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格格驾到!》第108章:死了

《格格驾到!》第108章:死了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26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7:47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格格驾到!》第108章:死了    咚……  一声闷响,高大挺拔的男人,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然后,没有了任何反应。  严甯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突然倒地的男人,满腔的愤怒被惊得消散无踪。  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一丝慌乱,在心里乍然升起……  狠狠咬着被他吻得红肿的唇,严甯紧张无措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他怎么了?  晕了?  还是……死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的帐篷外。  医生和护士正在里面忙碌着,为昏迷的霍冬施以急救。  姜小勇守在牀边看着昏迷不醒的老大,急得团团转,被医生吼了几次出去都不肯走,生怕自己一走,老大就咽气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留下来根本毫无用处,老大若真的撑不下去,自己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可他想,如果老大今天真的会死,他得给他送终……  不能让他孤零零的走!  姜小勇满脑子都是老大若有个三长两短,他该何去何从?  霍冬在姜小勇的心里,无所不能坚不可摧,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此刻看到他心目中的神闭着双眼了无生气,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样子,心里真是特别特别的难受。  越是坚强的人,一旦表露出脆弱的样子,便觉得分外的可怜……  严甯和迟勋站在帐篷外。  从霍冬被抬回他自己的帐篷里,严甯就一直沉默着,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看着帐篷上的倒影,看着里面正不停忙碌的医生和护士,她的脑海里全是他刚才那个近乎粗、暴的吻和他倒下去时的画面……  以为自己可以无动于衷,可原来心情还是会郁闷。  “别担心,他体质好,不会有事的。”  迟勋陪在严甯的身边,看她始终沉默不语,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试探着小声安慰。  “我没担心!”严甯冷冷吐字,平静得近乎冷血。  嗯,她不担心!  他又不是她的谁,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的!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她一点儿也不担心!!  迟勋想了想,深深看严甯冷得没有丝毫表情的小脸,仔细观察着她的反应,小声说道:“他受伤的事昨天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可怕你不高兴,没敢说。”  昨天回来的时候,他本想说来着,可他刚一说“冬子”二字,她就立马变了脸,让他别再提。  怕坚持说会惹得她反感,他只能作罢。  本想着这几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她,哪知道会出这一茬。  严甯不语,默默盯着帐篷上走来走去的几个影子。  “他受伤是为了救我。”见她情绪还行,迟勋轻轻补上一句。  他受伤是为了救阿勋?  严甯微微蹙眉。  “都怪我,如果早点把这事儿告诉你——”  “你以为我知道他身上有伤就会把绳子抛给他?”  迟勋话未说完,就被严甯冷冷抢断。  她收回投射在帐篷上的目光,转而看着迟勋,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不待迟勋回答,她就冷酷无情地吐出三个字,“我不会!”  听着她斩钉切铁的语气,迟勋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深深看着她冷若冰霜的小脸,迟勋在心里默默庆幸和同情……  庆幸自己不是被她恨着的那个人。  同情冬子一个那么强大的男人被她虐得半死不活。  她没有蓄意报复,但她的冷漠,对冬子来说却是锋利的刀刃,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迟勋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得到过她的爱好像也不那么遗憾了。  她爱得极致,恨得刻骨,像她这种太过强烈的情感,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承受得住。  人的一生太漫长,谁又能保证一辈子都不犯错?  就算自己本身并不想犯错,可有时候一不小心,或许就会惹“错”上身。  所以他想,他可能没有冬子那么耐抗,受得住她如此强烈的恨意。  虽说因果有报,虽说冬子这是自食其果,可现在看到他爱严甯爱到如斯境地,他终究是自叹不如。  世间的爱情千百种,有的平淡,有的激烈,而每一种,都不一样!  所以爱情,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种才行。  “为什么这样看我?连你也觉得我狠毒?”  见迟勋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严甯唇角的冷笑更甚。  “我不是这个意思。”迟勋连忙摇头。  他只是对她的爱恨分明感到有点畏怯。  严甯转眸继续看着帐篷,一字一句,冷漠疏离,“我跟他早就没有任何关系,救他是情分,不救他是本分,我不认为我有错!”  嗯,她不觉得自己有错!  人都有私心,她先救对她好的人,不该吗?  而且,她选择先救迟勋并不是为了报复他,那只是她在紧急关头做出的本能反应。  第一,她离迟勋更近。  第二,她并不知道他有伤在身。  她了解他的身手,想当初他跳下江河,那么危险的情况下都能把她救起,所以她以为他应付得来。  当迟勋叫她把绳子给霍冬,且说他身上有伤的时候,她有瞬间的犹豫,但最后还是坚持迟勋先上来。  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根本就容不得她改变主意,她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很有可能在她手忙脚乱的把绳子收起来再扔给霍冬的时候,再来个余震,他们两个都得掉下去。  万一出现那样的状况,那她就谁也救不了!  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她不可能弃迟勋的安危不顾,而去救他!  在她看来,生命都是可贵的,就算她再怎么恨他,也不会故意漠视他的生命。  她只是在紧要关头做出客观的选择。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她,怎么看她,她都无所谓。  反正她问心无愧!  突然,门帘被猛地掀开,姜小勇跑了出来。  严甯和迟勋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射在姜小勇的脸上。  姜小勇红着眼瘪着嘴,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  严甯心里咯噔一跳,双手骤然攥紧……  “冬子怎么样?没事吧?”迟勋连忙朝着姜小勇迎上去,问。  姜小勇眼睛更红了,隐隐有着可疑的水光,像个面瘫患者,嘴巴抽搐了好几下——  “死了。”  颤抖哽咽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要放声大哭了一般。  “什么?!”迟勋脸色大变,心中大惊。  严甯亦是狠狠一震,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像是站不稳一般,踉跄着后退一步。  死了……  剧痛刚刚漫上心头,突然听闻姜小勇的身后传来一道恼怒的声音——  “胡说什么呢你?!”  一名年轻的护士,拎着医药箱走出来,没好气地冲着姜小勇喝道。  姜小勇置若罔闻,只顾盯着严甯看。  他就想看看,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在听到老大‘死了’之后,是不是依旧无动于衷。  紧接着,医生也走了出来,对迟勋说:“放心吧,没事了,伤者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全身上下有多处轻微骨折,需要静养。”  “谢谢!”  “不客气!”  在迟勋和医生寒暄的时候,年轻的护士愤愤不平地剜了姜小勇一眼,皱眉唾弃,“你什么人啊?连自己老大都咒,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我再没人性也比某些人好,某些人才是真的没人性!!”姜小勇睥睨着几步之遥的严甯,阴阳怪气地哼道,字字含沙射影,句句指桑骂槐。  护士以为姜小勇在骂她,顿时就炸毛了,“你‘某些人’指谁啊?”  “反正不是指你!你急啥?!”姜小勇皱眉,嫌弃地瞥了眼年轻护士,没好气地说道。  护士被噎得呼吸一窒,气不过地骂了声“蛇精病”,然后拎着医药箱走了。  严甯知道姜小勇的“没人性”是在骂她。  她没有理会姜小勇,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  当“死了”两个字从姜小勇的嘴里吐出来的那瞬,她被吓了一跳,心脏到这会儿还在急促地狂跳着……  迟勋在她身边说:“我们进去看看他吧……小七!”  可他话音未落,她却转身就走。  迟勋拧眉,急喊一声。  严甯充耳未闻,走得头也不回。  他们的帐篷与这里有一段距离,迟勋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只能快步跟上她。  决定先把她送回去了再来看霍冬。  姜小勇看着严甯和迟勋双双离去的背影,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  自己深爱的姑娘跟自己最好的兄弟在一起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估计是最残忍且最沉重的打击吧……  姜小勇重重叹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家老大真是太可怜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昨晚半夜,雪又开始下,到早上时,大地变成一片雪白。  经过日以继夜的抢修,灾区的道路终于通了,大批物资运了进来。  见有速冻汤圆,严甯领取了一包,煮熟之后,自己没吃,竟鬼使神差地端去了霍冬的帐篷。  在去的路上,她一直在犹豫,是把汤圆亲自送进去还是随便找个人帮忙送进去……  然而当她走到霍冬的帐篷前时,发现自己想多了。  姜小勇双臂环胸,像尊门神一般站在帐篷门口。  冷着脸戒备地瞪着她,仿佛她是什么妖魔鬼怪,要来荼毒他家老大似的。  “你来干吗?”姜小勇冷冷开口,质问的语调毫不客气。  “醒了吗?”严甯不答反问,眼神往帐篷里面飘动。  可有门帘的遮挡,她什么也看不到。  严甯没有理会姜小勇的明知故问,她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圆,还用问是来干吗的吗?  她总不可能无聊到端碗汤圆来边吃边看他家老大爬不起来的笑话吧!  “关你什么事?”姜小勇睥睨着严甯,字字句句都透着针对和厌恶。  冬子哥伤成这样全是拜眼前这个女人所赐,姜小勇简直恼恨严甯恼恨得要死。  一直以来,严甯都不想跟姜小勇一般见识,觉得没必要。  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她,甚至变本加厉的给她甩脸子。  “我不想跟你吵!”严甯淡淡瞥了姜小勇一眼,说。  “我还懒得骂你咧!”姜小勇回了一个白眼。  严甯蹙眉,眸光微冷。  “走走走!离我冬子哥远点!”  姜小勇才不管她会不会生气,使劲儿摆着手像撵苍蝇一般要赶她走。  看着姜小勇如此不待见自己的样子,严甯倏然就不爽了。  怀着一股赌气的情绪,她还非跟他杠上了今天。  “让开!”她上前一步,倏地冷喝。  毕竟是严家的血脉,严甯的身上也有股与生俱来的傲气和威严。  命令起人来,也是霸气十足又不容抗拒。  看着严甯冷冰冰的模样,姜小勇的心里竟诡异地泛起一丝怯意。  可输人不输阵,为了冬子哥的安危,他必须坚持到底。  姜小勇悄悄咽了口唾沫,在心里默默为自己打气。  “偏不!你叫我让我就让?七格格了不起啊?!”姜小勇挺直背脊,矗立在门口寸步不让,没好气地叫道:“怎么着?我冬子哥福大命大你见他没死还想端碗汤圆来把他噎死不成?!”  他抬头挺胸,加大嗓门,怎么看怎么有种虚张声势的嫌疑。  姜小勇本来不知道严甯的身份,是昨天他越想越不对劲,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去找了迟勋的亲信旁敲侧击,然后才知道严甯竟是当今总统的亲侄女……  但不管她是谁,欺负他家冬子哥就是不行!  严甯哭笑不得。  一碗汤圆就能把那男人噎死的话那他活着也没什么用了!  天寒地冻,不过是跟姜小勇说几句话的功夫,汤圆就已经开始在变冷了。  “你让不让?”严甯目光冷厉,极具威慑性地射在姜小勇的脸上。  “就不让!!”姜小勇豁出去了,死不退缩。  严甯双眸一眯,正要硬闯,可突然……  她僵住了。  狠狠蹙着眉,她在心里问自己……  严甯,你怎么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死乞白赖的非要进去干吗?  你闲得慌吗?跟一个小孩子置什么气?  他若真的让开了,难道你真要进去?  就问你一句——你进去做什么?!  看那男人死了没?  还是把汤圆泼他脸上?  有必要吗!!  严甯狠狠咬牙,默默吸气。  半晌后,她淡淡看了姜小勇一眼,在姜小勇充满戒备且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将汤圆轻轻放在门边的地上,然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姜小勇垂眸看着门边的汤圆,又抬头去看了看严甯的背影。  想到她昨日对冬子哥的无情,他越想越生气,于是脚一抬,将汤圆踢翻。  地上铺着一层白白的雪,汤圆洒落在雪上,转瞬间就没了热气。  “猫哭耗子假慈悲!”姜小勇轻蔑冷嗤,一脸愤慨。  听到姜小勇把碗踢翻的声音,也听到他毫不客气的讥讽,严甯的脚步微不可及地顿了顿。  但她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姜小勇把汤圆踢翻之后,突然听见帐篷里有了动静……  他忙不迭地撩开门帘,就见本是昏迷的老大正艰难地撑着身躯想要下牀。  “哥!你醒啦?!”  姜小勇惊喜地大喊,立马冲进帐篷里,朝着刚刚醒来的霍冬跑去。  霍冬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狠狠皱着眉头,极力隐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哥,你下牀干吗?医生说你多处骨折,要躺着静养的……”  姜小勇欣喜地叫着,见老大要下牀,连忙伸手想要阻止。  可他的手,被老大轻轻隔开。  “谁来了?”  霍冬问,声音粗噶嘶哑,仿佛是从灌满砂砾的嗓子里硬挤出来的一般。  他盯着门口,眼底的急切和期盼,显而易见。  霍冬想下牀,想出去,想看看是不是自己期盼的那个小女人来了……  刚才,本是陷入昏迷中的他隐隐约约听见外面有人说话,那熟悉的声音,让他激动又心痛……  他想睁开眼,他想醒过来,他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来看他了……  他挣扎了很久,努力了很久,终于醒过来了。  可等他意识恢复,外面却又没有了她的声音。  所以他分不清,刚才他听到的,到底是他的梦境,还是她真的来过……  他期盼着她能来,可他又深深明白,她不可能会来。  昏迷之前的最后记忆,是自己狠狠吻了那个让他痛彻心扉的小女人……  她怒不可遏,打了他两个耳光,还对他拳打脚踢。  霍冬,别痴心妄想了,你侵犯了她,惹得她那么生气,她怎么可能还会来看你?  明明心里在这样劝着自己,可他的手脚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坚持想要下牀。  因为他有种很强烈的感觉……  是她来了!  姜小勇见老大醒了,本是满心喜悦,可在听见老大发出的问题之后,嘴角微微抽搐,一个大写的懵逼。  但懵逼只是短暂的,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昧着良心坚定摇头,“没人来啊!”  千万不能让老大知道严甯那个小妖女来过!  然而霍冬却看都不看姜小勇,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双脚落地。  “冬子哥,医生说了——”姜小勇担忧又着急,再次伸手想去阻止。  霍冬抬眸,凉飕飕地看着姜小勇。  于是姜小勇伸出去的手,默默地收了回去。  见老大执意要出去,姜小勇没辙,想着反正严甯也走了,老大不死心想出去看看,那就让他看吧。  想着老大全身都是伤,姜小勇心疼又无奈,伸手去扶他。  可骄傲的男人,只要还能动,就不想依靠别人。  拒绝姜小勇的搀扶,霍冬慢慢走向门口,撩开门帘,只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