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8章:生猴子(加更求订阅)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8章:生猴子(加更求订阅)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7903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05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08章:生猴子(加更求订阅)    “还有,结婚的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噗——”  魏可此话一出,郁凌恒刚入口的红酒立马就喷了出来。  严楚斐一张刚毅帅气的脸庞瞬间全黑。  还好他闪得快,不然得被喷一脸。  连魏可也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避免郁凌恒喷出来的酒溅到自己衣服上。  她微微蹙眉,嘴角抽了抽,偷偷嫌弃。  郁凌恒财大气粗,以后说不定会有合作的机会,当然不能把嫌弃表露出来,所以只能偷偷的。  如此失礼,郁凌恒也很尴尬,连忙抓起餐巾站起来,弓着腰作势要去擦严楚斐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郁凌恒忙不迭地道歉。  “滚犊子!”严楚斐咬着牙根,从齿缝里阴森森地吐字,将郁凌恒手里的餐巾抢过来再顺势将他的手一把挡开。  他用餐巾狠狠擦拭着胸前,第三颗扣子的部位被溅了一点点。  “别恼啊,我这不是被吓着了么……”郁凌恒讪讪一笑,小声呐呐,续而转头看向魏可,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噙着笑热情地招呼道:“魏小姐坐下说吧,站着怪累的!”  郁凌恒心里猜想,眼前的魏大小姐跟他家大舅子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因为他俩这相处模式太不寻常了。  尤其他家大舅子傲娇的模样,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嗯,严楚斐此刻的状态就跟他曾经对郁太太动心时一样一样的。  “不用了谢谢,我那边还有客户,严总给我个答复我就得过去了。”  魏可摇头,婉言拒绝,瞟了眼不远处相谈盛欢的石总和董子妍,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目光犀利地盯着严楚斐。  严楚斐看都懒得看她,直接当她不存在。  “哦。”郁凌恒点点头表示明了,见严楚斐没反应,桌子下面他用脚踢了踢严楚斐的脚,提醒加催促,“等你答复呢!”  他还等着看好戏呢!  严楚斐抬眸,冷厉的目光狠狠投射在郁凌恒的脸上,警告他闭嘴。  “你看我干吗呀,人家魏小姐等着呢。”偏偏郁凌恒今天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对严楚斐的瞪视毫不畏惧。  拿郁凌恒没辙,严楚斐转头就狠狠瞪着魏可,没好气地骂道:“出门忘吃药了?”  “严总你这是拒绝我了是吗?”魏可微挑眉尾,续而瘪了瘪嘴,转眸看了看不远处形象猥琐的石总,一脸失望地叹气点头,“那好吧,看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严楚斐皱眉。  郁凌恒将严楚斐皱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忍着笑,一本正经地看着魏可,故作不解地问:“魏小姐的退而求其次是指什么?”  魏可说:“郁总你应该有所耳闻,现在严总和那边的石总都有意收购我们魏氏,内心来说我其实是偏向严总的,可严总一再的拒绝我,那我也是有尊严的人对吧,既然如此我只能选择石总了咯。”  她的语气特别无奈,看着严楚斐的目光还格外幽怨,像是被他抛弃了一般……  严楚斐只恨自己偶像包袱太重,否则此刻他一定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揍一顿。  郁凌恒又偷偷瞟了严楚斐一眼,“魏小姐所谓的‘选择’指的是……?”  “商业联姻啊!”魏可答。  “呃……”郁凌恒一脸惊吓,连忙好言相劝,“魏小姐,别冲动!一定还可以想到别的办法的,你不用这么绝望,千万别这样虐、待自己。”  那石总人到中年不说,整体形象还惨不忍睹,给女王气息十足的魏可提鞋都嫌磕碜,若真结了婚以后这么丑的老公可怎么带得出去哟?  郁凌恒忍不住为魏可的将来感到惆怅。  “严总要对我赶尽杀绝,郁总你又不敢拔刀相助,我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呀?!”魏可苦着脸幽幽一叹,转眸瞟了眼正对董子妍笑得一脸猥琐的石总,以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口吻,认命般说道:“石总吧虽然颜值不高,不过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关了灯还不谁都一样么。”  闻言,严楚斐的脸色不由更黑了一分。  郁凌恒被魏可的话逗得忍俊不禁,想笑吧,又担心严楚斐翻脸,便只能假装咳嗽以掩饰就快要憋不住的笑意,“咳咳,魏小姐,这个男人跟女人不同,男人吧,即便你关了灯,他也是不一样的。”  毕竟持久度什么的,不是靠脸,是靠体力,而体力不用看,是靠感受……  郁凌恒话里行间的暗示意味太浓,个中含义严楚斐和魏可均在瞬间秒懂。  两人对视一眼。  不约而同的,彼此都想起了不久前那个如同灾难般的疯狂之夜……  有些东西,食髓知味,没尝过无所谓,可一旦试过那极致的畅快,便无法再控制心里那股蠢蠢欲动……  所谓食色性也,只要那方面没毛病,有需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嗯,严楚斐不怕承认,他虽然对魏可的性格不感冒,可对她的身体……好像有点痴迷了。  他喜欢一切有挑战性的事情,他更喜欢可以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在牀上她就像一匹小野马,让他忍不住想要驯服她……  虽然上次在最后他成功把她做到筋疲力尽,可他并不满意,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我不服”的态度。  他想把她做到心服口服!  可这匹他想驯服的小野马,现在居然说要嫁给别人了……  严楚斐开始脑补魏可躺在石总怀里的画面……  然而脑海里才刚刚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他就受不了了,连忙打住。  他惊悚地发现,他无法接受她选择一个比他丑那么多那么多的猥、琐老男人!  毕竟!  他们睡过的!  跟他睡过之后又去嫁给一个那么丑的男人,岂不把他的档次也瞬间拉低了么?  万一以为他跟她睡过这事儿传出去了,外界的人肯定会把他跟那个什么石总摆在一起来讨论……  到时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得!光想想他就已经被恶心得不行了。  随着心里的胡思乱想,严楚斐的脸像个燃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郁凌恒用眼角余光偷瞄着严楚斐,忍俊不禁。  他倒要看看他这个大舅子还能撑多久!  明明就对眼前的魏小姐有感觉,非要假装嫌弃,矫情成他这样也是没谁了。  “魏小姐,听郁某一句劝,婚姻乃人生大事,万万不可草率为之。”郁凌恒用苦口婆心的语气假惺惺地劝道。  “哎,郁总你有所不知,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不认命又能怎么办呢?”魏可重重一叹,目光幽怨地看着脸色沉冷的严楚斐。  两人一唱一和,颇有唱双簧的嫌疑。  严楚斐还是一声不吭,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魏可嘴角一歪,像是赌气,又像是自暴自弃,“好吧,严总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就不打扰二位用餐了,再见!”  说完,转身就朝着董子妍和石总走去。  严楚斐拿起刀叉切牛排,死命隐忍着想要转头去看她的冲动……  管她走!  她又不是他的谁,她要去嫁给瞎子瘸子还是王二麻子都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嗯,没关系!  严楚斐一边在心里默念着没关系,一边用力切着牛排,切得盘子咕咕响。  魏可他们的桌位在严楚斐的背后,估摸着有七八米的距离。  郁凌恒瞅瞅拿牛排出气的严楚斐,又瞅瞅正与石总低声交谈的魏可,唇角微微一勾,溢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看着严楚斐叉起切好的牛排放嘴里使劲儿嚼的模样,郁凌恒想,看来他家大舅子离唱征服不远了……  六阿哥竟然连他喷过红酒的牛排都吃,可见他这会儿是气得有多严重。  都是男人,严楚斐此刻的失常,郁凌恒深有体会。  他想起之前跟郁太太闹矛盾的那段日子,他家亲爱的大舅子可没少在里面搅和……  所以如今这么难得的机会,他怎么能不伺机报复一下呢对吧?  于是郁凌恒盯着严楚斐的身后,摇头叹息,“哎,真是可惜,一朵鲜花竟要插在那样一坨牛粪上。”  严楚斐立马放下刀叉,一边拿起手机状似漫不经心地查看什么消息,一边淡淡讥讽,“这么可惜你把她娶了呗!”  郁凌恒,“你别说,如果没有裳裳我还真会考虑考虑的。”  “是吗?”严楚斐冷冷一笑。  “当然啊!这么魅力四射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能不心动?”郁凌恒理所当然地点头,大肆赞美魏可。  “所以你心动了?”严楚斐唇角的冷笑更甚。  郁凌恒突觉不对。  见严楚斐手指摁在手机屏幕不动,他意识到了什么,拧眉喝道:“严楚斐你在干什么?”  同时伸手去夺严楚斐的手机。  严楚斐手一扬,轻松避开郁凌恒伸过来的手,然后他将手机屏幕面向他,阴测测地冷笑,“已发送,不谢!”  郁凌恒脸色大变。  原来严楚斐拿起手机就打开了微信,然后将郁凌恒赞美别的女人的话发给了云裳……  郁凌恒暗暗磨了磨牙,强装镇定地冷笑,“呵呵!你阴没用,你有多阴险我老婆心里可清楚了,她才不会上你的当!”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云裳就发来了一段语音。  严楚斐点开语音,云裳透着阴森的语调就响了起来——  “郁凌恒你想考虑谁啊?发张照片过来我瞅瞅呗,我帮你参考参考!”  郁凌恒滕地站起来,将严楚斐的手机一把抢过来。  “老婆你别听他胡说,回家我再给你解释哈,乖。”他忙不迭地给郁太太发了条语音过去。  刚把语音发完,手机又被严楚斐抢了回去。  郁凌恒看着把手机当宝贝的严楚斐,相当无语。  突然,郁凌恒用下巴点了点严楚斐的身后,压低声音着急轻叫,“呀!楚斐你快看,那男人在摸魏小姐的腰!”  严楚斐一听,立马回头。  然而并没有。  那女人正跟那什么总的在说话,一副相谈盛欢的模样,但并未动手动脚。  严楚斐回头,极冷极冷地看着郁凌恒。  “哎呀不好意思,看错了。”郁凌恒咧开嘴,笑得无辜又纯良。  严楚斐知道是自己太失常,也怪不得郁凌恒整他,再说这大庭广众到底他也不好发作,只能忍了。  没过几秒——  “哇哇哇,摸魏小姐大腿了!”郁凌恒瞠大双眼盯着魏可的方向,夸张地低叫。  摸、腿?  这还得了?!  怒火瞬时烧到头顶,严楚斐立马就忘了自己刚刚才上过当……  猛地又转头朝后看去。  还是没有。  一切正常!  严楚斐的脸一片铁青,缓缓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郁凌恒,想不管不顾把他先打一顿再说。  “哎呀真是对不起,又看错了。”郁凌恒笑得贱兮兮的,格外招人恨。  严楚斐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  一分钟不到,郁凌恒又叫,“呀呀呀——”  “好玩儿吗?”严楚斐忍无可忍,目光狠厉地瞪着郁凌恒,咬紧牙根阴测测地吐字。  “我以人格发誓这次是真的!”郁凌恒一本正经,目不转睛地瞪着他的身后。  “你有人格吗?”严楚斐冷笑。  他不会再上当了,嗯,不会了,他坚决不会再回头了。  虽然他很想……  其实他更想的是和郁凌恒换个位子。  郁凌恒被自家大舅子一句“你有人格吗”气得呼吸一窒,狠狠咬了咬牙,没好气地哼道:“爱信不信咯!”  严楚斐决定不信。  然而他刚想低头继续吃点东西,脸却毫无预兆地被郁凌恒强行往后掰——  “快看!真摸了!!”  严楚斐装出一副脸是被强行掰过去的他就勉为其难看一下的傲娇姿态,状似随意地瞟了一眼……  眸光瞬时一凌。  这次郁凌恒没骗他。  只见石总的咸猪手,搭在魏可的椅背上,然后再不着痕迹地慢慢往下移动……  郁凌恒有点夸大其词,其实还没摸到,不过也相差不远了。  如果再无人上前阻止的话……那石总就得手了。  严楚斐在心里愤愤地想,管她呢,摸的是她又不是他,而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这事儿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好么。  而且她自己蠢得跟猪似的,对一个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好人的男人没有一点防备之心,吃了亏也是活该!  那边,石总的咸猪手,距离魏可的腰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石总今天有点受宠若惊。  因为一贯冷冰冰的魏可今天对他竟然格外的和颜悦色。  见魏可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石总心中大喜,人在极度喜悦中,就开始得意忘形……  他觉得魏可一直在给他暗示,一种他可以碰她的暗示……  如此艳福石总怎可错过?  于是他的手,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朝着她纤细的腰慢慢靠近……  而就在他的手即将触上魏可后腰的前一秒,突然一张椅子毫无预兆地朝着他的手臂撞了过来。  “啊!”  石总惨叫。  魏可和董子妍都被石总杀猪般的惨叫声吓了一跳,双双转头看向石总身后。  严楚斐脸色阴沉,像个夺命罗刹般站在石总和魏可的身后。  魏可只是瞥了严楚斐一眼就立马移开了视线,转而看着石总,一脸的担忧心疼,“哎呀!石总你没事儿吧?手被夹着了吗?快给我看看——”  她说着就伸手去牵石总的肥手,作势要查看石总的伤势。  哪知她伸出去的手在半空被一只大手拦截。  手腕被狠狠扼住,魏可感觉自己的腕骨已经被粗鲁的男人捏碎,疼得她暗暗龇牙。  她抬眸,微微蹙起眉头故作不解地看着脸如玄铁的严楚斐,问:“严总您有事儿吗?”  严楚斐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在驱使他做出如此冲动愚蠢的事来。  他到底上来干吗?  她被别人摸关他什么事儿?  严楚斐你可真是闲得蛋疼!  神经病!  一面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面又做不到转身走人,一贯洒脱的六阿哥生平第一次如此纠结。  她问他有没有事儿?  还“您”?  她这语气是在责怪他扰了她的好事儿?  严楚斐不开心……不!不是不开心,是很不开心!!  缓过神来的石总一见严楚斐,本是布满愤怒的脸立马换上谄媚的讪笑,“是严总啊,真巧,一起坐吧……”  严楚斐看都懒得看石总一眼,倏地将魏可狠狠一扯。  扯得她直接站了起来。  董子妍蹙眉担忧,跟着站起来,想说什么……  魏可看了她一眼。  董子妍抿抿唇,垂眸退一边,继续保持沉默。  “严总您这是干吗啊?”魏可娇嗲,一边轻轻扭动手腕企图从他的大手里挣脱,一边故作为难地看了石总一眼,仿佛生怕石总误会什么一般,“你先放开我好吗?有事儿咱好好说。”  严楚斐一见她这副模样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一言不发,他拽了她就走。  魏可被他拽得踉跄,连忙回头对董子妍喊,“子妍,你帮我陪陪石总,我一会儿就回——啊……”  他听得火大,将她狠狠一拽。  她还想回来陪这个姓石的?  陪陪陪!陪什么陪?她当自己是三、陪啊!!  盛怒之下,他力道很重,拽得她惊呼着直接撞在他的手臂上。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她故意,撞在他手臂上的,是她的月匈……  那q弹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浑身一紧……  眼睁睁看着魏可被抢走,石总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狠狠磨了磨牙,却终究是敢怒不敢言。  一直到把她拽上他的车,他才松开她的手。  魏可坐在严楚斐的天价越野里,皱着眉头看着已经被他抓红的手腕,疼得龇牙裂齿。  这男人可真是……  他怎么就这么野蛮呢?  跟蛮牛似的!  待严楚斐也上了车,她一边轻轻揉着手腕,一边用谴责的目光看着面带不善的男人,“严总,你把我带这里来干吗呀?没见我跟石总在谈事儿么——”  “谈什么事儿?”他冷冷瞥她一眼。  她扯动嘴角,皮笑肉不笑,“这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严楚斐心火更旺,危险地半眯着黑眸,极具压迫性地冷哼,“魏可,你非要我使用强硬手段吗?”  他所谓的强硬手段是指恶意收购么?  魏可脸色一沉,整个人瞬时冷了下来,愤愤道:“严总,你把我逼急了我可会咬人的哦!”  严楚斐闻言,不由轻蔑耻笑,“呵!咬人?咬一个给我看——嗯……”  他挑衅的话还未说完,她就倏地朝他扑了过去,咬了他的唇……  唇上轻微的疼痛在瞬间将严楚斐内心那股躁动激发了出来。  没有一丝犹豫,他嘴一张,将她反含在口,反客为主……  咬,变成了吻。  她没有抗拒挣扎,而是乖巧迎合。  一触上她的唇,他的理智就瞬间崩塌,一切都只能凭着感觉走……  他索性将歪着身子的她拖进自己怀里,让她坐在他的腿上,与他面对面。  她毫不扭捏,双臂如蔓藤一般大大方方地绕着他的脖子,与他互动。  吻,渐渐变的激狂。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他们就像是一对正处于热恋的男女,吻得难舍难分……  严楚斐发现,她跟他越来越合拍了,而感觉,也越来越美好了。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定力减退了,一碰上她,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内心那股如泛滥的洪水般凶猛无比的狂潮……  好比此刻,吻着吻着,他的手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悄悄溜进了她的衣服里……  月匈上突然传来的压力,将大脑迷糊的魏可唤回了神。  她喘息着,张开迷离的双眸,隔着衣服摁着他的手,不许他再捏,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你干吗?”  “装什么纯?!”他剜她一眼,声音已然变得沙哑,眼底也隐隐泛着猩红之色。  “不收购魏氏了?”她唇角一勾,浅笑嫣然。  上次不说了么,睡一次就不收购了,所以他这是准备来睡了?  本是心潮澎湃的严楚斐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俊脸瞬时沉了下来,“你能不扫兴吗?!”  多好的气氛啊,她却非要提这茬,真是……  哼!  “好像不能耶!”魏可笑米米地摇头,“严总,虽然你很帅,但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什么便宜都占尽,你说呢?  严楚斐默了默,然后把手从她衣服里撤出,神色严肃地看着她,问:“你想怎样?”  “我想做严太太!”她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态度坚定地说道。  严楚斐狠狠拧眉,但并未像之前那样骂她是神经病。  “你认真的?”他问,眼底泛着狐疑。  “本来是假的,但现在是真的。”魏可诚实回答。  嗯,之前她的确是逗他玩儿的,可最近几天,她却真的有了想要跟他结婚的念头。  其实理由并不复杂,一是为了家人,二是为了私怨……  这些日子,彼此几度交锋,她发现他除了大男子主义比较严重之外,本质并不坏。  特别是他在救了她的外公之后,她对他有了很大的改观,心里突然就涌动着一个荒谬的念头,就觉得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不该便宜绿茶婊……  她想把他据为己有!  严家六阿哥在帝都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有他保驾护航,她可以轻松许多。  虽说女人要自强自立,可有现成的资源不用岂不是愚蠢了吗?  如果能把桀骜不驯的六阿哥收入囊中,让他从此为她鞍前马后,那得多有成就感啊对吧!  什么真的假的?  严楚斐拧眉,有点糊涂,“什么意思?”  魏可巧笑倩兮,媚态横生,一字一句却说得格外认真,“严先生,你不需要知道是什么意思,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  他看出她不是在开玩笑。  他想不通,“为什么?”  “你救了我跟我外公,我得知恩图报,所以我想以身相许啊!”她半真半假地娇嗲,  “知恩图报?你确定不是恩将仇报?”他瞥她一眼,忍不住嗤笑一声。  魏可俏脸一沉,抬头挺胸,不服气地冲他嚷道:“我有那么差么?!”  他懒得回答,噙着轻蔑的笑,“你说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我稀罕了吗?”  “不稀罕吗?”她回以冷笑,用下巴点了点他的手,“那你的手刚刚在干吗?”  不稀罕还揉她?  要脸不?!  还有,她现在坐在他的腿上,能特别清晰地感觉到他腿中间的变化好吗!  所以就算他对她没感情,但绝对也是有兴趣的好吗!  不稀罕?  骗鬼呢!  严楚斐无言以对。  好吧,他其实还是挺稀罕的。  见他不说话,她乘胜追击,苦口婆心地劝,“严楚斐,你说你也三十多了,再不结婚可就老了……”  “你以为你很年轻?”他怒,张口就反击。  嫌他老?  他才三十三,哪里老了?  男人四十还一朵花呢,他现在还是花骨朵好吗!  “比你年轻!”听他那嫌弃的语气,魏可也不爽了,  “呵!比我年轻?再过十年你人老珠黄我却正值壮年,看看到时谁年轻!”他冷笑,不服地辩驳。  她立马回以冷笑,牙尖嘴利地说:“呵!你真好笑,我干吗要人老珠黄?现在大把五六十岁的女人看起来却只有二三十岁,所以不管再过十年还是二十年,我都比你年轻!”  严楚斐发现话题好像越扯越远了……  默了默,他看着她,把话题又绕回来,“我若不娶呢?”  “那我就只能跟石总合作了咯。”  他俊脸阴沉,狠狠唾弃,“魏可,你胃口可真够重的!”  “那你不要我我能怎么办呀?”她冲他嚷,一副他不帮她就是他的错一般。  严楚斐无语。  无语的同时,心弦又被她的话轻轻拨动了下……  你不要我我怎么办呀……  不要我……  听她那可怜兮兮的语气,怪惹人疼的。  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女人嘛,就该这样娇柔才美丽。  严楚斐看着眼前的女人,很满意。  魏可的双臂搭在严楚斐的肩上,媚眼如丝地看着他,极力怂恿,“严楚斐,反正你也没有女朋友,咱俩就凑合过吧……”  一听“凑合”两字,严楚斐立马就不高兴了。  “谁要跟你凑合?我干吗要凑合?”剑眉一拧,他没好气地狠狠剜她一眼,骂道。  他的人生那么精彩,才不要“凑合”过!  魏可无语,干吗非要这样抠字眼?  暗暗咬了咬牙,她赔笑脸,“平心而论,我应该不比你的前——我的意思是其实我还是蛮优秀的。”  差点说出“前女友”三个字,但还好及时反应过来,在紧要关头连忙打住。  严楚斐的前女友,在她和他之间是禁忌……  “哦?”严楚斐挑眉,忍俊不禁地看着大言不惭的魏可,嫌弃又好笑。  魏氏管理成那样,她还有脸说自己蛮优秀的?  迎上他饱含嘲弄的目光,魏可不乐意了,头一抬,月匈一挺,“真的!我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汽车,买得起洋房,斗得过小三也打得过流氓——”  “有完没完?”  她说个不停,还越说越顺口,听得严楚斐尴尬症都犯了。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比她更不要脸的!  “差不多就这些了。”魏可点点头,笑得自信飞扬。  他不屑地睥睨着她,冷哼,“你这么厉害还要男人干吗?”  “生孩子啊!”她答得理直气壮,一点也没有害羞的迹象。  “……”严楚斐无语。  “怎么样严总,你敢跟我生猴子吗?”她凑近他的脸,轻轻贴着他的唇,越说越离谱。  她落落大方,一点都不矜持。  生孩子?  跟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