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第182章:试试你是不是喜欢我

第182章:试试你是不是喜欢我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86更新时间:2018-01-02 07:16:31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第182章:试试你是不是喜欢我    下了车刚把车门关上,一个高大的黑影就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  回头一看,迎上一张俊美帅气的脸庞……  “放手!”  一见来人,云裳本就不好的心情瞬时糟糕到极点,厉声喝道。  看到初恺宸,她就想到初润山的种种无耻行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有话想跟你说。”初恺宸没松手,看着她,有些急切地说。  云裳面罩寒霜,极冷极冷地睨着初恺宸,皮笑肉不笑地讥讽:“不好意思!初少爷!小的没话跟您说!!”  “云裳——”  “放手!!”  她终是忍无可忍,抬手将他的手狠狠甩开,紧蹙眉心切齿喝道。  冰冷的声音充满了不耐和厌恶。  手被甩开,初恺宸眸色微不可见地黯了黯,见她要走,他连忙伸手横档在她面前。  怕惹怒她,他没敢再拉她。  初恺宸深深看着云裳冷若冰霜的侧脸,忙说:“录音不是我寄的!”  “嗯,不是你寄的,你把录音给了你爷爷,你爷爷寄的,我懂!”云裳娇嗲,笑靥如花,可她越是笑得美,目光就越是冰冷。  “我没有!!”脸色微沉。  “呵呵!”她冷笑两声,极尽蔑然。  初恺宸倏地向她逼近一步,紧拧着剑眉看着她,愤愤的语气有着气急败坏的意味,“你真的一点都不相信我吗?一点都没有吗?”  他目光深沉,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似是想要看穿她的内心一般,有着一丝丝希冀,又有着一丝丝紧张……  初恺宸近期对她的态度很反常,她猜不透,但隐隐又有点预感……  “初恺宸!别问这么蠢的问题好吗?信你?怎么信你?我想傻瓜都不信你!当时只有你我和云朵儿三人,云朵儿不敢,除了你还能有谁?事实摆在眼前,你再狡辩有意思吗?”云裳挺直背脊,微仰着小脸冷冷看着与郁凌恒差不多高的初恺宸。  “这个——”初恺宸拿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划了几下,似是想给她看什么东西。  “初恺宸,我云裳上辈子挖了你们初家祖坟是不是?我到底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们这辈子要这般逼我!做人做到你们这个份儿上,真不怕遭报应吗?”云裳却根本不想听他说话,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愤怒地阻断了他。  逼她?  “你怎么了?”初恺宸疑惑地看着她突然发飙的小脸。  “问你那不要脸的爷爷去!!”云裳太气愤,一时没忍住,冲口而出。  爷爷?  爷爷逼她?  逼她什么?  初恺宸狠狠皱着眉头。  沉默几秒,他再次重复,“不是我!”  “随便随便!你爱承认不承认!!”云裳没好气地叫道,挥了下手,一副极不耐烦的模样。  初恺宸,“是你前男友!”  “……”云裳一怔,刚撇开的脸又猛地转回来看他,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什么?”  “把录音寄给duke和太爷爷的人,是黎望舒!”  云裳眉心紧蹙,默默看着一脸坦荡的初恺宸。  半晌后,她笑了,笑得极尽讥讽,“你不承认没关系的,初恺宸,我都说随便你承不承认了,你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有必要吗?”  就知道她不会相信他,初恺宸强忍着心中酸涩,把手机递给她,“这是军区大院门卫处的监控录像,你自己看吧!”  云裳半信半疑,垂眸朝他递过来的手机看去。  画面里,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装,头戴黑色鸭舌帽的高大男人,正把邮件信封交给门卫处的保安……  男人把帽檐压得很低,加上监控录像比较模糊,所以看不太清男人的脸。  但是!  云裳在看到男人的那瞬,立刻认出来了……  的确是黎望舒!  毕竟彼此交往了那么多年,黎望舒的身影,她是非常熟悉的。  云裳有点懵。  她猜不透也想不通,黎望舒这是想干什么?  “你若还不信我,甚至觉得这个监控录像是假的,你可以去找他对质!”初恺宸定定看着云裳,目光深邃且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幽怨,“云裳,我不想你一直这样误会我,不是我做的,你不可以冤枉我!”  云裳默默听着,没说话。  “我不知道我爷爷对你做了什么,如果他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  “但是云裳,如果可以,能不能请你稍微体谅和包容他一下?最近他也很辛苦,我姐的事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  “因为我姐的关系,他可能对你有偏见,但他年岁已高,就算是看在我姐救过你的份儿上,你能不能不跟他一般见识,他若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当没听见便是,可以吗?”  云裳觉得,认识初恺宸这么久,他一直很高冷,不似郁晢扬那般亲切随和,不太爱说话,这样絮叨还是头一回。  他说得诚恳,一脸坦荡,似是对自己爷爷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听着他为自己爷爷说好话,云裳好几次都像愤怒地驳斥回去,可是想想又有什么必要呢!  “初恺宸,你真的不知道你爷爷在做什么吗?”她盯着他的眼,冷冷一笑。  她的表情充满了控诉的意味,初恺宸心里咯噔一跳。  “他在做什么?”他问,声音不自觉地绷紧。  看他那不明所以的模样,似是真的没有和自己爷爷同流合污……  但就算如此,云裳也不想看到他。  被初润山如此逼迫,是个正常人都会迁怒,所以,初家的人,她现在一个都不待见!  有那么一瞬,云裳很想把初润山的野心统统告诉初恺宸,可转念一想,她又狠狠嘲笑自己的天真,人家可是血浓于水的祖孙俩,凭她一个外人怎么可能撼动得了这种坚不可摧的血缘关系!  而且,就算让初恺宸知道一切,又能怎样?  站在初恺宸的立场,自然是希望自己姐姐幸福的,那么初润山的所作所为,在初恺宸看来便再正确不过。  所以,何必浪费口舌?  很累,云裳觉得自己已经心力交瘁。  重重叹了口气,她垂着眸情绪低落地苦笑一声,有气无力地说:“初恺宸,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以后也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着,她越过他的身边。  “你还是不相信我?”初恺宸脸色一变,心脏微微抽搐,顾不得会不会惹恼她,连忙伸手将她拽住,“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是无辜的?你到底要我怎么向你证明?你说,我都做!!”  他的语气那般急切,仿佛只要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  云裳突然就忍无可忍了,没好气地冲他大叫:“初恺宸你是不是吃撑了?总纠结我信不信你做什么?我信或者不信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嗯!很重要!!”  她话音刚落,他就重重点头。  他严肃的模样,让彼此心里都咯噔一跳。  云裳蹙眉,有些狐疑又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俊美帅气的大男孩。  他比她小几个月,所以在她的认知里,他连男人都算不上,只能是男孩。  一声“很重要”,让围绕在彼此身边的空气都变了味道……  惊觉自己的失言,初恺宸也不由得面露尴尬,暗自懊恼。  云裳默默地盯着初恺宸看,眼角余光落在他身后某个黑暗的角落,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她扑进他的怀里,踮起脚尖用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一个情侣般无比亲昵的拥抱。  初恺宸浑身一震。  感觉到她身躯柔软度的那瞬,他下意识地想推开她,可就在双手即将触上她的肩时,他却又鬼使神差地把手轻轻放下……  任由她紧紧抱着他。  很快,云裳松开初恺宸,从他怀里退出来,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的脸。  初恺宸被她看得莫名紧张,想着自己突然被她这样抱了,是不是应该质问点什么……  “云裳你……”他目光闪烁,明明是想气愤地质问她为何对他投怀送抱,可说出来的话却毫无火气,甚至还心虚得不行,“你……你做什么?”  仿佛是他调戏了她,而非她调戏了他……  其实他的心,从被她抱住的那瞬开始,就一直狂跳不止……  云裳默默看了初恺宸几秒,倏地勾唇一笑,“试试你!”  “试……什么?”他皱了下眉,大惑不解。  “试试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的心狠狠一颤,几乎来不及思考就怒声大喝,“怎么可能!我没有!”  他那么激烈地矢口否认,反倒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嗯,我也觉得没有!毕竟你以前那么讨厌我。”云裳懒懒点头。  “我……”初恺宸想说我并非有多讨厌你,只是以前心疼姐姐故意针对你,可最终,他没敢把心底的话说出口。  云裳又瞟了眼初恺宸的身后,唇角若有似无地勾动了下,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  “初恺宸,我跟你们姓初的犯冲,算我求你,离我远一点,我还想多活两年的,谢谢!!”  收拾起所有的情绪,她冷冷说道,然后不再看他一眼,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我跟你们姓初的犯冲……  离我远一点……  初恺宸怔怔地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云裳,耳朵里不停地回荡着她最后冷酷无情的话,心脏一扯一扯的,有点酸,有点疼。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还僵在原地回不来神,脑子里一会儿是她说过的话,一会儿又是她刚才抱住他时,他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的那种诡异感觉……  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怎么了,变得越来越奇怪,奇怪得……  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试试你是不是喜欢我……  倏地,云裳说的这句话在脑子里响起,他猛然意识到什么,脸色瞬时一白。  想到那种可能性,他心慌意乱,仓皇想逃,可一转身,却对上一双含泪的眼睛……  ……  云裳在回办公室之前,先去其他部门转了转,约莫拖了二十分钟,才回去自己的办公室。  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股低气压扑面而来,她看到属于她的真皮转椅里,正坐着一个俊美如神邸的男人。  郁凌恒脸色微沉,严肃中透着一股冷冽,从云裳推门而进的那瞬,极具穿透力的犀利目光就投射在她的脸上,一瞬不瞬。  他的手里,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机。  总裁大人纡尊降贵的来到她的办公室,云裳没有像往常那般扑进他的怀里去撒娇调皮,而是蹙眉不耐,“找我有事?”  “你去哪儿了?”郁凌恒不答反问,冷冽的语气有着兴师问罪的意味。  “企划部。”她将包包随手丢进沙发里,一边淡淡回答,一边脱下外套扔在包包上。  “去企划部之前!”  “到三楼茶餐厅吃了点东西。”  “没出去?”郁凌恒微微眯了眸。  “没有。”她神色如常,没有一丝犹豫就吐出两个字。  “真没有?!”他的声音骤然冷到极点,五指收紧,感觉只要再用力一分,就能把手里那昂贵的手机捏碎。  闻言,云裳倏地冷了脸,抬头看他,“郁凌恒,你在怀疑什么?”  两人同样冷厉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撞,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她连名带姓的叫他,又是那么冷漠的神情,莫名就让郁凌恒的心里泛起一股浓烈的不安……心惊胆颤。  “我没怀疑你,我只是问问——”他的态度立马就软了下来。  他服了软,她却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更是怒火高涨。  所以他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怒不可遏地阻断了他,“你这么闲吗?你闲得慌麻烦在欧阳的事情上卖点力行吗?这么多天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是不是他不是你的亲人所以你就可以这样不上心?!!”  字字尖酸,句句刻薄。  “云裳!!”郁凌恒勃然大喝,腾地站起来,俊脸瞬时铁青,紧拧着眉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不卖力?  这些天他为了欧阳的事愁得头都快炸了,他废寝忘食的想尽一切办法打探消息和找关系,他还不够上心?!  可现在事情有多棘手她知道吗?欧阳不止被自己的女人举报,还涉嫌谋杀……  几个月前,脱离生命危险的沈樱雪在医院突然又莫名其妙地死亡,本以为这是她作恶多端所以老天都不想饶她。  哪知前几天,医院向警方提供了一段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显示,沈樱雪在死亡前,最后一个出现在她病房里的,就是欧阳!  许多对欧阳不利的“证据”就这样凭空出现,让人猝不及防。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后面有黑手!  这件事的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波助澜,想要置欧阳于死地!  现在敌在暗,他们在明,而且很显然是蓄谋已久,所以,这一切,根本防不胜防!  他不上心?  他的心都快操碎了她嫌他不够上心?  他的苦他的累她都没看见是不是?  事情暂时没有进展他也没脸在她面前邀功,但他做的这一切难道连苦劳都算不上了?  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  云裳此刻哪里还管得了有没有良心,她是铁了心要吵架,话怎么难听怎么说。  他怒喝,她就比他吼得更凶,“如果今天出事的是郁晢扬,你还会有闲情来质问我去了哪里吗?!!”  郁凌恒只觉一口气堵在喉咙口上下不得,差点要背过气去,狠狠咬着牙根深深吸了口气,不停地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千万要冷静。  本来是他来兴师问罪的,这会儿却被她骂得狗血淋头,而他却连反驳和为自己伸冤的力气都没有,想想也真是憋屈!  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堆破事儿等着他处理,他和郁太太可不能再吵架了,若他俩再闹的话,他得心力交瘁而死了。  所以即便被她误解很委屈很难受,他也不敢跟她硬碰硬,只能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揽进怀里低声下气地哄,“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担心欧阳,可这件事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你总得给我点你时间——”  “时间时间!又是时间!!”她倏地将他狠狠推开,冲他歇斯底里地吼:“你到底要多少时间?这都多少天了你连让我们见一面都办不到,难道非得等到他被宣判的时候我才能在庭上见到他吗?”  “不会的!你别这么着急,我不会让他有事的!”他伸手去抱她。  她避开,“你当然不着急,他又不是你舅舅!!”  他的手,僵在半空。  气氛,瞬间僵凝。  郁凌恒皱眉,心脏被郁太太狠狠砍了一刀,疼……  他的双手攥紧成拳,拼尽全力才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他不停地在心里劝自己:郁太太现在心情不好,郁太太担心舅舅,她是爱你的,她不是存心要说这样的话伤你的心,你是男人,你得让着她,你别跟她计较……  呼气,吸气……  再呼气,再吸气……  几个回合之后,他才将心里那股火生生咽回肚子里。  他重重叹息,目光幽怨地深深看着她,尽可能地用平静的语气好言好语地对她说:“他怎么就不是我舅舅了?郁太太!你我是夫妻!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的舅舅就是我的舅舅,你真的以为他出了事我一点都不着急?!!”  他低沉的声音,透着委屈和疲惫。  云裳慌忙低头,双眼瞬间泛红……  她耷拉着肩,像是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走了一般,整个人重重坐在沙发上,用双手捂住脸……  在这一瞬间,郁凌恒从郁太太的身上似乎看到了……  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和绝望。  “你怎么了?”他皱眉,在她身边坐下,疑惑又担忧地柔声问她。  他去拉她的双手,想要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阅读愉快~~~木留言~~伐开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