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八百九十六章 别有所图

第八百九十六章 别有所图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358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0
   林暮面sè一滞。  认输。  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刚刚他还以为杜信跟他喋喋不休,是想极力劝说他主动认输。  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的。  沒想到杜信反倒自己认输了。  林暮诧异不已。  在上台之前,他心里已经是做好了充足准备。  杜信是廖舒好友,这一场战斗,必将是一场恶战。  杜信的实力,犹要胜过廖舒,底牌应该也不会比廖舒逊sè,顾振豪更是反复告诫他,杜信为人心思yīn沉,要小心为上。  他一直都是小心戒备,不敢有半分松懈。  万万沒想到,杜信现在竟然会主动认输。  林暮依旧是催动着剑域,随心剑直指杜信,沒有任何放松。  在白衣长老沒有打开古禁,宣布结果之前,杜信说的一切话,都有可能是花言巧语,故意蒙骗他,让他放松大意,随后施展致命一击,让他措手不及。  毕竟在这古禁之中,杜信说得再好听,再动人,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古禁外面的人不会知道这些。  不管是白衣长老,还是万千围观修者,看的就是一个结果。  联想到顾振豪反复告诫他的,杜信是如何yīn险狡诈,城府深沉,他愈发觉得,杜信主动认输,这里面藏着什么yīn谋。  这是矿脉争夺大会,非同儿戏。  杜信现在又沒明显落在下风,这样打下去,占据修为优势的他,逐渐就会掌握主动,占据上风。  就是比拼底牌,杜信的底牌,也不会比廖舒的五yīn雷珠差到哪里去,甚至还要更加强大。  他根本沒有主动认输的理由。  林暮沒有再主动攻击,但剑域威力,却是丝毫沒有减弱,随心剑在剑域之中,光芒愈发璀璨。  在结果沒有宣布之前,他绝不会有任何大意。  “你为何会主动认输。”林暮冷静问道,面上丝毫沒有轻易取胜的喜悦。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很可能就是个yīn谋。  “我现在实力的确是不如你,你要比我略微强上一线。”杜信坦然笑道,“以我的实力,即便是进入前十六,也是垫底的存在,犯不着为了一个前十六的虚名,动用我温养上万年的保命底牌。”  杜信望着林暮,接着道:“更何况,你现在手中拥有廖舒的三枚五yīn雷珠,我就是动用了底牌,也是难以胜你,弄不好连自己的xìng命都会搭进去。”  “我更加是犯不着这样。”杜信灿然一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说呢。”  林暮沒有回应。  这是台下修者,都是开始议论纷纷起來。  “两人为何突然停了。”  “打到最酣处,戛然而止,还让不让人看了。”  “林暮全神戒备,杜信看起來很是轻松,似乎是要爆发底牌,准备逆转了。”  “难不成,杜信爆发底牌,还要跟林暮打声招呼么,他沒这么傻吧,这不是提醒林暮,让林暮有所戒备么。”  “看林暮一脸戒备样子,似乎还真是这样呢。”立即有修者附和道。  “你们才是傻。”一位修者自以为聪明道,“杜信的保命底牌,已经是珍藏上万年,他肯定也是不舍得动用,若是直接跟林暮讲明,林暮畏惧之下,有很大可能,自己就主动认输了。”  “这样一來,杜信就等于是不战而胜,还能保住自己的底牌。”  周围修者都是明白过來。  “你若是真认输,就别再废话了,赶紧示意白衣长老,马上认输。”林暮干脆利落道,“我沒有心思跟你勾心斗角,你若是想打,那我就舍命奉陪,与你血战到底,我可不吝啬什么底牌。”  “果然是爽快人。”杜信笑着恭维道,“快意恩仇,无拘无束,很是洒脱,这份境界,就令人羡慕不已,不愧是绝世天才,万年不遇,心境远超我等。”  杜信话音落下,很是干脆,当即示意白衣长老,主动认输。  林暮依旧是沒有任何放松,小心戒备着。  很快,白衣长老就是打开古禁,宣布结果:“这一场,林暮胜。”  直到这时,林暮才是真正松了口气。  杜信真的是主动认输了。  这一切简直就是跟做梦一样。  有史以來,遇到的最强的对手,竟然是胜得最轻松的。  和林暮面上的波澜不惊,平静如波不同,杜信主动认输,这个结果刚一宣布,台下万千围观修者,立即就是炸开了锅。  “杜信竟然主动认输了。”  “他不会这么怂吧。”  “都不敢跟林暮拼一下。”  普通围观修者,最多也就是唏嘘感慨,好奇不解。  和顾振豪对赌的修者,却是要激动多了,许多修者感觉头皮都要炸了。  谁也沒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比试刚开始沒多久,就突然结束了。  还是杜信主动认输。  他们刚刚都是确信杜信能赢的。  顾振豪的赌约是,至少也要押百万灵石,不少修者都是押了上千万,数千万灵石。  转眼之间,前后不到半柱香功夫,数千万灵石,就是泡汤了。  几位拿出过亿灵石对赌的修者,亏得更惨。  顾振豪满面笑容,更是笑开了花。  他也是沒想到,一切竟然会如此容易。  林暮面带微笑,飞下对战台,身形一闪,就是來到顾振豪跟前。  许多修者都是为了过來,想要打探底细。  莫名其妙输掉不菲灵石的修者们,更加是想要探出究竟。  这样不明不白输了,真是感觉太冤枉,太憋屈了。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怎么这么容易就胜了。”顾振豪笑着问道。  “我也是不清楚。”林暮笑道,“我们激斗正酣,我占据了一丝上风,杜信突然就是停止攻击,说是要主动认输,我怀疑他话中有诈,不敢有任何放松,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就向裁决示意,主动认输了。”  “他打不过你么。”旁边立即有修者问道,话语中还是难掩愤怒。  刚刚他押了六千万灵石,转眼就沒了。  “比真正实力,他确实是要比我逊sè一分。”林暮面上带着微笑,“可能是他不愿意爆发底牌,与我拼命,加上实力确实被我压制,索xìng就主动认输。”  “杜信心思,一般人都是难以猜到,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想的。”顾振豪恭喜道,“不过他既然认输了,那也沒什么好说,输就是输,赢就是赢,现在你就是成为前十六,接下來,可以参加车轮战了。”  林暮笑着点头。  尽管过程出乎意料,但是这个结果,却是他最想要的。  他的目的,算是初步达成了。  接下來的车轮战,他就无需每一场都与人拼命,只要能够排在前十就行。  也就是说,他有输的余地。  前面五轮,只要是输了,就被淘汰了。  当然,能成为前十六修者,每一位都是有着极强的实力,高手过招,一旦有所松懈,胜负就大有不同,他还是要竭力取胜。  想要成为前十,至少就是要把六个人甩在身后。  十五位修者里面,他至少要击败六个人。  能进入前十六的修者,合体中期修者,数量都是寥寥无几,大多数修者,修为都已经是合体后期。  他现在的实力,也就是和合体中期的杜信相当,面对合体后期修者,丝毫不占优势,持久下去,还会落入下风。  想要取胜,唯有靠五yīn雷珠。  只是,一旦动用五yīn雷珠,就是意味着要与人拼命。  两虎相争,互有死伤。  车轮战之下,不止一场战斗,全盘考虑之下,为了保存实力,一般沒有人会去拼命。  大家实力都是差不多,一旦拼命,多半就是两败俱伤。  这样等于是便宜了其他对手。  是以,除非是对手要跟他拼命,否则的话,他连五yīn雷珠都是不能动用。  一旦动用,固然获胜把握增加,自己也是有丧命风险。  合体后期修者的底牌,可能要比五yīn雷珠还要强大得多。  想到接下來的比试,林暮不由开始担忧起來。  若是不能动用五yīn雷珠,单凭他现在的实力,想要至少战胜六位修者,恐怕希望渺茫。  尤其是他修为只有返虚期,底蕴不足,车轮战之下,更是处在劣势。  唯今之计,只有将希望放在随心剑上了。  林暮无心再与周围修者多说,面带微笑,和众人告辞,随即便是和顾振豪一起,回转悦來客栈。  杜信飞下对战台,无心理会围观修者的议论纷纷,身形一闪,匆匆离去。  來到城中一处幽静小院前,杜信落下身形,十指舞动,打出数道法诀。  小院前禁制晃动不停,迷雾翻滚。  片刻功夫,白雾就是散开,出现一条小径,院门洞开。  一位剑眉星目,气旋轩昂青衣修者,站在门前。  “哥。”杜信开口就直奔主題道,“我这轮对手是林暮,我主动认输了。”  杜诚笑着道:“你既然认输,自然是有你的道理,你且跟我说说,你是如何打算的。”  他曾不止一次跟杜信说过,进入前十六,对自身实力有很大的促进,这一次杜信好不容易进入第五轮,对手又是风头极盛的林暮,按理说,拼一下,获胜把握很大,但杜信却是主动认输。  对于弟弟,他很是放心。  既然杜信如此做,肯定是有他的打算。  “林暮之前击杀了廖舒,获得了三枚五yīn雷珠。”杜信面sèyīn沉道,“我动用底牌,获胜把握也只有五成左右,弄不好就会殒命,我觉得这样不值得。”  “原來这样。”杜诚笑道,“他既然进入前十六,那就交给我吧,到时我帮你出了这口恶气。”  “沒有这个必要。”杜信摆手道,“你与他单对单,也是有可能受到重创,毕竟他有三枚五yīn雷珠。”  “那你的意思是。”杜诚不由问道。  “我们可以在矿脉争夺大会之后,暗中下手,找几位好友一起对付他。”  “或者在车轮战期间,寻找机会,看他是否独自出來,伺机下手。”杜信yīn狠道,“沒必要跟他单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