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2章:太烈性了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2章:太烈性了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8852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05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2章:太烈性了    咔擦、咔擦、咔擦……  一阵快门声,此起彼伏,同时伴随着刺眼的镁光灯,闪烁不停。  门外,挤着一堆端着相机对她猛照的记者。  严楚斐的脸,瞬时全黑。  想躲,却又觉得那样显得太过狼狈,索性咬着牙往后一靠,整个人状似慵懒地靠在牀头,任由记者拍个够。  严楚斐想,反正都被拍了,与其狼狈闪躲,还不如摆个酷酷的pose,至少不会让自己英俊帅气的形象一落千丈。  就算一会儿他要占据娱乐版头条,他也要做有史以来最帅气的娱乐版男主,他依旧得是整个帝都名媛们趋之若鹜的六阿哥!  虽然严楚斐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了被抓包的现实以及做好了绯闻缠身的心理准备,可他终究是个有脾气的男人,无法做到像魏可那样对记者笑脸相对。  他寒着脸,极冷极冷地盯着穿着浴袍也能落落大方地与记者们周旋的魏可。  “魏小姐,请问你跟严先生是什么关系?”  “你们在拍拖吗?”  “魏小姐请看这里!听说严先生有意收购魏氏,现在你们二人共度良宵,是准备商业联姻吗?”  “魏小姐麻烦看下这边……”  “魏小姐请回答……”  “魏小姐……”  当魏可把门打开的那一瞬,数只话筒同时递到了她的面前,与镁光灯同时而至的,还有记者们轰炸式的提问。  魏可被镁光灯闪得眯起了双眸,微微蹙眉,抬手挡眼。  “魏小姐,你跟严先生是情侣吗?你们接下来可否有联姻的打算?”  “魏小姐,魏氏集团如今危机重重,你可有应对之策?”  “魏小姐,听说对魏氏虎视眈眈的不止有严先生,还有‘汇安’财团的石总……”  记者的提问如同连环炮,一个接着一个砸过来。  魏可神色自若,淡定从容地面对着咄咄逼人的记者们,优雅举手——  “各位!各位!不好意思,大家请暂停一下!”  悠扬嘹亮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气场十足地将众记者的声音压了下去。  咔擦咔擦咔擦……  除了相机的快门声依旧响个不停,记者们倒是很配合地同时闭了嘴。  魏可回眸看了眼靠在牀头脸如玄铁的严楚斐。  迎着他像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的凶狠目光,她对他妩媚一笑。  然后她优雅地转回头来继续面对记者,说:“各位!咱们严先生好像有蛮严重的起牀气,你们这样他会很不高兴的,他若不高兴了我就得遭殃,所以大家行行好,别为难我好吗?”  她慵懒娇嗲,说得亦真亦假,言辞间透着丝丝暧、昧,尤其“遭殃”二字,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话音落下,她不给记者们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又道:“要不这样吧,请各位先到三楼茶餐厅吃点早餐,给我和严先生一点捣拾自己的时间,待收拾好了,我们再下来跟大家见个面,好吗?”  一群记者面面相觑,然后为首的男记者率先点头,“好好好,那我们先下去等着,魏小姐严先生你们一定要下来啊,可别食言。”  “不会不会,我们一会儿就下来。”魏可笑得优雅得体又礼貌谦和。  于是,一行记者扛着相机拿着话筒,在魏可温柔的目送下,离开了666的房门前。  魏可关门,回头,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带不善的严楚斐。  “你以为你搞这么多事我就会妥协?”  房门一关,严楚斐就再也掩饰不住自己满腔的愤怒,阴冷切齿。  他掀被下牀,健硕强壮的身躯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魏可匆匆一瞥,耳根微热,立马垂眸,抬手轻触鼻尖,慵懒轻笑,“严总你对我好像有点误会——”  “误会?魏可,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智商不足?!”严楚斐毫不在意自己的倮体被眼前的女人看见,捡起地毯上的浴巾一边往腰间围,一边睥睨着她轻蔑冷笑。  直到他系好浴巾,她才抬眸看他,笑而不语。  她想说你智商高又怎样,还不是乖乖跳进了我挖的陷阱里。  不过这种挑衅的话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说为好,免得小气的男人恼羞成怒,为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前功尽弃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啊,就算高智商如六阿哥,也不过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罢了,再怎么聪明绝顶,看到清纯漂亮的小姑娘也是迈不开腿的。  不要脸!  妄想老牛吃嫩草!  那名叫高洁的女孩是在校大学生,是她万里挑一选出来的。  她知道他有心头好,也知道他的要求高,所以为了给他下套,她可是花足了功夫。  只不过她万万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不过没关系,一层膜而已,没了就没了吧!  她不是旧社会的女子,也没有守旧的心理,所以那层膜对她来说,并没有多么重要。  昨晚真是个意外!  眼看他好像快要清醒,她当机立断,送上香吻……  其实她的本意是想赔个吻把他哄睡着,哪知道自己竟是在火上浇了一桶油……  于是熊熊(谷欠)火一发不可收拾。  被他操练一整晚,她觉得自己一会儿可能得去买瓶跌打酒揉揉腰才行……  嗯,腰肌劳损估摸着就是她此刻的状态。  好吧,她承认,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她也得负一半的责任,因为全程她都不甘示弱。  他想用力量征服她,可她偏不让他如愿,即便刚开始痛得要死,她也咬紧牙根使劲儿闹腾,就是不肯安分地让他自由发挥……  她觉得昨晚就是一场灾难!  于严楚斐来说,她肯定是第一个人不肯配合他的女人,他喜欢的是那种温柔恬静的女孩子,自然在牀上也得逆来顺受才行。  可偏偏她就不是那样的类型。  逆来顺受?  做梦呢!  她的骨子里就没有逆来顺受的细胞好吗!  不过说实在的,像严楚斐这种大男子主义格外严重的男人,也只有温顺的小媳妇儿才适合他,像她这种凡事都不服输的个性,对上他便只能是火星撞地球,非得两败俱伤不可!  严楚斐围上浴巾就往浴室走。  魏可噙着笑,羡慕妒忌恨地看着他肌理结实的背部线条,慢悠悠地跟上去。  同时情不自禁地在心里默默感叹一声,唔,这男人身材真好!!  在部队待过就是不一样啊,那臂,那背,那腰,那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肌肉一小块一小块的,每一块儿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有力量。  嗯,平心而论,这男人除了个性让人讨厌之外,容貌身材还是很棒的,让人赏心悦目。  严楚斐进入浴室,打开水头,弯腰,鞠了一捧水往脸上泼。  魏可双手揣在浴袍口袋里,姿态慵懒地靠在浴室的门框上,惬意地欣赏着水珠从他脸颊淌下的性感模样。  “严总,要不你就高抬贵手放魏氏一马吧,毕竟依你的本事,想要大展宏图哪儿都可以是你的战场,何须我们魏氏这块小破地儿啊对吧?!”她噙着谄媚的虚伪笑容,昧着良心把他捧得高高的。  可他不吃她这套!  “爷就喜欢你这块小破地儿!!”  严楚斐转头,极尽轻蔑地瞥了她一眼,嚣张又狂妄地冷嗤道。  魏可唇角的笑靥微微一僵,然后慢慢隐退。  “严楚斐你是在报复我么?”  终究是忍不住了,她面罩寒霜,蹙着眉头冷冷问道。  他不语,只是从镜子里看着她,阴测测地冷笑。  魏可狠狠咬唇,默了默,说:“严楚斐,不管你信不信,当年我真不是故意拆散——”  “是吗?”  她话未说完,他唇角的冷笑更甚,阴森森的两个字,将她后面的话生生阻断。  仿佛他并不愿与她提起“当年”……  魏可倏然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看到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怨恨,她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一分,“所以你盯上魏氏真的是为了报复我喽?”  他又不说话了,饱含轻蔑地目光讳莫如深。  魏可想,如果自己有功夫,如果自己打得过他,如果自己有能力与他一较高下,那么此刻她非把他胖揍一顿不可。  让他拽!  践人!!  魏可觉得这世上最虐的事儿不是与相看两相厌的男人滚了一晚,而是她明明想把他阉了,却偏偏不敢,甚至还不得不对他赔笑脸。  深深吁了口气,她妥协般放软语气,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魏氏?如果你是因为当年的事对我怀恨在心,那我现在向你道歉行吗?”  “魏可!麻烦你照照镜子好吗!”严楚斐不耐烦了,极尽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冷冷讥讽。  倚在门框的魏可立马进入浴室,走到他的身边,伸长脖子往镜子前凑。  左右偏头看了看自己的脸,然后她转身面对他,“照了!天生丽质,美憾凡尘,非常好!”  她毫不脸红地赞美着自己,自信飞扬,神采奕奕。  严楚斐一脸黑线,“……”  气得狠狠磨牙,他忍无可忍地讥讽她的不自量力,“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吗?你以为跟我睡了一晚再加一句抱歉就可以抵我上亿资金?”  魏可默默看着一脸不屑的严楚斐,无话可说。  好吧,应该是不可以的。  沉默半晌……  “严总你这么说就是……”魏可垂着眸盯着自己的脚尖,用力抿了抿唇,微微停顿之后她抬眸看他,整个人冷了下来,“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是吗?”  严楚斐极尽不耐地瞥她一眼,然后转头面向镜子,从镜子里睨着她,毫不客气地讥诮道:“放心吧,看在你昨晚表现还不错的份儿上,收购魏氏的时候我会酌情处理,不会让你太吃亏的!”  想到昨晚,严楚斐觉得腰有点疼。  应该是太使劲儿,有点劳损了。  昨晚绝对会是让他终生难忘的一个夜晚。  因为魏可这个女人真是……太烈性了!  与他喜欢的类型完全相反,做的时候一点都不乖,让他又气又恨,全程都有种想要狠狠弄死她的愤怒感。  他这人,霸道惯了,岂由得一个女人忤逆他?  尤其是正在做那事儿的时候……  在牀上,必须由他控制全局,他喜欢掌控女人的一切情绪……  可昨晚出了意外。  她太不乖了!!  一点都不肯配合不说,还闹得要死,惹得他一整晚脑子里都是想着怎么把她弄服的念头……  她就像匹烈马,让他有了将其驯服之心。  昨晚于他而言是全新的感觉,做的时候很生气,不过做完之后……  通体舒畅!  嗯,格外尽兴。  他甚至有种棋逢对手意犹未尽的感觉……  有了对比,他突然发现以前那些都太无趣了。  跟她做,很有挑战性。  他说我会酌情处理不会让你太吃亏……  魏可心里恨得牙痒,脸上却笑靥如花,媚声娇嗲,“六阿哥,我谢谢你咯!”  我谢谢你全家!!  “谢我就可以了,不用感谢我八辈儿祖宗!”他低头挤牙膏,像是她肚子里的虫子一般,竟精准地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魏可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  暗暗磨了磨牙,她冷着脸转身就走。  出了浴室,她头也不回地顺手把门关上。  许是情绪太差,力道略重,摔得门呯地一声大响。  正在刷牙的严楚斐满嘴泡沫,瞟了眼关闭的玻璃门,唇角一扯,无声冷笑。  然后继续刷牙。  眸光随意流转,突然被自己肩膀上的抓痕吸引……  他侧了侧肩,偏头去看,竟发现肩胛上布满了红色抓痕。  动了动肩,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整个背部都有点火辣辣的疼。  这女人爪子这么利,下手如此狠,她到底是只非洲豹还是一只小野猫?  十分钟后,严楚斐从浴室里出来,却发现房里已经没有了魏可的身影。  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渍,一边走到牀边,他环顾四周,在确定她已经离开之后,眸光投向凌乱的大牀……  看着白色牀单上那抹刺目的红,严楚斐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回荡着昨晚的种种……  每一个瞬间,都历历在目。  心跳,略乱。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可从酒店里出来,一看便看到停在街对面的商务车。  “helen !”  她的身影一出现,董子妍就立马跳下车朝她匆匆跑过去。  “你没事吧?”奔到她的面前,董子妍拉住她的手臂,饱含关切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急切地问道。  “没事。”魏可扯了扯刻意竖起的衣领,遮掩着脖子里那些暧、昧的吻痕,率先朝着商务车走去,同时说道:“上车再说!”  女人天生比较敏感,一夜未眠的董子妍注意到魏可的小动作,心底一沉,隐隐猜到了什么……  双手骤然一紧,指尖深深陷入了掌心……  短暂的怔愣之后,董子妍回神,连忙朝着已快要走到对街的魏可追去。  两人上了车,董子妍立马问:“事情怎么样?”  “不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吧。”魏可撇撇嘴,表示歼诈狡猾的严楚斐不好搞。  董子妍用力抿了抿唇,一瞬不瞬地看着明显睡眠不足的魏可,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们昨晚……”  “开车吧子妍。”魏可却不等董子妍把话说完,就抬手掩嘴疲惫地打了个哈欠,边打哈欠边阻断她道。  董子妍跟了魏可三年了,对她的性格了如指掌,知道她这是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  无奈,她只能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柔声问道:“回公司还是……?”  “回家!”魏可说。  她困死了,而且全身酸痛难当,她得回家补觉,好好休息一天。  董子妍什么也没再说,将车朝着魏府的方向驶去。  魏可坐在副座,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即便筋疲力尽,脑子里却还在思考着如何能让魏氏渡过难关的对策……  突然,她看到一家药店从眼前一闪而过。  “子妍,靠边停车。”她连忙喊道。  “怎么了?”董子妍立马放慢车速,依言将车驶向路边,同时不解地问道。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待董子妍把车停好,魏可一边说道,一边拎包下车。  看着魏可朝着药店走去的背影,董子妍的眉头缓缓皱起,抓着方向盘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  魏可进入药店,买了瓶跌打酒,还有二十四小时紧急避孕药。  然后她又在隔壁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掰下一颗药片,吞了。  昨晚他们具体做了几次她已经记不清了,反正他留在她里面的东西可不少……  本来见事态失去控制,她在慌乱中从牀头柜上拿了盒酒店必备的安全t,可她拿的号太小,不适合他,他根本戴不上,试了几次之后他就失了耐心,t一扔,摁住她就直接上了……  虽说一次中标的几率非常低,可事怕万一,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先预防着比较好。  毕竟她可没有当未婚妈妈的嗜好。  回到车上,魏可蔫蔫地闭上双眼,倦怠地对董子妍说:“我眯会儿,到家了你叫我。”  “好。”董子妍重新启动车子,像是怕吵着她一般,轻轻应了一声。  昨晚真是太累了,魏可的体力严重透支,所以没一会儿,她就沉沉睡去。  魏可这一睡,就是三个小时。  当她醒来,都快下午一点了。  悠悠转醒,伸了个懒腰,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车里,而车子已停在自家门外。  “唔,我睡多久了?”魏可的声音慵懒沙哑,一边抓了抓头发,一边问着身边的董子妍。  “三个小时。”董子妍答道,倾身过去,将她的座椅靠背慢慢升起来。  为了能让她睡得舒服点,所以董子妍在她睡着之后就把椅背放平了。  魏可掩嘴打哈欠,“这么久啊?你怎么不叫我?我不是跟你说到家就叫我么?”  “看你睡那么香,不忍心吵醒你。”董子妍笑了笑,柔声道。  “都过饭点儿了,”魏可抬腕看表,微微惊讶,无奈又愧疚地轻斥,“你这丫头,都不饿的么?”  董子妍满不在乎,“没事儿,少吃一餐当减肥好了。”  “瘦不拉几的减什么肥!”魏可瞟了眼董子妍玲珑有致的身躯,轻喝一声。  说完,魏可推门下车,然后弯腰看着董子妍,说:“你今天也别去公司了,回家睡觉去。”  她不用问都知道,董子妍昨晚肯定在车里等了一整晚,同样没休息好。  “好。”董子妍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明天见!”魏可挥了挥手。  董子妍,“明天见!”  目送董子妍离开,直到商务车消失在视线里,魏可才转身朝着大门内走去。  魏家是一栋三层别墅,虽不是极度奢华,但也应有尽有。  魏可开门进屋,一进入大厅就双眼骤亮——  “哟!女王大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要玩儿到下周的吗?”魏可惊喜地看着沙发里那抹熟悉的身影,一边语调欢快地扬声说着,一边朝着沙发快步走去。  沙发里坐着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女士。  女士不是别人,正是魏可的妈妈,魏氏集团的总裁——魏家敏。  魏家敏的边上笔直地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的年纪看上去与魏家敏差不多,是跟随魏家敏快三十年的管家兼司机汤琨。  “汤叔!”魏可走上前去,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汤琨,还亲昵地用脸颊挨了挨他的脸。  “吃饭了没有?”汤琨拍拍魏可的背,关切地问。  “还没,饿死了。”魏可松开汤琨,退后一步,双手捂住肚子,可怜兮兮地摇头。  汤琨轻轻一笑,“陪你妈妈聊聊天,一会儿就好。”  “谢谢汤叔!”魏可点头道谢,然后在汤琨转身走向厨房时,她才一p股坐在妈妈的身边,微微歪着头瞅着妈妈,兴高采烈地问:“怎么样?敦煌好玩儿吗?月牙泉美不美?沙漠美不美?我还没去过呢,快给我说说——”  “你昨晚没回家。”  魏可话音未落,一直盯着电视画面的魏家敏就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语气听似云淡风轻,实则压迫性十足。  “嗯呢,没回。”魏可大方点头,随手从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捻了颗红提丢嘴里。  “去哪儿了?”魏家敏将目光从电视上转移到女儿的脸上。  魏可微微侧身,面对着妈妈,一本正经地说:“魏家敏女士,你女儿我今年二十七了,所以如果我说我昨晚是跟男人去开、房去了你应该不会感到惊讶的对吧?”  “不以结婚为前提的开、房都是耍流、氓。”魏家敏淡淡瞥着女儿,“男的是谁?”  魏可嫌弃地撇撇嘴,“是个混蛋!”  “混蛋你也要?这么饥不择食?”魏家敏给了女儿一个鄙视的眼神。  魏可想了想,慢悠悠地念叨,“人虽然混蛋……”  “技术不错?”魏家敏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女儿,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接道。  魏可立马被口水呛了。  “咳咳……老妈你……”魏可一边咳嗽一边拍胸换气,哭笑不得。  有个思想开放的老妈,她常常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该忧。  “又被我说准了,对吗?”魏家敏不依不饶,难得看到女儿表现出这种尴尬窘迫的表情,怎能就此轻易放过?  魏可一脸痛心疾首地看着妈妈,义愤填膺地喝道:“魏家敏女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妈妈!!”  这样调侃自己的女儿真的好么!  魏家敏淡淡瞥了女儿一眼,转眸,继续看电视。  魏可觉得自己不能就此一蹶不振啊,得努力扭转局面啊……  于是她轻轻撞了撞妈妈的肩,对妈妈挤眉弄眼,笑得不怀好意,“魏女士,这次敦煌行你跟汤叔……”  “魏可,转移话题没用!”魏家敏不等女儿说完,就凉飕飕地抢断道。  正在这时,汤琨走进客厅,对魏可说道:“小小姐,饭菜热好了。”  “好勒!吃饭吃饭,饿死我了!”魏可立马站起来,低头在妈妈脸颊上亲了一口,“魏女士,刚才的事,咱饭后再议,好吗?”  她嘴里问着“好吗”,人却已经朝着饭厅快步走去。  魏家敏看着女儿走得略显僵硬的步伐,都是过来人,立马明了那是怎么回事。  微微蹙眉,在不知道是什么样男人闯入女儿生命中的此刻,她心中的忧,多过喜……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氏集团  总经理办公室。  董子妍在帮魏可做美甲。  “这颜色怎么样?”董子妍挑了一瓶灰色指甲油,拿给魏可看,征求她的意见。  “不错,你看着办。”魏可漫不经心地随便瞟了一眼,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意见,由她决定就好。  董子妍点头。  呯!  魏可刚做完一只手,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狠狠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魏可!公司都快完了,你还有心情做美甲?!”  看到魏可姿态慵懒地坐在沙发里,一副惬意享受的样子,来人就怒不可遏,对着她勃然大吼。  “滚出去。”魏可轻飘飘地吐出三个字,不急不躁,眼睑都懒得抬,连轻蔑的眼神都吝啬于来人。  约莫三十左右的男子胸腔急促起伏,气急败坏地说:“魏可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个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魏家所有人的——”  “滚出去!!”  魏可猛地站起来,抓起几瓶指甲油就朝着男子的脸狠狠砸过去。  男子吓得连忙往边上躲。  指甲油从他的脸颊飞过,噼噼啪啪摔在他的身后。  看着被摔碎的小玻璃瓶,男子暗暗庆幸,还好自己躲得快,不然脸上肯定得砸出坑不可。  魏可第二声“滚出去”吼得地动山摇气势十足,吓得男子不由自主地结巴了,“我我……我为什么要滚?我我、我也是魏家的一员……”  “你还知道你是魏家的一员啊?”魏可轻蔑冷笑,盯着男子的眼神冰冷刺骨。  男子抬头挺胸,“我当然知道!我是魏家的长子嫡孙——”  “可拉倒吧你!!”魏可厌恶至极,冷冷讥讽,“魏智淳,你这长子嫡孙除了挪用公款还有别的特长吗?”  魏智淳闻言,脸色一阵青白交加,无言以对。  魏可噙着冷笑,一步步走到魏智淳的面前,“知道公司为什么会垮吗?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废物!”  “你你你——”被骂是废物,魏智淳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气得指着魏可的鼻子大叫:“魏可你竟敢骂人?”  “骂的就是你,怎样?”魏可抬头挺胸气势如虹,嚣张又狂傲地喝道。  魏智淳气得脸青面黑,却又……不敢怎样!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  是魏可的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魏可顿时变脸。  她捏着响个不停的手机恶狠狠地瞪着魏智淳。  魏智淳心虚低头,不敢与她对视。  没敢让手机响太久,她连忙接起,“哈喽!”  明明此刻心里暴躁得要死,她却不得不对电话彼端的人表现出最温柔的一面。  “小可儿……”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手机里轻轻响起。  “外公么么哒!”魏可语调轻快调皮,与平日里的清冷淡漠大相径庭。  “可儿啊……”魏世焘的声音听起来忧心忡忡的。  魏可装傻,“外公你想我了呀?哎呀可是我最近有点忙耶,等我忙完这两天就来看你好不好?”  “公司怎么了?”魏世焘问。  魏可再度恶狠狠地瞪着魏智淳,嘴里却甜腻腻地说:“没事啊!好好的啊!咱公司在我的带领和指导下业绩蒸蒸日上,前途无可限量!外公你就放心吧!”  “真的?”魏世焘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啊,可儿什么时候骗过您呢对吧?”魏可强颜欢笑,一颗心酸涩难当。  “这倒是,可儿最乖了。”魏世焘笑了,毫不吝啬地赞美道。  魏可深吁口气,佯装急切地说:“外公,我要开会了,我好忙的。”  “好好好,你去忙吧,只要公司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嗯呢,外公放心,有可儿在,公司只会越来越好的!”  敷衍了几句,生怕被外公听出端倪,魏可快速挂了电话。  “魏可,你快想想办法啊,公司是爷爷的毕生心血,你真忍心让它毁在你的手上吗?”魏智淳着急地喊着叫着,站得远远的,不敢站太近,怕被魏可打。  “毁我手上?”魏可冷笑,一步步朝着魏智淳走去,阴冷似剑的目光狠狠射在他的脸上,阴森森地吐字,“你再说一次!”  魏智淳被魏可强大的气场吓得连连后退,可现在这个时候再怕也得说,于是他硬着头皮结巴道:“你你……谁让你是总经理,公司现在……现在有困难就、就该由你负责!”  若换成其他时候,魏智淳真的会被魏可打,不过今天她没心情。  有种极品亲戚,她只能自认倒霉。  咬紧牙根暗暗吸了口气,魏可极尽轻蔑地睥睨着魏智淳,“我魏可真是倒了百辈子血霉才有你们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亲戚!”  “你以为你很好……”魏智淳嗤之以鼻地轻哼。  魏可气得狠狠磨牙,恨铁不成钢地瞪着魏智淳,“公司变成今天这样,全是你们拜你们所赐!你还有脸去烦外公?”  “我……我也不想这样,我也是……”魏智淳想为自己辩解,可想了半天却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好辩解的。  毕竟挪用公款什么的,全是事实。  “魏智淳,我最后说一次,滚出去!!”魏可看到魏智淳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就头痛欲裂,狠狠骂道。  魏智淳转身就一溜烟跑了。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有爷爷给魏可施压,晾她也不敢对公司的难题置之不理。  魏可狠狠蹙着眉头,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忍下心里那急欲爆发的怒气。  这时,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  董子妍走过去接。  不一会儿,董子妍回到魏可的身边,“helen 。”  “说!”魏可心中余怒未消,盯着办公室的门口,吐字恶狠狠的。  “‘汇安’石总约你半小时后希腊神话相见……”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后,魏可和董子妍准时来到希腊神话。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她们进入了名为“阿波罗”的豪华包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