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第248章: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第248章: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9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6:4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第248章: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郁凌恒!”  郁凌恒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兆在心里疯狂滋长……  他最怕的,就是她这种一本正经的冷面孔,特别瘆人,特别恐怖。  仿佛下一秒,她的嘴里就会吐出一个怪兽,把他一口吞噬……  郁凌恒悄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瞅着她,屏住呼吸不敢说话。  她似乎也并不想听他说什么,冷冷看向别处,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我想我们需要时间冷静一下,从今天起我暂时住在欧家,你自己回去吧!”  “你……”郁凌恒呼吸一窒,心脏狠狠一抽,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他们有什么好冷静?  他不需要冷静!一点都不需要!!  暂时住在欧家?  暂时是多久啊?  一天?两天?还是半个月或者一个月?  她这是要跟他分居吗?  然后呢?  分居之后呢?  如果分居之后她还是不能冷静的话,那她是不是……  她不会是想……  不会吧!他就算有错也罪不至死吧?!  他们经历过那么多磨难和误会都没有真的离婚,不可能因为今天这点小事儿她就想要跟他离吧?!  可是,这真的只是小事儿吗?  对郁太太来说,最最在乎的就是妈妈,妈妈的事再小,在郁太太的心里都会被无限放大……  郁凌恒的脸色倏地一白,怔怔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女人,心里默默想着,越想越慌,越想越怕,越想越不安……  其实在跟严楚斐合计的时候他也想过,他知道她会不高兴,也知道东窗事发后肯定会被她惩罚,只是他没料到,她给的惩罚会这么重。  在楼下客厅不安地坐了一个下午,他都已经默默做好被她胖揍一顿的心里准备了,他想着若是她发火,那他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了,只要她能消气,只要她冷静之后能理解他的用心良苦,他就算被她揍得鼻青脸肿他也心甘情愿。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她会狠心撵他一个人回家。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云裳无视他哀怨可怜的目光,冷冷说道。  “这……这字面上是什么意思啊?”他不敢忘加猜测,声音越发小心翼翼。  她本是极力控制着心底的怒火不让其爆发出来,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装傻逼得她忍无可忍,若不是现在在欧家,她得立马跟他开战不可。  她咬着牙根怒瞪着他,压低声音狠狠切齿,“郁凌恒,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们需要时间——”  “我不需要啊!我哪有说我需要时间啊?”他抢断她,无辜又委屈地轻叫道。  “你不需要我需要!!”  她很想冲他吼,可又怕惊扰到房间内的妈妈,只得拼命压抑着想要飙升的音量。  郁凌恒皱着眉,特别难受地看着生气的郁太太,懊悔不已。  重重叹了口气,他向她靠近一步,把彼此的距离拉到最近,垂眸看着她冷若冰霜的小脸,近乎哀求地幽幽道:“裳裳,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们先回家好不好?回去我再跟你好好解释,成吗?”  “解释?呵!你觉得还有解释的必要吗?”她挑眉冷笑。  一切都是他和严楚斐设计的,他再一次算计了她,她已亲眼所见他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他伸手去牵她的手,急切地用力点头,“有啊!当然有啊!乖,跟我回家——”  他的指尖刚触上她的手背,就被她扬手狠狠挥开,态度冷硬又无情。  郁凌恒心尖一疼,有些无奈又有些难受,想着是自己有错在先,也只得继续低声下气地哄她,“郁太太,我知道你生气,但你要杀要剐也先回我们自己家行不行?”  云裳烦他,正想将他狠狠推开,却突然听见一道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紧接着,欧阳的声音就响在了空气中。  云裳抬起来想推开郁凌恒的手立马又垂下去。  妈妈和严谨尧曾经是恋人这件事,欧家的人还不知道,她也没打算告诉欧家,反正妈妈跟严谨尧也不会再有瓜葛,所以她觉得这件事应该尽快了结,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免得事情弄大了给妈妈或者给欧家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哦,没什么,妈妈下午的时候有点不舒服,裳裳过来陪陪妈妈,现在我们准备回去了。”  知道郁太太心里顾忌什么,郁凌恒心下一喜,连忙趁机告辞。  他边说,就边牵起她的手,想要把她牵走。  当着欧阳的面,她即便再生气也不会发作的,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  嗯,的确,此时此地,云裳确实不会当着家人的面跟郁凌恒撕破脸,但她也不会就这样乖乖跟他走。  所以他刚一牵到她的手,就再度被她狠狠挥开。  郁凌恒剑眉一拧,再牵。  她警告性地狠狠瞪他一眼,挥开。  他大手一伸,再抓住。  她怒,再挥……  挥……  得!挥不动了!  小手被他死死攥在手里,这下任凭她怎么动,都无法从他的大手里挣脱。  小两口旁若无人地玩儿着“抓手”的游戏。  欧阳终于忍无可忍,极尽嫌弃地瞟了小俩口一眼,“有矛盾回自己家去闹,别在这里让你外公他们担心!”  打情骂俏也不分个地方,没听过秀恩爱死得快吗?都不用考虑一下单身的长辈的感受吗?  真是够了!!  “知道了,我们马上就走!”郁凌恒正中下怀,立马点头,拽了郁太太就要走。  “我不走!我要陪我妈妈!”云裳抓住门把不松手,冷脸怒道。  “走走走走走,你们给我赶紧走,我让娃娃来陪她大姨!”欧阳看到他俩这副样子就烦躁得很,只当他们是闹了点小别扭,直接挥手撵人。  欧阳此话一出,郁凌恒二话不说一把箍住郁太太的腰肢,半强迫地把她带离了欧家。  云裳没有挣扎,一是不想惊动外公外婆,二是想着他们的确需要好好谈一谈。  她这一肚子火,今晚不发泄出来估计也是睡不着的。  所以,  ……  郁家。  两人一路无言回到恒阳居。  刚进门,琇嫂就兴冲冲地从厨房小跑出来,特别高兴地说:“大少爷,大少奶奶,你们可回来了,我和老——”  “琇嫂你出去!”  琇嫂的话还没说完,低头换鞋的云裳就头也不抬地对琇嫂命令道。  “……啊?”琇嫂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们有点事要谈,你回避一下!”云裳又说,抬眸看着琇嫂,神色肃冷。  “可是……”琇嫂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眼厨房,又看了看脸色凝重的郁凌恒,有些被搞懵了。  “出去!!”云裳倏地沉喝一声,威严十足。  琇嫂被吓到了。  再次回头看了眼厨房,琇嫂欲言又止,可云裳和郁凌恒这会儿都没心思去看她,所以并非发现她的异常。  最终,琇嫂什么都没说出口,皱着眉一步三回头,担忧地离开了恒阳居。  琇嫂离开后,大厅里便陷入一片沉寂,静谧无声。  云裳趿上拖鞋,走进客厅,随手把包丢在沙发里,然后双臂环胸背对着郁凌恒,冷冷伫立在茶几旁边。  心里以及眼底,正酝酿着狂风暴雨……  郁凌恒慢慢跟着走进客厅里,拧着眉深深看着郁太太沁着寒意的背影,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很后悔,后悔自己的擅自做主让妈妈受到了惊吓,后悔自己经不起you惑,后悔自己不该在严楚斐提出这个提议时一口答应,后悔自己把事情想得太过完美化……  但严楚斐的这个提议,其实他是有好好考虑过才同意的。  他是觉得,这是一件互利互惠的事情,是完全可行的。  但他忘了把郁太太的脾气考虑进去……哎!  “郁太太……”  硬着头皮走到她身边,他陪着小心轻轻唤她。  云裳置若罔闻,脸若寒冰目不斜视,仿佛他是空气一般,不理不睬。  郁凌恒苦恼地拧着眉头,重重叹了口气,真诚又无奈地向她忏悔,“你别生气了,我知道这件事瞒着你进行是我不对,不过我绝对没有恶意,我也是为了妈妈好——”  “郁凌恒你还要不要脸?”  云裳蓦地转头冷冷看着他,勃然喝道。  他不说这种做了表子还立牌坊的话还好,他一说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为了我妈?呵呵!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她冷笑,眼底火光四起。  “我说的都是真的!”郁凌恒有种自己就算浑身长满嘴也解释不清的无奈。  “你算计我跟我妈妈,让我妈妈被人欺负,害得我妈妈差点病情复发,这叫为我妈妈好?”她疾言厉色,字字如刀。  “我不是算计你跟妈妈——”  “郁凌恒,证据确凿你还这样抵死不认有意思吗?你当我是白痴吗?!”她怒了,彻底爆发。  她面如寒冰,目光利剑,一字一句如淬了毒的鞭子,狠狠抽在他的心上。  “是!我承认我有私心,但我并不是没有为你和妈妈考虑过,我是觉得妈妈这二十几年不容易,如果四爷对她还有情,我们应该撮合他们,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他又是重重一叹,深深看着她,言辞诚恳地说道。  “知道我妈不容易你还搞这么多事?你是存心不想让她有好日子过是不是?严谨尧对她有情?你哪只眼睛看出他对我妈还有情?再说了,就算他对我妈有情又怎样?你就不问问我妈对他还有没有情?你就不问问我和我妈愿不愿意见他?你这样擅自做主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云裳情绪激动,越说越来气。  “是我考虑不周……”  “考虑不周?郁凌恒你骗鬼呢?这根本就是你和严楚斐精心算计的,能别把我当傻瓜吗?!”她厉声喝道,言辞间尽是咄咄逼人的冷厉气势。  “郁太太,你怎么误会我我都认了,但我还是想说一句,我真的觉得妈妈和四爷对彼此都还有情……”郁凌恒用力抿了抿唇,事已至此,他除了道歉认错,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了。  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他真的是这样的觉得的。  “呵呵!”她冷笑,充满着轻蔑和嘲讽。  郁凌恒,“分开这么多年了,他们却都还保留着定情之物……就是那对血玉,所以我觉得他们心里还是有着对方的!”  “你就用这一点来判断他们对彼此还有情?郁凌恒,你做出这么草率地判断是因为严谨尧是总统吧!”云裳唇角的冷笑扩散。  “……”他一震,脸色微变。  其实云裳一直在很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怒气,可成效不大,她只要一想到妈妈被严谨尧逼到无路可退的画面,就恨不得把严谨尧、严楚斐以及他统统千刀万剐一万遍!  她不想说难听的话,可他的所作所为让她没办法不怀疑他的动机,没办法让她跟他好好沟通,真的没办法。  既然他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计她,那就应该做好被她言辞攻击的心里准备。  郁凌恒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心,狠狠揪紧,疼……  每个人都有自尊,尤其是像郁凌恒这样骄傲自负的男人。  他可以为了爱在私底下对她低声下气,但他不可能受得了她对他能力的质疑……  “云裳,能不这样含沙射影吗?在你眼里我就真的那么不堪吗?”他咬了咬牙,在心里默叹一声,沉声说道。  “我怎么看你,取决于你做过些什么!”  “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问心无愧!”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气氛压抑而紧绷,一触即发。  “你敢说你站在严谨尧那边不是为了你自己?!”云裳忍无可忍,伤人的话再次冲口而出。  郁凌恒整个人都冷了下来。  他看着她,用冰冷掩饰自己的难过和屈辱。  而正在气头上的云裳根本控制不了心头的怒火,“郁凌恒,你就那么希望我是严谨尧的女儿吗?你就那么想做总统女婿吗?可是怎么办呢?我妈下午的时候亲口告诉我说我不是严谨尧的女儿!所以这还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失望了,让你太爷爷失望了,让你全家都失望了!!”  她冷笑着,语调阴阳怪气,饱含着浓浓的讥讽意味。  郁凌恒被伤了……  “云裳,你是谁的女儿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他强忍心伤,冷冷说道。  对!他刚才也承认了,在这件事上他的确存在私心,但归根结底,他也的确是希望妈妈能有个好的归宿。  他承认自己的做法不当,但他也并非如她以为的那样自私自利,她生气他可以理解,但不接受她这样的言语侮辱!  之所以瞒着她,是因为太清楚她的性格,如果让她知晓,她必然是死也不会同意的,所以,瞒着她进行也是无奈之举。  她说他算计她和妈妈,他不同意!  她的这种说法太无情,太伤人心,他或许动机不够纯,但也绝非完全只为自己。  身为她的丈夫,身为郁家的当家人,身为嵘岚的总裁,他的责任那么多那么重,他想用一个皆大欢喜的办法来解决现目前的所有难题难道有错吗?  真的有错吗?!  云裳冷冷讥笑,“不重要?呵!郁凌恒,你能诚实点吗?”  他心里的如意算盘她岂会不知?  不就是想牺牲她的妈妈去讨好严谨尧,以化解嵘岚的所有危机吗!  都说相爱之人,彼此之间心有灵犀,一眼就能看穿对方的心……  所以云裳此刻心中所想,郁凌恒心知肚明。  受伤的心,又被狠狠补了一刀。  “云裳!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你可以生气,但你不能这样质疑我对你的心意!我怎么不诚实了?我爱上你的时候可并不知道你是谁的女儿好吗!!”  终究,他也动了怒,声音同样冷了下来。  知道争吵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可他不能沉默,因为他不甘心被她误解。  “谁知道你知不知道,别忘了你太爷爷可什么都知道!”云裳头一撇,想也没想就冷冷嗤道。  “云裳!你别再一口一个‘你太爷爷你太爷爷’的!我太爷爷不是你太爷爷吗?你现在把关系撇这么清楚是想告诉我什么?!”郁凌恒脸若寒冰,拧眉看着她,忍无可忍地冷喝道。  云裳沉默,撇头不语。  见她这副冷漠无情的模样,郁凌恒也有点失控了,越想越觉得憋屈,忍不住伸手拽了她一把,把她扯过来面对他,“还有,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谁知道你知不知道’?!”  她还是不说话,低垂着眼睛,也不愿看他。  “说话!”他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狠狠抬起来,极具威慑性地冷声喝道。  “郁凌恒你别逼我!”她小脸一撇,甩开他的手,柳眉一竖,杏目圆瞪。  他心里难受死了,被她那些话刺激得根本冷静不下来,还就偏跟她杠上了。  “什么叫‘谁、知、道、你、知、不、知、道’!”他再度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撇开的小脸掰回来,微微俯首凑近她的唇边,狠狠咬着牙根,一字一顿地阴冷切齿。  “你何必明知故问?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你别逼我说难听的话!”云裳抬手一挥,将他的手挥开,然后往后退开一步,姿态倨傲地与他冷冷对视。  闻言,郁凌恒唇角一勾,溢出一抹悲凉又苦涩的笑,深深看着她的眼睛,幽幽说道:“难听的话你还说得少吗?往我心窝子捅刀你还捅得少吗?没关系!有什么话你今天就一次性说完吧,我也想看看我郁凌恒在你心里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他说,往我心窝子捅刀你还捅得少吗……  云裳心里一酸,特别难受。  尤其是他此刻的双眼里透着的那抹委屈和忧伤,让她看不下去……  她转头,看向别处。  明明错的是他,他却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是想怎样?  沉默。  “说啊!!”倏地,他又拽她一把,冷厉的声音咄咄逼人。  “说就说!你敢做我还不敢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