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七百八十六章 放手一搏

第七百八十六章 放手一搏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36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03
   绝世灵宝,连合体期修者都无法拥有,梦寐以求的东西,这已经超出徐家承受的极限。  徐娇从未遭受过这样的危机,慌乱之下,当即就是想要带着宝物,直接逃离。  “我们徐家几代人努力,方是在千锦城立足,有如今地位,岂能说放下就放下。”徐虹道,“此事干系重大,但对我徐家來说,倒也未尝就是灾难,兴许还能成为我们崛起的契机,一举站在千锦城的巅峰。”  “现在那些合体期修者,是不是都惊动了。”徐娇担忧道,“他们若是现在杀过來,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莫要惊慌,事情断然不会发展这么快。”徐虹望一眼徐娇,暗自摇头,他一直忙于家族事务,以致徐娇如今还是无法独当一面,遇到事情就是开始慌乱,丝毫沒有上位者的沉着冷静。  “现在绝世灵宝出世,连我们都是知之不详,其他势力,就更不用说了,贸然之下,他们不会轻易前來。”徐虹解释道,“现在绝世灵宝已然堪堪成形,这时若是贸然打扰,很容易会得罪人,沒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哪怕是合体期修者,也不敢轻易试探,更别说动手了。”  徐娇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拥有绝世灵宝,可天下无敌,这个传闻,我也不知真假,但至少做到同阶无敌,是沒有任何问題。”徐虹沉吟道,“你爷爷出去云游,并沒有外人知晓,许多人都以为他还在闭关,甚至都有人以为他死了,现在绝世灵宝出世,我们只需向外宣告,是你爷爷机缘巧合,温养出绝世灵宝,即便是合体期修者,也是不敢轻易前來。”  “他们若是求见我爷爷怎么办。”徐娇道,“这个谎言岂不是就不攻自破了。”  “我不还在这里么。”徐虹哭笑不得道,“届时就是有合体期修者前來询问,我只需说家父正在闭关,稳固绝世灵宝境界,反复告诫,不可打扰,谢绝见客,待到出关之rì,再一一登门谢罪,不是就能将这些人打发了么。”  徐娇面上露出一抹笑容,忽然又是涌上愁云:“这样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爷爷早晚是要出关,到时不就露馅了么。”  “富贵险中求,怎么都是有风险,我们就是要赌这一次了,把整个家族都赌上了。”徐虹眸中闪过一抹激动,“这是我们崛起的机会。”  徐娇一头雾水:“赌什么。”  “就如你所说,你爷爷终究要出关,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们最多能隐瞒数年时间。”徐虹道,“这数年之内,就看林暮能否一飞冲天了,他若是能够成功渡劫,进入返虚期,以他的天资和剑域境界,就足以和合体期修者正面战斗,再加上这件通灵法宝,他在合体期也是堪称无敌了,整个锦绣界,怕也沒人是他对手,他孤家寡人一个,來去自如,届时还真沒什么人能伤害到他,甚至都不敢轻易得罪他,怕他暗中打击报复,而我们跟他走得如此近,到时略微借助他的声势,也是能够蓬勃发展了。”  “爹,你就这么相信他能崛起。”徐娇顿时急了,“我一直跟他在一起,也沒见过他有太多惊人之举,都很稀松平常啊,甚至他的接引玉简,我都能帮忙做,出售也都是我和华锦帮忙出售的,你这么贸然将我们整个家族都赌在他一个人身上,这未免太冒险了。”  如果是数百年时间,她相信以林暮的天分,绝对是一界巅峰强者,而且是大界中的巅峰强者。  但是区区数年时间,实在太过冒险了。  林暮现在修为只不过是凝神期而已,能否渡过返虚期雷劫都是未知之数,这么贸然赌上整个家族的存亡,实在风险太大。  若是她自己,她完全可以赌,甚至不会有半分犹豫,但是正因为她跟林暮走得近,所以她更清楚,短短数年时间,林暮想要晋升至在合体期无敌的境界,希望极其渺茫。  现在就是去问林暮自己,他定然也是沒有勇气夸下这样的海口,虽然他之前一直喜欢吹牛。  “爹,你真的要三思。”徐娇急忙劝道。  “此子所作所为,我全都看在眼里,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徐虹自信笑道,“我愿意赌上这一次。”  “你不过和他见了一面,你就相信自己的眼光。”徐娇感到万分好笑,刚刚她觉得父亲看她的眼光,就如同看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现在她同样也是这种感觉,这真是太幼稚了。  “你年岁也不小了,可以找个夫君了。”徐虹忽然岔开话題,“我觉得林暮就很好,如今他和你走得很近,若是其他人,我断然不会干涉你的感情,多说半句,但是这次爹真的要郑重提醒你,要抓住机会,不可错过了,免得将來后悔。”  徐娇面sè顿时一红,忙道:“说正事要紧,怎么突然说这个。”  “对于你來说,这就是正事,沒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徐虹正sè道。  徐娇羞得满脸通红,跺脚道:“哪有你这样的爹,竟然怂恿女儿去倒追男修。”  “爹不是瞎子,你有什么想法,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徐虹笑道,“林暮这样的绝世天才,身边不会缺乏绝世美女,你光有想法肯定不行,你要说出來,你要主动啊。”  “他不贪恋儿女情长。”徐娇气愤又伤心道,“之前有女修倒贴,都是被他委婉拒绝了。”  “这是好事啊。”徐虹笑了起來。  “这算什么好事。”  “这你就不懂了,他越是拒绝,就说明他越是重感情,不愿轻易陷入感情漩涡,受到羁绊,影响道心,或者是,他之前遭受过什么沉痛打击,有很在乎的人失去了,所以不轻易再与人交心。”徐虹眼光毒辣,经验老道,层层分析道,“从他处事上來看,他还算是乐于结交朋友,为人也算磊落,至少对待朋友,他不会亏待。”  “你那个贴身侍女华锦,不过是他数百年前,有过几面之缘的师妹,他都能仗义出手相救,后來我见到华锦所用法宝,变为一柄通灵法宝了,威能远胜一般通灵法宝。”徐虹道,“以华锦的身家,断然是买不起这样贵重的法宝,她也沒那实力去杀人夺宝,只有一个可能,这是林暮私下送给她的了,单是这件法宝,价值就不下一亿灵石。”  “一亿灵石。”徐娇惊呼出声。  “我只是猜测,有可能价值更高。”徐虹也是一脸钦佩,“他一介散修,对于数百年前未曾深交的一个小师妹,出手如此阔绰,这份心xìng,任谁都是不得不动容。”  “他的确对华锦很好。”徐娇想起林暮之前所作所为,不由向徐虹道,“现在华锦已经不再是我贴身侍女了,林暮让她帮忙制作接引玉简,每年的酬劳,就是有上亿灵石了。”  “林暮在经商方面,天赋异禀,枉我一生从商,与他相比,我都自惭形秽。”徐虹说起林暮,愈发感慨,“他以一百块灵石的低廉成本购买青澜玉,接引玉简却是卖到一万块灵石一枚的天价,说他是空手套白狼,都是毫不为过,更疯狂的是,他的接引玉简这样卖,还能受到万众追捧,简直是哄抢,如此大才,天下有几人能及,我从未见过。”  “他有你说得这么神么。”徐娇被徐虹话语震得一愣一愣,“我虽然对他也有一丝好感,但我怎么从沒觉得他很厉害啊。”  “你都不知道我们多狼狈,被万众围观,指点议论,评头论足。”徐娇越说越來劲,“我们一直都是摆地摊,若不是看在是他,换成其他人,我肯定不会去的。”  “但是事实却是,我们这些大势力,大家族,赚取灵石的本事,远远不及他。”徐虹道,“你们一共出售了多少枚接引玉简了。”  “从临海城回來之后,接引玉简涨价,我们去了其他九大城池,加起來一共也有接近百万枚玉简了。”徐娇顿时反应过來,“我们在这么短时间内,赚到了将近百亿灵石。”  “你还真是傻,你一直跟着他,都在干嘛。”徐虹笑道,“连这样的事情,都不关注了么。”  徐娇讪讪一笑:“我们后來都是麻木了,也就懒得再清点了,反正最后灵石都是交给他了。”  笑过之后,徐娇忽然反应过來,忙道:“现在情势如此危急,我们怎么能笑呢。”  她万分自责道:“我竟然还能笑得出來,本來是说这次危机,怎么最后扯到他很会赚取灵石上去了。”  “一说起他,总是有太多方面值得赞叹,一时很难说尽。”徐虹笑道,“不管怎么样,你只需知道,他很厉害,很天才,所有赞美的词汇放在他身上都毫不为过,你抓住机会,莫要错过了就行。”  “爹,你能不能正经点。”徐娇一脸娇羞,嗔怪道,“你这么老谋深算,为老不尊,脸皮真是厚到极点。”  “傻姑娘,你也沒大沒小,有这么说自己爹的么。”徐虹老脸一红,不由笑骂道。  两人相视一眼,齐齐放声大笑。  父女亲情,这一刻忽然变得很融洽起來。  “那我们整个徐家呢。”笑声止住,徐娇再次问道,“就这么赌上了。”  徐虹郑重点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