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蓝砂盾

第二百二十八章 蓝砂盾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340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41
   紫炎峰,  一座白雾茫茫洞府前,倏然落下两道人影,  一位中年修者,面sè平和,带着微微笑意,飘然出尘,  在他身后,是一位年轻修者,看上去二十上下,剑眉星目,神采俊逸,举手投足,潇洒自如,  正是骆言和林暮,  林暮身形蒲一落下,眸中带着赞叹,四下打量,  紫炎峰距离千羽峰十余里,清幽雅静,  峰上花草遍地,溪水潺潺,整座山峰耸然入云,巍峨飘渺,  空气中灵气极为浓郁,林暮微一呼吸,顿觉神清气爽,  这是一处极佳清修所在,  如此浩大一座紫炎峰,唯有眼前这一座洞府,  显然,是骆言长老一人在此独居,  林暮心下大为羡慕,此地灵气浓郁还要胜过旋月空间,若在此处修炼,定能事半功倍,  只是他如今未到金丹期,想在千羽剑门独居一峰,还有一段颇远距离,  之前七位灵寂期真传弟子,齐齐出手反对,原因也便在于此,  若林暮能够收徒,以后成为预备长老,不说独居一峰,仅仅修炼资源,也要超出他们一截,  修者苦修固然重要,资源同样不可或缺,  丹药,灵石,法器,无一不是重要无比,  在强大资源供应下,凝结金丹希望大增,  届时林暮地位必然更上一层楼,甚至凝结金丹成功,直接成为他们长辈,  林暮连败数位真传弟子,获得收徒资格,以后前途无量,  若有朝一rì,真能凝结金丹成功,和骆言长老一样,独居一峰,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骆言面带微笑,转身对林暮笑道:“此处便是我清修所在。”  说罢,随手一挥,几道法诀打出,直入白雾之中,  洞府之前白雾,顿时向两旁分开,露出一条小径,直通洞府,  骆言笑着邀林暮入内,林暮欣然应允,面带笑意,随着骆言,步入洞府中,  两人身影刚一消失,白雾复又合拢,洞府前又恢复白茫茫景象,  洞府之中,朴素淡雅,沒有半分奢华,  骆言带着林暮,直奔左面一间静室,正是炼器所在,  林暮刚一进入静室,便被室中之物吸引,  静室zhōng yāng,用青石搭建一座三尺高台,高台浑然天成,看不出一丝缝隙,  整座高台上,布满层层叠叠阵法,不时有阵阵威压传來,令林暮心下凛然,  高台zhōng yāng,有一拳头大孔道,孔道中吐出一截紫sè火焰,火舌吞吐不定,  如此场景,林暮并不陌生,  丹霞峰中的丹室,也是如此构造,两者相差无几,如出一辙,  静室墙壁上,挂着一排飞剑,闪烁不定,光芒不一,  林暮细细打量,发现共有上品飞剑十五柄,极品飞剑九柄,个个皆非凡品,  这些飞剑,不过是骆言平rì练手所作,品质已是令林暮大为羡慕,  骆言走到高台之前,一拍储物袋,紫光一闪,一尊紫sè炉鼎倏然出现,架在高台之上,骆言向高台中打入几道法诀,一阵光芒闪烁,高台中阵法已是启动,火舌猛然从孔道中窜出,熊熊紫sè火焰顿时覆住整个炉鼎底部,  “紫炎峰下,恰巧有一条紫炎火脉。”骆言有心教林暮炼器,谆谆教导道:“这座高台上布满大阵,直通紫炎峰内部,能轻易将地下紫炎火引出,为我所用,只需催动阵法,火焰大小也能随心所yù控制,用來炼器,省下许多气力。”  林暮望着高台中吞吐不定紫炎火,微笑点头,  骆言随即指着紫sè炉鼎,笑道:“这尊紫炎炉鼎是我师尊天铸真人所铸,本身就是一阵极为厉害法宝,用它炼制法器,成功率能达到九成以上,当然,若是炼制法宝,即便是紫炎炉鼎,成功率也是不高,法器和法宝,有天壤之别,这个以后再细细与你分说,今rì我便重新帮你炼制一番土临盾,你且在旁认真观看,能领悟多少,全看你造化。”  林暮微微点头,心下一阵认真,  骆言起身去另一间静室取出一块星光四溢蓝sè铜块,正是星沉蓝锭铜,  “千年硅土砂已是灵阶低级材料,作为土系材料,防御力虽强,但坚固程度远远不够,碰上潇湘暮雨那样攻击力超强的剑技,根本无法抵挡,若是配上这灵阶低级星沉蓝锭铜,又是另外一回事,防御力定然大增。”骆言一边说着,一边将残破土临盾和星沉蓝锭铜丢入紫炎炉鼎中,  骆言又是一连打出十几道法诀,炉鼎下面火焰顿时再度升高,熊熊燃烧,  四品紫炎火,  灼热气息扑面而來,饶是林暮修为已是筑基后期,又身具三品灵焰钟笋火,也觉燥热异常,  过不多时,便浑身热汗滚滚,面sècháo红,  骆言站在紫炎炉鼎之前,却是气定神闲,沒有流一滴汗,  林暮强自咬牙支撑,几yù昏厥,  但他神sè坚定,丝毫沒有退缩,  本來他只是在旁观看,完全可以出去暂避火势,  但他担心错过什么重要步骤,苦苦支撑,  六个时辰后,  林暮几乎已经无汗可流,面sè苍白,眼见无法坚持下去,  这时,骆言猛然迅速打入数十道法诀,炉鼎下面熊熊火焰顿时减弱,  只有一缕细微火苗,微微晃动,似要熄灭,  骆言伸手一指,一团淡蓝sè液体从炉鼎中飞出,  这团液体温度奇高,甚至要超过刚刚紫炎火,  骆言却恍然未觉,催动灵力,迅速向蓝sè液体中打入法诀,  蓝sè液体随着法诀不断变化,渐渐变为一面淡蓝sè盾牌,随后凝固,  盾牌古朴,和从前灰sè盾牌相比,又是美观许多,  骆言随即又将蓝sè盾牌丢入炉鼎中,接连打入十几道法诀,炉鼎下面火焰重又变大,火舌吞吐,但和之前熊熊燃烧相比,又相对温和许多,  蓝砂盾在骆言控制下,不停翻转,变换不停,  半个时辰后,骆言再度打入法诀,火焰复又变小,  蓝sè盾牌从炉鼎中飞出,刚刚还只有盾牌大致模样,现在却完全变成一面jīng心打造盾牌,  一道道纹络密布在盾牌表面,有着奇异威压,  林暮面上带着虚弱笑容,忙问道:“成了么。”  骆言面带微笑,摇头道:“还早,这只是第一步,成形,等下还要刻入阵法,阵法才是最关键一步,这面盾牌所用材料极为珍稀,应该能够刻入四品阵法《蓝砺阵》,炼制成功之后,足以抵挡金丹期修者一击而不破,至于灵寂期修者,怕是再无可能攻破,只是可惜,现下我手中并未有合适妖兽魂魄,无法赋灵,这面盾牌也便只能成为一件极品法器,不然,我有六成把握将它炼制成一件法宝。”  法宝,  林暮心下一阵激动,他至今都未有一件法宝,  这面蓝sè盾牌,不能炼制成法宝,实在可惜,  但转念一想,以他如今实力,即便炼制成法宝,也无法成功祭炼,  倒不如炼制成极品法器,立即就能派上用场,  “炼制成极品法器,我已心满意足。”林暮笑道:“反正我暂时还无法祭炼法宝。”  骆言笑道:“也好,贪多嚼不烂,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说罢,他再度打入法诀,炉鼎下面火焰复又燃起,  蓝sè盾牌在炉鼎中不停翻转,光芒闪烁,  骆言催动灵力,一道道灵力打入蓝sè盾牌中,开始刻入阵法,  以力刻阵,  和林暮当初拿着青钢匕一点点刻着最简单一品阵法,有着天壤之别,  四品《蓝砺阵》复杂无比,远胜金固在湖心岛所布《金石阵》,  当初金固在湖心岛上布下一座三品阵法,足足用了数天时间,方才完成,  如今骆言在要一面盾牌上,刻入四品阵法,无疑要更加jīng细,要求更高,稍有差错,便要重新來过,  饶是骆言灵力深厚,对阵法无比熟悉,也是不敢大意,  一个四品阵法,他足足用去一整天时间,方堪堪完成,  这仅仅只是四品《蓝砺阵》,除此之外,骆言又在盾牌中刻入数十个大大小小三品阵法,  以《蓝砺阵》为主,三品阵法为辅,这面蓝sè盾牌,防御力超强,  阵法刻入成功,骆言也是微松口气,  连续炼制三天,他额头也是微微冒汗,  林暮若不是在此期间,饮下一瓶百年灵rǔ,怕早已坚持不住,  即便如此,他也是浑身虚弱,宛如经历过一场大战,  仅仅是在旁观看骆言炼制一件极品法器,他便累得不轻,  若是让他自己來炼制,只怕拼尽xìng命,也无法炼制成功,  极品法器,炼制殊为不易,  已是金丹后期的骆言,都要费很大一番功夫,  前两步完成,最后一步也便轻松许多,  之后一连三天,骆言都在不停用灵力淬炼蓝sè盾牌,  在他灵力一遍遍淬炼之下,蓝sè盾牌光芒愈发闪烁,整间静室都沐浴在一片蓝光之中,  如此光芒,林暮几乎从未在其他法器身上见过,  整整六天时间,骆言方将蓝sè盾牌炼制成功,  林暮从骆言手中接过蓝sè盾牌,心下激动莫名,  这面盾牌,如今堪称是他最强法器,品质甚至都要远远超过五行环,  骆言松口气:“我能教你也便只有这些,炼器大致也就这么几步,以后你可自行摸索,之前我已给你《炼器总纲》,那是我师尊一生炼器经验jīng华,你要悉心钻研,争取在炼器方面,也有一定成就,不要辱沒我师尊名头。”  林暮神sè郑重,点头答应,  骆言面带笑容,转过话題,望着林暮手中蓝sè盾牌道:“这面盾牌重新炼制之后,已是和之前土临盾完全不同,今后在天霄界中,金丹期修者若不出手,将无人再能伤你。”  林暮忙谢道:“这皆是长老厚爱,弟子沒齿难忘,不若长老重新给这面盾牌赐名,以作纪念。”  骆言面带笑意,也不推辞,沉吟一番,道:“便叫蓝砂盾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