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百零一章 攻其不备

第九百零一章 攻其不备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53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1
   林暮极速飞行。  不过看起來像是慌不择路,飞剑都不平稳,忽高忽低,仿佛随时都会从飞剑上跌下來。  杜信兴奋不已,转头对杜诚道:“他神智都是模糊不清,飞行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们就这样在后面跟着,再飞千里,就可以动手了。”  杜诚连连摇着脑袋,随即点头,面带痛苦之sè。  “你受伤了。”杜信这时方是发现杜诚的异样,面sè不由一惊。  “林暮拥有一件神识防御法宝,威力无比强大,我的神识攻击,就是被其反弹回來,识海现在仍旧震荡不休。”杜诚感慨道,“我本以为能用神识直接将他击杀,沒想到我自己反倒是受了伤。”  “他身怀重宝,拥有绝世传承,还能安然活到现在,若是沒有一些保命的底牌,谁也不相信。”杜信见杜诚并无大恙,不由笑道,“对他了解越多,越是感到兴奋,我们两人联手将他击杀,所能获得的好处,真是难以估量。”  “这一次,不惜爆发保命底牌,也是要将他击杀。”杜诚面sè坚定道,“得手之后,我们马上就离开锦绣界,寻觅一处隐秘之地,潜心修炼,不出千年,必能有所成就,将來冲击大乘期的把握都是大大增加。”  杜诚和杜信激动不已的时候,林暮一边飞行,一边心思电转,思考着对策。  既然和杜诚、杜信两人撕破脸皮,决定动手,必然是要动用随心剑绝世灵宝级别的威能,为了保密,那就只能斩尽杀绝。  以他的实力,之前真的拼起來,也只不过是和杜信半斤八两,胜负五五开。  战胜一个人和击杀一个人,这里面的难度,简直是天差地别。  现在他不单是要击杀杜信,还要同时击杀比杜信更为强大的杜诚,难度之大,超乎想象。  林暮自己心里也是沒底。  在此之前,他必须要想出很好的办法出來。  不然匆忙之下,仓促应战,莫说是难以将两人同时击杀,弄不好连自己都是有xìng命危险。  这场战斗,一旦开始,就必要将两人击杀,否则的话,消息走漏,他就陷入更加凶险的境地,会被许多实力比杜诚还要强大的修者追杀。  那时逃命都是來不及,哪里还有可能在锦绣界发展飘渺仙境。  之前的所有心血,都会付诸东流。  情况万分棘手,林暮感到莫名压力。  极速飞行,消耗灵力也是极为剧烈,尤其是随心剑晋升为绝世灵宝之后,耗费的灵力更是远胜从前,自然,无论是遁速,还是飞剑的威力,也是远超从前。  林暮努力飞行,同时也是不停服下恢复灵力的丹药。  他要确保自己时刻都在最巅峰的状态。  今rì这一战,对手是前所未有的强,最为难的是,他根本沒有任何退路。  这已经是不是输赢与否的问題。  而是必须要将对方两人击杀。  匆匆忙忙,在服下好几瓶恢复灵力的丹药之后,林暮带着杜诚和杜信,來到一处极为荒凉的山谷。  这时,距离随心剑晋升绝世灵宝时所在的临时洞府,沒有万里之遥,也是至少有数千里的距离。  在这里战斗,那里合体期修者应该是无法察觉。  即便是能够察觉到,也必然是他和杜诚,杜信双方都爆发出最强底牌的情况下,那时已经是无关紧要了。  比试结束,随时都能抽身离开。  不管是对于林暮,还是对于杜诚和杜信來说,这个山谷,都是绝佳的战斗之地。  林暮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看上去疲惫不堪,灵力都要耗尽的样子。  “怎么不逃了。”杜信站在数十丈外,笑着问道。  相比之下,他和杜诚两人,看起來要气定神闲多了。  毕竟是合体后期修者,修为的巨大优势,在这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林暮面上带着惊恐,整个人看起來疲惫不堪,累得仿佛是连话都说不出來。  这本就是一场实力非常悬殊的战斗,而他又必须要将两人击杀,直接就展露出真正实力,肯定是让杜诚和杜信两人有所戒备。  示弱,是最好的掩饰办法。  他有突然爆发的实力。  可以毫无征兆,让人完全措手不及。  无论是无边杀域,还是随心剑,他都是随时可以催动,根本不必像调动天地之威那样,还要准备酝酿一段时间。  在他如此示弱之下,加上实力本就悬殊,杜诚和杜信,虽说不会大意,但是至少不会如临大敌一般,上來就倾尽全力。  在这山谷中落下身形,杜诚和杜信并沒有立即动手,杜信还有心情取笑他,可见他的猜测沒有出错。  这一点点优势,就是他的机会。  “飞不动了。”林暮疲惫万分,声音沙哑道,“我修为终究是个劣势,剑域只是让我攻击强大无匹,却是无法让我飞行更加迅捷。”  “你错了。”杜信丝毫不给林暮面子,打击道,“你即便是剑道造诣达到剑域后期,攻击也算不上强大无匹,顶多是跟我不相伯仲,在我们两人联手之下,就变成无济于事,不值一提。”  “此时此刻,再说这些,已经是沒有意义。”林暮干脆道,“我很喜欢你在对战台上跟我说的那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今rì是我命中该有此劫,我也认了,说,你们要我怎么样,才肯放我一条生路。”  杜信不再继续用言语讥讽林暮,和杜诚相视一眼,开口道:“还是之前说的那样,只要你将你的飞剑和剑道传承交出,我们就放你走。”  若是能兵不血刃,就解决掉林暮,他们自然是求之不得。  “现在这情况,我若是与你们血拼,是必死无疑,若是选择相信你们,还有一条生路。”林暮似乎是坦然接受了现实,开始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希望,“我可以将我的随心剑,剑道传承交给你们,但是你们都要立下心魔之誓,一定会放我离开。”  既然是做戏,就要做足,让人信以为真。  现在越是寸步不让,杜诚和杜信就越是相信,他是真的接受了现实。  接下來,他突然爆发,杜诚和杜信也就越是措不及防。  此言一出,杜诚和杜信面上,都是出现了一抹犹豫。  心魔之誓,非同儿戏。  一旦立下,若是违背,今后每一次遇到瓶颈,突破难度都是成倍增加,甚至是永远无法突破过去。  林暮见两人陷入犹豫,根本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当即道:“你们若是不答应的话,那我们就鱼死网破,不用我多说,你们也是知道,我底牌绝非你们现在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一旦拼起命來,不敢说将你们两位全都击杀,但是临死之前,至少能拉一个人垫背。”  此言一出,杜诚和杜信都是心神一震。  杜信心里更是一阵慌张。  他可是清楚记得,林暮手中还有三枚五yīn雷珠。  即便是林暮再沒有其他底牌,单是这三枚五yīn雷珠,就至少能重创他,运气不好,连小命都可能丢掉。  “我们与他血拼,也是难以讨到什么好处。”杜信主动传音杜诚道,“我们之所以想要击杀他,就是为了他的剑道传承和飞剑,现在能够兵不血刃,安然获得一切,不若我们就答应了,跟他立下心魔之誓便是。”  “话虽如此,但是我们要在获得剑道传承和飞剑的同时,也要保证我们自身的安全。”杜诚传音道,“他背后若是有绝世高手,将來找我们寻仇,我们就死定了。”  “我们离开锦绣界,寻个隐蔽处潜修数千年,数千年后,风云变幻,我们那时说不定都有希望进入大乘期,还怕什么绝世高手么。”杜信道,“若是不放心的话,让林暮自己也是立下誓约,此事不可告诉他的师傅,也不得让他师傅前來找我们寻仇。”  杜诚只好退而求其次,点头答应下來。  “我们可以立下心魔之誓,保证放你离开,但是你同样也是要立下誓约,不可将此事告知你师傅或者是背后实力强大高手,更不可让他们找我们寻仇。”杜信转头对林暮道。  林暮忙不迭答应下來。  “将剑道传承传给你们,我就已经是违反了师傅教训,他曾说过,若是我私自外传,会亲手将我击杀,不用立下心魔之誓,我也不会说的,这点你们尽可放心好了。”林暮连忙道。  “现如今,说话已经是沒有用,若是我们跟你说,只要你将剑道传承和飞剑交给我们,我们也绝不会击杀你,你会信么。”杜诚出言反问道。  林暮连连点头,“那我们就一起立下心魔之誓。”  当即,三夫人就是同时咬破舌尖,立下誓约。  林暮面sè郑重,立下誓言,保证不会将此事告诉自己的师傅和长辈,也不会让自己的师傅和长辈找杜诚和杜信寻仇。  杜诚和杜信都是立下誓言,只要林暮交出剑道传承和随心剑,就会放林暮离开。  立下心魔之誓,双方都很是满意。  林暮心中完全沒有任何顾虑和担忧。  这个心魔之誓立下,他就占据主动,随时可以出手。  他根本沒有师傅,这个心魔之誓,对他沒有任何约束。  “你先将飞剑给我。”杜信担心中途有变,想要先将林暮的飞剑夺过來,接下來就占据主动。  “好。”林暮干脆利落点头。  面上闪过一抹极为痛苦神sè,随即将随心剑抛向杜信。  随心剑飞出去的速度很是缓慢。  杜信面上浮起一抹喜sè,伸出手去,想要接过。  就在这时,随心剑宛若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剑身一转,剑尖直指杜信。  无边杀域,这时也是蔓延开來。  “小心。”杜诚发出一声惊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