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离场

第二百一十一章 离场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33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37
   林暮两眼微眯,眸中一道jīng芒闪过,  又是杜澜,  杜澜若不加价,这枚蕴神丹极有可能被林暮以五十万块下品灵石买下,  现在杜澜加入争夺,两人之前又有过节,只怕又要多花不少灵石,  林暮望着杜澜狰狞面容,不屑一顾,  这枚蕴神丹,他势在必得,  “五十六万块。”林暮面sè从容,  既然蕴神丹是孤云之物,无论拍出多么离谱价格,所得都将归孤云所有,  唯一有点不如意的是,要额外交给拍卖行十分之一所得,  这点灵石,林暮自问还付得起,  “五十七万块。”杜澜不依不饶,  “五十八万块。”林暮沒有任何犹豫,  “五十九万块。”杜澜跟林暮耗上了,  林暮意味深长望一眼杜澜,眼中全是戏谑,  “六十万块。”林暮轻轻开口,  六十万块,  全场一下沉寂,无人出声,  如果融灵丹拍卖到六十万块的高价,是因为林暮戏耍了杜澜,  这枚蕴神丹能拍到六十万块的价格,绝对是物有所值,  五品丹药,货真价实,  杜澜望向林暮,面sè挣扎犹豫,  他对这枚蕴神丹极其渴望,但是这位筑基期修者太过可恨,处处与他过不去,  拍卖会之后,他绝不会放过这人,  既然如此,这枚蕴神丹也就暂时让他保管着吧,  杜澜如此想着,索xìng闭口不语,不再争夺,  他一想到这些东西不久后就归自己所有,心中郁闷一扫而空,面上重又挂着淡淡笑意,  杜澜如此转变,落在众人眼里,许多人皆是莫名其妙,  几位金丹期修者却是若有所思,似是猜到他的想法,  骆言眸中涌出一股冷意,面sè顿时一寒,  他已是金丹后期,杜澜只是金丹中期,高下立判,  若杜澜真不识抬举,到时他说不得要出手替蔡恒教训一番,  场上一片静寂,无人出声,  徐景面带微笑,开始报价,  “六十万块第一次。”  “六十万块第二次。”  “六十万块第三次。”  铛,  “成交。”徐景笑着宣布,  林暮面sè舒缓,心中顿时一松,  六十万块,  他只需付六万块给拍卖行即可,  至于欠孤云这六十万,一年之内,也会还清,  徐景笑道:“拍卖渐入佳境,下面开始拍卖奇珍榜排名第九的风行舟,风行舟是大型极品法器,可同时容纳一千人乘坐,是门派迁徙,群体出动,或者群体逃亡的最佳飞行利器,遁速奇快,只要灵石充足,速度不下于一般金丹期修者御剑飞行,唯一一点弊端就是,所耗灵石甚巨,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不过这对各大门派來说,显然不是问題……”  徐景在上面滔滔不绝,细心介绍,  下面一众金丹期修者,个个目光热切,  真正的争夺,就要开始了,  林暮却觉索然无味,如此贵重的物品,显然与他无缘,  想到拍卖会之后,定然会有麻烦,林暮索xìng决定提前离场,  “咱们走吧。”林暮回身对孤云和石头道,  石头连忙起身,孤云望一眼杜澜方向,笑着点头,  三人起身,一同向幕后走去,  许多人见林暮起身离去,个个面sè惊讶,  最jīng彩的拍卖即将开始,这场拍卖会最璀璨的一人,却提前离场了,  只有少数人,不住点头,赞叹林暮的明智,  骆言也微不可察点头,面带笑意,  杜澜见林暮起身离去,面sè顿时一惊,就要跟着出去,  但屁股尚未离座,他就冷静下來,  不能打草惊蛇,  若他现在就明目张胆跟过去,那人定然会寻求庇佑,  只要林暮龟缩在这临雾坊中,他就无法动手,  虽然他是金丹期,但在这临雾坊中,仍旧不敢放肆,  这里的规矩,他一样要遵守,  再说,眼下拍卖会进行到最紧要关头,掌门曾吩咐,这最贵重的几件宝物,一定要买下一件,  他根本无暇脱身,  杜澜狼狈一场呢因,便回头对身后几位灵寂期修者道:“跟上去,切莫打草惊蛇,若他不离开临雾坊便罢了,若是离开,你几人努力引开孤云,随后将那二人斩杀,将蕴神丹给我带回來,其余宝物,你们六人平分。”  杜澜说话声音不疾不徐,不大不小,但除去身后六位灵寂期修者外,旁人皆未听到,  六位万剑宗弟子,听闻长老吩咐,齐齐点头,眸中皆是一阵喜悦,  在六人看來,六位灵寂期修者,灭杀两位筑基期修者,还不是手到擒來,  杜澜长老只要那枚蕴神丹,其余宝物,自己六人平分,  林暮身家丰厚无比,六人早就垂涎无比,  这必将是一次丰收,  如此好事,谁能不喜,  六人皆是笑眯眯答应,眸中难掩喜sè,  六人目光随着林暮身形向前移动,直到林暮身影消失在幕后,六人方恋恋不舍收回目光,  只待林暮从幕后出來,六人便要动手,  林暮和石头、孤云三人面sè平静,走入幕后,  一位紫衣青年迎上前來,笑问:“三位所为何事。”  这位修者只是在幕后看守,都已是灵寂后期巅峰修为,  林暮面带微笑:“我想领取拍卖所得。”  紫衣青年早已见识林暮身家,神sè恭敬道:“您跟我來。”  三人跟在紫衣青年身后,向小屋走去,  小屋跟前,密密麻麻站着上百位灵寂期修者,  这些人來回走动,巡逻不休,  稍有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探察,  见紫衣青年带着三人前來,上百位灵寂期修者立即齐刷刷让开一条道路,  石头从未见过如此大阵仗,走在灵寂期修者围成的三尺宽长长通道中,石头面sè复杂,  周围全都是灵寂期修者,莫大压力一齐袭來,让他胆颤心惊,  转念一想,石头忽又觉得趾高气昂,洋洋不可一世,  这些灵寂期修者,实力再如何强大,不照样排成一排,恭敬欢送我,怕个鸟,  林暮和孤云面sè平静,跟在紫衣青年身后,  四人來到小屋跟前,紧闭屋门无风自开,  林暮向屋中望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屋中整整坐着八位金丹期修者,  这八人林暮全不认识,上次在此出现的四位金丹期修者,竟然都未露面,  这就是说,拍卖行至少拥有十二位金丹期修者,  十二位,  林暮心中震撼莫名,好强大的实力,  千羽剑门如今也不过才五位金丹期修者,竟然还比不上拍卖行的一半,  难怪沒有人敢在此闹事,如此强大的实力,谁若闹事,纯粹是找死,  林暮心中一凛,神sè愈发平静,  紫衣青年上前对一位金袍老者耳语几句,老者转过头來,望着林暮,  “你來领取拍卖所得宝物。”老者面带笑意,  林暮笑着点头:“正是。”说罢递上两枚信物,  老者接过两枚玉简查看一番,随即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查看一番,心下了然,  “这两枚信物,可换得五十一万块下品灵石,拍卖行收去十分之一,姑且算是五万块,你还剩下四十六万块。”老者笑望林暮:“不知我说的是否为实。”  林暮笑道:“丝毫不差。”  老者面带笑意,续道:“你一共拍下六件宝物,两枚御火佩,一枚四万块,一枚六万块,共是十万块,两件极品防御法器,一面土临盾,花费八万块,一面金光盾,花去十万块,一张《煌剑符》符宝花去十六万块,一枚蕴神丹花去六十万块,如此算來,一共是一百零四万块。”  一百零四万块,  林暮虽然心知肚明,但还是为这个数目心惊,  这次拍卖会,花费实在太多,  林现在身上仅有灵石二十五万块,加上拍卖所得四十六万块,也是远远不够,  孤云适时替林暮解围,面带笑容递给老者一枚信物:“我们两个在一块算。”  老者接过孤云信物,查看一番,确认无疑后,笑道:“这枚蕴神丹拍出六十万,拍卖行收取六万,还余五十四万块,加上之前两枚信物四十六万块,一共是一百万块,你再给我四万块即可。”  林暮身上还剩二十五万块,忙道:“这四万块我给。”  他忙从储物袋中取出四万块下品灵石,递给老者,  孤云也不推辞,他不是拘小节之人,  付上这四万块欠账,林暮身上还剩下二十一万块下品灵石,  若是用來购买丹方,还是绰绰有余,  老者笑着接过灵石,随即从屋中找出几个木匣,将御火佩,土临盾,《煌剑符》,蕴神丹,全都交给林暮,  林暮小心翼翼接过几个木匣,全都打开仔细查看一遍,确认无误后,方又小心装回匣中,收入储物袋,  老者笑道:“咱们这便算是两清了。”  林暮笑着点头:“理当如此,劳前辈费心了。”  老者笑道:“莫要如此客气,这皆是我份内之事。”  林暮面带笑意,就要告辞离去,  老者忙笑道:“且慢,我这里有枚信物要送给你。”  说罢,从怀中取出一枚淡金sè玉佩,交给林暮,  林暮接过玉佩,一脸茫然,  老者面带微笑道:“你在拍卖行花费已经超过百万,这枚信物便是给你的奖励,若你下次再來拍卖宝物,拿着这枚信物,拍卖行只会从中取出百分之一拍卖所得,与之前相比,要优惠不少。”  林暮大喜,忙行礼谢过,  这次拍卖会,林暮一万七千瓶归灵丹,卖出五十一万块,孤云蕴神丹卖出六十万块,若是只收取百分之一,一万块灵石就足矣,但他这次却是足足付给拍卖行十万块,  若是之前就有这枚信物,能一下省去九万块,  足够买一件不错极品法器了,  林暮面带喜sè,将玉佩收起,随即和老者行礼告辞,  三人走出小屋,直奔拍卖大厅,  拍卖大厅中,喧嚣异常,吵闹不堪,叫价声此起彼伏,  金丹期修者,淡定不再,争夺愈发惨烈,个个面红耳赤,  林暮并未在此停留,望一眼骆言长老和杜澜,忙带着石头和孤云匆匆离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