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千四十四章 亲人团聚

第一千四十四章 亲人团聚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2:49
   沒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要用心,总能找到解决办法。  徐娇无非是生病而已。  病情有轻有重,总会有人能够治好的。  经脉尽碎,四肢残缺却,哪怕是肉身毁灭,都是可以重新夺舍。  这个病若是治不好的话,大不了,再给徐娇重新找一个肉身就是了。  “这个踩然治不好,为何不重新给她找个肉身?”青牛和林暮简直是心有灵犀一样,站在门外,率先问道。  林暮也是望向徐虹。  这个办法,算不上多么聪慧,徐虹为何会想不到呢?  难道说,之前一直都是陷入悲痛中,牵挂着病情,浑然忘记了夺舍之事?  这似乎又是说不通。  徐娇的母亲都是因为这个病情陨落了。  如今徐娇也是病发,徐虹能到现在都想不起來这个办法么?  还是说,另有隐情?  “若是简单的一个夺舍,就能医治好,我也不会拖到现在了。”徐虹叹气道。  林暮心里一惊。  夺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换一副肉身,就等于是换了根基。  元婴和肉身很难完美契合,最终导致就是天赋下降,以后成就有限。  但和保命相比,这点缺陷也是算不上什么了。  什么都是沒有性命重要。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至理名言。  徐娇这样的病情,竟然连夺舍都无法根治?  看來绝非是寻常重病,似乎是大有來头的样子。  “为何呢?”林暮问道。  “她的这种病症,并非只是发作于肉身,而是连元婴也是一同发作。”徐虹道,“不然的话,也不会陷入昏迷了。”  林暮恍然大悟。  徐娇修为都已经是凝神期,早就凝聚出元婴,若只是肉身的问題,元婴也是可以出窍,减轻这种痛苦。  现在却是整个人都昏迷不醒。  可见,连元婴都是难以保住。  难怪徐虹会说,这是不治之症。  “这个病症的來龙去脉,你是否了解?”林暮不由问道。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寒气很重。”徐虹道,“连元婴也都是弥漫着寒气。”  “我能否查探一下她的身体?”林暮不由问道。  徐虹一怔,随即点头。  林暮若是愿意出手的话,兴许还真能想出办法。  毕竟,他做出过那么多惊人之举,甚至是前所未有。  只是,这种希望太过渺茫了。  林暮当即上前,催动灵力,开始探察徐娇体内情况。  令他惊讶的是,他的灵力刚一进入徐娇体内,竟然就是无法运转。  完全被冰冻住…  寒气之强,令人发指。  林暮一探试探几次,都是如此。  每次灵力都是在徐娇体内无法前进多远,便是被冰冻住了。  若是他强行催动灵力,以他远胜出徐娇的修为,灵力或许能够在徐娇体内运行一个周天。  但这势必会对徐娇的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  弄不好,经脉都是有可能破裂。  林暮转而另寻它法。  他开始用神识查探。  但同样的,神识进入徐娇体内,也是感觉到深深寒意。  只不过,他的神识毕竟是合体期巅峰境界,尽管深深寒意,让他神识感应有种迟钝感觉,但好在,他还是顺利进入徐娇体内。  徐娇丹田之中,一个和徐娇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小元婴,此刻正禁闭双眼,元婴周围,弥漫着层层寒气。  林暮努力用神识呼唤徐娇。  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只好无奈收回神识。  望着静室中众人充满期待眼神,他也是无可奈何摇头。  这根本就是无从下手。  连神识都是被冰冻住,如何解救?  “我父亲说过,这寒气是也是一种毒,叫做寒毒…”徐虹开口道,“一旦寒毒发作,便是无法救治,除非……”  “除非什么?”林暮不由问道。  莫非事情还有转机?  对于这种遗传病症,他今天也不过是第一次听说,如何能够找到解决办法?  但是对于徐虹和他父亲來说,对于这种病症的了解,却是要比他深入很多。  “除非是能够配制出适合的八品灵丹,或许能够化解徐娇体内寒气。”徐虹叹气道。  林暮也是一阵沉默。  这个条件,也实在太苛刻了。  八品灵丹,至少要是合体期修者,才有希望炼制出。  这绝非是一般合体期修者,对于炼丹炉鼎的要求也是极高,一般的通灵法宝,都是无法满足要求。  炼制这样的灵丹,其实成功率低得可怜。  但是炼制八品灵丹所需的灵药,却是极其难求。  就连最普通的配药,也是至少需要数千年年份的。  至于主药,少说也是万年以上才行。  万年灵药,要一万年才能成熟,实在太珍稀了。  一般能够凑齐一份炼丹材料就算是万幸了,就算是凑齐了,成功率也是很低。  林暮无奈的是,他现在连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八品灵丹,才能治好徐娇体内的寒毒都不知道,更别说炼制八品灵丹了。  一切都是无从谈起。  像徐娇这样的病症,服用八品灵丹,也不是随便服用的,弄不好就会病情加重。  这还只是最轻的后果。  徐娇只是凝神期修为,八品灵丹药效太过强大,一旦吃错药,很大的可能,就是病情恶化到极致,直接陨落…  如何能拿性命开玩笑?  林暮可是沒有这个胆量试探。  他现在也是沒有把握能够炼制出八品灵丹。  更别说,他连炼制八品灵丹所需的灵药都沒有。  欠缺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个办法有和沒有,其实沒有太大区别。  难怪徐虹会说,这是不治之症。  也难怪他会难过到这种地步了。  眼看着至亲之人,一点点迈向死亡,自己却是无能为力,无法改变什么,这种折磨和悲痛,实在是深沉四海。  纵然修为再高,也是无法承受。  静室之中,一片沉默。  林暮也是想不出什么安慰徐虹的话语。  想到就这样看着徐娇死去,他心里也是沒來由一阵难过。  就在这时,一道欢快声音,却是忽然打破沉默。  “老府主回來了…”一位家丁欢快喊道。  “娇儿呢?”一道爽朗笑声,从外面传來。  是一位老人的声音。  林暮一阵纳闷,不由望向徐虹。  “我爹回來了…”徐虹喜出望外,忙向外面跑去。  又是一年中秋,木头在这里祝愿书友们合家团圆,中秋快乐…rv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