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百零九章 天才归来

第九百零九章 天才归来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86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2
   旋月空间,灵气四溢。  宁静而又安详。  这是一片与世无争的世界。  林暮倏然醒來。  整个人一下从地上坐起。  面sè惊慌,心神不定。  望一眼四周,阵阵记忆涌现,他才是恍然明白过來。  这里是旋月空间。  那场令他感到心疲力竭,惊险万分的战斗,已然过去。  杜诚最后yīn险无比,自爆元婴,强绝风暴,几乎将他逼入死境。  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底牌,青云鼎,金光法-轮,葬魂钟,火元战甲,神御飞环,随心剑,五行幻镜,无边杀域,五yīn雷珠,险之又险,才是捡回一命。  这一战,令他疲惫万分。  抵挡住杜诚自爆风暴后,他就是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所幸在昏迷之前,他强撑着将所有宝物都收起,进入旋月空间。  不然的话,他和杜诚战斗之地,距离随心剑晋升绝世灵宝之地,只有万里之遥,杜诚自爆元婴风暴,必然会招來大批前去观看天地异象的合体期高手。  他昏迷过去,拥有两件绝世灵宝,岂不是任人宰割。  也不知这一次昏迷,时间过去了多久。  林暮清楚记得,他当晚和杜诚,杜信两人一战之后,第二天就是要参加车轮战第一场比试。  后來他在旋月空间昏迷过去。  以他的疲惫程度,肯定不止昏迷一天。  如此说來,至少第一场比试,他是肯定沒有参加。  后面的比试,他是否缺席,这需要赶回临戈城后,方能知晓。  无论是身体,还是识海,都是传來阵阵虚弱感,一时之间,也是沒有太多心思,立即就返回临戈城。  以他现在样子,即便是赶回临戈城,也是沒有多少战力。  与杜诚,杜信这一战,尽管自己是最后活下來的人,但林暮并不觉得,这一战,他胜了。  哪怕是他胜了,也只是惨胜。  林暮开始查探自身。  修为本來是快要晋升返虚后期,现在已然下滑至返虚初期,跌落很多。  这里面的差距,绝非是初期和后期看上去那么轻松。  其中所要付出辛苦和努力,只有自己最清楚。  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修者,一辈子都是无法冲击合体期,最大的原因,就是困在修为这一关,由此可见,修为的提升,是有多么艰难。  合体期修者,每一个小境界的差别,体现在实力上,都是巨大的差距。  林暮有心冲击合体期,但他并不像揠苗助长,靠着各种灵药,天材地宝,强行提升修为。  他感觉迫不得已之下,偶尔为之可以,但若一直这样,修为根基必然不稳,迟早会留下隐患。  是以,他有心想要单凭自身努力,慢慢苦修,打磨修为根基,纵然他现在体魄和神识境界,都已经是合体后期,也可以拥有绝佳洞天福地,修炼速度要比普通合体期修者,快上很多,但若想从返虚初期,提升至返虚后期,也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时间就是财富,而且是最宝贵的财富。  与杜诚和杜信这一战,修为损失,他就需要用大量时间弥补回來,这个损失,就不可谓不小。  修为损失,神识方面,林暮也是感觉受到损伤,这也是他之所以感到万分疲惫的原因。  神识,是修者的根本。  刚一开始,杜诚就是趁他不备,用神识偷袭,让他识海震荡,后來又是连番激战,同时又是cāo纵那么多法宝,快要超出他神识所能掌控的极限,而且这一战持续时间,也颇为长久,震荡和疲惫之下,让他神识受到不轻损伤。  若想恢复,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静养。  体魄方面,他也是受到不轻伤势。  小腹直接就是被杜诚的梭形宝物洞穿,现在还是隐隐传來阵阵疼痛。  在杜诚自爆风暴中,无孔不入的强绝风暴,也是渗透进來,对他的体魄,也是造成了一定创伤,只是现在看來,倒也算不上什么了。  单单是自身,就是损伤如此惨重,林暮心中挂念,连忙查看自己的众多法宝。  他最关心的就是随心剑和五行幻境,很担心这两件法宝会跌落境界,从绝世灵宝变为通灵法宝。  催动神识,察看一番,林暮猛然松了口气。  还好,两件绝世灵宝,都沒有跌落境界。  只不过现在两件法宝,都是变得黯淡无光,威能几乎耗尽。  通灵法宝想要恢复威能,都是需要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绝世灵宝的恢复,更是远超通灵法宝。  纵然是拥有飘渺仙境,林暮也是知晓,想要将两件绝世灵宝威能全都恢复如初,所要花费的时间,绝不会短暂。  两件绝世灵宝都是如此,余下数件原本威能强大的通灵法宝,也都是威能耗尽,唯一例外的,就是一直潜藏在识海中的神御飞环了。  想要恢复这些法宝,同样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对于林暮來说,这并不算太过艰难,毕竟是拥有飘渺仙境,恢复绝世灵宝的威能,他的速度都是要比合体期修者恢复通灵法宝的威能快。  是以,这一战,尽管损伤惨重,但好歹都不致命,也不会留下什么隐患。  只要给他一定时间,他就能恢复如初,极有可能,更胜从前。  但是,接下來的矿脉争夺大会,他该怎么办。  现在无论是修为还是体魄,亦或者神识,都是不如之前,法宝威能也都是消耗殆尽。  实力不升反降。  他拿什么去战胜远比前面五轮修者还要强大的其他十五位修者。  杜诚已经陨落,倒是少了一个对手,只剩下十四位。  林暮想想就是一阵头痛。  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已然看到成为前十名的曙光,他怎能就这么放弃,半途而废。  勇往直前,这方是男儿本sè。  遇到困难就退缩,这也不是他的风格。  林暮并未多想,心念一动,就是从旋月空间出來,祭出光芒黯淡的随心剑,向临戈城飞去。  随心剑晋升绝世灵宝后,林暮遁速狂飙猛进,合体后期修者,都是难以追得上他,但是现在,随心剑空有绝世灵宝的名头,威能耗尽之后,遁速还不如从前。  经历过那种流光闪电般的速度之后,现在遁速骤然下降这么多,林暮一时都是有些适应不过來,只觉飞剑慢如蜗牛。  他极力运转灵力,催动飞剑,奈何现在修为都是比之前下滑两个小境界,遁速一直是慢慢悠悠。  原本很快就能抵达的路程,他足足飞了一天。  一天之后,临戈城在望。  林暮顾不得休息,在城门前落下身形,收起随心剑,步入城中,直接就是向悦來客栈行去。  一路行过,过往修者见到他,面上都是狂喜,随即都是满脸惊奇,议论纷纷。  “林暮回來了。”  “真的是林暮。”  “沒想到他竟然赶回來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你们发现沒,林暮修为下滑了,现在只有返虚初期了。”  一位青衣返虚后期修者,宛若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顿时嚷嚷开來。  许多修者听闻林暮回來消息,都是赶來观看,听到青衣修者叫嚷,都是不约而同前去探察林暮修为。  林暮听到叫嚷,回头望了一眼青衣修者,并未说什么,淡淡一笑之后,继续前行。  修为下滑,这是迟早都会被人知晓的事情,连返虚期修者都隐瞒不了,更别说隐瞒合体期修者。  只是他却是不愿如同一个木偶一般,被众人随意观赏窥探,当即是催动神识,护住自身。  许多道探查而來的神识,顿时都是反弹回去。  识海震动,不少修者面sè一震,都是连忙收起神识,不敢再窥探。  “看來林暮这次出去,与人发生了血战,实力下降不少。”开始有修者窃窃私语。  “他修为本就是处在劣势,现在直接跌落至返虚初期,处境更加不利。”  “他后面的对手,却是比原來更加强大了。”  “这下悬了,后面比试,他很难再赢一场。”  “估计是排名垫底了,更别说还缺席了三场,等于是有三场败绩了。”  “以他的修为,能够进入最后的车轮战,已经是震撼了整个锦绣界,这是前所未有的成就,后面比试,哪怕全输,也是无损于他的光彩。”  林暮并沒有刻意去听,但是一路上修者的议论纷纷,却是不停涌入他的耳中。  他心思并沒有什么波动。  唯一感觉到有些不妙的是,他竟然缺席了三场比试。  每一场比试之后,都会有三天的休息时间,缺席了三场比试,这意味着,他差不多是昏迷了十天时间。  幸好及时醒过來了。  若是再昏迷半个月,之前的所有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纵然是现在,情况也不乐观。  缺席三场比试,就相当于连输三场,他若想进入前十,后面的比试,他就必须要尽可能的赢。  但是,前十六的修者,修为几乎都是在合体后期,有些已经直逼合体期巅峰,现在他实力又是大幅下滑,获胜难度实在太大。  至少有数位修者,他全盛时期,也是沒有把握战胜,现在希望更加渺茫。  这几位修者之外的其他修者,他倒是可以拼上一拼。  他最担心的是。  余下的几位修者,他全都战胜,能否成为前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