发起最后冲刺,  《五行心法》不停运转,体内灵力在经脉内流转,那缕灵力也随着其他五系灵力,一起流转,  林暮不断加快运转速度,灵力迅即在体内奔腾不息,  灵力运转速度越來越快,林暮眸中闪过一抹疯狂,拼命催动《五行心法》,  灵力在经脉内,如同大江大河一般,奔流直下,咆哮不止,  那缕顽固灵力,在灵力江河的冲刷下,终于坚持不住,倏然化开,  一分为五,金木水火土,五系灵力全都分离开來,  五系灵力泾渭分明,金绿青红灰五sè灵力在体内奔腾不息,  林暮一愣,旋即眸中闪过一抹狂喜,  筑基后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