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八百八十四章 奋力一搏

第八百八十四章 奋力一搏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32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28
   “我相信你。”  顾振豪沒有多想,就是下定决心道。  他觉得林暮进入前十都是沒什么问題。  若是与人对赌的话,只要林暮能够一直赢下去,所有到了他手里的灵石,就不会再还回去。  林暮眼睛一眨,计从心來,“不若这样,你等白衣长老呼唤我上场后,你再开始对赌,届时根据我的对手,來决定赔率,尽可能要让更多的人投入其中。”  “这个我懂。”顾振豪笑着道,“若是你对手修为还是无限接近合体中期,那我就开出十倍的赔率,反正不会输,为了巨额赔率,肯定是有修者愿意逃出灵石对赌,或许刚一开始沒有太多信心,但是待到后面几轮,就会押得越來越多。”  “正是如此。”林暮面带笑容道,“届时我会尽可能拉长比试时间,甚至是故意想让,让他们以为我下一瞬间就是要落败了,这时你再煽风点火一番,他们保管是疯狂往你这里送灵石。”  “你真是太yīn险了。”顾振豪满面笑容道,“谁惹了你谁倒霉。”  “我要的就是给那些对我充满怀疑,充满嫉恨,对我不信服的人,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林暮理所当然道,“这个对赌,本來就是自愿,我们也不会强求,既然他们不相信我,愿意花灵石赌我输,那谁也拦不住。”  有这样一个机会,既能给这些人一个惨痛教训,又是能赚到大笔灵石,何乐而不为。  如此一來,才是不枉自己前來参加矿脉争夺大会。  反正这次矿脉争夺大会之后,他再想隐藏实力,也是隐藏不起來。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将光芒散发到极致。  为将來发展飘渺仙境,打下良好基础。  他的实力越是强大,表现得越是天才,将來对飘渺仙境痴迷和疯狂的修者,就越多。  现在那些对他不信服的人,输的越惨,记忆就越是深刻,他们才是会对自己的实力产生畏惧和无法磨灭的印象。  当他的实力超出那些修者太多太多之后,他们已经是沒有心思再去嫉恨,也无力追赶,只会想着,如何能沿着他走过的路,进境更快些,再快些,实力能够变得很强大,非常强大,无比强大。  “你的眼界已经是超出我们这些普通矿主好几个境界。”顾振豪忍不住赞叹道,“蓝星玉简,在我们手里只能赚十几万灵石,在你手里却是能赚到上千万灵石。”  “而现在,你想出对赌这个法子,更是连一块灵石都不用花,不用任何本钱,就是能赚到海量灵石,真是天才。”  “谁说我不用本钱的。”林暮一本正经道。  “你的本钱是什么。”顾振豪诧异道。  “我的本钱就是我自己,我的实力。”林暮正sè道,“沒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有了强大的实力,才是可以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若他只是一位普通返虚期修者,根本就不可能救下顾明辉,也就不会结识顾振豪,顾振豪也就不可能借给他一条矿脉,他就更不可能参加矿脉争夺大会。  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  他苦修这么多年,之前都是在小界和中界大赚,从未在大界展露过头角。  这一次矿脉争夺大会,他既然参加了,就一定要大放异彩。  在锦绣界成为最闪耀的绝世天才,届时不单是整个锦绣界,连其他大界的修者,都会听说他的名头。  以前,他为了隐藏实力,会刻意选择低调,不强出风头,也不贪恋那个虚名。  但是现在,为了飘渺仙境的长远发展,他必须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知道飘渺仙境。  若只是知道,他们可能依旧不会购买它的接引玉简。  那就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震撼。  举世皆惊。  想通这点,林暮心里豁然开朗,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  从这一刻开始,他真正的做自己。  再也无需隐忍,无需顾忌太多。  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无形枷锁,此刻也是卸下。  只要这次矿脉争夺大会能够成为前十,能够获得蓝星矿脉,接下來,飘渺仙境就可以步入正轨,开始大肆发展。  整个锦绣界所有城池,每一座城池,都将筹建一座飞仙殿。  届时集合一界修者神识之力,用來淬炼法宝,足以温养淬炼出一身绝世灵宝。  连他自身的神识境界,都是可以达到合体期巅峰,这毫无问題。  到了那时,他渡过雷劫,修为进入合体期,也就成为顺理成章之事。  合体期巅峰修者,都是很难拥有一件绝世灵宝。  一旦他真正进入合体期,他就是能够发挥出绝世灵宝的莫大威力,一身的绝世灵宝,又拥有两个元婴,单是使用法宝,他在锦绣界就堪称无敌。  不出意外,那时剑域也是差不多可以进阶到剑域巅峰层次。  有了这些底牌,他的实力几乎是可以冲击仙位的大乘期修者相媲美。  传闻锦绣界这样的大界,都是沒有一位大乘期修者,整个修真界,大乘期修者的数目,都是不超过一手之数。  也就是说,只要这次矿脉争夺大会前十,接下來,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是可以迅速崛起,成为整个修真界,最巅峰的人物。  到了那时,这天下他哪里去不得。  他可以遨游天穹。  他可以穿行地底。  他可以威震天下。  但这些,都是对他沒有太多吸引力。  他只想找到自己的父母。  失散很多年的双亲。  探出隐藏在自己身上的真正谜团。  之前到底是谁一直在幕后cāo纵着他。  他有预感,这背后之人,极其强大,但也并沒强到完全无法抗衡的地步。  因为自从來到锦绣界之后,他其实就已经是无比zì yóu,按照自己想走的路在走,并沒有人被人左右,被人cāo纵。  倒不是说,他现在已经有了抗衡幕后之人的资本。  而是他觉得,幕后之人,已经是对他有了忌惮之心,深怕再cāo纵,就会露出蛛丝马脚,暴露出背后真正的目的所在。  林暮一直想知道的也是这个问題。  幕后之人,如此做,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  每每想到此处,林暮就是百爪挠心,焦躁不安。  这促使着他拼命想要变强。  要去探究。  要去抗争。  不管幕后之人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是坏心还是好意,他的人生,都是不需要别人來cāo纵。  最可恨的是,幕后之人不该掳走他的父母。  尽管他一直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父母双亲肯定是被幕后之人掳走。  但是事实如何,他一无所知,也无从猜测,连追寻的线索都沒有。  父母和石头,根本就是无缘无故,凭空消失一般。  现在他们是否还活在世上,他都是不敢去想。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修炼,变得强大。  只有修炼,才是能让他感到安心,踏实。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能做。  现如今,这次矿脉争夺大会,让他真正看到希望。  只要这次能够成为前十,这一切的谜团,一切困扰,一切的心结。  都将解开。  一定要成为前十。  还有两轮比试,就是可以成为前十六。  只要成为前十六,就是开始车轮战,最后按照战绩來决定排名,那时遇到绝顶高手,哪怕是输了,也不会太过紧要。  但现在,剩下的这两轮,他绝对不可以输。  一旦输了,所有构想,就都搁浅。  只能赢。  必须赢。  不管对手是谁。  所以,他要顾振豪与人对赌,以高额赔率作为噱头,吸引众多修者参与其中。  矿棉争夺大会,堪称是汇聚了整个锦绣界最巅峰,最富有的修者,前來观战的修者,修为都是很少有低于返虚期的。  这些修者,哪个不是身家亿万,一方富豪。  随便拿出一点灵石对赌,许多修者汇聚起來,就是一笔极其可观的数目。  若是他输了,再十倍赔偿,以他现在的身家,根本就赔不起。  他这么做,就是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只能赢,不能输。  “你的实力很强,我很清楚。”顾振豪心中难免还是会有担忧,“尽管你说了要看你的对手,再决定赔率,你对手若是一位合体中期修者,但和你一样,同样是深藏不露,届时你万一输了,我们就全完了。”  最初的兴奋过后,顾振豪才是真正反应过來。  一旦林暮输了,整个顾家,都是要搭在里面。  “我绝不能输,也绝不会输。”林暮坚定无比道,“哪怕是拼到以命搏命,我也是要赢,一定要赢。”  顾振豪陡然打一个激灵。  “我常听人说,对别人狠的人,不算厉害,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厉害。”顾振豪叹服道,“你是我见过对自己最狠的人,简直是狠到了极致,完全不留任何余地。”  “我知道让你对赌,是一个很疯狂的决定。”林暮开口宽慰顾振豪道,“不若这样,你若是赢了,这些灵石就都归你,若是万一我真的输了,一切赔偿,都算是我的,那时我也就死了,我身上还有数百亿灵石,还有一些宝物和法宝之类,零零总总加起來,想來是差不多够你赔给那些人的了。”  “你这是哪里话。”  “人生能有几回搏。”顾振豪大义凛然道,“我愿陪你疯狂一次。”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顾振豪笑着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