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千四十三章 遗传病症

第一千四十三章 遗传病症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2079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49
   一位家丁匆匆开门。  见到林暮,本來焦急的面容,顿时浮起一抹笑容。  向林暮行礼之后,便是连忙道:“我去禀告家主。”  话音落下,就是一溜烟消失了。  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随风。  林暮被晾在原地。  一阵尴尬。  他本想询问一番,到底发生什么事,谁知却是沒人理他。  预想之中,他突然回來,整个徐府上下,都会欢快出來迎接吧?  看來,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还是说,真的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林暮感觉还是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徐府现在的氛围,弥漫着的肃穆气氛,和往常完全不同。  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不是徐虹陨落了吧?”青牛站在林暮身后,咧着大嘴道。  “乌鸦嘴…”林暮连连摇头道,“在这凝襄城,还是沒人可以奈何徐虹的,也沒人有这个胆量。”  “我记得徐虹也只是返虚期修者而已,有啥不能奈何的?”青牛抬杠道,一脸认真。  林暮心里咯噔一下。  青牛虽然说话难听,但的确是有这这种可能。  若是谁真是不要命一般,暗中对徐虹下手,整个千锦城,有实力击杀徐虹的修者,并不在少数。  难道?  就在林暮担忧无比,想要进入飘渺仙境,召唤徐虹,一探究竟时,却是远远看到,一道身影向着这里飞快行來。  正是徐虹…  “原來他沒死…”青牛率先开口道,“那就沒什么大事。”  林暮也是松了一口气。  千锦城不过是一个小城,对他來说,并不算多么重要。  对他來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  只要徐家安好,就一切都好。  “发生了何事?”徐虹尚未來到门前,林暮就是开口问道,“怎么气氛如此严肃?”  徐虹看上去气色很不好,但还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忙道,“这里不是说话地方,我们进去再说。”  当即带着林暮,前往徐府大殿。  徐虹脚步匆匆,林暮紧紧跟随。  青牛若无其事一般,甩着尾巴,跟在后面。  “是有什么难处么?”林暮问道,“是灵石不够?还是有其他势力要对付徐家?”  “你且放心好了,现如今不管是灵石,还是实力,你都不用担心什么,谁敢招惹你,你只管说便是。”林暮主动道。  站在利益的角度看,他现在已经是沒有必要再回千锦城了。  徐家在千锦城,都算不上是最大的势力。  千锦城,也只是一个小城而已。  按理说,徐家对他已经是沒有什么帮助了。  往后,反而会成为拖累。  但林暮并非是忘恩负义之人。  他刚來到锦绣界,能够立足,全靠徐虹鼎力帮忙。  徐娇和华锦,还有星晴星雨,也是对他帮助很大。  是以,忙完一切,他还是毫不犹豫回到千锦城。  在他看來,在整个锦绣界,只有这里,才是让他感觉到亲切。  纵然徐虹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他也会竭力帮之解决掉。  “并非是徐家遇到什么事情,如今除了我还沒晋升合体期,无法名正言顺之外,徐家在整个千锦城,算不上最大的势力,也至少是能排在前三了。”徐虹叹气道,“是小女出事了。”  “徐娇?”林暮不由问道,“她怎么了?”  他刚刚还有些纳闷呢,以徐娇风风火火的性子,知道他回來了,还不立即赶了过來。  到现在却是不见人影。  就连华锦和星晴星雨几人,也是沒有出现。  “她命不久矣。”徐虹眼泛泪光,说不下去,起身道,“我带你去看看她吧。”  林暮点头,跟着向大殿外行去。  青牛在后面跟着,悄悄向林暮传音道,“徐娇怎么了?是和人打架了么?身受重伤了么?”  林暮传音回道,“我也不知道,看了之后就清楚了,只是看徐虹说话的样子,似乎是很严重,连他都感到无能为力,也不知道会是多么严重的伤势了。”  很快,两人一牛,就是來到徐娇所在小院。  小院里面,凝重的氛围最为浓郁。  林暮跟着徐虹,进入徐娇静室。  刚一进去,林暮就是看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徐娇,整个人看起來虚弱无比,浑然沒有了之前的活泼可爱。  华锦和星晴星雨站在一旁,见到林暮突然进來,三人面上都是惊喜不已,但是望一眼躺在床上的徐娇,又都是面露难过。  林暮走上前去,却是发现徐娇对此毫无反应。  难道病重到这种地步了么?  连说话都是无法说了?  林暮转头望向徐虹。  “从临戈城回來之后,她便是犯病了,陷入昏迷之中,身体越來越弱,至今都沒醒过來。”徐虹强忍泪水,难过不已。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视若掌上明珠,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她。  现在却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种悲痛,他平声也只经历过两次。  上一次,是妻子离世的时候。  父亲离家之后,消失无踪。  只剩下他和徐娇相依为命。  现在,徐娇也要先他而去。  都说修仙之人,沒有亲情。  其实不是沒有,而是早就失去。  在失去的那一刻,痛苦都是一样的,甚至更要浓郁。  林暮也是一阵默然。  从临戈城回來,徐娇就是一直陷入昏迷,他离开临戈城,之后又是前往了许多小城池,在凝襄城也是逗留了一段时间。  时隔这么久,徐虹竟然都沒告诉他。  若不是他现在赶回來,只怕徐娇真是死了他都不知道。  “她是因为什么犯病的?”林暮问道,“病因是?”  “是遗传。”徐虹叹道,“她母亲也是这么离世的。发病虽然沒有一定时间,但只要发病,就会陷入昏迷,哪怕是用灵药维持,也是难以支撑十年,最终还是会死去。”  “治不好么?”林暮问道。  徐虹摇头。  “我父亲当年也是合体期修者,他也是无能为力。”徐虹道,“他的那些朋友,也都沒有办法。”  林暮一阵喟然。  人有旦夕祸福。  沒想到徐娇竟然会面临这样的天灾**。  他真是无法相信,之前那么活泼刁蛮的大小姐,转眼就是被这样定型。  接下來几年都是这样昏迷,躺在床上,直到最后死去。  林暮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rv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