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百零五章 临死反击

第九百零五章 临死反击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19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1
   杜诚竭力替自己找着理由。  灭婴梭沒有凑效,无功而返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感觉生命都是再无意义。  现在看來,那不过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一旦恢复理智,就觉得当时那个想法有多可笑。  在某个瞬间,他觉得此生再无乐趣,余生再无意义,但是当面对绝世杀镜,命悬一线,死亡就在眼前之时,他才觉得,活着对他來说,是有多么重要。  真正面对,才知生命可贵。  求生,是一种本能。  这是连畜生都有的本能。  他堂堂合体期,总不能连畜生都不如吧。  凡事有弊有利。  刚刚灭婴梭威能斩杀林暮,但却是重创了林暮,现在林暮对她很是忌惮,和他拉开了距离。  这对于他來说,岂不是绝佳的逃跑机会。  尽管沒有了飞剑,但他修为毕竟是合体后期,接下來只管全力施展瞬移,一路瞬移出去,相信很快就是能将林暮甩开。  “今rì我定要与你不死不休。”杜诚眸中带着恨意,狠狠瞪着林暮,“你毁我飞剑,夺我储物袋,杀我弟弟,此仇不共戴天,哪怕是拼着自爆元婴,我也要将你击杀。”  为了顺利逃跑,杜诚口出恶言,威胁着林暮。  林暮果然是更加戒备,面sè愈发jǐng惕,身形有意无意间,又是和他拉开一段距离。  杜诚心中不由暗喜。  “你自爆元婴,我又有何惧。”林暮强自镇定心神,“你自爆威力再强,在我剑域后期的无边杀域阻拦下,与此同时,我还有两件绝世灵宝,数件通灵法宝,你想伤我都是极其艰难,想和我同归于尽,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妄自尊大。”杜诚讥讽道,“刚刚你祭出了两件绝世灵宝,不照样是被我击穿腹部,若非你运气绝佳,只怕早已陨落了。”  说到这里,杜诚面上闪过一抹无法掩饰的遗憾。  他深思熟虑,准备良久的全力一击,就是这样被林暮化解过去,想想就是觉得痛心,很是不甘。  “堂堂合体后期修者,趁我不备,偷袭与我,偷袭我都是沒有将我击杀,还有脸说。”林暮丝毫不留情面,“你处处学我,可惜却是连我三成功力都沒学到,换做是我偷袭,你早已陨落多时了。”  “只是你运气好罢了。”杜诚无话可对,只能拿运气说事。  直到现在他都是想不明白,灭婴梭速度快若流光,林暮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决定让元婴出窍,仿佛是早有预料一般。  他知道,这显然是不可能。  若是林暮早有预料,拥有两件绝世灵宝的情况下,绝不可能让他的灭婴梭穿透腹部。  他想不出别的理由,只能将一切都归结于运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林暮激将道,“不若你再偷袭我一次。”  刚刚他看到了杜诚的底牌,是一个梭形宝物。  但威能只是通灵法宝级别,威力却是强到如此逆天的地步,想必是极为奇特珍稀的宝物。  现在他全神戒备,他想真正试探出杜诚这个底牌的真正威力。  与此同时,也是抱着看看能否将这个梭形宝物收为己有的心思。  杜诚面sè一滞。  他已有退意,哪里还有心思再与林暮战斗。  现在他只有灭婴梭,连储物袋都是给了林暮,已经是手无寸铁。  灭婴梭,也只适合偷袭,现在林暮早有防备,他再拿灭婴梭对付林暮,才真是傻了。  他的飞剑,就是被林暮的五sè光华镜子收了去。  接下來,这灭婴梭就是他唯一保命底牌。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  只要保命底牌还在,xìng命还在,不管是宝物还是灵石,以后都是还能赚到。  “再攻击你一次,又有何妨。”杜诚面上不甘示弱,蓄势待发,灭婴梭在他身前闪烁,极具威胁。  林暮不由开始全神戒备。  倏然。  光芒一闪,林暮连忙催动五行幻镜上前。  谁知飞速袭來的光芒,竟然是一道普通术法。  偷梁换柱。  杜诚竟然是收起灭婴梭,直接遁逃。  林暮心下一惊,连忙催动飞剑上前追去。  随心剑晋升为绝世灵宝之后,遁速奇快无比,此刻他全力催动,速度竟然并不比杜诚施展瞬移慢上多少。  但是一连追了几个呼吸功夫,杜诚瞬移了数次,他都是沒有追上,中间始终是相隔着百丈距离。  林暮心急如焚。  按理说,杜诚瞬移都是无法甩开他,优势必然是在他这边,毕竟瞬移消耗的灵力更为剧烈。  但是,他和杜诚,并非是同等修为。  现在他催动随心剑,耗费灵力的速度,并不比杜诚慢多少。  照这样追下去,待他体内灵力耗尽,杜诚必然是还有余力。  那就遭了。  想想杜诚成功逃跑后,会有什么后果,林暮就是不寒而栗。  今后他发展飘渺仙境,会有一位合体后期修者,潜伏在暗中,随时都可能对自己下手,哪怕是无法将他击杀,破坏他的努力成果,却是轻而易举。  若是杜诚泄露出他拥有绝世灵宝的消息,他的xìng命都是难以保全。  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让杜诚逃出去。  林暮情急之下,也是顾不得那么多,心念一动,雷元婴瞬即从体内飞出,催动着五行幻镜,从另外一个方向,包抄杜诚。  在他两个元婴驱赶下,杜诚只能向他预想的方向逃去。  林暮心中不由多了一份希望。  两个元婴不停向杜诚逼近,随即,林暮眸中一亮,甩手就是猛然掷出一枚五yīn雷珠。  雷元婴,本命元婴,五yīn雷珠,三个互成掎角之势,将杜诚围在中间。  轰。  五yīn雷珠轰然自爆。  强烈波动,立即蔓延开來。  合体后期修者,在这样的爆炸威力之下,都是有很大可能身负重伤。  更别说现在灵力消耗剧烈,连飞剑都是失去,一路奔逃,根本來不及做出防备的杜诚。  无奈之下,他只有掉转方向。  他一转身,身后就是林暮的本命元婴和雷元婴,分别催动着随心剑和五行幻境,严阵以待。  杜诚当机立断,立即就是将林暮的雷元婴,当成突破口,猛然向雷元婴瞬移而來。  沒有肉身支撑,雷元婴独自催动起五行幻境,确实是极为吃力。  但现在好不容易才是获得这个困住杜诚,有望将他斩杀的机会,林暮是不可能轻易错过。  他更不想浪费掉这次机会。  沒有逞强,上來就是催动五行幻境,和杜诚硬碰硬,他反而是再度掷出五yīn雷珠,砸向杜诚。  这一次,是两枚。  两枚五yīn雷珠,就是在林暮雷元婴前面不远处爆炸,巨大风暴,立即就是席卷而來。  林暮却是沒有任何慌乱。  尽管这五yīn雷珠并非是他祭炼出來,爆炸之后,对他同样也是有很大杀伤力,但是他的雷元婴,可是不在乎这些。  雷元婴本就是在绝世雷劫中衍生出來,本源雷力,要比五yīn雷珠还要纯粹霸道。  这两枚五yīn雷珠的爆裂,对他的雷元婴,沒有任何影响。  在强烈爆炸风暴中,传來杜诚阵阵惨叫。  林暮心下暗喜。  杜诚终于是坚持不住,被五yīn雷珠爆炸威力击伤。  接下來,面对一个重伤的杜诚,他若是还无法将之击杀,就是可以找块墙撞死了。  就在这时,林暮忽然感觉到一阵冰寒杀意。  一道流光,直奔他的雷元婴而來。  凛冽杀机,令他心中生寒。  和之前一模一样,快要濒临死亡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杜诚竟然还能发动反击。  林暮心中闪过一抹疑惑,但此刻他已经是顾不上这么多。  保命要紧。  好在,他的雷元婴一直都是躲在五行幻镜后面,此时心念一动,五行幻镜当即就是涨大数倍,将他雷元婴完完全全挡在后面。  灭婴梭击中五行幻镜,发出一声清脆的悲鸣。  听到这声悲鸣,杜诚心里咯噔一下,一股绝望情绪,开始在他心里蔓延。  他本以为林暮掷出两枚五yīn雷珠,想要重创他,他发出惨叫之后,林暮难免会有松懈,这对他來说,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借着五yīn雷珠自爆风暴,他立即就是催动灭婴梭,向林暮的雷元婴袭击而去。  只要灭婴梭引爆林暮的雷元婴,林暮的合围之势,就是打开了一道缺口。  杜信和他说过,林暮手里只有三枚五yīn雷珠,刚刚也都是耗尽。  接下來,只有一个元婴,沒有了五yīn雷珠的林暮,是再也不可能困住他。  他逃生在望。  哪曾想,这一次借助五yīn雷珠爆炸风暴的隐藏,他的灭婴梭,竟然还是沒有凑效。  杜诚憋屈万分。  这是为什么。  然而,并沒有给他时间多想,五yīn雷珠爆炸风暴过去,显露出他的身形。  整个肉身,已经是伤痕累累,许多地方,都是被雷力烧焦,左半边身体,似乎都是化为焦炭,眼看肉身不保。  趁他病,要他命。  林暮沒有任何磨蹭,当即是催动无边杀域,随心剑光芒一闪,狠狠斩向杜诚。  与此同时,雷元婴也是催动着五行幻镜,向杜诚轰去。  势在必杀。  眼看逃生无望,杜诚面上闪过一抹悲凉,随即眸中就是充满疯狂,“那就一起死吧。”  话音刚落,他元婴立即自爆。  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