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第178章:你现在这么有钱!!!

第178章:你现在这么有钱!!!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9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6:30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第178章:你现在这么有钱!!!    “老祖宗让所有人去主楼,说是要宣布什么事呢!”琇嫂说。  闻言,郁凌恒和云裳面面相觑。  宣布什么事……  太爷爷要宣布什么事?  云裳用力抿着唇,嘴角垮了下来,楚楚可怜地望着郁凌恒。  她害怕……  心里清楚他们面前的路布满了荆棘,有太多阻碍横档,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她都不由得内心惶惶……  云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总觉得身边的人都不怀好意,都是毒蛇猛兽,都想拆散他们!  总感觉,周围全是敌人!  接收到郁太太布满胆怯和忧伤的目光,郁凌恒垂眸看她,想取笑她别这么杞人忧天,可看到她那副委屈可怜的模样又心疼都来不及,哪还忍心取笑。  他伸手牵住她的小手,用力捏了捏,给她一个“别怕有我”的眼神,安慰她。  不想让他太担心,她只得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此时此刻,除了强颜欢笑,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到了主楼,大伙儿都在,包括有大半个月都不曾回郁家的郁蓁一家。  “太爷爷,我们回来了!”郁凌恒牵着郁太太的手,朝着沙发走去。  “嗯!”郁嵘喜爱喝茶,闲来无事几乎茶不离手,这会儿手指正轻捏着珍贵的紫砂茶杯,低着头惬意茗茶,听到姗姗来迟的小两口的声音,头也不抬地淡淡嗯了一声。  “哟,都在呢!”郁凌恒挨个看了大伙儿一眼,语调虽轻松,眼底却划过一抹惊讶。  连向来喜静的母亲杜若蓝都在,可见老祖宗要宣布的事必然非同一般。  待郁凌恒和云裳坐下,郁嵘才缓缓抬头扫了众人一眼。  “到齐了吧?”他问。  “都到齐了,老祖宗。”月嫂立刻回答。  “今天让大家来,想跟大家说两件事。”于是郁嵘一边说,一边倾身放下茶杯,“一呢,是下月初我跟心岚白金婚纪念日,我准备办个酒会热闹热闹,云裳你来筹备!”  云裳像个老实巴交的小媳妇儿般紧挨着郁凌恒,生怕一离开他就会被妖魔鬼怪抓走吃掉一般。  这会儿她正低着头盯着自己和郁先生紧紧握在一起的手,闲来无聊,便调皮地用食指轻轻抠着郁先生的手心……  感觉到郁先生的肌肉在一点一点紧绷起来,她颇有成就感,心里偷乐。  哪知正玩儿得起劲儿,突然被老祖宗点了名,她下意识地抬头,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眨巴着桃花眼一脸茫然地望着老祖宗,“……啊?”  所有人都盯着她。  各色各样的目光,有嫌弃,有无语,有无奈,有怨怼,甚至有妒恨……  “哦,好啊!没问题!”  短暂的怔愣之后,她回过神来,立马松开郁凌恒的手, 挺直背脊正襟危坐,对太爷爷用力点头,一口应承下来。  郁嵘转头看向众人,继续道:“二呢,我今天让赵律师立了份遗嘱!”  此言一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各异。  “好好的立什么遗嘱?!”郁蓁微微皱着眉,意味不明地咕哝了一声。  “早就该立了!”郁嵘拿起紫砂壶往杯子里倒茶,不紧不慢地喊了一声,“赵律师!”  在偏厅里等候已久的赵律师立刻拎着公文包走出来。  “老祖宗!”  “你跟他们说说。”  “好的!”  赵律师打开公文包,拿出遗产分配协议给大家过目,同时向大家一一解说着遗产分配的具体内容。  先是公司,郁嵘表示从即日起,彻底退出董事会,不再担任嵘岚的董事会主-席之职,以后也不会再参与公司任何会议和抉择。  如此一来,郁凌恒顺理成章成了嵘岚最高领导人!  郁蓁脸色瞬时难看无比。  郁正则资质平庸,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算想争也争不过,看起来比郁蓁淡定一些。  云裳乖乖坐着,低着头悄悄勾着郁凌恒的手指玩儿,心想着太爷爷的遗嘱跟她基本没半毛钱关系,她无需关注。  听到公司以后郁先生一人独霸,自然也是为他高兴的。  她默默听着,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可哪知当赵律师说到太爷爷的个人财产分配时,她一不小心就成了众矢之的……  郁嵘的私人财产分配如下——  他所持的嵘岚股权,全部由曾孙媳妇云裳一人继承。  他名下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按评估结果分成十份:大房杜若蓝母子三人;二房郁正则一家三人;郁蓁一家三人,各继承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五,全由曾孙媳妇云裳一人继承。  云裳瞬间就变成了超级富婆!  也瞬间就成了二房和郁蓁的超级眼中钉!  郁蓁和郁零露看着云裳的眼神简直如淬了毒一般,恨不得用眼神将她千刀万剐。  看得云裳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不寒而栗。  赵律师把话说完,现场一片死寂般的沉默,安静得甚至能听到郁蓁愤怒到极致的粗-重呼吸声。  当消化完赵律师的话后,云裳就傻了。  她瞠大双眼呆呆地看着气定神闲地茗茶的太爷爷,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她听见了什么?  太爷爷要把他的股权和财产都给她?  噢!这是真的吗?是真的真的吗?!是真的真的真的吗?!!  云裳觉得自己已经被天上掉下来的这个大馅饼儿给砸晕了!  所有人都看着呆若木鸡的云裳。  只有郁嵘垂眸喝茶,神色讳莫如深。  郁凌恒忍俊不禁地看着傻乎乎的小女人,觉得她可能会假意推辞一下什么的,哪知她回过神来,张口就脆生生地喊了一声——  “谢谢太爷爷!!”  可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啊!  郁蓁吐血。  郁零露母女恨得咬牙切齿。  郁嵘抬头看了眼喜笑颜开的云裳,嘴角若有似无地扯动了下,淡淡嗯了一声。  郁蓁几次想要跳起来抗议,却都在念头刚起的那瞬就接收到老祖宗飘过来的冷淡目光,气得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但终究还是没敢当着众人的面前大吵大闹。  若不是郁蓁和郁零露等人的目光太扎人,云裳会以为自己是在做美梦。  太爷爷把自己的财产绝大部分都给了她,这对她来说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有太爷爷对她的信任和认可!  嗯,能得到太爷爷的信任和认可才是她最开心的!  当然,钱也很重要!  她喜欢钱,如今的这个世界,有钱是王道!  再者,她有了嵘岚的股权,在公司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帮助郁凌恒,郁蓁想兴风作浪便是妄想。  所以太爷爷的这份厚礼,她连客套都懒得客套,立马就大大方方地接受了。  心里明明欢喜死了,又何必假惺惺地去说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  万一太爷爷把她的客套话当了真,不给她了咋办?  遇上这种好事啊,就该当机立断,先攥手里了稳当。  遗嘱宣布完后,郁嵘站起来说了声散了吧,便杵着拐杖率先朝着主楼外慢悠悠地走去。  郁蓁脸色铁青,紧接着也领着丈夫儿子拂袖而去。  郁零露瞪云裳瞪得眼珠子都快脱框了,最后被父亲郁正则强行拽走。  杜若蓝吃斋念佛,对身外物已经看淡,见自己的儿媳妇受老祖宗寵爱,没有特别激动,以平常心看待。  只是对云裳叮嘱了声“别让太爷爷失望”,然后轻轻拨着手里的祖母绿佛珠,也离开了主楼。  不一会儿,大厅里就只剩下郁凌恒和云裳,以及郁晢扬。  郁凌恒牵着喜滋滋的小女人站起来,也准备回恒阳居。  “嫂子!”  郁晢扬追上来,狗-腿地紧跟在云裳身边,帅气阳光的脸庞漾着谄媚的笑,特别有礼貌地喊她。  云裳还沉浸在被馅饼砸中的狂喜中,一直抿着嘴偷偷地笑,听到郁晢扬喊她嫂子,转眸再看到郁晢扬对她笑得那么恶心,脑子里立马冒出九个字——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干吗?!”她收起笑,蹙眉,戒备地瞅着他。  “恭喜哇!!”郁晢扬咧着嘴笑,冲她眨眼。  好话谁都爱听,而且她突然变成超级富婆的确是件值得恭喜的事,嗯,收了!  于是她娇羞地笑笑,“谢谢!”  道完谢她就不再理会“非歼即盗”的小叔子了,抱着郁大-爷的手臂步伐轻快地继续朝着恒阳居走去。  郁晢扬又追上来,“嫂子,西贝尔ssc tuatara超跑,知道吗?”  云裳转动眼珠子想了想,然后点头,“知道。”  一款超级炫酷的跑车,价值五千多万。  “酷毙了对不对!”郁晢扬一脸兴奋。  “还行吧!”她意兴阑珊地撇撇嘴,对超跑并不热衷。  郁晢扬冲她挤眉弄眼,“订一辆——”  “不用!我的卡宴还新着呢!”  “……送我吧!”  郁晢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裳阻断了,连起来应该是“订一辆送我吧”……  “什么?”云裳怪叫,惊得停下了脚步,转头像看怪物一般戒备地瞪着厚颜无耻的郁二爷。  “送我辆车吧,嫂子!你现在这么有钱!”郁二爷笑得贱萌贱萌的,毫无节操地谄媚。  “你土匪啊!”云裳大叫。  土匪!强盗!  几千万的车让她送?  她自己的车才多少钱啊?  她自己都舍不得买豪车,他居然好意思跟她这样狮子大开口?  不要脸!  太不要脸了!!  被骂土匪,郁二爷不开心,瞅着白富美小嫂子,“不用这么小气吧!你现在这么有钱!!”  “几千万耶!郁晢扬你敢不敢要点脸?!”云裳唇角抽-搐,愤愤道。  “你继承了太爷爷那么多财产,几千万不过是九牛一毛啦!你现在这么有钱!!!”郁二爷去扯她的衣袖,冲她挤眉弄眼,贱贱的模样简直让人不能直视。  郁凌恒皱眉,嫌弃地瞥了眼自家没出息的弟弟。  “不送!”云裳甩开郁晢扬的手,果断拒绝。  “这么抠门?!你现在这么有钱!!”郁晢扬一秒钟变哀怨脸。  云裳哭笑不得,听他句句不离“你现在这么有钱”也是醉了!  “就抠!”她撅着嘴,哼哼道,然后抱着郁先生的手臂继续走。  且越走越快,想要甩掉不要脸的郁二爷。  郁二爷锲而不舍地再追上去,“云裳,你已经是超级富婆了好么!你比我哥还有钱了好么!你送我一辆车能咋地?嗯?能咋地?!你现在这么有钱!!!”  云裳不理跳脚的郁晢扬,仰起脸望着一直不参与他们叔-嫂斗争的郁先生,双眼冒着心,“真的么?我真的比你还有钱了么?”  郁凌恒垂眸看着郁太太见钱眼开的小模样,唇角情不自禁地微微勾起。  她可爱死了,真想捧住她的小-脸狠狠啃她一口。  “嗯!”他噙着笑,曲着食指刮了下她的鼻尖,寵溺调侃,“小富婆!”  哇……  云裳双眼发亮,快乐晕了。  “嫂子,送不送哇?”郁晢扬紧追不舍。  “不送!”她看都不看他,坚定拒绝。  “送一个嘛送一个嘛,你现在这么有钱!!”  “走开啦!”  “嫂子,我都叫你嫂子了哇!”  “不送不送就不送!!”  两人一路走一路斗嘴。  见云裳态度坚决,郁二爷恼羞成怒,“云裳!你就是一只铁公鸡——不!铁母鸡!!”  他停下脚步,对着她的背影愤愤大叫。  云裳回头瞪他。  郁二爷傲娇地与她互瞪。  郁太太抬头看着郁先生,葱白食指指着郁晢扬,嗔怒告状,“老公!他骂我!你帮我揍他!”  “好。”郁凌恒点头,冷冷看着自家弟弟,开始挽袖子。  郁二爷转身就跑了。  看着郁二爷落荒而逃,云裳满意,踮起脚尖嘟起嘴就在郁大-爷的脸颊上重重啵了一口。  郁凌恒的唇角情不自禁地越扬越高。  恒阳居。  进了屋,云裳吩咐琇嫂用最快的速度做份有营养的甜品出来,然后小两口就上了二楼。  回到卧室,云裳嗷呜一声扑到牀上,力道之大整个人在牀上弹跳了好几下,那开心的模样像个孩子似的。  “就这么开心?”郁凌恒一边朝着牀边走去,一边解开外套扣子,好笑地看着开心得在牀上翻滚的小女人。  “开心啊!当然开心啊!”云裳爬起来跪在牀面上,双手捧着小-脸,笑得像朵花儿,“我有钱了!有好多好多钱了!哎呀呀!!”  “说得你以前多穷似的。”郁凌恒将脱下的外套随手丢在床尾凳上,挑眉睨她。  她撅嘴,“我本来就穷啊!”  “你的钱呢?”他瞥她一眼。  她以前好歹是云氏的副总,工资不可能太低,就算不是很富有,但也不可能穷。  “给妈妈做医药费了啊!”云裳一边语调轻快地说着,一边张开双臂往后倒去。  郁凌恒扯着领带的手一顿,拧眉。  他猛然想起,跟她结婚这么久,他好像一毛钱都没给过她……  他突然转身就走。  “老公你去哪儿?”云裳噌地爬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叫。  “等会儿!”他头也不回地丢一句,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卧室。  几分钟后,他去而复返。  “拿着!”  高大挺拔俊美如斯的男人,站在牀边,递给跪在牀上的小女人一张卡。  “……什么?”云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黑金卡。  可以随便花的黑金卡耶!  郁凌恒,“以后用这张卡!”  云裳眨眨眼,再眨眨眼,心脏扑通扑通地快速跳动起来。  郁先生给她钱花耶!  虽然用自己男人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不过……  “我现在也有钱了。”她咧嘴笑,觉得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  钱嘛!够用就好!  “你的留着,用我的!”郁大-爷拉起郁太太的小手,将黑金卡硬塞在她手里,很慷慨地说。  郁太太看看霸气又迷人的郁先生,然后又垂眸看了看掌心里的卡,一颗心真是快甜哭了。  好想去阳台看看今天天空是不是下红雨了。  像是一辈子的好运都堆积到今天降临了一般。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哎呀呀怎么办?她现在有这么多钱,可怎么花得完啊!!  用力咬着唇,却仍是止不住唇角上扬的弧度,她亮晶晶的桃花眼比天上的星星还璀璨,调皮地瞅着他,“随便刷?  “嗯!随便刷!”他点头。  “老公我爱死你了!!”  她跳起来就扑进他怀里,抱住他的脖子狠狠吻上他的唇……  人逢喜事精神爽,精神爽自然兴致就高,一个吻立马就点燃了郁先生身体里的火……  越烧越旺,大有燎原的趋势。  一会儿后……  “唔……不行!”  云裳连忙捉住他溜进她衣服里的走,喘着气摇头。  “为什么不行?”他不悦,兴致正好时被拒绝能高兴得起来才怪。  “我要去趟心殿。”她把他从身上推下去,边说边爬起来。  “现在?去干吗?”郁凌恒拧眉。  “我让琇嫂做了甜品啊,给太爷爷送一份去。他老人家对我这么好,我总该去说声谢谢的。”  闻言,郁凌恒不生气了,赞赏地在郁太太额头亲了一口,点头道:“好,我陪你——”  “不用啦,我自己去就好。”她摇头,不让他陪,“你累一天了,先洗洗,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吧。”郁凌恒想想也对,低头衔-住她的耳-垂轻轻-咬了一口,暧-昧地往她耳朵里呵了口气,“早点回来,老公等你……”  其中意图,显而易见。  她红了脸,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知道啦知道啦!讨厌……”  ……  云裳端着琇嫂做好的糖水去了心殿。  月嫂说老祖宗在二楼书房。  于是她端着糖水往楼上去,怕糖水洒了,她走得比较慢。  走得慢,脚步自然就比较轻。  径直走到书房门口,她腾出一只手来正欲敲门,却突然听到书房里有交谈声。  而书房里交谈的内容,让她如遭雷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菇凉们,这是今天的更新!淼晚上有聚会,可能会晚点回来,裙版可能会写不完,等我聚会回来会继续写,大家明早到裙里来领取好不好?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