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分道扬镳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分道扬镳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382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37
   衡chūn在店中忙活半晌后,满头大汗,笑着走來,  “三十余种灵药种子,全都在这里面,一样不少。”衡chūn递过一个青sè布袋,满面笑容:“你再检查一遍,是否有错漏。”  林暮接过青sè布袋,取出五张丹方,对照检查一遍,确认无误,  “并无差错,劳你费心了。”林暮笑道,随手将青sè布袋装入储物袋中,  丹方和灵药种子全都到手了,  林暮随即和衡chūn告辞,三人一同走出回chūn阁,  回chūn阁外,  六位万剑宗弟子在街道上徘徊,见林暮三人出來,六人皆是一喜,  六人对视一眼,全都面带笑容走上來,将林暮三人团团围在中间,  一位青衫修者笑道:“之前见你在拍卖会上,独领风sāo,我们师兄弟六人极为仰慕,特來拜会。”  林暮打量六人一眼,平静笑道:“你太过抬举在下了,在下不过是一介散修,自给自足罢了。”  林暮说话语气平淡如水,不带一丝烟火气,  青衫修者神sè一凛,此人涵养超出他预料之外,和在拍卖会上的表现完全不同,现在更为内敛,也更可怕,他之前还想故意挑衅,想引发林暮怒火,伺机出手,眼下看來,这个想法怕是要搁浅了,  “在下陶明。”青衫修者笑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这六位万剑宗弟子,纯粹是來找茬,林暮根本不想与之废话,  在这临雾坊中,他相信这六人绝对不敢出手,  林暮悠悠笑道:“在下一介无名之辈,不说也罢,若你沒什么事,咱们就此别过。”  说罢,带着石头和孤云就要离去,  陶明一下愣在原地,呆呆望着林暮背影,沒有反应过來,  自己被忽视了,  的确是被忽视了,  人家连名字都不愿向自己透露,  自己真是太失败了,  陶明面sè惊愕,默然无语,  林暮三人穿过六人包围,向前行去,  走出重围,林暮心中暗松口气,  “站住。”  一声冷喝猛然从背后传來,寒气逼人,直入三人心扉,  三人面sè一变,倏然转身,  一位瘦高青年,面sè冷峻:“你以为自己是谁,竟然如此自大,我师兄问你话呢,报上名來。”  林暮面sè平静,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我是谁不要紧,跟你沒有半分钱关系。”  瘦高青年冷笑一声:“给脸不要脸了,有种咱们出去单挑,你有胆么。”  单挑,  林暮面带笑意,望向他身后五人,  五人忙齐声道:“对,单挑。”  单挑,骗小孩子吧,  林暮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杜澜是个大蠢蛋,你们也跟着一起蠢啊。”  六人软硬兼施,有和气说话的,也有冷面挑衅的,无非是想将林暮引出临雾坊,  在临雾坊外,主动权就在六人手中了,  是单挑还是群殴,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六个打一个也算是单挑么,  林暮才不会上这个当,  再说,他为什么要与他们单挑,  闲着无聊么,  真是太逗了,  “你们自己玩吧,在下不奉陪,走了。”林暮招呼孤云和石头一声,三人转身就走,  六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陶明最先反应过來,面sè一阵愤怒,  六人都被耍了,  瘦高青年满脸愤怒,一拍储物袋,一柄青sè飞剑飞出,寒意逼人,就要攻向林暮,  孤云神识一动,立即转身,冷喝道:“有我孤云在此,谁敢动手。”  瘦高青年飞剑停在半空,剑芒吞吐不定,不敢上前,  陶明忙制止住瘦高青年:“储宁,莫要放肆,孤云少主在此,也岂是你能得罪的。”随即转身对孤云陪笑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竟未看出孤云少主在此,实在见谅,还望多多包涵。”  “你们太放肆了,在这临雾坊中,也敢动手。”孤云冷哼一声,望着储宁:“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斩于剑下。”  储宁心下一寒,忙收回飞剑:“信,信,。”  孤云是无双真人唯一亲孙,无双剑门少主,无双剑门又是临雾坊半个主人,在这临雾坊中,可谓是只手遮天,别说是自己六人,就是杜澜长老亲至,也要让他三分,  陶明忙赔礼笑道:“孤云少主宽宏大量,就放过储宁师弟这回吧。”  孤云冷冷道:“这回姑且饶你不死,若要再犯,休怪我翻脸无情,你六人给我记住,这人是我孤云兄弟,你们若干动他半根毫毛,我必灭杀你们,别说是区区一个杜澜,就是蔡恒本人,也护不住你们,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到时可别怪我沒提醒你们。”  六人心中一凛,忙不迭点头答应,  陶明和储宁心中更是直叹晦气,  他们本以为孤云和林暮不过是普通朋友,不会为这事出头,更不会与万剑宗为敌,  是以六人才肆无忌惮,装作不认识孤云,故意挑衅林暮,却沒想到,情况和想象完全相反,  孤云不仅公然与万剑宗翻脸,还jǐng告六人,顺带jǐng告杜澜长老,  这是无双剑门的态度么,这是无双真人的意思么,  六人心中惴惴,担忧莫名,  无双真人的威慑力,在天霄界无人能及,  若孤云真铁心要保林暮,六人根本不敢出手,  杜澜的命令可以违抗,最多受点惩罚,  但若被孤云嫉恨上,还真如他所说,掌门蔡恒都护不住六人,  六人心下一寒,望向三人目光,一阵畏惧,  林暮此刻面带笑意,淡然自若,  这淡淡笑容,落在六人眼中,却又多了一层莫名意味,  一位筑基期修者,面对六位灵寂期修者的威压,竟然还能坦然面对,面带笑容,  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人究竟是谁,  为何孤云都要拼力保他,  难道真是昆仑界來人,  六人想起拍卖行中传言,皆是心中一震,  昆仑界之人,  若真是这样,那他身份地位怕要比孤云还要骇人,  天霄界中,也不过就一位元婴期修者,  天霄界不过是昆仑界的一个附庸小界,昆仑界随便來一位高手,都能荡平天霄界,  六人充满畏惧望着林暮,再也沒有动手念头,  宝物是好,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  这赔本的买卖,谁也不愿做,  哪怕是杜澜长老的命令也不行,  储宁脸sè发白,颤声道:“我们再也不敢了,还望三位少主见谅。”  其余五人也连忙认错道歉,  孤云微微点头,对自己这番话造成的效果非常满意,挥手将他们打发:“赶紧走吧,以后莫要让我再看到你们,回去告诉杜澜,莫要招惹我,他给予我的,我一定会十倍奉还。”  陶明心中凛然,忙道:“我一定会如实向杜澜长老禀告。”  话刚说完,便带着五位师弟落荒而逃,  林暮望着五人狼狈身影,面带微笑,  石头站在一旁,满脸困惑,  孤云只是说几句话而已,这六人至于吓成这样么,  这几句话,他也会说,又沒什么稀奇,  一群胆小鬼,石头心中一阵鄙视,  灵寂期高手在他心中威武形象,彻底坍塌,  什么高手,什么实力,在强大的灵石和强大的背景面前,不值一提,  孤云回身对林暮笑道:“刚刚献丑,让林兄见笑了。”  林暮忙笑道:“你替我解围,我道谢还來不及,又怎会笑你,倒是万剑宗六人,还算识相,沒有死缠烂打。”  孤云笑道:“在这临雾坊中,我说话还算有些分量,这些人不敢胡來,若是在外面,怕是要大打折扣了,再次出现被人围堵截杀的情形,也不是沒有可能。”  林暮面带微笑道:“吉人自有天相,定能逢凶化吉。”  孤云点头笑道:“承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他话音刚落,倏然,天边一道剑光迅疾飞來,  青sè剑芒灼目,林暮和石头忙眯眼望去,  一柄三寸长青sè飞剑,立即停在孤云面前,  青sè飞剑上贴着一张淡紫sè符纸,是张《传音符》,  这紫sè符纸,光滑细腻,脉络清晰可见,品质还要远远胜过七星纸笺,  飞剑传音,  林暮对此也算熟悉,是谁如此有钱,  传个消息也用如此贵重纸笺,实在是暴殄天物,  孤云面sè一凛,忙接过飞剑,取下紫sè符篆,  他略微向符篆中输入灵力,一道威严声音从符篆中传來,  “速回门派。”  声音简单,干脆利落,不容置喙,  如此威严,如此气势,林暮和石头皆是一惊,  一句话,竟让两人心中感到莫名压力,快要喘不过气來,  孤云首当其冲,面sè陡然一变,  话音刚落,紫sè符篆便无风自燃,化作一团灰烬,缓缓飘落,  孤云擦去额头冷汗,心有余悸道:“坏了,我爷爷召我回去了。”  林暮暗松一口气,原來是无双真人,  也只有无双真人,一句话才能达到如此气势,  林暮忙笑问:“发生什么了。”  孤云摇头道:“我也不知,难道是他发现我偷了他的蕴神丹了,按理说不会如此快啊,他这次闭关至少要五十年,怎么提前出关了,难道突破瓶颈了,希望如此,不然我就惨了。”  林暮忙从储物袋中取出蕴神丹,笑道:“既然如此,你便把这蕴神丹拿回去吧,物归原主。”  孤云忙道:“你这是哪里话,这是你拍卖所得,此丹已经和我无关,你不必担心,我爷爷最是宠爱我,这次肯定沒事,他顶多骂我两句也就过去了。”  林暮正要开口,孤云一下打断他:“你莫要推辞了,这枚蕴神丹你且收好,算是你帮我存着六十万块下品灵石,若是拿回去还给我爷爷,我岂不是吃力不讨好,一样要挨骂,一点便宜也沒赚到,我也不与你多说,现在便要赶回去,咱们后会有期。”  孤云口中说得轻松,却行sè匆忙,不敢耽误片刻,立即就要动身,  林暮不好挽留,只好面带微笑,拱手告别:“后会有期。”  孤云面带笑容,也不废话,立即祭出封元剑,  临雾坊中,不能飞行,这条规矩显然对他无用,  孤云灵力一催,封元剑光芒一闪,人便腾空而起,迅疾向天外飞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