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八百二十五章 风雨欲来

第八百二十五章 风雨欲来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66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19
   一路飞行,离开那座残破灵山颇远之后,林暮远远就是看到,前方凌空立着一人,背影有些模糊。  林暮顿时心里一惊。  莫非是君无邪找人在此埋伏。  距离渐渐拉近,青牛也是看到这人,奇怪道:“这背影怎么看着有些熟悉。”  “君无邪。”林暮问道。  “你被雷劫劈杀傻了吧。”青牛翻个白眼,“君无邪身体被雷劫劈成焦炭,几乎是四分五裂,估计肉身都要毁了,这人身姿挺拔,衣衫干净,怎么可能会是他。”  林暮一想也是,不由笑道:“不过小心为上,我们还是绕开吧,以我们此刻疲惫状态,不宜战斗,若此人是君无邪请來帮手,我们难免又是一场恶战,届时还要损耗修为,弄不好还会吃大亏。”  对于这人,他们一无所知,所以才显得可怕起來。  “怕什么。”青牛笑道,“成功渡劫之后,无论是你还是我,实力都是提升一大截,即便是君无邪鼎盛状态,我们也是有希望将他击杀,这么短的时间,他能请來的帮手,撑死也就是跟他实力相当,哪怕是合体后期修者,我们也是可以与之一战,想要离去的话,他也是拦不住我们。”  “你何时变得如此威武霸气了。”林暮诧异道。  青牛嘿嘿一笑,“因为我已经看出这人身份了。”  “是谁。”林暮问道。  “孟义。”青牛眨着眼睛笑道。  “孟义。”林暮一拍额头,猛然想起來,“莫非就是我们之前救的那位紫衣修者。”  青牛连连笑着点头:“你真是贵人多忘事。”  林暮仔细打量一番那人背影,还真的很像孟义,当即和青牛加快速度,向前飞去。  救下孟义,其实并沒过去多久,但这前前后后,他神志模糊过,现在连返虚期雷劫都是过去,当真是如同经历过一番生死,犹如重获新生,想起之前事情,感觉很是久远。  很快就是來到近前,孟义似乎是有所察觉,陡然转过身來。  “这不就是孟义么。”青牛呵呵笑道。  见到林暮和青牛前來,孟义欣喜不已,连忙上前道:“林兄恢复清醒了么。”  “借你吉言,已然是恢复了。”林暮面带微笑道,他看着孟义,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孟义上下打量一番林暮,奇怪道:“这么短的时间内沒见,我怎么感觉你和之前似乎是变化很大,莫非是识海动荡,引发了你全面的改观。”  “你再仔细看看。”林暮笑着道,“我现在修为已经是返虚期了。”  孟义闻言一惊,查探之下,发现林暮修为已经是返虚中期了。  “难道你回复清醒之后,还渡了雷劫。”孟义吃惊道,“果然是天赋异禀,渡劫成功,修为就已经是达到返虚中期了,rì后冲击返虚期巅峰,就容易许多,简直是不在话下,进阶合体应该都是不费吹灰之力。”  “要是能有这么轻松,我就谢天谢地了。”林暮笑着道,“这一次的雷劫,就是差点将我劈死了,其实我在渡劫时,修为已经是达到了返虚期巅峰,为了应付雷劫,不惜耗费本源灵力,修为才是下滑至返虚中期。”  “由此可见,你的雷劫是有多么强大了。”孟义面sè如常,感叹道。  “不单是雷劫强大,还有人从中作梗,趁我神志模糊不清之时,前來追杀我,在雷劫中也是百般阻挠。”林暮望向孟义,“你知道君无邪的來历么。”  孟义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面sè一惊,“君无邪的大名,我听说过的,你在他们三人联手围攻下,竟然还能渡劫成功,当真是了不得。”  林暮诧异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三人围攻我的。”  孟义眸中闪过一抹慌乱,随即尴尬道:“其实你神志模糊不清时,青牛劝我离开,我并沒有走远,而是远远望着,君无邪三人出现,我看到了,但我实力终究有限,当时若是现身帮忙,也是无济于事,我自己必死无疑,胆怯之下,我就沒敢出來,还望恕罪。”  “此人不可靠。”孟义话音落下,青牛就是传音给林暮道,“当初我们救了他的命,我们落难时,他却是在一旁看着,不敢上前,这样的人,还是不要跟他走得太近。”  青牛话中带着怨气,当时他与君无邪周旋,感到万分艰难,做着艰难抉择,战斗时,惊心动魄,现在回想起來,都是有些心有余悸,若不是林暮及时醒來,他连自己的命都是搭上去了。  当时要是孟义出來援手,或多或少,都是能让他轻松不少,战斗时也更有底气。  “你沒有现身,这是人之常情。”林暮笑着道,“当时那种情况下,即便是合体期修者,也是不敢轻易现身的,我并不怪你。”  “之后雷劫降临,我就离开了,一直在这里等你们。”孟义道,“这里就是你们救我时的地方,我心里一直很忐忑,生怕你们再也不会出现了。”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林暮面带笑容,“三位合体期修者,两位殒命,君无邪狼狈逃走,估计肉身也是被毁了,不知会找上哪个倒霉蛋,夺舍他的肉身,鸠占鹊巢。”  “君无邪这种高手,竟然都肉身被毁,这不可能吧。”孟义有些不相信。  “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肉身被毁,只是当时逃出雷海的样子,看起來真的很惨。”青牛快语道。  “以他的实力,狼狈逃出雷海,已经是很令人吃惊了,若是肉身再毁了,几乎是不可能的。”孟义笑着道,“更何况,即便是他肉身被毁,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替身,他修为高达合体中期,至少也要找一个合体初期的修者夺舍。”  修为能达到合体期的修者,天资都不会差到哪里去,随便夺舍一位普通修者,以后想恢复到原先的实力都是难说,更别说更进一步了。  林暮自然是能听明白孟义话中的意思。  “这附近上哪去找合体期修者。”青牛快言快语,“我沒记错的话,修者肉身被毁,想要夺舍,似乎是不能超过一天,这么短的时间内,到哪去找那么合适的肉身,以君无邪当时身负重伤的状态,很难夺舍合体初期修者。”  夺舍,听起來很霸道,但难度其实很大。  合体中期的元婴,想要夺舍合体初期的修者,成功希望都是极其渺茫。  毕竟,合体初期修者的肉身,自己最为熟悉,占据地利之便,绝非是那么不堪一击,弄不好就是鱼死网破,自爆元婴,同归于尽。  一般哪怕是夺舍比自己修为略低的修者,也是要找人帮忙,将之打成重伤,几人合力,才是有很大希望夺舍成功。  要么,就是夺舍比自己修为差很多的修者,成功几率会大很多。  “君无邪此举,人神共愤,他rì若是我能晋升合体期,必定助你一臂之力,将他击杀。”孟义面上闪过一抹不自然,岔开话題,“现在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万一他带人杀回來,我们三人就凶多吉少。”  林暮微笑点头:“我们这便返回千锦城,你若是不嫌弃,以后便跟着我吧。”  “此等机缘,我岂能错过。”孟义笑道,“你不嫌弃我就好了。”  青牛再度忍不住传音给林暮:“他的做法,是人之常情,虽然说不上忘恩负义,但危难关头,可别指望他能帮你,不若就此与他分别吧,以后各走各路。”  “这次情况毕竟是不一样,关乎到了生死,有谁能像你这样,对我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林暮传音道,“孟义之前为了那些被蛇妖残害的凡人,敢于前去挑战,差点丧了xìng命,可见他心xìng还是很好地,比一般修者要强上不少。”  “随你吧。”青牛闷闷不乐,无奈道。  “留着他,若是他肯脚踏实地为我做事,也算是一位得力帮手,他修为毕竟是返虚期巅峰,和徐虹都是有得一比。”林暮安慰青牛,“若是他有二心,图谋不轨,我们轻松就能将他击杀,何必非要在意那么多,我们是招帮手,不是找绝世善人,若人人都是绝世善人,前面也就不用加绝世二字了,随处可见。”  林暮又望了孟义一眼,还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眼神和气质似乎是有了一些变化,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经历了雷劫,各方面都是有所变化,这很正常,孟义也有微微变化,他总觉得有些奇怪。  林暮不再多想,当即是带着孟义和青牛,返回千锦城。  一路飞行,弹指数十rì过去。  这一rì,两人一牛终于回到千锦城。  孟义在千锦城寻了一个小院住下,林暮和青牛依旧前往徐府。  林暮久出归來,徐娇闻言,第一个就是冲了过來,华锦和星晴星雨姐妹,紧紧跟在后面。  相互寒暄几句,都未來得及进入静室坐下,徐虹就是发來一道飞剑传书,林暮看到之后,面sè一变,当即就是离开天娇院,前往徐府大殿。  一路行sè匆匆,林暮感受到一种风雨yù來的感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