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第179章:姜还是老的辣

第179章:姜还是老的辣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7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6:30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第179章:姜还是老的辣    径直朝着书房走去,走到书房门口,云裳腾出一只手来正欲敲门,哪知却突然听见……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立这样的遗嘱?你名下的财产那么多,凭什么把一半都给了云裳?最重要的是,嵘岚的股份你怎么可以给一个外人?!”  书房内,郁蓁看着坐在沙发里悠闲泡茶的郁嵘,怒不可遏地吼道。  言辞间尽是指责的意味,丝毫不见一个晚辈面对长辈该有的尊重。  郁嵘抬起眼睑淡淡瞥了眼情绪激动的郁蓁,不紧不慢地冷冷吐字,“郁家的未来当家主母是外人?”  郁家的未来主母……  郁蓁脸色大变,心更是凉了一大截,恨得咬牙切齿。  老祖宗这是真的认可云裳了?  他决定退出董事会,公司由郁凌恒做主,如此一来郁凌恒便成了名正言顺的一家之主!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郁家的大小适宜也会交给云裳,让他们夫妻一个主外,一个管内,然后嵘岚和郁家所有权利都尽数掌握在他们夫妻二人的手中?  郁蓁越想越心慌。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让他们联合起来把我赶出嵘岚是不是?”郁蓁气红了眼,想到自己等候多年结果什么都得不到就没办法冷静。  “只要你安分守己,谁会赶你?”郁嵘往杯里倒茶,冷静淡定的样子与郁蓁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你现在把什么都给他们了,他们想赶谁走还不轻而易举的事儿!!”  “阿恒重亲情!你若不触犯他的底线,嵘岚永远有你一席之地,你躁什么?”郁嵘啜了口茶,然后抬眸看着郁蓁,冷厉的目光透着淡淡的警告。  一席之地……  郁蓁狠狠磨牙。  一席之地有屁用!!  嵘岚那么大,仅仅只是一席之地的保证她怎会满足?怎会甘心?  凭什么老祖宗打下来的江山没她一份?  凭什么权力全都划分到大房头上?  她不服!!!  郁蓁愤愤不平,双颊的肌肉因为牙齿咬得太紧而微微跳动,说:“你名下的财产爱给谁给谁,我可以算了,但嵘岚的股权你让云裳继承不合适!我不同意!!”  老祖宗名下百分之五十五的财产固然让人眼馋,但跟嵘岚的股份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闻言,一抹讥笑从郁嵘的眼底快速划过,放下茶杯,看着郁蓁,“那你觉得我的股权给谁继承合适?你吗?”  “本来就该是我的!”郁蓁激动大叫,气得有些不管不够了,“你的一切本来就该由我继承!!”  “郁家有嫡子长孙郁凌恒,再不济还有二房郁正则,何时轮得到你?”  “论辈分,现在郁家除了你就是我最大——”  “住口!!!”郁嵘勃然大喝,脸如玄铁。  本就不太融洽的气氛,瞬时僵凝紧绷。  郁蓁被吼得一怔,见老祖宗动了怒本该收敛才对,可她今天实在觉得气愤,加上书房又没有外人,有些情绪和话就忍不住想要发^泄^出来……  “马上改遗嘱!股权不能给云裳!!”郁蓁不管不顾,口气强硬地说道。  “郁蓁!你闹够了没有!!”郁嵘腾地站起来,目光冷厉地瞪着郁蓁。  郁蓁突然红了双眼,委屈大叫:“我闹?是我闹吗?明明是你偏心!是你讨厌我的存在!是你想逼死我!!”  郁嵘面罩寒霜,眼底风云四起。  “你既然都可以这样狠心,我又何必再顾忌你的感受,我告诉你,你把我逼急了我就——”郁蓁情绪失控,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你就怎样?”郁嵘冷冷阻断郁蓁,声音冷得犹如从地狱传来,阴森又恐怖。  郁蓁豁出去了,“我就把郁家的家丑公诸于世!!!”  “滚出去!!!”郁嵘的脸色瞬时青白交加,胸前急促起伏,很显然已气到极致,指着门口让郁蓁滚。  “你改不改?”郁蓁不动,强忍惧意逼^迫问道。  “你趁早死了这份心!”  “爸——”  啪!  一记狠辣的耳光,狠狠扇在郁蓁的脸上。  ……  心,噗通噗通噗通……  狂跳不止!  仿佛身后有妖魔鬼怪在追赶,云裳从心殿一路狂奔回恒阳居。  跑进屋,呯地关上门,然后她背靠着门狠狠喘息,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是惊吓过度的后遗症。  碗里的糖水洒了只剩一半,她索性端起碗仰起头咕噜咕噜一口气全部喝掉,压压惊。  “大少奶奶,你这是……?”  琇嫂听到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看到云裳靠在门上喘息的样子像是要虚脱了一般,狐疑地出声。  云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将小托盘连带空碗一起塞进琇嫂的怀里,然后踢掉脚上的鞋子连拖鞋都没穿,光着脚就蹭蹭蹭往楼上跑去。  那急促的脚步,有种连滚带爬的惊悚和狼狈。  跑回卧室,云裳脸色微白跑得气喘吁吁,不知是怕的还是累的,额头和鼻尖都渗出了汗水。  “哟!这么快就回来了,没跟太爷爷多聊会儿?”  郁凌恒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袍从浴^室里优雅从容地走出来,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抬头就看到郁太太正站在门口发傻。  她没回答,脸色很奇怪。  “你这是什么表情,见鬼了?”他慢悠悠地走到她面前,见她还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不由失笑戏谑。  她抬眸看他,眼神复杂又纠结,像是突然哑巴了一般,还是不说话。  “怎么了?”他终于发现她神色不对,拧眉。  云裳狠狠咽了口唾沫,死命摇头,“没……”那声音像是硬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般,听着特别扭。  她这副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没事,他微微眯眸,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沉声问:“什么事?是太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是太爷爷说了什么刁难她的话?所以把她吓成这样了?  “没,就是突然觉得……觉得有点头疼……”她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抬手扶额,磕磕巴巴地随便找了个借口。  “头疼?好好的怎么会头疼?”他把她的小手抓下来,用自己的手背贴着她的额头,试探温度。  她顺势往他怀里靠,装虚弱,微喘着呐呐,“我也不知道……”  呃,其实也不算装,她是真的被吓得全身虚软,这会儿的确很虚弱。  “让方医生来看看?”  “呃,不用。我睡会儿就好了……”  一听郁太太说不舒服,郁凌恒二话不说将她打横抱起,往大牀走去。  “那行!你先躺着,我下楼给你拿片止痛药试试,没效果的话我们去医院!”他动作轻柔地将她放牀上,在她眼睛上吻了吻。  “嗯。”她蔫蔫的应了一声。  然后郁凌恒下楼去找琇嫂拿止痛片,云裳躲在被窝里,用力咬着唇努力调整自己太过急促的心跳和呼吸……  耳朵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刚才在太爷爷书房门口听到的那些话……  要死了!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  …… …… ……  既要上班,又要筹备太爷爷指名点姓要她筹备的酒会,云裳忙得几乎快要忘了那晚自己不小心偷听到的秘密……  距离酒会时间还有一周,她趁中午的休息时间去了趟酒店,安排以及确定酒会的确切场地、酒会形式、会场装饰,还有酒会内容等等……  忙完之后又赶在上班之前回到公司。  她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当看到属于她的大班椅上坐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时,整个人僵在门口……  “太太太……太爷爷……”  她结巴,惊愕地看着不速之客——郁嵘。  看到太爷爷,她就想起那晚在他书房门外偷听到的话……  顿时心虚得小^脸一白。  从那晚之后,她一直刻意不跟太爷爷碰面,连每周必须去主楼用餐她都找借口躲了,就怕被太爷爷看出什么端倪。  可今天,太爷爷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郁嵘正垂着眼睑翻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是云裳刚做好的一份融资报告,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浮现出满意和赞赏的表情。  云裳心虚得要命,哪有心情去注意太爷爷的表情,只想找个借口溜出去躲一躲,等她缓过心里这阵慌张再说……  “太爷爷,您渴吗?要不要喝点什么?我我我、我去给您泡杯——”  “不用!”  哪知她话未说完,郁嵘就合上文件,淡淡吐出两个字。  郁嵘即便年岁已高,但天生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能让人不由自主地臣服于他。  “……哦。”云裳悄悄地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  郁嵘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杵着拐杖不紧不慢地走向沙发,头也不回地命令道:“过来坐!”  待郁嵘坐进了沙发里,云裳还呆呆地僵在原地没有动弹。  郁嵘抬头看她。  “哦……好。”她连忙回神,朝沙发大步走去。  太心虚,被太爷爷那双精明得自带x光的眼睛盯着简直是一种酷刑,她越是手足无措。  还是先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太爷爷的面前,一杯留给自己。  然后在太爷爷对面坐下来,她中规中矩正襟危坐,一副“太爷爷请指示”的谦卑姿态。  郁嵘看着神色肃然的云裳,锐利的目光夹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沉默了会儿,他缓缓开口,“月嫂说……”  他说了一半,故意停顿。  一听太爷爷这语气,云裳心里就咯噔一下,立马就有种太爷爷是来兴师问罪的预感……  她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果然——  “你前几天给我送甜汤了?”郁嵘盯着云裳微微闪烁的眼,语调轻缓地问道。  那晚,郁蓁走后,他从书房出来,看到门口有一小滩粘^稠的液^体,便问了月嫂是否有人来过,月嫂说大少奶奶来过……  “啊?啊……是、是啊……”见太爷爷果然提起这茬,云裳被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太爷爷不是说过她太嫩的嘛……  是啊,她的确太嫩了,在一只千年老狐狸面前强装镇定根本无济于事,她觉得太爷爷那双眼睛有毒,分分钟可以把她看穿,让她不得不甘拜下风。  “那我怎么没喝到?”郁嵘又问,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呃,那个……”云裳用力抿了下唇,硬着头皮强颜欢笑,小小声地说:“刚上楼梯就被我洒了,所以我……我又回去了。”  她知道自己是在垂死挣扎,可挣扎一下总比什么也不做等死强吧!  郁嵘:“是吗?”  刚上楼就洒了?洒了就回去了?  那书房门口的糖水汁哪来的?  但郁嵘并没点破。  “嗯,是呢!”云裳知道自己脸上的笑有多勉强,可没办法,她只能把谎话坚持到底。  “裳裳。”  郁嵘突然轻唤一声。  云裳一震,魂都快吓飞了。  太爷爷这是第一次用这样亲昵的语气喊她呢……  怎么有种“死囚最后一餐”的感觉呢?!  她吓得口干舌燥,连忙伸手去端水杯,同时对神色莫测的太爷爷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我在,太爷爷。”  然后她捧住水杯大大地喝了一口水,咕噜咕噜咽下去之后又包了一口在嘴里,让双颊鼓起来,装可爱,装冷静。  “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太爷爷,把请私家侦探的钱省下来给太爷爷买身新衣裳如何?”  “……!!!”  云裳愣愣地看着面色和蔼的郁嵘。  “噗——”  三秒之后,她包在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当然,在千钧一发间她把头撇开了,没敢往对面太爷爷的脸上喷。  “太太太……太爷爷我我……那个……你……”她慌得语无伦次。  好吧!她服了!  彻底甘拜下风!  对!她的确是偷偷找了私家侦探,想查查太爷爷以前的事,可目前为止私家侦探回馈回来的消息是什么也没查到……  没查到也就罢了,现在让她崩溃的是居然还被太爷爷发现了!!  云裳惊悚得说不出话了。  在她手忙脚乱地擦嘴巴时,郁嵘从容不迫地起身,一手杵着拐杖,一手轻轻拍了拍衣摆,“西装就不用了,我不喜欢,买中山装吧!”  老爷子从头到尾都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只是来跟她聊天的一般。  云裳呆呆的,像傻了一般。  而郁嵘说完,就慢悠悠地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好、好的。”  直到郁嵘走到办公室门口了,云裳才反应过来,连忙跳起来,对着太爷爷的背影结巴应道。  从见到太爷爷的那刻,她的舌头就没捋直过,一直打着卷,话都说不清楚。  目送太爷爷走出办公室,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云裳的心还在噗通噗通地急速跳动着。  她完全搞不懂,太爷爷来这一趟到底是何用意。  是告诉她,他已经知道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还是告诉她,不管她知道了什么或是想做什么,他都了如指掌且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好吧,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她认输!  且心服口服!  …… …… ……  转眼,到了郁嵘和沛心岚七十年周年白金婚的纪念日。  沛心岚早已过世多年,但长情的郁嵘对亡妻情深意重念念不忘,自妻子离世后一直未娶,独身至今。  妻子虽已亡故,但每逢十年的结婚纪念日郁嵘都会举办一场酒会,以悼念亡妻在天之灵。  隆熹大酒店  酒会布置在酒店的空中花园。  露天的花园,夜空仿佛触手可及,灯光璀璨,花香迷人。  悦耳的钢琴曲被邀请来的钢琴家修长的双手完美地演奏出来,如天籁般扣人心弦,动人心魄。  晚上,七点半。  宾客陆续来临。  郁凌恒和郁晢扬兄弟俩均是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服,昂贵的西服衬托得兄弟二人越发的俊美如斯,引得到场的女宾客垂涎欲滴。  酒会总指挥郁太太命令兄弟俩负责招呼重要来宾。  郁太太今晚的晚礼服与郁先生的西服是一个颜色,特意挑的,看起来像情侣装。  宾客全是按照太爷爷给的名单发的邀请函。  初家和欧家均在受邀行列内。  欧荣毅先到,身后跟着欧阳和欧恬。  欧晴最近状态越来越好,欧荣毅本想带她一起来的,但云裳不同意,说今晚这样的场合人太多,对妈妈来说又都是些陌生人,所以还是不要带来的好,避免意外。  欧荣毅想了想,觉得外孙女说得对,同意不带欧晴来。  看到欧荣毅和欧阳来了,云裳礼貌地微笑着跟正在客套寒暄的两个女宾客说了声失陪一会儿,然后就朝着他们走去。  “来了。”云裳走到欧荣毅的面前,一边看着四周谨防着别处乱子,一边急匆匆地说:“我有点忙,不能招呼你们太久,你们——”  “云裳!”欧阳突然出声阻断云裳。  “嗯?”云裳收回目光,转头投射在欧阳脸上。  欧阳拧眉,“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叫声外公和舅舅?要让我们的脖子等得跟长颈鹿一样长吗?”  呃……  云裳脸颊微烫,有些难为情。  其实她并非刻意这样矫情,是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喊出口。  叫欧荣毅外公还好,可欧阳比她大不了几岁,叫舅舅总觉得别扭……  但,妈妈都已经回了欧家,这声“外公”和“舅舅”,迟早也是要叫的……  红唇轻轻一咬,她摊开手递到欧阳面前。  “什么?”  “改口费啊!你以为舅舅那么好叫?”她微撅红唇,理所当然地敲诈道。  欧荣毅和欧阳面面相觑,因为没料到她今天居然这么爽快,所以……没准备!  正在这时,突然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酒会入口处。  初润山来了!  云裳的眸光本是无意识地流转到入口处,当看到初润山的那瞬,她本是美好的心情瞬时布满了阴霾……  莫名其妙的,一股浓浓的不安在心里萦绕,挥之不去。  有种,噩梦将会在今夜降临的预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裙版已出,请大家携带【全本订阅截图】进裙找管理员要,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