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6章:终章(上)8000字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6章:终章(上)8000字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6948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22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106章:终章(上)8000字    严楚斐被怀里的小女人蹭得快自燃了,最终只能轻叹一声,无奈地捏了捏她的鼻尖,“问吧。”  魏可犹豫了下,然后硬着头皮小声问道:“董子妍……怎么样了?”  “杀人偿命,你说呢?”他冷笑,就知道她要问的是这个。  “……”魏可哑然。  是啊,杀人偿命……  现在是法治社会,犯了罪就要依法处置。  哪怕莫念娇死有余辜!  子妍也真是傻,为了报复莫念娇,居然不惜搭上自己的命。  魏可低着头,忧伤感慨。  严楚斐见不得严太太不开心,默默叹了口气,说:“放心,她不会死。”  “真的?”她双眼一亮,蓦地抬头看他。  “嗯。”他点头,像是向她保证一般。  闻言,她大大地松了口气,心中大石落下。  “那她——”  “你只要知道她不会死就行了,其他的就别问了,好吗?”严楚斐阻断严太太的打破砂锅问到底,表示有些事只能意会不可言明。  魏可懂了。  “好!”她点头。  嗯,只要知道董子妍不会死就够了,其他的,不重要。  严楚斐启动车子,动作娴熟地往家的方向行驶而去。  “老公!”魏可侧着身靠着椅背,深深看着专注于路况的男人。  “嗯?”他漫不经心地应道。  “谢谢你!”她特别认真地吐出三个字。  谢谢他这么爱她!  谢谢他默默为她所做的一切!  谢谢他爱屋及乌没有见死不救!  “就这样谢?”他忙里偷闲地瞥她一眼,表示不屑她只是口头上的谢意。  魏可勾唇一笑,微微向他倾靠,指甲在他握着方向盘的右手手背上极具勾挑意味儿地轻轻刮着,媚声娇嗲,“回家我再‘好好’的谢你呗!”  严楚斐被严太太逗得心神荡漾。  心里虽然乐开了花,但他的脸上却是一副很淡然的表情。  反手一抓,将她使坏的小手攥在手里,他勾动唇角扯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慵懒轻吐,“其实我觉得车里也挺不错……”  “讨厌!”不等他话音落下,她便红了脸,用力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提醒他一只手开车很危险,羞答答地娇嗔道。  “很久没在车里来过了……”严楚斐最喜欢看严太太害羞的样子了,越逗越来劲儿,转眸对她坏坏地眨眼睛,“嗯哼?”  一声“嗯哼”,如羽毛般扫在魏可的心上,惹得她整个人都酥了。  “滚犊子。”她羞愤地骂,使劲儿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回来。  “来一个呗!”他像是故意逗她一般,软磨硬泡,没完没了。  “严楚斐你给我好好开车!”  “诶前面那位置不错耶,我们把车停那里去……”  “臭不要脸的你走开!”  “真不试试?”  “严楚斐你够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过了一个欢欢喜喜的年,生活渐渐归于平静。  平静的生活,幸福又甜蜜,老公爱,女儿乖,一切都美好得不像话。  好像目前的日子已经非常完美了,然而魏可仔细一想,竟发现了一处美中不足的地方。  那就是……  她跟严先生还没复婚呢!!  而最重要的是,这元宵都过了,他却还是一点表示都没有!  难道是他忘了?  是他忘记他们已经离了婚?  还是他忘记他们应该复婚?  仰或是……他根本就不想复婚?!  想到最后一种可能时,魏可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连两天,她都在苦思冥想,想自己该怎么暗示他又不会显得自己很着急。  可想来想去,费光了细胞绞尽了脑汁,她都没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而且这两天严楚斐还巨忙,她想明示他都没有机会更别说暗示了。  一晃眼,就到了2月14号……  情人节!  一大早,魏可心情愉快地睁开双眼,欢喜地迎接这美好的一天。  她昨晚已经想好了,不管是明示还是暗示,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想起复婚一事,哪怕明示之后会被他取笑她也在所不惜。  哼!女儿都给他生了,不给她名分怎么行?  然而当魏可睁开双眼, 看到身边空空如也时,好心情瞬时大打折扣。  咦?他人呢?  这一大早的他跑哪儿去了?!  疑惑地蹙眉,魏可穿衣下牀,简单的洗漱之后就下了楼。  “太太。”  月嫂小宋正好从婴儿房出来,看到下楼的魏可态度恭敬地点了点头。  “沁儿呢?”魏可问,朝婴儿房走去。  “小姐还在睡。”  魏可站在门口往婴儿房里看了看,见女儿果然睡得正香,唇角轻轻勾起,宠溺一笑。  小家伙能吃能睡,体质比刚生下来的时候好多了。  轻轻将门掩上,魏可转眸看着小宋,避免吵到女儿,轻声问道:“看见先生了吗?”  “先生一个小时前就出门了。”小宋答。  “走了?”魏可一怔,微微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他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竟然连招呼都不跟她打一个,一声不吭就走了?!  “嗯。”小宋点头,对女主人的大惊小怪有些不解。  魏可的心情,顿时就不美妙了。  叮铃铃……  突然,门铃乍然响起。  “我去吧。”魏可对正欲去开门的小宋蔫蔫地说道,然后无精打采地朝着门口走去。  然而她拉开门,引入眼帘的竟是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请问是严太太吗?”玫瑰花的后面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庞,快递小哥礼貌地问道。  魏可点头,“对,我是!”  “这是您的花,请签收。”快递小哥抵上签收卡。  在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再接过花束,“谢谢!”  魏可表情淡然,怏怏不乐,即便上百支玫瑰摆在眼前,她的心情依旧没有多少好转。  签收之后,她捧着花回到客厅。  恰在这时,摆在茶几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垂眸一看,屏幕上果然显示着“老公”二字。  “喂——”  “大宝贝,节日快乐!”  她接起电话刚一开口,电话彼端就响起严楚斐欢快的祝福。  “嗯。”她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花收到了吗?”严楚斐的语调轻松愉快,与她的郁郁寡欢大相径庭。  “嗯。”  “喜欢吗?”  “嗯。”  一连三声鼻音,严楚斐终于像是发现了不对劲儿一般,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不开心啊?”  “你在哪儿?”魏可嘟嘴蹙眉,气鼓鼓地不答反问。  “去海城的飞机上。”  “什么?!”魏可大叫一声,瞬间火冒三丈。  “宝贝儿对不起,老公今天要出差……”他连忙道歉解释,怕她生气又立马补充加保证,“不过你放心,我下午就赶回来,一定不会耽误晚上跟你的烛光晚餐,我已经把餐厅的位置都订好了!”  “改天去不行哦?非要今天?!”她狠狠蹙眉,恼火不已。  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他小声呐呐,“这个合约很重要……”  “可是今天是情人节!”她大叫。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他无奈地轻叹一声,轻言细语地哄,“那个,严太太啊,其实只要咱俩相爱,天天都可以是情人节,做生意嘛你是知道的,不能太任性,咱现在有女儿要养,赚钱是首要的,你说对吗?”  道理魏可都懂,但是……  还是好气啊!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她委屈地问。  “五点!五点前我一定赶回来!”他连忙答,信誓旦旦。  魏可想, 也只能这样了。  只要他今天能赶回来,晚上庆祝也勉强可以接受。  “那你说话可要算话!”  “嗯嗯嗯,我保准!”  “那我等你哦!”  “乖!”  在严先生一再的保证下,严太太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魏可就兴冲冲地跑上楼,翻箱倒柜的挑裙子选鞋子,为晚上的二人世界做准备。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她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她要让他眼前一亮,她要让他对今天毕生难忘……  魏可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严先生五点回家,哪知等到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她又接到了严先生的视频电话。  “老婆对不起……”  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男人双颊潮红醉眼迷离,一声对不起说得模模糊糊口齿不清,像是舌头都捋不直了一般。  “你怎么了?”魏可狠狠蹙眉,大感不妙。  “我……呃……我有点喝多了……”电话彼端的严楚斐打了个酒隔,挠着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魏可,“……!!”  喝多了?  他居然有脸跟她说自己喝多了?!  魏可心火直窜,狠狠咬着牙根怒声叱问:“你现在在哪儿?”刚问完她就看到屏幕右上角呈现着海城标志性的建筑物,音量直线飙升,“你还在海城?!”  “嗯……”他扶着额头,眼神迷离,胡乱地点着头。  “严楚斐你不是答应过我五点一定到家的吗?”她气急败坏,简直恨不得爬进屏幕里去掐死他。  他特别无辜,苦哈哈地向她道歉,“对不起啊老婆,我也不想的,可是今天的客户太难缠了,我推不掉啊……呃……”  “严楚斐你少废话!你自己好好想想早上是怎么答应我的!”魏可气得要疯。  严楚斐瘪嘴,忙不迭地认错,“老婆我错了……”  “滚犊子!”她大骂,看到他醉醺醺的样子就来气。  “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他特别诚恳地向她道歉,可怜巴巴的像个做错事准备接受惩罚的孩子。  “你答应了我的事又做不到,我能不生气么!”她还觉得一肚子委屈呢。  他信誓旦旦的说下午一定会回来,从挂了电话她就开始兴奋又期待地等着他,结果他居然喝醉了,让她空欢喜一场她还能有好心情吗?  “好了好了,宝贝儿乖,老公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你别给我说什么保证!你的保证就是个屁!”  “好了,我错了……”  他低声下气地哄着求着,她气得一句都听不进去。  她冷冷瞪着他,怒声叱问:“一句话,你今天还能不能回来?”  “现在已经赶不及去机场了……”他怯怯地小声呐呐。  “所以你今天是不回来了是吧?”她冷笑。  “我让小易查了,只剩晚上十点四十分的那趟航班还有票……”他的声音更小了,如同蚊呐,仿佛怕太大声会激怒了她。  然而就算他说得小心翼翼,还是点燃了她心中的怒火。  晚上十点四十分的航班?那回到帝都还不得快凌晨一点了啊?  凌晨一点就是明天了好么?情人节都过了好么?  魏可气得已经不知道还能说啥了。  知道这事儿自己办得挺离谱,他连忙讪笑着讨好地说:“老婆,虽然我可能来不及陪你烛光晚餐,但是我有给你买礼物哟,而且是双份——”  “你可以闭嘴了。”她深吁口气,冷飕飕地阻断他。  他到底懂不懂?花和礼物是其次,她最想要的是他的陪伴!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她想跟他在一起……  如此而已!!  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干吗偏偏要今天出差?!  烦人!!  严太太板着脸郁郁寡欢,伐开心。  “老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要不……要不我让四叔马上给我安排专机……呃……”严楚斐小心翼翼地瞅着严太太的脸色,最后像是实在没辙了,就把主意打到了总统大人的头上。  魏可看着他话没说完又打了个酒隔的样子就一肚子火,他还敢去找四叔?活腻了么?!  “你疯了呀?就那么想挨骂?!”她气得想敲破他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的啥,豆腐渣么。  又不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四叔怎么可能给他安排专机?就他这说话舌头都捋不直的样子,只有被四叔斥责的份儿。  他若真打电话给四叔要专机,四叔问他干啥,他说赶回家哄老婆……  丢不丢人?!  四叔不大发雷霆才怪!  “只要你不生气,挨打我都愿意。”电话彼端的严楚斐可怜巴巴地说道,一副为了哄她开心不惜肝脑涂地的模样。  魏可深深吸了口气。  抬手用力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她叹气摆手,“算了算了,你回酒店去好好休息,明天再回来!”  就他这醉醺醺的样子,赶回来估计也只能在家里酣睡,所以还是别折腾他了,让他休息够了明天清醒了再回来吧。  毕竟他也是为了工作,虽安排不当,但也算情有可原。  其实他说得对,只要他们深爱彼此,每天都可以是情人节。  人生嘛,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点两点的小遗憾,有时候遗憾也是一种美,想开点就好了。  嗯,想开点就好!  魏可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  刚与严楚斐结束通话,没过一会儿她的手机又响了。  垂眸一看,居然是严甯打来的。  “喂。”她无精打采,蔫蔫地开口。  “嫂嫂!”严甯语调轻快,隐隐透着一丝小兴奋。  “七仔啊,有事吗?”  “我哥出差去了是么?”  “嗯,怎么了?”  听魏可说“嗯”,严甯好像更开心了,“我哥不在家那嫂嫂你晚上肯定有空的对吧!”  问她晚上有没有空?  七仔不会是想跟霍冬去过二人世界所以想把霍奕梵丢给她吧?  这是魏可的第一反应。  “呃,我……”  “嫂嫂啊,晚上陪我看演唱会吧!”  她刚想说有空你把孩子带过来吧,哪知严甯却欢喜地抢断道。  “啊?”魏可愣了下。  “n英的演唱会,我好不容易抢到票的,你陪我去呗!”严甯在电话彼端向她祈求撒娇。  魏可意兴阑珊。  她好想说自己正烦着呐没心情看演唱会,但如此直白的拒绝小姑子总归是不太好。  “冬子呢?”魏可想了想,婉转地问。  “别提他!”  哪知她话音刚落,严甯的语气就倏地变得凶巴巴的,气愤填膺地喝道。  情况不对。  魏可蹙眉,小心翼翼地追问:“怎么了?”  “刚跟他大吵了一架。”严甯气呼呼地哼道。  “啊?为什么呀?”魏可吓了一跳,忙问。  “今天情人节,他却要出任务,能不吵架么你说!”严甯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委屈和怨怼。  “呃……”魏可无言以对。  好吧,七仔和冬子的情况跟她和严楚斐是一样一样的。  两个男人都身不由己,两个女人委屈却又莫可奈何。  “你看啊嫂嫂,你男人不在家,我男人也不在家,所以就咱俩去看演唱会吧,好不好?”严甯在电话彼端极力怂恿,“n英的歌可好听了,真的!机会难得,你今天不去会后悔终生的!”  不去会后悔终生?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魏可失笑。  见嫂嫂还是犹豫不决,严甯苦苦哀求,“嫂嫂,去嘛去嘛,陪我去嘛,不然看我跟霍冬离婚你于心何忍?!”  “你这丫头,说的都哪儿跟哪儿啊?”魏可啼笑皆非。  严甯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说:“他答应要陪我看演唱会的,结果临时有任务陪不了我,如果连你也不陪我去的话,那这演唱会我不就看不成了么?我满心期待结果以失望告终,我能不找他闹么?到时一言不合不就离婚了么?”  “哦,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陪你去,你跟霍冬离婚就怪我咯?”魏可满脸黑线。  “嗯!!”严甯用力点头。  魏可觉得自己被打败了。  她可真不愧是严楚斐的亲妹妹啊,兄妹俩无耻起来简直一模一样。  魏可想,反正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的,既然七仔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就……  “好吧,我陪你去。”她颇感无奈地点头答应。  “我马上过来接你!”  严甯干净利索地抛下一句,说完就挂了电话。  魏可看着发出急促嘟嘟声的手机,哭笑不得。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晚七点。  演唱会现场。  在人山人海中,在各种尖叫呐喊中,魏可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舞台。  不是没看过演唱会,但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飘逸的长裙再披着貂绒披肩来看演唱会还是头一次。  她这身打扮,不像是看演唱会,倒像是要去参加什么很隆重的酒会。  而她之所以会穿成这样,是她的小姑子严甯强烈要求的。  严甯说,既然他们男人出尔反尔不陪她们,那她们就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找艳遇,给他们一点危机感,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对她们如此不上心。  她家小姑子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穿成这样来看演唱会她的内心是拒绝的,可又实在拗不过严甯的软磨硬泡,最终只能妥协。  好在演唱会现场灯光迷离,没人会注意她俩如此夸张的打扮。  严甯买的票靠前排,位置很好,视野非常的宽广。  让魏可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演唱会都已经开始,可她们身边还有好几个位置没人坐。  演唱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身为亚洲天后的n英声情并茂地演唱着她的成名曲以及经典歌曲。  一首又一首。  魏可心不在焉地盯着舞台,脑子里却全是那个不能回家的男人。  刚才在进场前,她给严楚斐的助理小易打了个电话,叮嘱他给严楚斐买点醒酒茶什么的。  小易连连说好,然后给她发了一张严楚斐的照片过来。  照片里,他趴在酒店的牀上,已经睡得跟猪一样了。  得!  他今天是真的回不来了!  心里满满都是失望,即便后面的万千歌迷呐喊震天,却丝毫无法让她郁闷的心情欢快起来。  魏可看了眼身边激动兴奋的严甯,暗忖这丫头的心可真大,嘴里说着霍冬的不是,转眼自己却能玩得这么欢。  哪里像是被老公放了鸽子心情不好的样子?  严楚斐经常说她没心没肺,可看看此刻的严甯,魏可觉得这“没心没肺”的称号她受之有愧。  突然,身边的两个空位有人坐了。  魏可下意识地转眸看了一眼。  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看起来跟严楚斐差不多,女的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  俊男美女,不比时下那些当红明星逊色,站在一起非常养眼。  在迷离的灯光下,魏可看到两人的穿着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女子红色长裙,男子黑色西装,虽然穿的没有她隆重,但也挺正式的。  目光触及男人的脸,魏可微微一怔,竟莫名觉得这个男人有一丢丢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咦?欧阳!你也来看演唱会啊?”  魏可正在努力搜寻往日的记忆看看能不能想起自己何时见过这个男人,然后突然身边就响起了严甯的欢呼声。  “是啊,真巧!”欧阳看着一脸茫然的魏可和正歪着脑袋看他的严甯,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意味深长地说道。  魏可看看欧阳,又看看严甯,一脸“你认识他吗”的表情。  “欧阳是云裳的舅舅。”严甯解释。  哦……  说起云裳,魏可就想起来了。  那次她跟严楚斐吵架,严楚斐一气之下去了c市,然后被云裳的儿子开着玩具车碾破了脚趾,还骗她说他出了车祸骨折了,吓得她立马丢下一切飞去c市找他。  好像就是在严楚斐的病房里她见过欧阳一面,当时欧阳和郁凌恒一起到医院来探望脚趾骨折的严楚斐。  “这位是……?”严甯跟欧阳打完招呼之后就一直好奇地盯着他身边的女伴。  欧阳,“她是我——”  “我叫米娅!”  不等欧阳把话说完,米娅就淡淡抢断。  米娅的声音很特别,沙哑中带着一丝粗噶,与她妩媚艳丽的容貌不太相符。  欧阳脸色微沉。  “我叫严甯,是严楚斐的妹妹,你是欧阳的女朋友吧?很高兴认识你!”严甯热情地向米娅伸出手,友好地自我介绍。  “不是!”米娅很坚定地吐出两个字,然后才伸出手与严甯相握,“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啊?”严甯被米娅的否认搞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的“不是”指什么。  在米娅一声“不是”说出口的那瞬,欧阳的脸,瞬时脸若寒冰。  米娅知道身边的男人不高兴了,但关她什么事呢?  她毫不在意,与严甯握过手后直接又把手伸到魏可的面前,“我叫米娅,你好!”  “你好你好,我叫魏可。”魏可连忙回礼。  正在这时,台上的n英又是一曲完毕。  “接下来依旧是一首老歌,一首我个人非常非常喜欢的歌——《征服》,献给大家!不过要等大家稍等一下,容我下去换个装。各位,一会儿见!”  n英说完之后就去了后台。  不到两分钟,全场灯光突然熄灭。  在一片漆黑中,《征服》的音乐响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