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百零三章 致命一击

第九百零三章 致命一击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58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1
   杜诚飞剑來势汹汹。  林暮面sè凝重,不敢有丝毫怠慢。  对于杜诚猝然发难,他早有防备。  事实上,他让杜诚认输,也只不过是暂时的延缓之计,为了尽快恢复自己体内的灵力,根本就不可能放杜诚离去。  在决定动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和杜诚是不死不休。  抛飞剑这一招,自己刚刚用过,也正是靠着这一招突然袭击,他才是发挥出自己最强的实力,加上杜信來不及反应,方是瞬息之间就将杜信斩杀。  有了杜信的前车之鉴,他怎么会再重蹈覆辙。  杜诚现在又來这一招,这都是自己玩剩下的东西,威力已经不大。  尽管杜诚是全力出击,沒有保留,但他和杜信不同,如今他催动着无边杀域,随心剑和五行幻境,也都是在前面防备。  杜诚飞剑威能再强,也是比不过他的随心剑。  这时突然发难,根本就杀不了他。  经过刚刚短暂休息,他体内灵力也是恢复了不少,催动一件绝世灵宝,还是沒什么问題。  他同时服下好几瓶恢复灵力丹药,此刻体内灵气奔腾如海,修为恢复速度很快。  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杜诚飞剑转瞬就是來到面前。  杀意弥漫。  这时,一阵璀璨五sè光华闪过。  杜诚飞剑,倏然消失。  林暮顿时松了一口气。  幸好,五行幻镜威力绝顶,强行将杜诚飞剑收入飘渺仙境之中。  作为剑修,失去了飞剑,实力大打折扣。  这下,杜诚几乎是必死无疑了。  林暮催动着五行幻镜,面上带着笑意,望着杜诚道:“沒想到你如此客气,这柄飞剑,我就笑纳了。”  杜诚呆呆望着林暮,面上尽是难以置信神sè。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飞剑,为何突然就是消失了。  无论自己如何催动神识,都是感应不到飞剑的存在。  只是一刹那,他就是和自己的飞剑切断联系。  面sè涨的通红,杜诚张口喷出一阵鲜血。  林暮为了避免发生意外,直接是催动五行幻镜,吞噬炼化杜诚飞剑。  五行幻镜晋升为绝世灵宝后,单单用神识jīng华淬炼,也是能够提升五行幻镜的威能,但是提升的速度缓慢,效果很是一般,若是在吸收炼化神识jīng华的同时,也是吞噬炼化大量通灵法宝,威能提升自然是事半功倍。  杜诚修为已是合体后期,飞剑威能,想必是十分强大。  用來温养提升五行幻镜威力,再合适不过。  将这柄飞剑吞噬炼化,也就彻底绝了杜诚退路。  这毕竟是杜诚的本命法宝,几乎是如同xìng命一样,炼化了这柄飞剑,杜诚心神也会受到重创。  接下來他再动手,把握就更大了。  “我的飞剑。”杜诚面sè灰白。  “你不是决定认输,要将飞剑给我么。”林暮反问道,“难道你要反悔么,你就不怕我立马动手杀了你。”  林暮说话间,身形又是向前靠近了不少。  杜诚修为已是合体后期,他也是担心杜诚逃逸。  失去了飞剑,杜诚实力大打折扣,但还是有剑域和天地之威。  在他剑域之中,杜诚想要逃跑,难度就很大了。  两人相隔不足十丈之时,林暮惊讶发现,他的剑域和杜诚剑域重叠在一起之后,威力下滑许多,杜诚剑域威力,消失殆尽。  但是杜诚天地之威,也是无比强大,此时也是相互抵消。  林暮心下凛然。  杜诚凭借剑域和天地之威,竟然能将他的无边杀域威力,全部抵消。  若非是自己拥有两件绝世灵宝,若非是突然下手将杜信击杀,若非是强行收取杜诚飞剑,此刻形势就完全不一样。  将要殒命的,必定是他。  哪怕是现在,林暮也是不敢有任何大意。  现在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xìng命之危,而是担忧杜诚会逃逸。  一旦杜诚逃了,泄露了消息,他也要跑路了,在锦绣界是再也呆不下去,之前的心血全都付诸东流。  只是眼下体内灵力尚未完全恢复,刚刚催动五行幻镜收取杜诚飞剑,灵力又是消耗不少。  倘若现在动手,林暮沒有一击必杀的把握,若是无法一击必杀,杜诚很有可能就会逃掉。  “我彻底输了。”杜诚面如土sè,叹道,“只要你放我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识时务者为俊杰。”林暮面上带着笑容,“这是你弟弟跟我说过的话,我记住了,只不过他只是嘴上说说,并沒有履行,所以他死了,我希望你不要重蹈他的覆辙。”  林暮语气轻松,说话速度和缓,尽力拖延着时间。  在他体内,灵力奔腾不息,不停运转,迅速恢复着。  “但是我想不通,你为何不杀我。”杜诚道,“以你现在实力,完全有七成以上把握将我击杀。”  “你比我更清楚,我只有七成把握将你击杀,还有三成是无法预料的。”林暮笑着道,“很有可能,这三成无法预料的,就会让我陨落,若是能够获得足够好处,我为何要赶尽杀绝,连累自己呢,杀了你,我也只是能获得你身上的一些法宝和灵石而已,剑道传承方面,你还不如我呢。”  杜诚面sè一变,但却只能点头。  他的剑道造诣,确实是和林暮有很大差距。  “你修为毕竟已是合体后期,我之前从未遇到过像你这么强大的对手。”林暮正sè道,“若是你选择自爆元婴,威力可是要比五yīn雷珠强大太多了,我修为只有返虚期,现在你的剑域和天地之威,将我的剑域威力全都抵消,单凭飞剑和五行幻境,我也沒有十足把握能够抵挡住你的自爆威力。”  “既然如此,我何必冒这个风险呢。”林暮望着杜诚,反问道,“你说是不是。”  杜诚连连点头。  “我今生最大的错误,就是决定对你下手。”杜诚满脸悔恨,“不单让我失去了温养过万年,宛若xìng命的飞剑,还让弟弟杜信丧了xìng命。”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林暮叹道,“人总会犯错,有些错误,可以弥补,有些错误,一旦犯下,就再也沒有弥补的机会,我与你们两人无冤无仇,矿脉争夺大会之后,各走各路,相安无事,偏偏你们想要杀我,为了自保,我只能如此做,好在,你反省及时,沒有被仇恨蒙蔽心智。”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林暮正sè道,“你现在与我动手,必然是你陨落的把握比较大,我占据优势,只是不愿冒这个风险而已,你若是再敢跟我耍心机,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你击杀。”  “你能放下这段恩怨么。”林暮直直盯着杜诚,问道。  杜诚低头沉吟,面上闪过一抹艰难神sè,随即道:“能。”  林暮微笑颔首。  心中却是暗自冷笑。  他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恢复灵力而已。  杜信刚刚陨落,杜诚现在就说能够放下这段恩怨,谁也不会相信。  若是这次真的放他离去,将來他必定会找自己寻仇。  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尤其是杜诚这样的合体后期修者,一旦暗中盯上自己,麻烦更是无穷无尽。  即便是杜诚无情无义,真的可以放下这段恩怨,只需将他拥有两件绝世灵宝的消息散布出去,他也完了。  “那你便是将你的储物袋给我吧。”林暮根本不和杜诚客气,直接道。  杜诚面sè变得愈发难看起來。  “你别想直接逃跑。”林暮再度冷声道,“我之所以留下你的储物袋,就是断了你的后路,以免你迅速恢复实力,找我寻仇,我也不想麻烦,你若敢逃跑,便是有想要找我寻仇的心思,我肯定是不会让你得逞,无论如何也要将你击杀。”  “不会的。”杜诚连忙道,“你现在实力就是远胜于我,我实力再想提升,已经是无比艰难,你是万年不遇的绝世天才,越是往后,你的实力就越是强大,不出千年,我在你眼中,也就如同喽啰一般,随手就能斩杀,我怎么敢再找你寻仇。”  林暮面上恢复笑容,眸中颇为得意。  杜诚见他如此,不由松了口气,当即咬咬牙,将自己的储物袋抛给林暮。  林暮笑着接过储物袋,抹去上面神识印记,开始查探起來。  看到储物袋中的一件件宝物,林暮笑容越來越浓郁。  杜诚果然不愧是合体后期修者,在矿脉争夺大会上,也是能够进入前十六的高手,储物袋中的宝物价值连城,一时也是难以估量出來,但是最直观的灵石, 一眼就能看出來。  超过千亿灵石。  林暮发自内心地感到兴奋。  千亿灵石,再度超出了他之前收获的极限。  从來沒有过这么巨大的收获。  杜诚舍得将这么巨大的财富,拱手送给自己,看來是真的认输了,服气了。  林暮满心欢喜,正要收起储物袋。  这时,他陡然察觉到情形不对。  杜诚面带冷笑,直直盯着他。  一道流光,直奔他而來。  速度之快,令人完全來不及有任何反应。  快到他根本看不清,攻向他的到底是什么。  林暮连催动五行幻镜和随心剑护体的时间都是沒有。  事发突然,林暮完全措手不及。  沒想到杜诚如此yīn险,利用储物袋巨大的财富,让他分心。  在他略微放松的时候,突然发动袭击。  这一招,不就是自己用过的么。  匆忙之下,林暮只來得及祭出火元战甲护体,与此同时,他极力催动剑域,身形向后暴退。  “來不及了。”杜诚狠狠笑道。  他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  终于,被他等到了。  为了击杀林暮,他几乎是倾尽了自己的所有,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念头。  所幸,林暮上钩了,大意了。  他爆发出自己温养了逾万年的底牌,林暮绝对是抵挡不住。  林暮死定了。  灭婴梭,一瞬间的速度,比飞剑都是要快十倍。  谁都反应不过來。  灭婴梭小巧玲珑,并不会对修者的肉身,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对修者的元婴,却是能够造成毁灭xìng打击。  灭婴梭最奇特的是,可以在一次攻击中,耗尽全部威能,引爆修者元婴。  将修者炸成虚无。  他温养逾万年,灭婴梭的威能无比强大,他一次都沒动用过。  他的这个底牌,可是连合体期巅峰修者,都是有希望斩杀。  更何况林暮只是一位返虚期修者。  林暮纵然拥有两件绝世灵宝又如何。  來不及催动,两件绝世灵宝,和废铁沒什么两样。  灭婴梭迅若流光,瞬间击中林暮。  林暮的火元战甲,只是抵挡住那么短短一个瞬间,随即就是被灭婴梭穿透。  光芒一闪,灭婴梭沒入林暮体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