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八百九十五章 意外之举

第八百九十五章 意外之举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54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0
   顾振豪暗叹一声。  看來林暮这场绝对是要倾尽全力了。  杜信的实力,犹要胜过廖舒,和林暮应该是在伯仲之间,但他修为毕竟是合体中期,接近合体后期,持久战斗,最火他获胜的把握更大。  林暮若想取胜,看來是只有动用那三枚五yīn雷珠了。  刚刚获得五yīn雷珠,转眼就是要动用,顾振豪不由替林暮感到一阵惋惜。  第五轮比试,就是下了血本,后面想成为前十,难度就更大了。  不过眼下也是顾不得这么多了,只有成为前十六,才能有后面的事情。  既然林暮要动用这三枚五yīn雷珠,他就要借助这次机会,尽可能多赚取一些灵石,这样方是不至于吃亏。  还未等他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旁边就是有人主动问他:“顾前辈,今rì这场比试,您看谁能赢。”  “肯定是林暮。”顾振豪想都沒想,斩钉截铁道。  “林暮实力,也就是跟杜信差不多,但是修为处在劣势,底蕴和战斗经验,都是远不如杜信,底牌肯定也是沒杜信强大。”旁边一位青衣合体期修者,接话道,“依我看,这一场,林暮八成要输。”  “何以见得。”顾振豪不服气问道。  青衣合体期修者笑道:“林暮之前逆转廖舒,靠的是隐息古符,若不是靠着隐息古符,他铁定是落败了,这一次,沒有了隐息古符庇佑,他拿什么去赢,要知道,杜信不单是实力,心计也是要比廖舒强不少,他绝不会给林暮逆袭的机会的。”  青衣修者所说,引來周围修者的赞同附和声。  林暮之前获胜,自身的实力固然是占了很大因素,但他的实力,远沒有强到逆天的地步,连续战胜四位对手,进入第五轮,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他的每一场胜利,现在回头想想,运气真是占了决定xìng因素。  若非是放松大意,玉林和廖舒绝不会陨落。  沒成想,林暮靠着一些小心思,给自己争取到了绝佳的机会,反倒是击杀了两位合体中期修者。  事不过三。  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发生。  更何况他的对手都是实力强大,人老成jīng的合体中期高手。  杜信素來以足智多谋,yīn险狡诈闻名,绝对是不可能中了林暮圈套,倒是林暮,很有可能被杜信yīn了,小命都有可能不保。  “我坚信林暮能赢。”顾振豪不为所动,依旧是坚持己见。  “迂腐。”青衣修者心中暗自冷笑一声。  第四轮,顾振豪靠着林暮与人对赌,赚了数十亿灵石,尝到了甜头,竟然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  不可否认,林暮在第四轮,确实是让万千修者都感到意外,每个人都是震撼不已。  但是热闹过后,一切都会恢复冷静。  林暮凭借着剑域后期的剑道造诣,方是能与合体中期的廖舒抗衡,对上杜信,两个人也就是半斤八两,林暮修为也是处在劣势。  他还能拿什么去取胜。  剑道造诣。  返虚期,剑道造诣已经是到了剑域后期,这个已是惊世骇俗,万年不遇,难不成,他还能继续提升自己的剑域威力。  换成任何人,都是不可能相信,林暮的剑道造诣,能超脱剑域后期,达到剑域巅峰境界。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整个修真界,三千界中,现在剑道造诣能和林暮一样,能够达到剑域后期的修者,也都是寥寥无几,能够达到剑域巅峰的修者,恐怕早已飞升成仙了。  既然剑域威力不可能提升,他的修为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进入合体期,也是无法调动天地之威。  飞剑威能,限于林暮的寿元,也是沒有温养淬炼多少年头,威能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再加上杜信不可能和之前几位合体期修者一样,麻痹大意。  林暮唯一翻盘的希望,就在他的底牌上。  稍微有点心思的人,也都是能够想到,林暮剑道造诣如此惊天,必然是将全部心思都花费在提升剑域境界上去了,哪里还有时间筹备底牌。  纵然是有底牌,肯定也是无法与杜信这样活了过万年的修者相比。  不管怎么比,青衣修者都是想不出,林暮有什么获胜的可能。  “既然顾兄坚信林暮肯定能赢,那不如我们再对赌一次,你看如何。”青衣修者面带笑容,望向顾振豪道。  “有何不可。”顾振豪满面笑容答应下來,他求之不得呢。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规则么。”青衣修者微笑道,“我出灵石來赌林暮输。”  顾振豪笑着点头。  “不过,我可不会轻易与人对赌,既然赌了,就玩大一些。”顾振豪随即道,“低于一亿灵石的,我看还是沒有必要了吧。”  一亿灵石。  青衣修者面上闪过一抹犹豫。  他倒不是拿不出这一亿灵石,只是觉得赌得确实是有些大了。  他只有一条矿脉,身家并非是非常富有,不过一亿灵石对他來说还算不上什么。  他也看不出,林暮有什么赢的迹象。  那就赌一把。  既然赌了,肯定是要争取最大的利益。  他正要说话之际,顾振豪见他犹豫不决,不由道:“这次的赔率,是二十倍,只要你赢了,我给你二十亿灵石。”  二十倍赔率。  青衣修者心中一震,旋即就是狂喜。  “我押三亿灵石。”他沒有任何迟疑,当即干脆利落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顾振豪。  顾振豪也沒有客套,顺其自然收了起來。  周位修者见此情形,都是不由围了上來,纷纷道,“我们是否也能参与对赌。”  顾振豪面带笑容道,“自然沒有问題。”  “不过,低于百万灵石的,还是沒有必要了。”顾振豪话锋一转道。  百万灵石,对于返虚期修者來说,并不算太多。  许多修者都是沒有什么异议,就是纷纷将储物袋交给顾振豪。  二十倍的赔率,只要赢了,就是大赚一笔。  即便是输了,百万灵石也是沒有太大影响。  以目前的形势來看,林暮获胜的可能,都不到三成。  有灵石谁不想赚。  顾振豪满面笑容,不停收过储物袋。  每一个储物袋,里面都是至少有百万灵石,多则上千万,数千万灵石。  有几位合体期修者,也是不肯错过这次机会,分别都是赌了一两亿灵石。  片刻功夫,顾振豪就是收了上百个储物袋。  远处,依旧是有修者不停向这里涌來。  在顾振豪忙着收取灵石时候,对战台上,比试也是正式开始。  林暮根本沒有和杜信说什么废话,白衣长老合上古禁之后,他就是主动发起攻击。  杜信同样是一言不发,犀利应对。  两人你來我往,打得难分难解,剑光闪烁,场面煞是好看。  一番试探攻击之后,林暮再无保留,开始倾尽全力,将无边杀域催动到极致,剑域后期的威力,顿时爆发开來。  杜信争锋相对,同样是全力以赴。  林暮终究还是占据了一线优势。  杜信尽管比廖舒实力强了不少,但还是要被他的剑域压制,落入下风。  只不过若想取胜,却是困难无比。  这样打下去,待到自己灵力耗尽,杜信肯定就是渐渐掌握主动,占据上风。  在这第五轮比试,就是如此艰难,林暮不由感到自身实力的差距。  但现在,也是想不了那么多,若想取胜,只有动用五yīn雷珠。  杜信之前有杀他之心,现在他也无需客气什么。  林暮心念一动,就是要动用五yīn雷珠。  就在这时,杜信却是突然开口道:“沒想到你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林暮面无表情,沒有任何回应。  “现在看來,你是要略胜我一筹,但是这样打下去,待你灵力耗尽,占据上风的还是我。”杜信道,“你想胜我,只有爆发底牌。”  林暮依旧是沒有回应,但也沒有立即就引爆五yīn雷珠。  他倒想看看,杜信要与他耍什么yīn招。  “我并不愿与你xìng命相拼。”杜信接着道,“与你拼命之人,全都陨落了。”  “你是廖舒好友,难道不想替他报仇么。”林暮反问道。  杜信这样假惺惺,真是令他反胃。  三岁小孩都是知道这样的伎俩。  “我跟他只不过是普通朋友,犯不上为了一个死去之人,与你拼命。”杜信道,“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位,连自己朋友都击杀的人,更加是沒有必要。”  “廖舒想要击杀我,难道沒有与你商量过么。”林暮冷笑道。  杜信剑光一滞,随即道:“他确实是跟我说起过此事,不过我都是劝他不要如此做,只是他不听我的劝告,以致丧命,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那你想说什么。”林暮开始不耐烦起來。  杜信想靠着这样的手段,让他分心,真的是太幼稚了。  “廖舒的底牌,五yīn雷珠,绝对不止一枚。”杜信道,“我只想问你,你究竟获得了几枚五yīn雷珠。”  正戏來了。  林暮顿时心中一凛。  “三枚。”林暮想了一下,回道。  “既然如此,我们也就沒有打下去的必要了。”杜信道,“再打下去,就是爆发底牌,xìng命相拼,弄不好就是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哪怕是拼到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我也不会认输的。”林暮沒有让杜信说下去,直接打断道,“你就省了这份心吧,我是不会有任何退让的,更不可能主动认输。”  杜信知道他的底牌之后,还來劝他,想必是自己本身也有强大底牌。  尽管如此,林暮还是凛然不惧。  不就是拼命么。  他怕过谁。  “你误会了。”杜信倏然向后暴退,收起飞剑,朗声道,“我认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