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斗价

第二百零六章 斗价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99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36
   全场喧哗,沸腾如水,  众人议论纷纷,赞叹不已,  “二十八万块,太他娘的有钱了。”  “是谁啊。”  “不知道,是一个金丹期老怪。”  “我认识他,似乎是万剑宗长老,叫做杜澜。”一位筑基中期修者道,  “肚烂。”旁边一个人鄙夷道:“你就胡扯吧,我还穿肠呢。”  “他真的叫杜澜。”另一人极力辩解,  两个顿时吵闹起來,你來我往,争论不休,面红耳赤,  场中一片混乱,出言议论附和吵闹,喧哗如沸水,  徐景站在台上,望着台下一片喧嚣,面sè平静,默然不语,  这个时刻,他出言说话,也只会淹沒在人cháo中,  只能等场面稍稍平息,他再出言,  但场上声浪一波接着一波,沒有停止迹象,钻进众人耳朵,  林暮只觉耳中轰鸣不止,如同有上千万只玄蜂不停在耳中鸣叫,每一只玄蜂都嗡嗡叫个不停,  他一阵头晕,整个脑海都陷入震动之中,  林暮无奈,索xìng撑起一个灵力护罩,对外界之事不闻不问,  石头却是一脸兴奋,这个高价,他从未见过,  他随着众人目光,向前排一个金丹期修者望去,  神识蔓延过去,那人模样顿时清晰出现在脑海,  一位中年修者,一身蓝袍,面sè坚毅,  众人探查神识如同细丝一般,不断在杜澜身上扫过,杜澜不由眉头一皱,  他冷哼一声,神识威压猛然放出,  轰,  石头只觉识海一阵动荡,顿时头晕目眩,坐在位子上,摇摇yù坠,  许多筑基期修者, 更是不堪,头痛yù裂,坐在位子上惨嚎不已,  场面混乱不堪,还有不少人不停在地上打滚,满脸痛苦,  杜澜冷笑一声,错综复杂缠绕在身周的神识,一下消失殆尽,重又恢复清明,  不自量力,杜澜口中轻轻吐出几个字,  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什么地位,  这些灵寂期修者,甚至筑基期修者,竟然敢肆无忌惮放出神识查探他,  实在是活腻了,  一个神识威压放出,瞬间清静,  徐景站在台上,望着台下惨嚎人群,面sè一变,  回头望一眼杜澜,却是无法说什么,  半晌过后,人群方慢慢恢复安静,  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议论半句也无,  众人望向杜澜,目光中皆是一阵畏惧,  不少人眸中,甚至还露出一丝怨恨,  但沒人敢有怨言,更别提咒骂,  整个场中,大多数人,尽皆被一位金丹期修者震住,  杜澜一个神识威压,虽未让人受伤,但却让许多人识海动荡不堪,心中狂躁不安,  半个月内,休想入定静修,  若是强行入定,极有可能因为心神不稳,导致灵力运转错乱,走火入魔,  林暮发现石头异常,忙撤去灵力护罩,  “你怎么了。”林暮见石头一脸痛苦,忙问道,  “识海动荡,头脑疼痛yù裂,昏昏沉沉。”石头萎靡道,  林暮忙转向孤云,想要问个究竟,  孤云面sè平静道:“石头和其他人一样,用神识去探查杜澜,惹恼杜澜,被他一个神识威压轰回來,动荡了识海,所幸并无大碍,只需安心静养半月,便能安然无恙。”  杜澜,  林暮扭头向杜澜望去,眸中闪过一抹jīng光,  全场重又恢复平静,气氛极度压抑,  徐景经验老道,这个场面他还能应付,  眼下不能在这事上纠缠太久,需将众人注意力引到拍卖上,  徐景开始报价:“还有沒人出更高价,二十八万块第一次。”  “二十八万块第……”  “三十万块。”林暮打断徐景,再度叫价,  众人纷纷转头向林暮望來,面带惊sè,  一位筑基期弟子,竟然也敢叫出如此天价,  实在是身家丰厚到极点,  封厚和麻宏也都看到林暮,两人皆是面带喜sè,  麻宏运气不错,以区区六万块下品灵石也买到一柄不错极品飞剑,两人满载而归,  几位金丹期修者,也都回过头來,眸中一阵讶sè,  见到林暮身旁孤云,又皆是释然,  杜澜眸中闪过一抹怨恨,竟然还有人跟他争,  若是金丹期修者也便罢了,但偏偏还是一位筑基期修者,  他刚刚当着全场数万人,放出神识威压,已是在宣告:这枚融灵丹,非他莫属,  这位筑基期弟子,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  实在可恨,  “三十一万块。”杜澜不甘人后,冷冷道,  骆言本想叫价,但如此价格,已是超过时未寒预想价格,  他决定静观其变,若真是价格太高,他就放弃了,  罗通本身修为已是灵寂期巅峰,冲击金丹大有希望,  这枚融灵丹,并非不可或缺,  再说,罗通是时未寒弟子,他为何要拼尽全力帮他买下这枚融灵丹,  既然林暮有此意,就让他去争吧,  骆言做好打算,便闭口不言,  众人都望着林暮,希望他再次出价,压过杜澜,  刚刚杜澜那一记神识威压,许多筑基期修者都心有怨气,  此刻竟然有筑基期弟子帮他们出头,打压杜澜,  众人都感到一阵爽快,  再次出价吧,  众人目光热切,期待望着林暮,  林暮沒让他们失望,立即道:“三十二万块。”  三十二万块,  有不少筑基期弟子面露喜sè,  申仁和其他金丹期修者,面sè平静,也都静观虎斗,  融灵丹顶多也就值三十万块下品灵石,这个价格已经太高,  再往上加价,就太不划算了,  杜澜面sèyīn沉:“三十三万块。”  众位筑基期修者又都转过头來,望向林暮,  林暮沒有犹豫,平静道:“三十四万块。”  不少筑基期弟子闻听此价,都小声发出欢呼,  杜澜眸中闪过一道yīn狠之sè,面sè愈发yīn沉,  这位筑基期弟子,竟然敢当众和他对着干,  实在胆大包天,肆意妄为,  他望着林暮面容,脑中忽然闪过一阵疑惑,  这人,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他搜肠刮肚,还是未想起林暮來历,  他记不起林暮,林暮却记得他,  当年火龙谷之行,在火龙谷之前,正是杜澜当着时未寒之面,出言讥讽他,  时未寒本就不重视他,杜澜之言,更是让时未寒大沒面子,  此后,尽管林暮从火龙谷中满载而归,时未寒依然不重视他,  后來,更是将林暮卖给御灵宗,  这一切种种,杜澜也难脱干系,  刚刚石头只是用神识探查一番,竟也遭到杜澜反击,  真当自己任人揉捏么,  今rì,林暮决定反击,  就是要当着数万人的面,打杜澜的脸,狠狠打,  杜澜望着数万欢呼筑基期弟子,面sè乌云密布,  现在,他骑虎难下,  他如此高调争夺融灵丹,许多金丹期修者都给他面子,退出争夺,  若是这样,还无法拿下这枚融灵丹,实在说不过去,  他代表的不仅是自己,还有整个万剑宗,  以一派之财力,若连一位筑基期弟子都争不过,不仅他将颜面扫地,整个万剑宗都将因此受辱,  以后行走天霄界,也休想抬起头來,  “三十五万块。”杜澜一字一顿道,  “三十六万块。”林暮丝毫不露怯,立即反击,  “三十七万块。”杜澜咬牙道,牙齿咯吱咯吱作响,  “三十八万块。”林暮无比冷静,再度加价,  整个拍卖厅,都在看戏,  看着杜澜和林暮斗价,一次比一次出价高,  每一个价格,都令众人心惊肉跳,  三十八万块下品灵石,  仅仅是为了买一枚丹药,这两人都太有钱了,  杜澜如此,众人都觉正常,并不太过惊讶,毕竟他代表的是整个门派实力,  但林暮不同,他只是一个人,  还仅仅只是筑基期修者,  以一人之财力,來与一位金丹期修者斗价,  不论是财力还是胆力,在整个天霄界筑基期修者中,林暮都是首屈一指,无人能比,  至少,场上上万筑基期修者,无一人敢如此做,  林暮这次斗价,绝对是这场拍卖会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实在太漂亮了,  全场数万人都面带笑意,徐景也是如此,  他乐意看两人斗价,斗得越狠,拍卖行的收入就越高,  杜澜涨得通红,气怒交加,如此高价,他自己也感到心惊,  但他不能后退,绝不能后退,  他面如猪肝,狠狠道:“三十九万块。”  林暮面上浮起一抹淡淡笑意,望着众人,轻轻道:“四十万块。”  杜澜闻言,心中怒火更炽,  这人到底是谁,  为何要与我过不去,  杜澜望着周围人的面孔,每个人面上都和林暮一样,带着淡淡笑意,  这分明就是嘲笑,  是耻辱,  “四十一万块。”杜澜绝不退缩,  “四十二万块。”林暮看似平静,但寸步不让,  每一次叫价,都是杜澜话音刚落,他便开口,  他就是要让杜澜当着数万人的面出丑,  数万修者尽皆配合他,全都发出哈哈笑声,  刚刚被杜澜压制出的怨气,也全都随着笑声吐出,  怨气越大,笑得越灿烂,  许多筑基期修者,都是笑靥如花,  这一刻,他们感同身受,舒爽无比,  “四十五万块。”  杜澜几要崩溃,索xìng一下加价三万块,  “五十万块。”  林暮面sè平静如水,出价却绝不平静,  他一下加价五万块,  比杜澜更猛,更狠,更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