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八百六十九章 冷嘲热讽

第八百六十九章 冷嘲热讽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5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27
   “在此碰上,便是缘分,我们先去报名,领取参赛玉牌,回头我请客,哥几个一起去喝两杯。”一位青衣修者,满面笑容,热情道。  “有何不可。”一位蓝衣修者赞同道,“不管其他人如何,若是比试之时,我们几个人不幸碰上了,可一定得手下留情,分出个胜负也就行了,可不能动真格的。”  “一定,一定。”一位黄衣修者笑道,“我们这都是多少年的感情了,哪能动真格啊。”  话已至此,顾振豪也是不好推辞,望一眼林暮,笑着道:“一路奔波,正好喝两杯,放松一下。”  林暮暗忖和这几人不熟,加上心中挂念着淬炼随心剑,无心饮酒,便悄声对顾振豪道:“我就不去了,我与你可是不同,我修为毕竟只有返虚期,这一番极速飞行下來,极为疲惫,等下报了名,领了参赛玉牌,我就寻个客栈休息了。”  “也好。”顾振豪笑着点头,他知道林暮心xìng,并未强求。  说话间,一行人便是來到临戈城对战台。  九座高台,每一座都是通体乌黑,整座高台,就是一块完整的巨石,高耸入云。  林暮望着这通体乌黑的巨石,莫名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回想一番,他才是猛然想起來,他曾在一个玉石宝鉴里面,见到过这种石头。  黑禁石。  只不过,他从图鉴里看到的黑禁石,只是拳头大小那么一块,据说就是价值连城,无比昂贵。  眼前的整座对战台,竟然就是一块完整的黑禁石。  九座对战台,九块巨型黑禁石,单是这九座对战台,价值就是无法衡量。  太奢侈了。  这黑禁石,连合体期修者全力轰击,都是无法对之造成什么损害。  用黑禁石來打造对战台,让合体期修者在这里比试,当真是大手笔。  舍得拿出这么巨大的财富,并且有能力拿出这样财富的势力,遍寻整个锦绣界,怕也只有矿脉联盟了。  林暮探出一缕神识,接近离他最近的一座对战台,想要探察一番,谁知神识到了对战台边缘,就是立即被弹开。  林暮识海一阵波动。  对战台上,现在竟然就是布有强大禁制。  禁制威力之强,超乎他的想象。  要知道,他现在神识修为都已经是合体中期,要比许多普通合体期修者都要高,但是面对这对战台上布下的禁制,他依旧是感觉到无法抗衡,坚不可摧。  太强大了。  这样的对战台,堪称是为合体期修者量身打造的,用來举办矿脉争夺大会,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然的话,换成其他的地方,再好的洞天福地,几场战斗之后,也就变成一片废墟了。  在这里,则是完全不会。  望着眼前并排九座宏伟对战高台,林暮感受到阵阵古朴厚重气息,这九座高台,就如同是九座山峰一般,傲立于世,无法撼动。  “这九座对战台,传闻就是那位绝世强者亲手铸造,堪称是无价之宝,整个锦绣界,这九座对战台都是赫赫有名。”顾振豪见林暮对这九座对战台充满好奇,不由笑着道,“锦绣界其他大型比试,也几乎都是选择在这里举行,这里堪称是汇聚了整个锦绣界的强大修者,许多赫赫有名的强大修者,都是曾在这九座对战台上战斗过。”  “这里载满了荣耀,财富,名声。”顾振豪望着林暮道,“只要能征服这里,就堪称是征服了整个锦绣界。”  “这次能获得一两条蓝星矿脉,我就心满意足。”林暮笑着道,并未向顾振豪暴露过自己这次的野心。  想要成为这次比试前十,难度之大,超乎想象,他现在都是沒有半分把握。  但是知道了矿脉联盟,联盟长老的存在,现在又是听闻了这九座对战台的传说,他心中的火焰,彻底被点燃。  熊熊燃烧。  “我來,我战,我征服。”  林暮望着眼前九座对战台,心中暗道。  随即是跟着顾振豪和几位合体期修者一起,前去报名,领取参赛玉牌。  跟在顾振豪后面,步入富丽堂皇,宝光闪烁的大殿,打量着大殿中的种种贵重摆设,和进出大殿的一位位合体期修者,林暮这时方是真切感受到。  比试即将开始了。  他心里陡然多了一股凝重。  大殿之中,摆着几张紫檀木桌,每张桌子后面,都是坐着一位白衣合体期修者。  林暮暗暗查探一番,发现这几位白衣修者,每个人的修为,都至少是到了合体后期。  顾振豪带头走上前去,递上一枚淡紫sè玉简。  这枚淡紫sè玉简,就是他紫灵矿脉的证明,只有将这枚淡紫sè玉简交给这位矿脉联盟长老,他才是能够获得参加矿脉大会的资格。  报名,领牌,极其简单,顾振豪很快就是完事。  顾振豪后面,就是轮到林暮。  这时排在林暮后面的几位合体期修者,见林暮沒有跟着顾振豪走到一旁,竟然也上前报名,皆是诧异不已,一位青衣修者对顾振豪道:“这位与你一起同來的是谁,难道他也要报名参加矿脉争夺大会。”  “这可不是开玩笑啊。”蓝衣修者道,“这是很郑重的比试,返虚中期修者來凑什么热闹。”  “太逗了。”黄衣修者道,“顾兄也是,我刚都沒注意到他,还以为他是你的贴身家丁,前來伺候你,帮你跑腿的呢。”  几位合体期修者,肆无忌惮说笑着,浑然不在意林暮会怎么想。  “我看你就递上去一枚淡紫sè玉简,若是我沒记错,顾兄你是拥有两条矿脉的啊,现在怎么就递上去一条,这证明玉简你留着也是无用,为何不全都交上去,拥有两条矿脉的矿主,第一轮比试,可是能够zì yóu挑选对手的。”蓝衣修者劝说着顾振豪。  “只要第一轮取胜,就能确保不会排在末尾五十名了,这一次矿脉争夺大会,就不算白來,后面哪怕全输,也是至少能获得一条矿脉。”蓝衣修者道,“你另一枚证明玉简呢,你若是不屑这个机会,不若送给我吧。”  “见谅了。”顾振豪笑着道,“我早已卖掉了。”  “顾兄真是自信,也有商人头脑。”蓝衣修者由衷赞道,“只要留一枚证明玉简,就是可以参加矿脉大会,在大会开始之前,顺手卖掉一枚证明玉简,还能额外再大赚一笔,真是羡煞我等。”  青衣修者探头望向林暮拿出的淡青sè玉简,故作惊讶道:“顾兄的证明玉简,不会是卖给这位老弟了吧。”  “正是。”顾振豪微笑点头。  “现在世道变了,有钱人真是越來越多,返虚期修者竟然都是毫不在乎,购买矿脉來挥霍,令人唏嘘。”青衣修者看似感慨,实则讥讽道。  “玉林兄执念了吧。”蓝衣修者笑着道,“现在的年轻人,注重的是过程,结果并不重要,你想想,花费一些灵石,买一条矿脉,就是可以参加整个锦绣界的矿脉争夺大会,这样的经历,花再多灵石都值。”  “我可不这么想。”名为玉林的青衣修者笑道,“灵石再多,也是不能这么挥霍,我的灵石是自己辛苦赚來的,这样挥霍我心疼。”  “我也心疼。”蓝衣修者跟着笑道。  顾振豪看不下去了,忙道:“你们别说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林暮这时报了名,小心收好自己的参赛玉牌,回身望着蓝衣修者和青衣修者,面带微笑道:“说实话,真挥霍这么多灵石,我也心疼。”  “只不过,你们猜错了,我这次参加矿脉争夺大会,注重的可不仅仅是过程。”林暮笑着道,“沒想到合体期修者,也是如此无聊,整天无端臆测,自以为是。”  林暮说话不留情面,早已忍耐多时。  堂堂合体期修者,在人背后议论是非,冷嘲热讽,还故意让他听到,摆明是故意羞辱他。  他可不是被人打了左脸,还将右脸伸过去的人。  “玉林兄,看來他还不服气,仿佛是我们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一样。”蓝衣修者望向青衣修者,煽风点火道,“我记得你可是拥有两条矿脉的哦,依我看,不若你用实际行动,來给年轻人传授下人生经验吧。”  顾振豪闻言,面sè一变,忙道:“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望着青衣修者,顾振豪笑道:“玉兄心胸开阔,岂能与一介后生晚辈过不去,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带來的朋友,咱们可不能窝里斗。”  “你千万别意气用事,快跟人道歉。”顾振豪一边向青衣修者赔笑,一边向林暮传音道,“这个玉林,修为已经是直逼合体中期,实力犹在我之上,他有两条矿脉,第一轮可以挑选对手,若是他选了你,你这次就等于是白來了。”  “哪能呢。”玉林笑道,“我们是什么交情了,肯定不能不给你面子,我到时就随意抽签,第一轮的对手,实力都是差不多,我获胜把握并不小,沒必要和一个无理后生晚辈过不去。”  “玉兄豪气。”顾振豪忙笑着赞道,随即转头对林暮道,“快跟玉兄道歉,下次说话可不能乱说。”  “我说话确实是生硬了些。”林暮望着面带笑容,享受着他的道歉的玉林道,“不过和背后讥讽别人,为老不尊比起來,我觉得我在做人方面,相比于某些人,还是有一些优越感的,沒有做错,又何须道歉。”  玉林笑容瞬即隐去,面sè陡然一变。  “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林暮和顾振豪告辞一声,转身离开大殿。  玉林颜面扫地,望着林暮背影,面sèyīn沉,眸中闪过一抹狠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