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第077章:饶不了博嫣然!+小剧场

第077章:饶不了博嫣然!+小剧场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862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6:11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第077章:饶不了博嫣然!+小剧场    擦!!  手机屏幕里,的确有一张她的倮照……  不!严格说来,那不算是一张倮照。  照片里的她背对着镜头,未着寸缕。画面截至她的腰椎部位,露出整个背部……  镜头定格的那瞬间,她正回头,侧着脸的模样妩媚又妖娆,美艳不可方物……  看到照片,云裳想起来了,那是前两年她们闺蜜四人组一起去旅游时在酒店柯筱拍的。  她还记得,那天柯筱的单反出了故障,正盘腿坐在牀上鼓捣相机时,她刚洗完澡出来解了浴巾换衣服,柯筱就对着她的背影来了一张……  虽然不算倮照,可这样的尺度对云裳来说还是很大,几个闺蜜看看也就算了,但被其他男人看到……绝对不能忍!  云裳伸手就去抢。  殷暮夕手一扬,后退一步,轻轻松松就避开了。  “马上删掉!”云裳俏^脸一冷,怒瞪着他勃然大喝。  “可以啊!”殷暮夕吊儿郎当地噙着笑,语调慵懒,“但你得听话!”  “……”  把手机放回裤兜里,他回到牀边,俯首凑近她的耳畔,暧^昧呵气,“乖乖配合我,等会儿离开这里我就删!反之……”  然后故意停住不说了。  赤倮倮的威胁!  云裳怒,“反之你想怎样?!”  气得音量直线飙升。  与她的激愤大相径庭,他笑得越发云淡风轻又邪魅狡猾,不答反问:“你觉得我会怎样?”  那拽拽的样子,像是吃定了她一般,又坏又贱!  云裳知道,像他这种公子哥儿平日里任意妄为惯了,可是什么都做得出,若这种时候不顺着他,说不定明天各大娱乐头版就有她的一席之地……  狠狠咬着牙根,她苦大仇深地瞪着眼前卑鄙无下限的男人,在心里默默思考着要不要冒险挑战他的无耻程度……  云裳还没想好要不要妥协于他,一个年轻男医生在这时走进了病房里来。  “博嫣然呢?”  殷暮夕一见进来的人不是美丽的博医生,顿时冷了脸,拧起眉头不悦喝问。  与殷暮夕年龄相仿的男医生英俊帅气,尤其是白大褂里面的军服更是衬托得他阳刚英挺,男人味十足,  “博医生现在有点忙,殷少你又催得急,所以博医生就让我先过来看看。”男医生礼貌谦和的微笑道,无视殷暮夕不友善的瞪视,径直走到病牀边查看云裳的伤脚,“殷少你放心,博医生虽然医术精湛,但尚某也不算太差,至少像这位小姐这类跌打损伤什么的尚某应付起来还是游刃有余的。”  男医生的语气听起来很是谦虚随和,可殷暮夕越听脸越绿。  就连云裳都嗅到那么一丝不对劲儿,这尚医生的言辞间有着若有似无讥讽和挑衅……  “小姐,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尚韬轻轻捏了捏云裳肿起的脚腕,确定没有骨折后,转身取来药酒,一边倒出少许在掌心用力揉搓,一边对云裳说道。  “好……”  “你轻点!我家的宝贝儿最怕疼了,她疼了我饶不了博嫣然!”  哪知云裳话音未落,一旁的殷暮夕就冲着尚韬嚣张霸道又蛮不讲理地叫起来。  那口气,冲得很。  尚韬一听这话,再好的涵养都忍不住了,俊脸顿时布上一层阴霾,转头看向殷暮夕,冷笑道:“郁少你可真搞笑!如果这位小姐觉得疼了,那也是我尚某医术不精,你饶不了我就好,与博医生何关?”  “我让她给我家宝贝儿看伤,她却指使你来,出了差池我当然找她!”殷暮夕回以冷笑,将蛮不讲理的话说得理直气壮。  尚韬俊脸一沉。  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火药味。  云裳见两人剑拔弩张,连忙出声打圆场,对尚韬歉意地笑笑,说:“医生你别理他,他就是一个神经病,我们开始吧!”  神经病?  说谁神经病?!  殷暮夕狠狠瞪着云裳,气结。  若不是这会儿有尚韬在场,他能揍死她!  他伸手去揪她的脸,“小没良心的,你说谁是神经病?!”  那语气,寵溺至极。  云裳心脏一颤,一阵恶寒。  c市的男人都特么好虚伪!  明明心里气得恨不能抽她,居然还可以面不改色的装深情,太恶心了!  殷暮夕脸上深情款款,手上可毫不客气,报复性地使劲儿揪她的脸颊。  云裳吃痛,恼得切齿低喝,“殷暮夕!啊……”  “喂!你轻点!”  刚警告性地喊了声殷暮夕,脚踝突然一阵剧痛,逼得她惨叫一声。  一听云裳叫得那么凄厉,殷暮夕转头就呵斥尚韬。  倒有点真怒的样子……  尚韬冷冷瞥了眼云裳和殷暮夕,没反驳也没解释,手上继续揉搓云裳的脚踝。  他俩刚才的互动,看在尚韬眼里就是打情骂俏。  愤愤不平便油然而生!  一生气手上的力道就加重了些。  云裳突然觉得殷暮夕是在故意整她。  故意在这个医生面前装得多疼她爱她似的,实则就是想借这医生的手教训她……是这样吗?  “殷暮夕求求你闭嘴好么!”她忍无可忍,咬着牙根对他恶狠狠地切齿。  不管他与博女神以及眼前这个帅医生有何过节,她都不想卷入其中,她不想当炮灰!  云裳越是一副想要跟他划清界限的样子,殷暮夕就越是拼了命要跟她秀暧昧。大手伸出去抚摸她的发,一脸寵溺深情地凝望着她,“宝贝儿,我是心疼你啊,伤在你身痛在我心——啊!云裳!松口!”  云裳把他的手从头顶拉下来就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  践人!叫你装b!!  她下口狠,殷暮夕痛得哇哇大叫。  云裳不松,死死咬着。  只要他动,她就更用力咬。  殷暮夕不敢硬扯,又痛又怒。  “你再不松口我可亲你了!!”无计可施,殷暮夕只得气急败坏地威^胁。  云裳不为所动。  殷暮夕气急,低下头就凑近自己的手臂,去亲她的嘴……  云裳见他来真格的,吓得连忙松口,头往后仰。  可殷暮夕被她惹怒了,就怀着一种惩罚她的心态,大手扣住她想往后仰的脑袋,追上去就恶狠狠地印上她的唇……  叩叩叩……  正是他们亲在一起的那瞬,病房的门被轻轻敲响。  房内三人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只见,博嫣然微蹙着黛眉站在门口,美丽的小^脸上倒不见怒意,只是有些黯然……  葱白纤细的手指,还叩在门上没有放下了。  而她身后……  云裳霍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盯着站在博嫣然身后的男人。  居然是一脸阴沉的郁凌恒!  oh !my god !!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要不要这么衰啊!怎么哪哪儿都能遇上他?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阴魂不散啊?!  目光触及郁凌恒那双阴森鸷冷的眼,云裳的心狠狠一颤,莫名心虚……  遇上就遇上吧,为毛偏偏是在殷暮夕强吻她的当口呢……  她昨天才信誓旦旦的跟他说过和殷暮夕没有丝毫关系的!  结果现在……  她这不是在啪啪自己打脸么!  哎!这可怎么办才好,郁先生的脸色真是超级难看哇!  郁凌恒本来是不知道郁太太在这里的,他是来找博嫣然谈些事情,谈完后准备离开,却在和博嫣然边走边谈时经过这间病房,刚好听到殷暮夕大喊一声“云裳松口”……  博嫣然和郁凌恒第一眼看到的画面是——  殷暮夕和云裳在接、吻。  而尚韬正抓着云裳的脚,皱着眉一脸无语地看着亲在一起的两个人……  那画面,别提多诡异了!  门里门外,相对无言,每个人的表情都有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精彩。  气氛,骤然僵冷。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尚韬,目光复杂地看了眼博嫣然,然后拿起纱布动作利索地将云裳的脚踝包成一个肥硕的粽子。  “好了,这位小姐,记得注意休息,这几天能不走路尽量别走。”尚韬站起来,一边收拾一边叮嘱。  “呃……谢谢。”云裳回过神来,连忙拂开殷暮夕还扣在她头上的手,避开郁凌恒杀人于无形的阴冷目光,低着头嗫喏道。  气压太低,空气变得稀薄,云裳觉得再不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她会窒息而亡。  单脚跳下牀,她弯腰去拎自己的高跟鞋。  “喂!你干嘛?!”殷暮夕拽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扯,将她半弯的腰扯起来,拧眉轻喝,“没听见医生说什么吗?你现在不能走路!”  “我知道!不用你管啦……”云裳恼火地剜他一眼。  毕竟殷暮夕在c市也是响当当的一个爷,云裳不太敢对他疾言厉色,心里虽然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可语气却像娇嗔。  所以两人的互动,看在郁凌恒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像是有一腿儿的样子……  冷着脸转身就走。  “郁凌恒!”云裳急得大喊。  她也不知道为何在看到他转身的那瞬会脱口喊他的名字,反正就是觉得如果现在不叫住他,回去郁家后她真的会吃不了兜着走……  郁凌恒停下脚步,并未完全回头,只是微微侧脸以一种很冷漠的姿态斜睨着她。  殷暮夕有些诧异地看着云裳,心生狐疑。  她认识郁凌恒?  还对其一副胆怯讨好的怂样!  “那个……”云裳盯着郁凌恒冷得犹如冰雕的侧脸,狠狠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说:“我能不能搭下你的顺……风……车……”  可不待她说完,他扭头就走了。  头也不回。  云裳的声音由大到小,由快到慢,直至无声。  眼睁睁看着郁凌恒高大挺拔的背影消失在病房外,云裳微囧,被拒绝了多少是有些尴尬的。  博嫣然一直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盯着殷暮夕,平静的脸庞看不出她此刻的情绪。  尚韬向她走去,握了她的手腕将她往外牵,一脸“我有话跟你说”的愤慨表情。  博嫣然垂眸看着尚韬抓住自己的手,眉心微拧,却并未挣扎,默默跟着尚韬离开了病房。  “云裳你什么意思?”  当博嫣然和尚韬前脚一走,殷暮夕就怒瞪着云裳,很生气地质问。  “什么什么意思?”云裳一脸莫名其妙地斜睨着他,当他神经病。  殷少爷怒不可遏,“你当我死人啊?我在这里用得着你搭别人的顺风车?”  云裳无语地望着他,好想说,郁凌恒他不是别人耶,他是我老公……  当然,这样的话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眼含狐疑,“你认识他?”  “嗯?……哦!对,认识!”  “你们什么关系?”他的音调立马高了一个分贝,咄咄逼问。  云裳轻轻蹙眉,斟酌了下,然后很诚实又很贴切地吐出四个字,“交易关系。”  对!就是交易关系!  不管是婚姻,还是工作,都是!  “交易?”  “对啊!就是云氏和嵘岚有生意来往,这解释够清楚了吧!”  云裳随口应着,一手拿包,一手拎鞋,准备走人。  可脚伤得比她想象中严重,不用力倒不觉得,可这刚一沾地就痛得钻心。  她龇牙咧齿,靠在牀边暗暗抽气。  可一直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医生又没说需要住院。  咬咬牙,她试着再走。  殷暮夕冷眼看着逞强的女人,翻了个白眼,然后弯腰去抱她。  云裳见状,连忙撑住他的胸膛要把他推开,可“不用”二字到了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突然走进了病房里来。  是去而复返的郁凌恒!  云裳一怔,呆呆地看着面罩寒霜的郁先生。  咦?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她惊讶得忘了要把殷暮夕推开。  郁凌恒大步上前,二话不说就从殷暮夕的怀里把刚抱起来的郁太太抢过来。  “喂!你——”殷暮夕大怒,正要呵斥谁这么大胆敢跟他抢人,当看清是郁凌恒时,狠狠拧眉,“郁凌恒你干嘛?”  直呼其名!礼貌全无!  平素里两人若是在什么酒会上碰了面,还会假惺惺的打个招呼或相互恭维一下,都是很有风度很有涵养的。  彼此虽算不上朋友,但好歹见面都还礼貌客套,反正从未像今天这样剑拔弩张,相互看不顺眼过。  云裳突然被郁凌恒抢过去,吓得本能地抱住他的脖子,怕自己一不小心摔地上。  她眨巴着大眼睛,愣愣地看着郁先生,有些反应不过来。  郁凌恒垂眸,冷冷看着怀里的云裳,“云小姐刚才不是说要坐我的顺风车吗?”  话虽是问的云裳,实则是回答了殷暮夕。  “嗯……”云裳呆呆点头。  殷暮夕喝道:“不用!我会送她!”  同时伸手要去把云裳抢回来。  郁凌恒侧身一让,殷暮夕伸出去的手便落了个空。  “你坐谁的车?”郁凌恒无视怒发冲冠的殷暮夕,直接问云裳。  声音冷冷的,充满了威胁。  云裳毫不犹豫,转眸看向殷暮夕,“谢谢你殷少,不过我跟郁总比较顺路,所以我还是坐他的车好了!”  郁凌恒满意。  “云裳你——”殷暮夕气结,万万没料到云裳会如此拂他面子,一张俊脸顿时成了猪肝色。  满意的郁先生抱着懂事的郁太太就朝病房外走去。  殷暮夕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云裳乖巧地窝在郁凌恒的怀里,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擦!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选择郁凌恒而抛下他!  她这样让他颜面无存是想死了么?  真是……气死他了!!  殷暮夕瞪着空空如也的门口磨牙霍霍,气得七窍生烟。  云裳!你给爷记着,爷饶不了你!!  …… …… ……  郁凌恒今天自己开车,白色布加迪威航在车流中穿梭,朝着郁家的方向快速行驶。  一路无言。  从医院出来,两人一直没说话,云裳好几次鼓起勇气想要打破这让人崩溃的沉默,却都在触及他冷漠的俊脸时打了退堂鼓。  算了,很明显他这会儿心情不太好,她还是别去老虎头上拨毛了。  云裳无比纠结地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尽可能的不去看郁凌恒帅得一塌糊涂又冷如三九寒冰的脸,心里莫名忐忑。  郁凌恒看似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却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看瞟了她好几眼,见她优哉游哉地欣赏车外风景,丝毫没有想要跟他解释的迹象,心里的火,烧灼着整个胸腔,熊熊火焰蹭蹭地往头顶冒。  这个死骗子!!  昨天才跟他说过和殷暮夕没关系,今天居然就亲上了!!  亲上了……  她和别的男人亲吻的画面,像在脑子里扎了根一般,怎么也驱赶不走,扰得他头痛。  好想打人!!  郁凌恒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指关节隐隐泛白。  一路畅行无阻到了郁家山脚,布加迪威航却在刚驶进山脚关卡没多久就突然停了下来。  恹恹欲睡的云裳感觉到车子停了,转眸去看开车的男人,只见他正皱着眉头扭动车钥匙,却怎么也发动不了车子了。  她问:“怎么了?”  他冷着脸,不答。  “是坏了吗?”她坐起来,伸长脖子去看仪表盘。  他还是一言不发。  “是不是——”  “闭嘴!!”  他勃然冷喝,极其不耐地阻断她的絮叨。  郁凌恒觉得自己肯定有病,她不说话,他烦躁,她现在终于说话了,他还是烦躁!  无比烦躁!!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感觉浑身都不对劲儿。  云裳被吼得一愣,眨了眨眼,像看神经病一般看着他,没好气地小声嘟囔,“闭嘴就闭嘴,凶什么凶……”  他猛地转头,鸷冷阴森的目光狠狠射在她脸上。  云裳立马闭嘴,噤声,转头看窗外。  郁凌恒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拿她无计可施,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就快爆炸了。  寒着脸狠狠推开车门,他下车打开引擎盖查看。  几分钟后,他还没回到车上,云裳也下车,手扶着车单脚跳到他身边去。  她也探头去瞅,“是坏了吧?要不要叫人来——”  “你不说话能死吗?!”郁凌恒转头就瞪她。  “喂!”云裳怒了,“我招你惹你了?干嘛我一说话你就呛我?!”  他这样阴阳怪气的真变、态,她特么的不伺候了!  用热脸去贴他的冷p股也有个限度的好么!她也是有尊严的好么!  一个大老爷们傲娇个毛线啊!!  云裳一吼,郁凌恒的脸色瞬时更加阴沉,眸一眯,气势汹汹地朝她逼过去。  呵!她不安于室还有理了?  吼完云裳就后悔了,因为他好像更生气了……  有伤在身,她逃不掉,连后退都不行,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高大的身躯压迫性十足地将她笼罩。  转瞬间,她就被困在他与车之间。  眼看他寒气四溢的俊脸已近在迟尺,她吓得撇开头,闭眼急喊,“我错了。”  审时度势,她的强项。  她如此及时的认了错,倒让郁凌恒想要狠狠收拾她的念头不好光明正大的实施了。  他恶狠狠地瞪着她,恨不得把她这张漂亮得过分的脸瞪出两个洞来。  看她变成丑八怪了还怎么招蜂引蝶!  目光下移,他盯着她的唇,脑海里全是刚才殷暮夕扣住她吻的画面……  真想把她的嘴撕了!  狠狠撕了!!  感觉到他没有下一步动作,云裳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怯怯地偷瞄他。  噫……  他的脸怎么更黑了?  她蹙眉,百思不得其解,他今天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  郁凌恒突然转身就走。  云裳一怔,看了眼发动机,意识到车子是真的坏了,他要徒步回去。  他们此刻身处半山腰,距离郁家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开车只需几分钟,但走路可就没那么快了。  尤其她现在受了伤,根本寸步难行好么!  云裳金鸡独立地冲着男人的背影喊:“喂,郁凌恒,叫车来接我们吧,我脚痛不能走……”  “自己爬回去!”他头也不回地冷喝道。  无情得要死。  “……”  爬你妹啊!!  云裳气结。  眼看他越走越远,她慌了,连忙跳回去弯腰从车里拿出自己的包和高跟鞋,然后赤着脚,一跳一跳的去追他。  她边追边喊,“郁凌恒你等等我……啊……”  单腿跳,掌握不了平衡度,还累死个人,所以没跳几步,她就咚地一声栽倒在地。  慌乱间伤脚触底,痛得她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郁凌恒前一秒在心里暗暗发誓死也不管她,可下一秒听到她倒地的声音和惨叫时,双脚就像灌了铅一般,挪不动了。  他停下脚步,仰头望天。  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满满的无奈。  真想一走了之的,可是……  郁凌恒回头,恨恨地睨着几米之遥疼得掉眼泪的小女人。  真是可恨又可怜!  云裳狼狈地坐在地上,两只手紧紧抓着小、腿试图缓解脚踝的剧痛,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那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郁凌恒终于认清原来自己也是肤浅的男人,这女人生得水灵,所以看着她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他就狠不下心置之不理。  她若是个丑女,他保准掉头就走。  狠狠磨了磨牙,他回身,朝她走去。  走到她的面前,冷着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抿唇不语。  云裳疼得不行,哭着哭着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双鞋,她呆呆地抬头,泪眼婆娑地望着他。  见他没有扔下自己独自走掉,云裳满心欢喜,连忙抬袖抹掉眼泪。  “郁凌恒,你背我吧!”  她揪住他的裤管,凄凄望着他可怜兮兮地说。  “我凭什么要背你?”见她还敢提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要求,郁凌恒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她一眼。  “你是我老公啊!”她理直气壮地回答。  郁凌恒冷笑,“呵!!这会儿我是你老公了?刚才不是跟别人说我们只是交易关系吗?”  云裳一怔。  咬着红唇蹙眉看他,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你都听到了?”  郁凌恒面罩寒霜,不吭声。  云裳抓着他的裤管往上爬,像只背着壳的蜗牛般笨重地往上爬,攀附着他,极尽艰难地想要站起来。  他没动,就仍由她慢慢爬,没甩开她,却也没伸手扶。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终于站了起来,双手攥住他的外套,巍颤颤地晃了两下才站稳。  郁凌恒双手插袋,看似一脸冷漠无情,却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她摇摇晃晃站不稳的那瞬,他差点就伸手抱她了……  金鸡独立好辛苦,云裳厚着脸皮往他身上靠,腆着脸对他讪笑,“你生气啦?”  “你说的都是大实话,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他还是冷笑。  她点头,“对嘛!我本来就是说的实话……”  可话未说完,就看到他的脸色骤然更黑了一分,她猛然意识到他的口是心非,连忙闭了嘴。  云裳对他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表示很无语,皱着眉苦恼地看了他半晌,索性直接问他:“你到底是不是在生气啊?”  她嘟着嘴一脸埋怨的样子。  郁凌恒看着她嘟起的嘴就火冒三丈,低头就一口咬上去……  “啊……唔……”  她吓得大叫,他趁机加深……  他霸道凶狠,不给她丝毫退缩或反抗的机会,狠狠吻她。  云裳有点懵,愣愣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  他怎能又吻她啊?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吻习惯了,她的心里居然一点也不排斥他了,当然,如果他能温柔点的话就更好了……  很快,她浑身无力地软在了他的怀里,不知不觉中,她的手绕住了他的脖子,努力仰着小脸配合他。  她必须承认,她喜欢他的吻。  郁凌恒要疯了。  本是单纯的想惩罚她,哪知吻上了就停不下来,而该死的她还这么乖巧听话不像以前那样反抗,更是让他停不下来。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了……  “嗯……”  云裳一惊,猛然回过神来,本能地推他。  他却倏地用力咬她,“咬死你!!”  他的语气恶狠狠的,像是真的恨不得咬死她似的,可云裳却知道他的怒气已经不如刚才了。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反正就是知道。  她双颊微红,媚眼迷离,看着他的眼神含羞带怯……  看得郁凌恒都要疯了。  可场合不对。  压制着心里那凶猛如虎的念头,他狠狠瞪她一眼,然后才放过她。  云裳疼得呲牙,幽怨地瞪他,却是敢怒不敢言。  互瞪了几秒,她倏地咧嘴一笑,伸手去扯他的手臂,想让他转身。  “郁凌恒,我脚好疼,背背我吧!”  她一边娇滴滴地央求着,一边往他背上蹭。  “自己爬回去,我凭什么要背你!”他侧身躲开,依旧冷着俊脸,不给她上。  “你刚亲了我!”云裳俏脸一板,忿忿道。  “殷暮夕还亲了你咧,你让他来背你!”郁凌恒脑子一热,酸溜溜的话冲口而出。  说起这个他就火大!  云裳,“……”  拜托!  她和殷暮夕那匆匆一触根本不叫亲好么!  哪能跟他对她做的这些相提并论?!  她看了他几秒,然后从包里默默掏出手机。  “你干嘛?”  看她在翻电话簿,他心一惊,急问。  “让他来背我啊。”她抬眸看他,眨了眨美丽无辜的大眼睛,一派天真无邪地说。  “你——”郁凌恒差点被她一句话噎死。  见他要发飙了,她连忙漾着讨好的笑靥对他撒娇,“背我吧,背我吧,真的好疼,我站不住了。”  耍无赖的样子娇俏又可爱。  傲娇的男人半推半就,表面一副极不乐意的样子,最后却还是在她往上蹭的时候微微下蹲,让她轻松上了背。  托住她的臀往上颠了颠,郁凌恒想,这女人看着瘦伶伶的没几两肉,想不到还蛮沉的。  豪华跑车被孤零零地丢在半山腰,种满蓝花楹的泊油路上,高大英俊的男人背着狡黠美丽的女子,徒步前行。  在他胸前的两只小手,一手拎着一只高跟鞋,随着他的步伐一晃一晃的。  云裳乖乖趴在男人的背上,心里升起一股暖阳,觉得这一刻真是美好……  他的背和肩膀,宽厚又结实,很有安全感。  看着沿途的蓝花楹,她不由幻想,若是在花开的时候他背着她走在这条道路上,那该有多么梦幻多么幸福……  可惜现在不是蓝花楹的花期。  背上的女人太安静,郁凌恒忍不住胡思乱想……  “在想什么?!”他问,气呼呼的。  她要是敢在他背上想前男友他就把她摔下山去!  摔死她一了百了!  她和黎望舒相爱多年,黎望舒一定也背过她的……  她这会儿要是敢触景伤情什么的他就弄死她!  哼!!  云裳将下巴靠在他的肩上,蔫蔫的,“想睡觉。”  “嗯?”  “被你背着好舒服,想睡觉。”她的脸对着他的脖子,满足地感叹。  本是算不上甜言蜜语的一句话,却让郁凌恒满心愉快,像是做成了一笔大生意般成就感爆棚。  她说话时呼吸喷薄在他的颈上,痒酥^酥的,勾人得很。  云裳突然想起来,“话说,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我要是不回来,指不定明天就绿帽罩顶了!”他侧眸剜她一眼,没好气地哼道。  云裳无语。  不能愉快地聊天了,她干脆闭了嘴,转头去看蓝花楹。  几分钟后,她突然轻轻喊他,“郁凌恒。”  “嗯?”  “如果我们……”她的声音低缓迟疑。  “什么?”他转头看她。  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摇头,“没什么。”  云裳的背,惊出一层冷汗。  刚才,就在刚才,有那么一瞬,她居然有种“跟他一直走下去会怎样”的期待和憧憬……  她真是疯了!  郁凌恒微微拧眉,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饱含着狐疑地看了她两眼。  云裳紧紧抿着红唇,暗暗调整呼吸,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  好在,没多久他们就回到了郁家。  可还没进郁家的大铁门,就迎面走来两个妙龄女子。  是郁零露和沈樱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