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八百八十九章 异变陡生

第八百八十九章 异变陡生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0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29
   随心剑在无边杀域之中,威力暴涨。  如虎添翼。  璀璨光芒闪烁中,随心剑狠狠劈中廖舒飞剑。  轰!  强烈波动震颤,廖舒飞剑悲鸣一声,登时被击退。  林暮乘势追击,不再留手,决定一举将廖舒击败。  通过和廖舒交手,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楚地认识。  万幸他剑道造诣已经是剑域后期,不然凭借剑域中期的威力,以他现在的修为,是无法战胜廖舒的,僵持之后,落败的肯定是他。  没有合体后期修者的实力,想进入前十,希望很渺茫。  以他现在实力来看,运气不错,顶破天也就是能够顺利闯过五轮比试,成为前十六。  想成为前十,目前只有一个可能。  就是将随心剑温养淬炼成绝世宝剑。  这第四轮比试结束之后,会有十天休息静养时间,林暮决定离开临戈城,努力冲击一番。  在此之前,先要顺手将廖舒击败。  这几乎已经是顺理成章之事。  林暮步步紧逼,全面占据上风,廖舒一点点向对战台边缘退去。  这一次,是真正实力的比拼。  全力尽出,林暮可以做到对廖舒的绝对压制!  台下围观修者,此时都是傻了眼。  刚刚林暮还是眼看就要落败,怎么转眼之间,竟然又再度逆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位参与对赌的合体期修者,连连摇头道。  他实在难以相信眼前的情景。  到了最紧要关头,林暮怎么可能又反败为胜?  林暮隐藏实力,这个谁都知道。  在和廖舒对战之前,没有一位修者,能够准确猜出他的真正实力。  但是和廖舒对战之后,林暮的真正实力就显露出来。  旁观者清。  水平高下,一看便知。  林暮刚陷入危局时,有许多人都以为他就要落败了,但是真正有眼力的修者,都知道林暮的实力,绝不可能仅限于此。  果不其然,林暮在危难关头,扳回局势。  能与廖舒达成平手,实力强到这种地步,林暮无愧于绝世天才的名头,超乎万千修者想象的同时,也是令人感到满意。  所有人都是以为,这就是林暮的真正实力。  但是,他现在怎么能够再度逆转?  难道,他的实力真的是深不可测?  强到极致?  现在的他,是否已经用尽全力?  万千围观修者,都是惊叹不已,猜测纷纷。  “返虚期修者,怎么可能这么强?”就连合体中期修者,都是难以相信,忍不住对同伴道。  “莫非是廖舒在故意放水?”青衣合体中期修者猜测道。  “放水倒不至于,现在的廖舒,已经是用尽了全力。”之前和廖舒一起的蓝衣修者,这时插话道,“林暮的实力,确实是强得离谱,超乎想象,我也意想不到。”  青衣修者见他面色凝重,不由道:“若是他这轮赢了廖舒,下一轮,有可能碰到你的!”  蓝衣修者面色一阵凝重。  他和廖舒实力在伯仲之间,若是林暮可以击败廖舒进入第五轮,又好巧不巧碰到他,胜负就很难说了。  现在的林暮,连他都是看不透,简直就是深不可测。  第五路能碰到林暮,他心里真是没有一点底。  前几日和廖舒谈话,他们还特地聊到了林暮,两人心照不宣,都是感觉到了林暮的巨大威胁,他更是反复出言暗示廖舒,如果可能的话,尽量重创林暮,能击杀自然是最好。  廖舒满口答应,自信无比。  世事无常。  连他都是没有想到,廖舒非但是无法重创林暮,现在竟然连取胜都变成奢望。  堂堂合体中期修者,却是被林暮这样的返虚中期修者压着打。  死死被压制。  打得很惨。  这样的绝世天才,若是再给他百年时间,百年之后,莫说是很大程度上影响他进入前十六,就是前十的席位,都将被他占据一席。  “他碰到我的可能并不大!”蓝衣修者眸中闪过一抹嫉恨,语气平淡道,“廖舒绝不会就这么轻易落败的。”  “难道廖舒真的放水了?”最先说话的合体中期修者道,“还是说,他一直都没有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一直都是在与林暮戏耍?”  他们毕竟只是围观者,而且是隔着古禁,无法用神识探察。  对战台上的一切,他们都是只能根据台上情形,做出猜测。  两人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是否用了全力,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谁也不知道。  “廖舒现在面上充满慌乱,可见林暮的逆转,是在他意料之外的,所以他一时也是难以转变过来。”蓝衣修者仔细分析道,“这就说明了,他已经是用出了全力,林暮现在的爆发,让他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了。”  “那你刚刚说,廖舒不会轻易落败的。”青衣修者接话道,“现在你又说他已经尽了全力。如果他用了全力,还是被林暮死死压制,这场比试,铁定是输了啊。”  “比拼真正的实力,廖舒现在看来,是真的不如林暮。”蓝衣修者一脸神秘道,“但是你别忘了,他早已进入合体期,并且拥有矿脉,林暮与他相比,无论是底蕴积累,还是身家财富,都是差的不止一点半点,不用想也是知道,他必然是藏有强大底牌。”  青衣修者闻言,顿时恍然大悟,不由摸着额头道:“我怎么将这个给忘了。”  矿脉争夺大会,是签订了生死契约,到了对战台上,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哪怕是将对手击杀,只要能够获胜就行。  无论是裁决,还是围观修者,要的就是一个结果。  当然,过程要是精彩,跌宕起伏,自然是最好不过。  只不过是林暮这样的绝世天才,之前从未出现过,他便是没有将林暮当成平常比试修者看待,没想到谁会跟他这样的返虚期修者拼命,要将他击杀。  一般修者,若是实力不敌,八成是不会爆发底牌,与林暮拼命了。  林暮实力看起来深不可测,即便爆发底牌,也是不一定能赢。  若是赢了,也不一定就一定能占到便宜,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甚至是功归于尽。  若是底牌太强大,一下将林暮击杀,肯定是要背负无边骂名。  往后的日子里,所到之处,别人不会管你有多么强大,只知道,在很多年前,你曾击杀了一位前途无可限量的绝世天才,让万千修者充满期待的绝世天才。  若仅仅只是骂名,这倒也罢了。  对于廖舒这样,连自己的朋友都击杀的修者来说,他肯定是早已不在乎名声。  只是,按照常理来说,一般的绝顶天才,背后都是有大势力或者绝顶大能悉心培养,然而,那些天才和林暮比起来,当真是萤火与皓月之别。  像林暮这样的绝世天才,谁也不相信他是独自修炼出来的。  林暮背后,肯定是有着一个惊天的大势力。  锦绣界,几乎是不可能有势力能培养出林暮这样的绝世天才。  当真是绝世,世间罕见。  恐怕只有昆仑界那样的巅峰大界中的巅峰势力,才是可以培养出这样不世出的天才。  哪怕是在那样的巅峰势力中,林暮也毫无疑问是最绝世的天才,堪称是承载一个势力的未来。  谁若是敢将林暮击杀,绝对是没有好下场。  尤其是当着万千修者之面,铁证如山,想抵赖都是不可能,往后的日子,肯定是生不如死。  青衣修者以一副看好戏的心情,望着台上。  他一直都是没想过这个可能,廖舒竟然会爆发底牌。  一位修者,最重要的,就是底牌。  这是用来保命的东西。  一旦动用,也就是意味着与对方拼命,不死不休了。  廖舒竟然有击杀林暮的念头,青衣修者心中暗笑不已。  他真的不知道,廖舒是傻呢,还是真傻呢。  亦或者,廖舒有自信,爆发底牌,只是重创林暮,自己获胜,而且不会将林暮击杀?  青衣修者心思转动,林暮实力如此深不可测,他倒是觉得,这种可能还很大!  如此看来,廖舒哪怕施展出底牌,也应该会掌握好分寸的。  “若是廖舒爆发底牌,还是无法将林暮击败,那就好笑了。”青衣修者笑着道。  “不可能吧?”  “别开玩笑了!”  “若是廖舒爆发底牌,都是无法将他击败,那他还是人么?”  “肯定不会的。”蓝衣修者面色严肃,不苟言笑,“廖舒的底牌,我并未见过,但有所耳闻。传闻是合体后期修者,没有防备之下,都会被重创,陨落都是有可能!”  几位合体期修者闻言,都是收起笑容。  他们都是没想到廖舒竟然会这么强。  连合体期修者都是可以重创,甚至是击杀!  若是蓝衣修者将他们现在肆意取笑的情形告诉廖舒,廖舒必然是对他们怀恨在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廖舒这样连朋友都击杀的人,谁也不敢明面上得罪他。  “林暮这下惨了!”青衣修者望着台上,心中暗道。  剑光闪烁,廖舒节节败退。  林暮意气风发,将廖舒逼到对战台边缘,眼看就是要取胜。  暗中蓄势,林暮拼命催动随心剑,全力一击,斩向廖舒。  这一剑,他有自信将廖舒劈到古禁上,反弹回来,坠下对战台!  剑光璀璨,轰然劈下。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