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格格驾到!》第020章:小时候我特别恨我哥

《格格驾到!》第020章:小时候我特别恨我哥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18更新时间:2018-01-02 07:17:0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格格驾到!》第020章:小时候我特别恨我哥    她轻轻咬着唇角,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一丝狡黠,眉眼含春地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轻启红唇,缓缓说道:“只要你对我没反应,我就相信你不喜欢我。”  对她没反应?  她的意思是……  霍冬沉默。  按理说,他应该很坚定地一口应下,可他却犹豫了。  她这挑战书,他还真是不敢接。  自认识以来,她强、吻他好几次,而每一次,他表面镇定冷酷,可他的心跳却都会加速……  所以,生理反应是最清楚直接的表现,他无法自欺欺人,每当她刻意撩他的时候,他即便拼命克制,却也终究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我又没病!”他没好气地冷冷吐字,完了之后还补了一句,“所以就算不是你,我也会有反应!”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她的故意使坏,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对她有反应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如果别的女人也像她这样不矜持的话,他觉得自己也是会有反应的。  所以“有反应”,并不能代表“喜欢”!  他说,就算不是你我也会有反应……  严甯双眸一眯,心里顿时咕咕冒着酸气,气呼呼地瞪他,“哟!你这意思是,如果有个女的对你投怀送抱,就算你对她没感情你也可以跟她……那、那啥了?”  她那酸溜溜的语气,活像个吃醋的小妻子。  “反应与行动是两码事好吗!”霍冬心弦一动,连忙狠狠咽了口唾沫,压制着心里那不该有的悸动,佯装无语地瞥她一眼。  反应与行动……  严甯咬着唇角想了想,倏地双手一拍,“好!我们就赌你能不能忍!”  她双眼发亮,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哼!她就不信拿不下他!  霍冬皱眉瞅着兴致勃勃的小女人,不置可否。  严甯说:你给我十次机会……”  “十次?”他阻断她,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点头道:“嗯,十次!你给我十次机会,别管我做什么也别管我怎么做,你只要能守住你的最后防线就算你赢!”  霍冬嘴角微微抽搐。  她怎么不要一百次?!  她以为他的身体是铁打的?她到底懂不懂把男人勾得有了反应之后又硬憋回去有多伤身体?十次?只怕十次之后就算他赢了也会变ed吧!  “一次!”他剜她一眼,冷冷吐出俩字。  “九次!”她挺直背脊正襟危坐,开始跟他讨价还价。  “两次!”  “好啦好啦,八次!不能再减了!”  “三次!”  “八次!!”  “两次!”他面色沉冷,又减回两次。  严甯瞠大双眼哀怨地看着他,忿忿大叫,“你怎么这样啊……好好好!三次三次!三次就三次!”  还没叫完就看见他蠕动唇瓣好似又要说话了,真怕他减回“一次”,吓得她连忙妥协。  三次就三次吧,他给她三个机会,就等于她有了三次希望,有机会总是好的。  “如果你输了,从此以后不许再缠着我,而且,一个月后必须主动跟四爷认错!”霍冬板着脸,极其严肃地对她说道。  只要通过她的考验就可以摆脱她的话,他还是愿意接受挑战的。  严甯想,如果三次她都拿不下他的话,那便说明他真的不喜欢她,既然她这么努力都蛊惑不了他的心,那她也没脸再强求了。  所以,她后半辈子到底是幸福美满还是孤独终老,就看这一个月了。  “成交!”  她牙一咬,心一横,抬头挺胸地与他对视,雄赳赳气昂昂地吐出两个字。  霍冬起身,欲走。  “你要走啦?”严甯见状,连忙噌地跟着跳起来,仰着小脸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眼底尽是不舍。  “不然呢?”他双手插袋,冷冷睨着她。  “还没到一小时呢!”她快速转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像个孩子似的嘟嘴撒娇。  她一边娇嗲,一边像是软骨头似的往他身上靠。  他也不推她,就让她在他怀里坏坏地轻轻噌动,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唇,溢出一抹淡淡的冷笑,“怎么?迫不及待地想要使用‘第一次’机会了?”  严甯一震。  连忙站直身,立马从他怀里退出来。  才不!  机会只有三次,如此难得怎可浪费,所以她一定要好好计划,不能如此草率。  他现在防备着她,就算她使出浑身解数也必定you惑不了他,只会白白浪费一次机会。  “晚安!”  她倏地踮起脚尖在他唇角亲了一口,在他皱眉的那瞬又立马退开,然后跳上自己的床,动作迅速地钻进了被窝里。  霍冬皱眉僵在原地,被她偷亲的嘴角有点麻麻的……  “出去之后请记得帮我把门关上,谢谢!”  清脆甜腻的声音,轻轻飘荡在空气中,明明那么有礼貌,却让他恨得咬牙切齿。  咬紧牙根,深吁口气,他甚至不敢回头看她一眼,屏住呼吸大步流星地朝着房外走去。  呯!  出去之后,他顺手关门,却没把握好力度,发出一声大响。  显然,他有点失控……  突然有些担忧,她不过亲了他一下,他的心就跳得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如果她再过分一点的话……  怎么办?  他竟忍不住怀疑,自己真能通过她的考验么?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严甯给阿姨和警卫员放了假,然后严家就只剩下她和霍冬两个人。  阿姨走了没人做饭,霍冬就去超市买了瘦肉和葱,决定包饺子吃。  严甯特别乖巧,他揉面她就理葱洗葱,然后还跟他学着包饺子,虽然包出来的饺子都跟狗啃过似的……穿肠破肚,其丑无比。  但重在参与,她的这份好学精神还是值得表扬的。  所以看在她这么乖的份上,霍冬对她那是前所未有的和颜悦色。  而且她还很老实,都没有对他使坏,本来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还挺担心的,可直到晚上她都没有任何异常。  于是一整个白天,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晚饭过后,严甯帮忙收拾好厨房,然后跟霍冬道了声晚安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霍冬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觉得无聊,也回房休息了。  本以为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哪知……  不知道是夜里几点,睡着的霍冬突然被一阵猛烈的拍门声惊醒过来。  他睁开眼伸手开灯,灯却不亮。  砰砰砰……  拍门声越来越急。  他翻身下床,摸黑趿上拖鞋就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小小的黑影。  霍冬拧眉。  “停停停……停电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严甯就颤抖着声音磕磕巴巴地先开了口。  “嗯。”他淡淡应道。  刚才他开灯灯不亮,他就看了眼窗外,发现外面连路灯都不亮时,就知道是停电了。  突然,窗外划过一道亮如白昼的光。  “啊!”  严甯尖叫,猛地一头扎进霍冬的怀里,整个人在瑟瑟发抖。  霍冬皱着眉头看了眼闪过白光的窗户,不止停电了,现在外面还在打雷闪电。  屋子里一片漆黑,他只能依靠偶尔划过的闪电带来的短暂光芒看清怀里的人儿……  她披着长发,穿着薄薄的睡衣,赤着脚,模样狼狈又可怜。  她的身子软软的,那触感,像极了他今天揉的面……  他想去窗边看看外面的情况,她却窝在他的怀里不肯出去,他的双手轻轻抓住她的肩,欲将她从怀里推出,可她感觉到他的意图,吓得反射性地将他的腰死死抱住,恐慌大叫,“霍冬你别走!我我……我怕!”  “怕什么?”他不解。  听她颤抖的声音里满是惊慌,他有些于心不忍,便没有强行推她。  “黑……”她狠狠喘息,几不可闻地喃喃。  他没听清,“什么?”  “我怕黑!”她将小脸深深埋在他的怀里,崩溃大叫。  霍冬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但他什么也没说,揽着她的腰肢一同走向窗户。  只见窗外也是一片漆黑,目所能及的地方没有一丝亮光,看来不是家里的电路烧了,而是这一整片区域都停电了。  外面电闪雷鸣,可能是因为这恶劣的天气导致什么线路出了故障。  如果是家里的电路出了问题,他还可以修一修,可如果是外面的话,那他就没办法了。  只能等供电局的工作人员抢修了。  不过这深更半夜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修,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好了。  “霍冬我想跟你睡。”  赖在他怀里的小女人突然仰起小脸对他说。  “不行!”霍冬一口拒绝,俊脸瞬时沉了下来。  她的脸皮可真是够厚的,居然敢对他提这样的要求!  霍冬心里莫名恼怒,忍不住猜想她是不是每次看上一个男人,都会对那个男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严甯微哽,瘪着嘴可怜兮兮地抱着他的手臂摇,近乎低声下气地哀求,“霍冬,求你了,我有黑暗恐惧症,一个人睡我害怕。你就让我跟你睡吧,我一定规规矩矩的,保证不碰你!”  “……”霍冬嘴角抽搐,啼笑皆非。  什么一定规规矩矩,什么保证不碰你……她的这些话,通常是男人说的好吧!  “回房!”他将她从怀里推出去,铁石心肠地冷冷说道。  “啊,我不回去,我一个人真的害怕,呜呜呜,我不回去……”她哇哇大叫,像头小牛似的往他怀里拱,小手死死揪住他的家居背心不松手。  “我会等你睡着!”霍冬磨牙,背心都快被她扯坏了。  “可是四周黑漆漆的我睡不着啊!”她颤抖的声音透着一丝哭意,苦苦哀求,“霍冬你跟我睡吧,我真的不碰你,你不用怕的——”  “闭嘴!”他狠狠切齿。  每次听到她说“我不碰你”就让他莫名难堪加恼火。  她那语气,仿佛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怕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似的。  他才不怕她好吗!!  “霍冬……”  “严甯你少跟我来这套,马上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他厉声冷喝,大手撑着她的肩用力将她往外推。  啪嚓——  一个大雷突然炸响。  “啊!”她尖叫,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神力,猛地扑进他怀里往上一跳……  转瞬间,她跳到他身上,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双脚死死夹着他的腰,整个人像只无尾熊般缠抱着他。  霍冬汗了。  她身材娇小,挂在他身上几乎没什么重量,只是这样的姿势……实在要命!  “下来!”他拧眉沉喝,冰冷的语调充满着警告。  “你不跟我睡我就不下来!”她豁出去了,不要脸不要皮地大叫道。  “严甯,你再胡闹——”  “你揍死我好了!或者你把我从窗户砸出去也行!反正我就是不下来!”她气呼呼地嚷着叫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口气。  霍冬怒了,身躯里迸射出一股寒气,危险十足。  他对自己说,她就是一个被惯坏的大小姐,不能纵容她,否则她会越来越过分,越来越得寸进尺。  她最擅长的就是撒谎和装可怜,所以坚决不能上她的当!  正当霍冬下定决心要将严甯扔出他的房间时,他突然感觉到脖颈里传来一丝凉意……  “霍冬,我没骗你,我真的害怕……”她的小脸深深埋在他的颈窝里,颤抖的声音充满了悲伤和恐惧。  那丝凉意,是她的眼泪……  霍冬一震,本是坚决的心突然就摇摆不定了。  虽然她谎话连篇,虽然她顽劣成性,虽然她总装可怜,可这一刻,他却觉得她的悲伤是真的……  “我爸爸和我妈妈在我五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他们离婚的时候都不要我……”她在颤抖,狠狠哽咽,泪水在他颈间疯狂流淌,“最后他们把我丢给保姆,那个保姆好凶,会骂我,还会打我……”  霍冬的心,狠狠一抽,眉头紧紧拧起。  她说,她的爸爸妈妈都不要她……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罗婉月在餐厅里为了小女儿贝倩妮打她的画面……  罗婉月和严道东到底是有多狠的心,才能忍心置五岁的女儿于不顾?  夫妻感情到了尽头,想要分开可以理解,可孩子是无辜的,怎么可以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要呢?  把才五岁的孩子丢给一个保姆,而这个保姆还并不是一个好保姆……  她不知是冷还是怎么的,一直在颤抖,抖得他的心都忍不住泛起一丝钝疼……  大手轻轻抚上她的背,他的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小p股,转身朝着他的床走去。  他想将她放在床上,他在床边守着她就好。可当他把她放在床上时她却不松手也不松脚,依旧像只八爪章鱼般缠绕在他胸前。  霍冬拧眉,轻轻拍了拍她的p股,示意她躺下。  可她在他颈窝里摇头,不想跟他分开。  他无奈,终究是于心不忍,最后与她侧卧着一同躺在床上。  严甯以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卷缩在霍冬的怀里,两只小手死死绞在一起,极力想要压制着心里的伤心,可越压抑,越难过,“在我爸妈离婚那一年,有天晚上也像今晚这样打雷闪电,我那时候才五岁,害怕极了,小孩子嘛,害怕了自然就会哭啊,可是那个保姆讨厌我哭,她叫我闭嘴,叫我不许哭,说再哭就把我丢出去……  “可她越是那样吓我我就越是害怕,我也不想哭的,可就是停不下来。她很生气,揪着我的衣领就把我拎了起来……”  她陷入回忆里,喃喃低语,带着啜泣的声音充满了怯懦和恐惧。  “她真把你丢出去了?!”霍冬失声问道,整个神经绷得死紧。  “嗯……”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极轻极轻地点头,“她把门关了,我在外面使劲儿拍门她都不理我,直到我的声音都哭哑了,她都没有开门……”  随着她的诉说,霍冬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勒出一个画面……  在雷雨交加的夜里,一个五岁小女孩被关在屋子外,她恐慌无助地拍打着门,哭着哀求保姆阿姨放她进去,她太害怕了,她想到屋里去。  她一边拍门一边哭喊,阿姨你放我进去吧,我乖,我听话,我再也不哭了,阿姨求求你放我进去吧,我害怕……  可是任凭她哭肿了眼睛喊哑了嗓子,在屋里的保姆都铁石心肠无动于衷。  那时的她,才五岁!!  一个五岁的孩子,被双亲残忍抛弃,还遭受保姆虐待,她何其无辜!  霍冬长臂一伸,搂住严甯的腰肢就将她拢进怀里来,用自己温暖的胸膛将她娇小的身子整个包裹。  他突然间的温柔,让她更是委屈难过,这些充满悲伤的往事,她从未对人说过……  他是第一个!  她的小脸贴在他的脖颈间,泪流不止,“从那以后,每到雷雨天我就特别害怕,我害怕一个人……”  霍冬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紧紧抱着她,紧紧抱着!  他的大手轻抚她脑后的发丝,一下一下,极尽温柔与怜惜……  本来对她的父母无感,现在升为讨厌!  他严重鄙视罗婉月和严道东的做法,他们真是不配为人父母!  他以后若是有女儿,一定要好好疼她爱她,不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谁要是敢在雷雨天把他的女儿关在门外,他就敢在她身上割几条口子再抹上蜂蜜,然后往伤口上放很多很多的蚂蚁。  他的怀抱真的很有安全感,窝在他的怀里,她的心都不再那么悲伤了。  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她觉得特别安心。  小脸往他颈窝里拱了拱,她抽抽鼻子,情绪好了一点,微微哽咽,“你知道吗,小时候我特别恨我哥!”  “为什么?”他垂眸,在黑暗中看着她模糊的轮廓。  “妒忌他啊!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抢着要他,却都不要我。”她幽幽低喃,虽极力隐忍,却依旧难掩哀伤。  “他们为什么不要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