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第198章:你真的不要云裳了?

第198章:你真的不要云裳了?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272更新时间:2018-01-02 07:16:34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第198章:你真的不要云裳了?    “我要给云裳打电话!!”  郁凌恒好笑,“你给她打电话做什么?邀请她来喝喜酒?”  “哥!你正经点行吗!!”郁晢扬抓狂,没见他都快急死了吗?  “我不正经吗?”郁凌恒唇角上扬,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一丝讳莫如深的味道。  郁晢扬做了几个深呼吸,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成效不大。  “你真要跟初丹订婚?”心里还是积压着一团火,郁晢扬没好气地瞪着大哥完美的侧脸。  “也许还会结婚。”郁凌恒直视前方,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慵懒轻吐。  故意吓唬他。  “你——”郁晢扬气结,不由得自动补脑起初丹和大哥浪漫的婚礼现场……  浑身一抖,打了个寒颤,吓死了!  狠狠摇头,甩掉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幻想,郁晢扬愤愤不平地瞪着郁凌恒,怒声质问:“你真不要云裳了?!”  “明明是人家不要我的好么!”郁凌恒好气又好笑。  那死女人,给他灌了迷魂汤也就算了,居然连晢扬也灌,瞧瞧晢扬现在护着她的这副样子,真是……  越看越讨厌!  她怎么就那么会招男人呢?  连他们已经离了婚,晢扬都还一直站在她那边!  心里虽然很清楚她和晢扬只是亲情,但他就是忍不住吃味儿……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如此没有安全感,明明他这么优秀这么完美,可在她面前他就是自信不起来。  爱情这个东西,让他患得患失,改变他太多太多了。  “她不是不要你,她只是很内疚,觉得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了,她她……她没有……”郁二爷急得语无伦次,昧着良心为前嫂子辩解。  “这你也知道?”郁凌恒似笑非笑地瞥了自家弟弟一眼。  “我当然知道!肯定是这样的!!”郁晢扬重重点头,咬牙笃定,像是在说服大哥,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人的第六感是种很微妙的东西,反正他觉得云裳和大哥才是绝配,而且他们两口子明明那么恩爱,就这样分开了多可惜啊!  郁凌恒有些忍俊不禁,“你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啊?”  “你才是蛔虫!!”郁晢扬怒,龇牙嫌弃,什么不好形容,非要把他形容成那种东西,恶不恶心啊!真是的!  郁凌恒唇角的笑容忍不住扩大。  “跟你说正经的呢!你不许娶初丹!!”郁晢扬勃然大叫,看到大哥这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就来气。  “那你娶?”郁凌恒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我——”郁晢扬呼吸一窒,被堵得哑口无言。  “嗯哼?”郁凌恒转眸,瞟了眼脸色涨红的弟弟。  郁晢扬气呼呼地闭着嘴,不吭声。  左转弯,郁凌恒动作优雅地打着方向盘,不紧不慢地说:“你也看见了,初润山现在是铁了心要把初丹嫁进郁家来,郁初两家多年交情,撕破脸总归是不太好的,而郁家就我们兄弟俩,你不让我娶,那就只有你自己娶了咯!”  “我我……”郁晢扬结巴了。  沉默几秒之后,郁晢扬狠狠咬了咬牙,“好!我娶!”  大不了闪婚闪离!!  郁凌恒直接被弟弟那副英勇就义视死如归的表情给逗笑了。  他右手掌控方向盘,左手手肘搁在车窗上,手握成拳抵着薄唇,笑得无声却愉快。  “你笑什么?”郁晢扬脸颊一烫,知道自己被大哥嘲笑了,顿时恼羞成怒地大叫。  为了他们两口子,他都这样牺牲了,他还有脸笑?  太过分了!  郁凌恒却不理会他的怒气,眉眼含笑地瞄了眼他攥在手里的手机,不太正经地催促,“你不是要给云裳打电话吗?打呀!正好我也说两句,嗯,得让她封个大红包才行……”  “郁、凌、恒!!”  真是够了!  ……  云裳觉得这两天身边的人都好奇怪。  先是家里,以前每天吃早餐的时候都可以边吃边看报,可今天早上,家里的报纸全被欧阳一个人承包了。  她赶着上班,倒也没在意。  然后在上班途中,她无意间发现初恺宸的车跟在她的身后……  初恺宸说想跟她谈谈,于是两人就近找了家热饮店。  刚坐下,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郁晢扬打来的。  郁晢扬说,他现在是嵘岚的代理财务总监,有个项目是她以前经手的,现在有点地方他不太明白,想问她是怎么回事儿……反正就是要求见面,而且是立刻!  云裳便给他地址,让他来热饮店。  挂了郁晢扬的电话,一抬头就看到初恺宸正用一种很纠结的目光看着她。  “想谈什么?”她捧着奶茶喝了一口,开门见山地问。  “你还好吗?”初恺宸深深看着她,那专注的目光像是想要看到她的心里去。  噗!  云裳差点喷了。  她哭笑不得地瞥了眼初恺宸,“初恺宸,你这到底是盼着我好呢还是不好呢?”  最近几次碰面,他的第一句话都是“你还好吗”,让她不无语都不行!  难道她不该好吗?不就离个婚而已,难道她非得每天以泪洗面哭哭啼啼吗?  “我当然是盼着你好的!”初恺宸神色严肃,很认真地说道,语气略显急切。  怕她误会他的心意……  云裳点头,淡淡一笑,“嗯,承你吉言,我很好!”  她冷淡的态度,足以浇灭一颗炙热的心……  初恺宸的双手悄然攥紧,倏然无言。  又是一阵沉默。  “你跟了我一路就只是想问我好不好吗?”  如果不是为了等郁晢扬,云裳得起身走了,但郁晢扬还没到,她只能没话找话,跟初恺宸随便聊着先。  初恺宸看着她,没说话。  沉默等于默认。  “下次别这么麻烦了,打个电话就可以搞定的事儿,无需如此劳驾初少!”云裳拿了一个新鲜出炉的蛋挞塞进嘴里,边嚼边说。  初恺宸微微眯了下眼,眼底划过一抹坚定,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突然喊她,“云裳!”  “嗯?”  “我……”  “这边!”  初恺宸正要说什么,云裳却倏地站起来对着他的身后招手。  是郁晢扬来了。  郁晢扬推开热饮店的门就看到正向他招手的云裳,唇角刚刚扯出一抹小小的弧度,却看到与云裳在一起的还有初恺宸……  阳光帅气的脸庞瞬时布上一层寒霜。  郁晢扬冷着脸走上前去,在云裳和初恺宸的脸上冷冷各扫一眼,然后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云裳身边。  “二爷,喝点什么?”云裳一边招手叫服务员,一边问郁晢扬。  “不喝!”郁晢扬气鼓鼓地冷喝道。  云裳被喝得一愣,眨眨桃花眼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也没强求,见他不要对朝着他们走来的服务生挥挥手,示意不用了。  她又问,“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郁晢扬啪地一声把手里的文件拍在云裳的面前。  吓了她一跳。  连初恺宸都忍不住多看了郁晢扬两眼。  云裳挑眉瞅着郁晢扬,有些哭笑不得,不由暗忖,这一大早的他是疯了还是吃炸药了?  还是……还在为她“背叛”了他哥的事生气?  好吧,看在他这么疼他哥的份儿上,她忍他。  “哪里不明白?”云裳打开文件,好脾气地轻轻问道。  “你自己不会看啊!”郁晢扬没好气地剜她一眼。  这两口子真讨厌,一个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一个就跟别的男人一大早约会,他们到底是想怎样?难道真的决定互不打扰各自安好了?  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难道真的就这样了?  靠!  他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面对阴阳怪气的郁晢扬,云裳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我什么都明白,现在不明白的是你好么?二爷!!”  真是好想问问郁二爷,现在到底是谁求谁哇?还敢这么横!  郁晢扬的脸微微一红,也意识到自己太别扭了,连忙随手戳了下文件,凶巴巴地喝道:“这里啦!”  云裳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是默默感叹,一月不见,郁二爷这傲娇劲儿,简直快赶上郁大爷了!  果然是亲兄弟!!  针对郁晢扬指出的地方,云裳很认真地给予解释,还顺便说了下自己的建议。  从郁晢扬来了后,初恺宸一直没插话,只是默默看着全神贯注为郁晢扬解说的云裳。  而郁晢扬的心思却根本没在云裳的解说上,他一边时不时地点头敷衍着云裳表示自己听懂了,一边偷瞄着初恺宸。  看到初恺宸的目光一直锁着云裳,他的脸色就忍不住越来越冷,越来越难看。  郁晢扬愤愤地想,这初家是几个意思啊?都是些什么人啊!  姐姐非要嫁给他的哥哥!  现在弟弟又宵想他的嫂子!  这初家姐弟俩到底是想怎样?!  待到云裳说完,郁晢扬心里还是堵着一口气,上下不得。  直到郁晢扬气呼呼地说懂了,云裳才合上文件还给他,然后站起来对他们说,“你们坐会儿,我去下洗手间。”  “小恺!”  云裳一走,郁晢扬就冷冷看着初恺宸。  “嗯?”正喝水的初恺宸抬眸与之对视。  “我把你当兄弟的!”郁晢扬神色严肃,目光犀利。  两家交好,彼此年纪悬殊不大,感情一直不错。  “我也是!”初恺宸说,没有一丝犹豫。  郁晢扬又说:“我哥也是你哥!”  这次,初恺宸顿了一下,“嗯。”  “云裳是我们的嫂子!”  “……”初恺宸看着义愤填膺的郁晢扬,心里明白他想说什么,他默了半晌,道:“他们已经离婚了!”  “现在这社会离婚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今天离明天复,正常得很!”  郁晢扬的潜台词是,离婚了又怎样,反正他们很快就会复婚的!  “dkue要跟我姐订婚了!”  “他们之间已经没感情了,硬凑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我不赞成!!”郁晢扬恼火,说不赞成的样子像个任性的孩子。  初恺宸没说话。  郁晢扬拧着眉,目光锐利地射在初恺宸的脸上,“你不会真喜欢她吧?”  初恺宸低下头,依旧沉默。  “初恺宸!你不能喜欢她!她是你嫂子!!”郁晢扬狠狠咬牙,近乎气急败坏地叫道。  “我——”  “嘘,别说了,她回来了。”  初恺宸正想说什么,郁晢扬却低下头来压低声音提醒他。  两人噤声。  云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什么也没说,就捧着奶茶一个劲儿地吸,脸色苍白,目光呆滞,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去个洗手间就变成这副样子了?郁晢扬纳闷。  情况不对。  郁晢扬和初恺宸面面相觑。  “啊?你们说什么?”  突然,云裳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郁晢扬和初恺宸。  “我们没说话!”郁晢扬拧眉。  她愣了愣,连忙又低下头去,自言自语般呐呐,“哦,那可能我听错了……”  “你没事吧?”初恺宸也忍不住皱了眉,问。  “没事啊!你们有事吗?”她摇头,一副“我很好我非常好”的表情。  郁晢扬和初恺宸均默默地看着她。  “都没事了吧?那我们走吧,我还得上班呢!”她站起来,拎上自己的包就往外走。  脚步急促,像落荒而逃……  郁晢扬不放心,连忙跟着站起来想要追出去,却在起身之时,他看到有什么从云裳的椅子上掉下去……  是份报纸。  好像是她刚才上完洗手间带回来的。  郁晢扬捡起来一看,头条赫然就是自己大哥郁凌恒和初家长孙女初丹即将订婚的报道……  ……  c市最具特色的私人订制礼服店里。  二楼,偌大的落地窗前,伫立着一个高大挺拔英俊帅气的男子。  郁凌恒一身银灰色西服,面料舒适剪裁得体,衬托得他更是身姿挺拔,贵胄气度显露无疑。  他双手插袋,面无表情地微扬着下巴,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  他的目光深邃复杂,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一道纤瘦柔美的身影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径直走到他的身边。  “好看吗?”初丹噙着微笑看着郁凌恒,温柔轻问。  她身穿一条拖地白裙,蕾丝设计,简单大方尊贵优雅。  两人在为明天的订婚宴试礼服。  郁凌恒转身,细细打量着她,然后点了点头,由衷称赞,“好看!”  初丹唇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扩大。  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眶……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投入他的怀中,在他耳边哽咽,“阿恒,谢谢你!”  郁凌恒没有拒绝,甚至还伸出手轻轻环住她的腰,姿势亲密地拥着她,另一只手则怜惜地轻抚她的发。  “谢什么,这本来就是我欠你的!”他的声音低醇磁性,像是情人般耳鬓厮磨窃窃私语。  “三个月,三个月就好,只要我妈妈好起来了,我就对外澄清我们的订婚是假的……”初丹用只有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微哽道。  半个月前,初丹的母亲突发旧疾,医生说病情不容乐观。  初润山借机向初丹施压,冠冕堂皇地说她年纪不小了,是时候成家了,不能让家里人总是为其担忧……反正就是要她嫁入郁家。  她坚定拒绝,一不想成为家族联姻的棋子,二不想让曾经的恋人看不起,三不想自己的下半辈子活得凄凉又没有尊严。  失去一只手臂,她很痛苦,但熬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她想清楚了很多事,也看开了许多。  对郁凌恒,她放下了。  不是自己的,她不屑强求!  可好好的母亲突然病重,爷爷强势逼婚,家里人甚至威胁她,她若不从,就停了母亲的一切治疗……  在初家,男尊女卑的陋习还很严重,家里什么都是爷爷初润山说了算,他的命令,谁也不敢违背。  依爷爷那种说一不二的性格,她若反抗,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去死。  为人子女,她做不到!  初丹心里清楚,饶是爷爷嘴上说她是他最疼爱的孙女,可事实上,她也不过是个随时可以牺牲掉的棋子。  有个唯我独尊的爷爷,是她和弟弟恺宸的悲哀,可这种命中注定的血缘,她无力拒绝。  哭过闹过,甚至绝食抗议,可在得知爷爷真的狠心停了母亲的药物之后,她投降了,只能屈服。  怕她阳奉阴违,爷爷初润山甚至派了人监视她,她连向郁凌恒透个风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她故意弄伤断臂,冒着被主治医师大骂一顿的风险去了医院,然后用主治医师的手机偷偷给郁凌恒打了个电话……  所以在鸿门宴之前,郁凌恒就已经知道了初丹的处境。  即便今天来试礼服,也是有人盯着他们的。  “嗯!”郁凌恒轻轻拍着初丹的头,温柔至极。  “阿恒,谢谢你肯帮我,真的谢谢……”初丹落泪,心中感慨又难过。  久违的温柔,久违的拥抱,虽然已经放下,但心里还是觉得悲伤酸楚……  郁凌恒轻叹一声,薄唇在她耳低低道:“初丹,是我亏欠你太多了,其实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初丹苦笑,轻轻摇头。  她受过的这些伤和痛,又岂是他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的?  只是……  罢了,罢了,这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或许,这就是她的命!  “郁凌恒,从今后……”初丹缓缓抬头,红着眼看着他,沙哑着声音轻轻道:“你我各不相欠!”  郁凌恒默默看了初丹几秒,然后重新将她整个纳入怀中,薄唇在她的侧额烙下一个轻吻,“嗯。”  同时,他的目光投向落地窗外,冷冷看着对街那抹僵立在马路边的小身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