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格格驾到!》第187章:失去他了

《格格驾到!》第187章:失去他了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3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02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格格驾到!》第187章:失去他了    “七格格,我觉得你真的很可笑,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哥在的时候你嫌弃他,现在他不在了,你又这样……何必呢?”  姜小勇心里本来就难受,看到严甯这种不肯接受现实的样子就更难受了,想起往日种种,不由愤慨地冷冷讥讽。  嫌弃他……  严甯的心,剧痛无比,双眼更红了。  “我不是嫌弃他,我……我只是……”她紧紧蹙着眉,低着头掩饰着眼底的难过,颤声哽咽。  只是什么呢?  她的确就是嫌弃他啊!  说到后面,严甯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那么明显的事实,她又怎么狡辩得了?  这些日子里,她没少刁难他,连他那种从不抱怨的人,都说她给了他很多很多的教训……  可是,就算她有点不待见他,但那也只是针对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儿上,像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她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反复斟酌,并非草率决定的。  用自己的安危骗他前往工厂这件事,她真的没有恶意,就算是欺骗,她的出发点也是为了他好。  她就想,把他手里的东西骗出来,然后和他一起去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好好的生活。  当她以为他要跟贝宗云联盟的那一瞬,她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保住他的命!  其实……  她是舍不得他死的!  她骗得了全世界,却终究是骗不了自己,她对他,并非自己一直以为的那样毫无感觉……  毕竟曾经那样爱过的!  因为太爱,所以伤得太重,重伤之后,便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样掏心掏肺了。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即便他对她再好,她都始终保持着观望状态,害怕自己会重蹈覆辙。  她不敢轻易再把自己交付给他,因为以前那种痛楚和伤害,她再也无法承受第二次!  为免受伤,索性紧闭心门,就觉得无爱无恨,平淡一生也未尝不可。  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也并非姜小勇以为的那样铁石心肠,这些日子里看着霍冬小心翼翼地讨好自己,感受着他对她的宠和爱,让她偷偷动容……  对!她恨他!到现在都还恨着!  可是她对他的恨,已经不似以前那样纯粹了,似乎恨里还夹杂着其他什么东西……  一种她害怕承认也不允许自己承认的情绪!  姜小勇说她想害霍冬,她不承认!  她冤枉!  她没有想害他,她是想救他啊!!  她知道她有错,错在有了那样一个狠毒的生母,错在给了贝倩妮可乘之机……  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她的确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在“谋害亲夫”一说上,她问心无愧!  “随便你是不是吧,反正不管你是真嫌弃还是假嫌弃,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姜小勇冷冷道。  “姜小勇!”严甯勃然喝道,狠狠瞪着姜小勇。  她真想扑上去咬死姜小勇,都跟他说了别说这样的话,他居然还说!  她害怕听到这样的话,特别害怕。  姜小勇却对严甯的瞪视视若无睹,幽幽一叹,语气突然变得很伤感,“在我不认识你之前,我哥喝醉过几次,乱七八糟的说了很多胡话,当时我没去深究他到底说的是什么,现在回想,好像都是在忏悔以前伤害过你,恨自己没有好好珍惜……”  严甯闻言,心脏狠狠一抽,疼……  她悄悄攥紧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试图用掌心的痛分散心里的痛……  “我哥以前不懂珍惜你,所以他失去了你,现在你没有珍惜我哥,所以轮到你失去他了,七格格你说,老天爷是不是很公平?”姜小勇淡淡吐字,眼底尽是嘲讽。  没有珍惜……  轮到你失去他了……  失去他了……  严甯心痛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了。  “我不信他舍得丢下我!”  严甯狠狠咬了咬牙,抬起头来看着姜小勇,特别笃定地说。  姜小勇看着严甯,堂堂七尺男儿,一直努力隐忍,却终究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嗯,他也不信!  他也不信老大会舍得丢下七格格,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信又能怎么办?  这个话题越说越伤心,姜小勇想快点结束,“七格格,你想要的东西统统都已经得到了,真的没必要再来我们面前假惺惺的演什么悲情戏码,你的这些把戏只有我哥会买账,他都不在了,你又——”  “小勇!”严甯冷喝一声,阻断姜小勇一而再再而三的丧气话,她红着眼看着他,“我对你很失望你知道吗?”  失望?  姜小勇默不啃声。  “我以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认同我,但至少你会站在我这边,因为你跟他的感情是那么那么的深厚,不是吗?”严甯声音微哽,“你们情同手足,你们患难与共,你们出生入死,他是你最崇拜最信任的人,你应该相信他有能力化解任何危难,不是吗?”  “七格格,我哥是人,不是神!”姜小勇倏然就怒了,没好气地冷喝道。  “不!他就是神!”严甯用同样的分贝喝道,续而声音骤降,染上一抹伤感,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喃,“他在我心里就跟神一样厉害……”  嗯,他真的很厉害的!  其实不止姜小勇崇拜他,连她也很崇拜他的,当初她之所以对他一见倾心,就是因为他很优秀。  姜小勇再次沉默。  严甯近乎哀求地看着姜小勇,“小勇你忘了吗?他中了三枪,连心跳都停止了,医生都说他没救了,可他最后却还是撑过来了!”  她需要有人站在她这边,她需要有人跟她一样坚信他还活着,不然她一个人真的坚持不了多久的……  姜小勇快无语了,“七格格,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好吗,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  “对!不同!上一次我亲眼看见他血淋淋地躺在手术台上,可这一次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却要我相信他已经死了?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你们疯了?!”严甯情绪失控,倏然吼道。  姜小勇拧眉,张了张嘴,面对严甯饱含愤怒的质问却半晌都吐不出一个字来,竟无法反驳。  严甯突然觉得好累,特别特别的累……  深深吐了口气,她像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颓然地耷拉着双肩,“舅舅,小勇,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但请求你们别对我有偏见可以吗?我可以对天发誓,但我‘真的真的’没有害他!”  姜小勇和袁超双双看着她,都能感觉到她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悲伤和无助,皆无言语。  “从最初到现在,我跟他之间发生过太多太多的事,我爱过他也恨过他……”严甯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般颤声哽咽。  说到后面,竟心痛得说不下去。  从最初到现在,他们纠缠了五年,她毫无保留的爱过他,也拼尽全力的恨过他,她这一生,极致的爱与极致的恨,都给了他一个人。  严甯抬起头来,目光定定地看着姜小勇和袁超,“他是我的丈夫,我跟他说过我没有当寡妇的嗜好,他不止一次的答应过我不会让自己有事,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相信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所以没我的同意,他一定不会死!!”  最后一句,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说完之后,严甯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刚转身,眼泪便再也忍不住,疯狂地从眼眶里滚滚而落……  姜小勇和袁超一站一坐,僵在客厅里,默默地看着严甯挺得笔直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她说,没我的同意,他一定不会死……  姜小勇的脑子里不停地浮现出严甯最后一句话,感觉自己像是被她洗脑了一般,本是认定老大已经不在的想法,竟有了动摇……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晃眼,半月已过。  这半个月里,在帝都赫赫有名的贝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贝宗云唯一的宝贝女儿因故意伤人罪被羁押,证据确凿,等待判刑。  而贝宗云的妻子罗婉月欠巨额高利贷以及凭借高官夫人之便收受贿赂的事情也紧接着被曝光,同样证据确凿。  还有贝宗云的外甥左鸿飞因涉嫌绑架伤人等等罪名,已拘留关押。  贝宗云受牵连,被双、规接受调查。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严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半个月里明明照吃照睡,可她的体重却直线下降,短短半月就瘦了快十斤。  她又开始暴瘦。  从与霍冬结婚以来,每天被他盯着吃饭,她的脸好不容易圆润了点,现在却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每天早晨起来看着镜子里越来越瘦的自己她就暗暗着急,想着若霍冬回来看到她瘦成这样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吧……  他不在身边的日子,她极力想让自己好好的,怎奈偏偏事与愿违。  餐厅里,靠窗的位置,严甯盯着对面的哥哥,一开口便是这半个月里每天都会重复的询问。  “哥,查到了吗?”  严楚斐现在变得很怕接妹妹的电话,更怕跟妹妹一起吃饭,因为不管是电话还是见面,妹妹的开场白一定是这句话。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查?  怎么查?  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查的?  事发当时,七仔和姜小勇已经跳车,车上只有霍冬,车在行驶中毫无预兆就发生了爆炸,霍冬又不会变身术,怎么可能会有奇迹发生?  严楚斐觉得妹妹是悲伤过度,是在逃避。  她始终不愿接受现实……  霍冬已经车毁人亡的残酷事实。  他们本来想给霍冬举办一个追悼会,可七仔坚决不同意,甚至扬言谁敢给霍冬办追悼会她就死给谁看。  可怜的霍冬,尸骨无存也就罢了,竟然连人生最后的送行仪式都被剥夺了。  “还是查不到吗?”  严甯目光锐利地盯着哥哥,见哥哥不说话,眸色一黯,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她求哥哥帮忙,查查爆炸时的具体情况,当然,最主要她还是想知道霍冬的下落。  只可惜半个月了,哥哥还是没有给她一个满意的结果。  “七仔……”严楚斐心里难受,眉头皱得简直可以夹死苍蝇。  魏可坐在严楚斐的身边,优雅从容地默默吃饭,一会儿看看严甯,一会儿又看看严楚斐,很识趣地并未插嘴。  见哥哥一脸惆怅,严甯强忍着心里的失望,勾起唇角笑了笑,安慰哥哥又像是在给自己鼓气一般,“没关系!我相信哥你明天一定可以给我带来好消息!”  “七仔!”严楚斐倏然沉喝。  他觉得自己受不了了。  他受不了妹妹这副明明悲伤却强颜欢笑的样子,看得他太心疼了。  “嗯?”严甯定定地看着哥哥,故作懵懂。  严楚斐狠狠咬了咬牙,近乎哀求地看着妹妹,“算了吧,好吗?”  霍冬已经不在了,妹妹应该振作起来接受现实然后坚强地开始新的生活,而不是这样每天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幻想尸骨无存的人还能回来……  严甯不说话,既没有悲伤难过,也没有激动愤慨,她只是对着哥哥轻轻地笑,然后摇了摇头。  不!她不算!  这半个月来,所有人都劝她,劝她放下,劝她忘记,劝她接受新的生活。  她从最开始的激烈争辩,到现在的沉默微笑,她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始终坚信他一定会回来!  “七仔……”严楚斐又急又气,简直拿这唯一的妹妹没办法了。  “我说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凭你们空口白牙一句话我是不会信的。”严甯神色平静,不紧不慢地淡淡轻吐。  “严甯!你这是何必呢?!”严楚斐顿怒,俊脸一沉,切齿怒喝。  他真想把妹妹狠狠打一顿,看能不能把她打醒。  严甯突然微微眯眸,目光犀利地盯着哥哥的眼睛,听似温和的语调实则压迫性十足,“哥你根本就没帮我查对吗?”  严楚斐哑口无言。  “你认定他已经死了,所以这半个月里你表面上答应帮我实际上只是敷衍我的,对吗?”严甯唇角泛起冷笑,咄咄逼人。  “七仔……”严楚斐狠狠皱眉。  看着哥哥一脸纠结的样子,严甯知道自己猜对了。  但她并没把怒意表现出来,只是冷漠疏离地对哥哥淡淡一笑,“没关系,我自己查。”  妹妹一说“没关系”,严楚斐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眉头皱得更紧了。  妹妹这是要跟他划清界限了?  严楚斐又慌又急,爱恨不能地看着妹妹,啪地一声罢了筷子,气急败坏地低吼道:“你能查什么?嗯?你告诉我你到底能查什么?!”  魏可正在喝汤,被严楚斐突然拍桌的举动吓得汤匙都掉碗里了,发出哐的一声。  “你吼啥呀?好好说话不行吗?”魏可特别嫌弃地看着严楚斐,压低声音埋怨道。  “你闭嘴!我跟我妹说话没你插嘴的份儿!”严楚斐正在起头上,张口就对着魏可怒斥道。  严楚斐这两天正在和严太太冷战,所以在心情烦躁的此刻,自然是不会给严太太好脸色的。  魏可微不可及地眯了眯眸。  被骂了心里自然不痛快,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极尽淡漠地瞥了眼不可理喻的男人,然后低下头继续喝汤。  闭嘴就闭嘴!  凶毛线凶!  严楚斐转头看向妹妹,气愤又无奈地切齿,“七仔!你自己说过你不爱他的!”  严甯垂眸,沉默。  “她说不爱你就信啊?”魏可闻言,挑着眉睥睨着严楚斐,忍不住嗤笑出声。  那眼神好似在说“你脑子一定被驴踢过”……  被严太太肆意嘲笑,严楚斐怒,俊脸一沉,眼看就要发飙了……  “哥,嫂嫂,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却在这时,严甯拿起自己的包站了起来,对哥嫂轻轻说道。  哥哥不帮她,她得另外想办法。  “我送你——”魏可立马想要跟着站起来。  严甯连忙伸手阻止,轻轻摇头,“不用了嫂嫂,我有开车。”  她脸色平静,但态度坚决。  魏可想了想,决定由着她,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一个人真的ok?”  “没问题。”  “开车慢点。”  “嗯。”  两个小女人把骄傲尊贵的六阿哥当空气,一番对话之后,严甯便转身走人。  严甯对自家哥哥很失望,连再见都不想跟他说了。  “七仔。”严楚斐无奈轻唤,他知道妹妹生自己的气了,可他也觉得无辜,因为妹妹给他出的题太难了,他也没办法啊!  严甯置若罔闻。  “严甯你站住!”严楚斐怒了。  老婆不理他,现在连妹妹也不理他,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严甯脚步未停,继续往餐厅出口走去,头也不回。  严楚斐气得腾地站起来。  “严楚斐,你想把你妹妹逼死吗?”  哪知他刚要追,就听见魏可轻飘飘冷飕飕地冒出一句。  严楚斐蓦地一僵,怔怔地看着严太太。  “如果你真的疼她,就别再给她压力了。”魏可一边优雅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一边善意相劝。  终究是女人更懂女人,所以魏可特别理解严甯,她觉得劝说要适可而止,否则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魏可心疼严甯。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命不咋地,可跟严甯一比,她还是幸福多了。  “严楚斐,你也刻骨铭心的爱过一个人,你应该了解那种永世难忘的滋味,所以别再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劝你妹妹忘了霍冬,她忘不掉的,你越劝,只会让她越难过。”魏可抬眸看着英俊帅气的男人,说。  严楚斐脸色变了变。  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眉一拧,目光犀利地盯着严太太,“你怎么知道忘不掉?难道你也刻骨铭心的爱过谁?”  魏可眸光微不可及地闪烁了下。  沉默。  严楚斐见状,这下可不得了了!  顿时醋意大发。  “是谁?!”他面罩寒霜,瞪着魏可厉声逼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