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千四十章 告别离去

第一千四十章 告别离去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48
   林暮收好雷劫之力,转头看來,却是看到五位女修,眼眶中竟然都是泪水打转。  “怎么回事?”林暮问道。  “我渡劫成功了…”一位女修哭着道,面容浑然沒有之前的温婉秀丽。  其他几位女修也都是如此。  林暮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渡劫成功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哭成这个样子?”林暮有些哭笑不得。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猜不透。  几位女修破涕为笑,“就是太高兴了…”  “我沒想到自己真的能渡劫成功…”  “就跟做梦一样。”  青秀递过手帕,笑着道,“快擦擦眼泪,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合体期修者,在整个凝襄城,乃至整个锦绣界,你们都是站在最顶层,俯视芸芸众生,这样哭哭啼啼,哪里还有一丝高手风范?”  几位女修这才擦了泪水,露出笑容。  “你们渡劫成功,我这次凝襄城之行,便算是圆满结束,大功告成。”林暮笑着道,“如今城中几乎人手一枚接引玉简,暂时也算是沒有什么事情,正好青牛这次也來了,我就不再回凝襄城了,我们便在这里告辞。”  青秀和五位女修,面色都是一惊。  这也太匆忙了。  “你不回凝襄城,总要回青羽门一趟吧?”青秀挽留道,“这次门中一下多出五位合体期修者,这在凝襄城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喜事,自然是要邀请全城修者,前來祝贺,你怎么能够缺席呢?”  “就是,掌门说得对,我们还沒感谢你呢?”  “留下吧。”  “过一阵再走。”  五位女修也都是出言挽留。  这段时间和林暮相处下來,她们对于林暮都是有了很深的感情。  不单单只是感激。  若是说渡劫之前,她们误会了林暮的意思,以为林暮是看上她们美貌,想要占她们便宜,为了渡劫,再加上林暮人品不错,她们也是乐意。  但是现在,林暮什么也沒做,她们对于林暮,反倒是自发有了很深的仰慕之情。  现在五个人都是收敛了这种感情,将之放在心底。  对于她们來说,林暮已经变成很亲近的一个人。  宛若就是亲人一样,毫无所图。  这种感情,她们已经是很久沒有过了,甚至是已经淡忘了这种感情。  修仙者,寿元长久,在岁月的冲击下,亲人早已离世,亲情早就消失了,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  林暮再一次让她们感觉到这种温暖。  久违的感觉。  刚刚五个人齐齐流泪,这种感情也是掺杂在里面。  真的是如同做梦一样。  她们沒有失去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却是得到了这么多。  她们本來之前还是想着,或许渡劫之后,林暮就会索取一些回报。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要求,她们也不会拒绝。  只是,这种情况并沒有发生。  林暮什么都沒说,直接就是告辞了。  心灵太纯净了。  很至情至性的一个人。  谁若是能和他共结连理,只怕是八辈子修來的福气。  今生只怕都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人了。  五位女修面上都是带着不舍。  青秀情绪收敛的很好,并沒流露出什么。  “最难以启齿的就是告别。”林暮望着青牛,面露歉意,“若是有可能,我会选择不告而别,但我知道你会懂我。”  青秀默默点头。  林暮早就说过要走,是为了帮她,才反复留下。  灭掉灵宝门,现在又是帮青羽门培养出五位合体期修者。  他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已经足够多了。  她纵有万般不舍,也是找不到任何理由开口挽留。  林暮转头对着五位女修笑道,“你们能晋升合体期,我不过是顺水推舟,最重要的是你们自己足够努力,无需心存感激,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你们现在的成就,也是你们应得的,你们掌门在这过程里面,付出很多,只希望你们以后莫要有二心,齐心协力,将青羽门发展壮大。”  “离别,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相遇。”林暮转过身去,“希望下次我再來时,青羽门已经是凝襄城的霸主。”  话音落下,他便是祭出飞剑,招呼青牛,头也未回,向前飞去。  青秀和五位女修齐齐张口,但却是发不出声音。  六人只能目送林暮和青牛身影,在视线中渐渐远去,消失在天际。  “你真是太暴殄天物了…”飞出很远之后,青牛摇头叹气道。  林暮放慢速度,不由问道,“怎么说?”  “多好的机会啊…”青牛叹气道,“一举拿下六位合体期女修,坐享齐天之福,你真是不懂得享受…”  “太浪费机会了…”青牛连连摇头。  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林暮颇觉一阵好笑。  青牛幸好因为天赋传承的缘故,如今已经是沒有办法化为人形,不然的话,若是他变成了人,不知要祸害多少纯情小女了。  “你懂得什么?”林暮笑道,“我若是真如你所言,那才真是功亏一篑。”  “怎么说?”青牛同样问道。  “我辛辛苦苦,耗费很多心血,才是和青羽门有了这份交情在,相互间也是有了很深感情,若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去做,相互间就再无感情了,这就变成了一场交易。”林暮淡淡道,“生意,是沒有感情的。”  “我不懂你说的那些。”青牛大大咧咧道,“何必弄那么复杂,今朝有酒今朝醉,爽一时是一时。”  “欲成大业,怎能如此目光短浅?”林暮有些无奈,觉得和青牛沒法多说,只好道,“我对她们并无杂念。”  “跟一块木头一样,难道你心里就沒有感情么?”青牛嘀咕道。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林暮反问道,“你一头牛,怎么老是关心我的感情问題呢?难道是你心思萌动,想要找一头母牛?”  “我就是替你惋惜。”青牛不屑道,“我可不像你那么低俗,我们青牛一族,血统高贵,怎么可能那么随便…”  林暮默默无言。  和青牛讲道理,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白费口舌。  他当即催动飞剑,剑光闪烁,向着远处飞去。  “等等我…”  青牛在后拼命狂追。rv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