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百一十二章 声东击西

第九百一十二章 声东击西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918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32
   千锦城和临戈城之间,有着极其遥远的距离。  林暮再清楚不过。  当初他是飞了很久,才是前往几个矿脉,察看一番。  徐娇和华锦,星晴星雨几人修为,远逊于他,从千锦城飞到这里,全力飞行,沒有任何耽搁,也是要好几个月。  林暮完全沒有想到,她们会來。  莫非是千锦城有变。  林暮旋即自己就是否定这个猜测。  若是真有事,徐虹肯定是会告诉他。  那她们來干什么。  林暮心下不解,身形一动,忙迎上前去。  四只灵鹤在空中止住身形。  “你们怎么來了。”比试即将开始,林暮不敢耽误太多时间,不由直接了当问道。  “我们不能來么。”徐娇气哼哼反问道。  她们大老远赶过來,一路上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最后实在飞不动了,才买了四只灵鹤坐骑,匆忙赶來。  谁知赶到这里,林暮却是如此平淡。  一腔热情,差点被冷水浇灭。  “当然能來。”林暮面sè一滞,连忙道,许久不见,徐娇还是沒有任何变化,刁蛮依旧。  “师兄久出不归,我们几人心下都是担忧。”华锦稳重许多,开口道,“在大小姐提议下,我们便是离开千锦城,前往临戈城,决定來给你加油助威,也顺便看下矿脉争夺大会,到底是有何种风采,长长见识。”  “就你们四人前來。”林暮望向星晴星雨,不由问道。  星晴连连点头:“我们快要赶到之时,听说你突然失踪,便立即买了四只灵鹤,急急赶來。”  林暮心下一阵感动,暖意融融。  他独自一人,路上尚且遇到许多危险,有数次差点丧命。  四女里面,修为最高的星晴,实力也是沒有强到哪里去。  一路安然抵达这里,实属不易。  若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他真不知如何是好。  “我之前是出去一趟,有点事情,这个我们回头再说。”在人群之中,林暮不愿多说。  比试已然开始,所有人都在望着他。  林暮和徐娇几人招呼一声,便是向对战台上飞去。  “这场你与人对赌,赔率开在十倍。”经过顾振豪身边时,林暮悄悄传音道,“发财的机会來了,这场我必须赢。”  顾振豪神情一震,回头望一眼倾城倾国的徐娇,华锦,星晴星雨姐妹,暗自点头。  有这样的绝世美人助阵,他也动力十足,无论如何都要取胜。  看來这场比试,要爆冷了。  但凡林暮决定要赢的比试,就从來沒有输过。  这一次,相信也不会例外。  林暮飘然落在对战台上,和金豪相对而立。  白衣长老,立即合上禁制。  比试正式开始。  台下修者,开始议论纷纷。  “刚刚还以为这四位绝世美人是來找我的呢,沒想到竟然是來给林暮助威的。”一位返虚期修者,恬不知耻道。  “你快醒醒吧,白rì做梦不是自欺欺人么。”一位同伴奚落道。  “林暮这场必输无疑,在几位绝世美人面前被人击败,绝世天才名声扫地,这丢脸就丢大了。”有人话中带着酸意,讥讽道。  此时,顾振豪也是开始行动。  他和之前一样,再度与人对赌。  这一次,林暮修为下滑,对手又是矿脉争夺大会以來,最强的一位。  合体后期的金豪。  偏偏,顾振豪还是开出了十倍的赔率。  尽管之前有一些修者,已经是被顾振豪坑了不止一次,但是看到如此丰厚的赔率,还是有许多人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忍不住就想要与顾振豪对赌。  “每个人,不得低于百万灵石。”顾振豪笑着对周围修者道。  他对林暮充满信心。  如今他已经是和林暮关系匪浅,即便是林暮这次不敌,输给金豪,他也会自掏腰包。  之前两次,都是赚了不少灵石,全都赔出去也无妨,哪怕是拿出自己灵石补上,也是无关紧要。  患难见真情。  林暮之前离开千锦城,回來后修为下滑,他身为朋友,修为也是逼近合体中期,却是沒有能帮上任何忙,心里有所愧疚。  这一次,不管林暮输赢与否,他都是一力承担。  对战台上,林暮一脸轻松,看上去无比自信,仿佛这场比试,他一定会赢一样。  这让金豪感觉很不舒服。  白衣长老朗声呼唤后,他就是飞上对站台。  谁知林暮竟然拿他不当一回事,比试之际,还有心思跟几位曼妙女修眉來眼去。  堂堂合体期修者,竟然被无视到这种地步。  若是之前,林暮如此狂妄,他会觉得情有可原,毕竟那时林暮风头正盛,是万千修者心中的绝世天才,他与之动手,也会心存顾忌。  现在,林暮实力直线下滑,还敢如此轻视他。  他一定要让林暮知道轻敌的代价。  “这场比试,你还是直接认输吧,我不想伤了你,免得被人骂趁人之危。”金豪望着林暮,主动开口道。  林暮岂能容他奚落,当即回道,“我既然站到台上,就是为了取胜來的,不知你听说过那句话沒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别看我现在实力下滑,击败你还是不成问題。”  金豪气极反笑。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话丝毫不假。  但是不要弄错了谁是骆驼,谁是马,他修为是合体后期,林暮修为是返虚初期,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你这个笑话,挺不错的,成功的让我笑了。”金豪夸赞道,话语中却是带着森寒冷意。  “我跟你说正经的,沒有功夫跟你开玩笑。”林暮一本正经道,“不若我们商量件事,你看如何。”  “什么事。”金豪不由问道。  “我四位朋友前來助阵,当着万千修者之面,我若是输了,我那四位朋友肯定不会高兴,万千修者也会看我笑话。”林暮正sè道,“不若你现在主动认输,我也不必动手,皆大欢喜,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你看如何。”  “你休想,白rì做梦。”金豪暴怒,“我看你这次不单是修为下滑,脑子也被人打坏了吧。”  越说越离谱。  竟然让他直接认输。  见林暮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金豪才知被耍,不由恼羞成怒。  “你若是不认输,等下伤了你,你可莫要怪我沒有提醒你。”林暮再度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给了你机会,你要懂得珍惜。”  “我会好好珍惜的。”金豪咬牙切齿道,“难得碰上你一次,我不珍惜怎么行。”  林暮看他马上就要发飙的样子,面上笑意不由更浓。  他的计策又成功了。  失去理智的对手,实力难以发挥出七成,冷静无比的对手,本身实力有可能发挥出十成,还能看出你的弱点,发出致命一击,危险至极。  成功激怒金豪,而且是暴怒,他的胜算就大了几分。  徐娇和华锦,星晴星雨四人,站在人群中,听着周围修者的议论纷纷,不由为林暮担心起來。  “他现在修为下滑,怎么可能打得过合体后期的金豪。”徐娇面带担忧道。  “我们來的真不是时候。”华锦道,“现在前來,师兄肯定是斗志昂扬,想要拼得一场胜利,我们不但不能帮他,反而会害了他。”  “一切都不好说。”星晴开口道,“沒有人能看出他的真正底细,也沒有人见过他的真正实力,这次说不定他同样也会铸造意外,就如同之前一样。”  星雨轻轻点头。  她相信林暮肯定能赢。  四人转过头,紧紧望着台上,期待林暮能够创造奇迹。  站在台上相对而立,一动不动的林暮和金豪,这时也是突然有了动静。  台下修者,爆发出一阵欢呼。  时隔很久之后,他们总算是看到林暮再次出手。  然而令人无比意外的是,这一次,他们还是沒有看到林暮真正出手的样子。  比试刚一开始,古禁之中,就是雷光弥漫,光芒闪烁不停。  林暮身形迅捷,灵动无比,在对战台周围游走着。  他所过之处,手中不停向外抛出一枚枚闪烁着淡淡雷光珠子。  正是雷元珠。  青牛专门制作出來的雷元珠。  青牛制作的雷元珠,威力远沒有廖舒的五yīn雷珠强大,但是现在足够了。  宝物,只有在能发挥出价值的地方,才是愈发珍贵。  若是平时,用这雷元珠对付金豪这样的合体后期修者,肯定是毫无效果,当初与杜诚为敌,他根本用都沒用过。  但是现在,在这古禁之中,雷元珠却是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这古禁狭小的范围中,天地之威本就有限,金豪实力大打折扣。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暮依旧是沒有把握,能够战胜杜诚,毕竟随心剑威能尚未完全恢复。  但他并非只有剑域和随心剑。  雷元珠无法对合体后期修者,造成什么太大杀伤,但是用來搅乱古禁之中的天地之威,是绰绰有余。  雷元珠不停爆裂,整个擂台之上,都是动荡不堪,天地灵气紊乱。  林暮身形刚动的刹那,金豪陡然一惊,全神戒备。  他沒有想到,林暮上來就会动用杀招。  莫非是五yīn雷珠。  旋即,他就是明白过來。  五yīn雷珠,数量怎么这么多。  威力也完全与传言中的不相符。  金豪冷笑不已。  这样程度的雷珠,很难对他造成什么杀伤。  难道这就是林暮的底牌。  妄图靠这个來击杀自己。  这也太逗了吧。  这样威力的宝物,林暮纵然是拥有数量优势,但是不管引爆多少,能够直接击中他的,只有寥寥一两枚而已。  绝世天才,也不过如此。  只能靠着一些长辈赠与的宝物底牌,耀武扬威。  看似是创造了很大的奇迹,其实砸出去的都是灵石。  就比如这雷珠,威力尽管无法对他造成太大杀伤,但他毕竟是合体后期修者,对于普通合体期修者,还是有一定威力,价值想必不菲。  林暮刚刚一下抛出那么多雷珠,数量少说也是有数十枚,这就不知道是多少灵石化为流水了。  偏偏,还是沒有产生任何效果。  这样财大气粗,铺张浪费,真是可恨。  有这些灵石,用來干什么不好。  金豪如此想着,以为看穿林暮的底细,索xìng直接开口道:“你也莫要忙碌了,施展出你的剑域,我们真正打一场,这样浪费时间,台下修者看得眼花缭乱,以为我们打得很jīng彩,其实狗屁都不是,你就是这样蒙骗來巨大的名气吧。”  林暮立即停下身形,在阵阵雷光中,不由笑道:“引爆雷元珠,简直比最璀璨的烟花还要绚烂,这难道不jīng彩么,你若是还不满意,那我就不跟你玩了,结束吧。”  林暮话音落下,心念一动,立即施展无边杀域,随即催动随心剑,狠狠向金豪斩去。  一剑出,杀意浓。  随心剑速度看似缓慢,实则迅捷无比。  金豪浑身发凉,感觉自己犹如被牢牢锁定一般,难以动弹。  他极力催动自己剑域,调动天地之威,想要挣脱林暮剑域的束缚。  直到这时,他才是知道自己中计了。  他被林暮暗算了。  林暮之前引爆的雷元珠,并不是为了对他造成什么杀伤,而是用來扰乱天地之威,削弱他的实力。  谁能想到,修为在返虚期,不需要动用天地之威,这竟然还成了林暮的优势。  天理何在。  比拼剑域,他现在剑道造诣只是剑域初期,根本无法与林暮的无边杀域相比。  眼见飞剑飞來,杀机凛然,根本无法力敌,但又无可躲闪。  一往后退,就是坠下对战台了。  但是在xìng命和输赢之间,这个选择并不困难。  金豪万分不甘,身形向后暴退,坠落对战台。  杀机四溢的随心剑,冲到对站台边缘。  戛然而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