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0章:最近得罪了谁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0章:最近得罪了谁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343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30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天后。  开学的第一天,欧晴失踪了……  本是跟李倩倩约好了一起去图书馆借书,却在等待李倩倩的时候来了一个小女生向她问路。  小女生说自己是大一新生,找不到教学楼在哪里窒。  欧晴依照对李倩倩的了解,知道她估摸还没那么快来,便自告奋勇地要给小女生带路。  一路上小女生问东问西,一副对学校充满着好奇和激情的模样,看到小女生兴奋的样子欧晴就想到了自己刚入校门时也是这样,倍觉亲切,便很热情地向小女生介绍着学校里的一切戛。  两人相谈甚欢,欧晴的注意力全在和小女生的交谈上。  走着走着,突然身后伸来一只大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大手里有手帕,手帕上有蒙汗药。  于是她还来不及挣扎,甚至没有看到捂住她嘴巴的人长什么模样,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许久之后。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欧晴终于悠悠醒来,第一感觉是头痛欲裂,第二感觉是不能动弹。  昏迷前的情形浮现脑海,她大震,大脑瞬时完全清醒过来。  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绑、架了,她蓦地睁开双眼,苍白着脸惊慌失措地转头看着四周……  是一个杂乱不堪且封闭式的房间。  无窗无光,只有几件破旧的家具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霉味。  一看就是已经长期无人居住的旧房子。  欧晴的心顿时高高提起,呼吸混乱而急促,本能地想要爬起来,然而她却发现侧卧在地板上的自己根本动弹不了。  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双手双脚正被绳子牢牢捆着。可能是捆的时间太久,稍微一动,手脚的关节处就痛得刺骨。  她果然是被人绑、架了!!  顾不得双臂传来的剧痛,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在这时,有脚步声从门外响起。  紧接着“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屋里来。  两个男人年纪相当,都是三十左右的样子,长相平凡无奇,其中一个男子生了一对小眼睛,看起来略猥琐。  “哟!小美人儿醒啦!”小眼睛走在前面,进屋看到欧晴已经醒来,双眼瞬时一亮,眼底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你、你们……”欧晴见状,恐惧又戒备地瞪着两个陌生男子,连连往后蹭,颤声大喊,“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  “想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吗?别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另一个男子剃了一个平头,冷笑道。  “你们别过来!”眼看两个男人正一步步朝自己逼近,欧晴害怕得不停往后缩,脸如白纸双眼泛红,狼狈又恐慌。  平头冷嗤,嘴角的笑容讳莫如深,“那可不行,我们不过来的话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呢?”  欧晴知道,不管他们想干什么,都肯定不是好事!  果然——  “知道这是什么吗?”小眼睛一步步朝她走去,同时扬了扬手里的一个玻璃瓶。  此刻欧晴的背已经抵上了墙壁,退无可退,娇小的身躯因为恐惧而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看着小眼睛手里的玻璃瓶,瓶子里的透明液、体让她莫名泛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硫酸!”小眼睛的眼底划过一抹嗜血的寒光,笑得阴森又可怖。  闻言,欧晴狠狠一震。  “知道硫酸有什么用吗?毁容的!”小眼睛在欧晴的面前慢悠悠地踱着步,猥琐的目光在她美丽的小脸上流连,“像你这张巴掌大的小脸儿,只需一泼,啧啧,立马面目全非。”  毁容……  不管多么厉害的女人,听到这两个字,估计都会吓得面无人色。  更何况是性格柔弱的欧晴。  她的确被吓到了,惊恐地瞠大双眼看着小眼睛和平头,失声大叫:“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抓错人了!”  “这不是你?”平头冷冷一笑,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伸到她面前给她看。  照片里的人的确是她,从她完全不知道有这张照片的存在以及拍照的角度来看,是她被人偷、拍了……  “谁指使你们的?”欧晴蓦地抬头看着平头和小眼睛,心里的不安和恐慌越发浓重。  小眼睛和平头对视一眼,俱都一脸轻蔑,很显然是不会回答她的。  “对方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出双倍!!”极力隐忍着心里的恐慌,她挺直腰杆强装镇定地说。  其实欧晴心里很怕,很怕很怕,可她知道此刻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所以必须让自己保持冷静。  只有冷静,才可能还有机会自救。  出双倍……  小眼睛看着平头,心动,一副标准见钱眼开的样子。  平头却不为所动,居高临下地睥睨着狼狈至极的欧晴,大义凛然地说道:“小姑娘,我们出来混的呢讲究的就是一个道义,既然接了别人的单,又岂能半路变卦?所以别说你给我们双倍,就算你肯给我们十倍,你这张漂亮的小脸儿啊我们也是得毁掉的!”  “既然你们如此讲道义,又怎能伤及无辜呢?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伤了我你们就不会良心不安吗?”欧晴据理力争,一边试图说服小眼睛和平头,一边偷偷扯动着被反捆在身后的双手,“如果你们真是有血有肉的男子汉,那就不该伤害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如果你们只是为了求财,那么我愿意给你双倍,你们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她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竟让他们无言以对。  小眼睛和平头对视,被欧晴一句“有血有肉的男子汉”给捧得有点骑虎难下了。  只要是男人,不管好坏,都希望自己在世人眼中能称得上是男子汉”。  正当小眼睛和平头面面相觑时,又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子看起来比小眼睛和平头的年纪稍长,高大魁梧满脸横肉,一副标准的坏人相。  “啊呀……”  男子走进来就给了小眼睛一脚。  踹在腿肚子上,踹得小眼睛差点跪倒在地,吓得一声惊叫。  小眼睛和平头不约而同地转头看着来人。  “大大、大哥……”见来人脸色阴沉,小眼睛吓得直结巴。  “妈的!磨磨唧唧还不动手你们是想死吗?!”男子冲着小眼睛和平头破口大骂,面目狰狞凶神恶煞,格外骇人。  “动手动手,我们马上动手。”平头见状,忙不迭地噙着讪笑对男子点头,然后用力将小眼睛往欧晴面前推去,“上啊!”  小眼睛被推得踉跄,手里的玻璃瓶差点掉在地上。  欧晴花容失色,吓得使劲儿往墙壁角落里缩去。  “大哥,这妞儿长得这么漂亮……”小眼睛见色起意,目光贪婪地看着欧晴美丽的小脸,然后回头看着男子,不怀好意地挤了挤眼,说:“不玩玩儿吗?大哥,你看这小姑娘长得细皮嫩肉的,玩儿起来肯定很带劲儿的。”  男子双眼一眯,仔细打量着狼狈不堪的欧晴,邪笑着大赞,“这个提议不错!”  刚才没注意,此刻一看,原来这女的长得这么漂亮啊!  这么漂亮的小妞儿,就这样毁容太可惜了,小眼睛说得对,反正都是要杀的,不玩儿白不玩儿!  小眼睛的话,直接让欧晴面如死灰。  “那这张漂亮的小脸蛋儿还是等会儿再毁吧,不然这硫酸一淋下去血肉模糊的岂不是要倒尽胃口么对吧?”小眼睛笑眯眯地说道,然后退开一步,一脸谄媚地看着男子,点头哈腰:“大哥你先请!”  男子毫不客气地朝着欧晴逼近。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要过来!”欧晴尖叫,吓得整个人尽可能地缩在一起。  眼看着男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绝望开始在心里蔓延,这一瞬,她才发现在严谨尧面前逞强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她总对他说别把她当成三岁孩子,总说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可事实上她又错了!  嗯,她错了,她保护不了自己!  平头睥睨着惊慌失措的欧晴,意味深长地说:“小姑娘,你呀也别怪我们哥几个,要怪只怪你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样对你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所以你呀,今儿就认命吧!”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谁?  她最近得罪了谁?  尤雅?  还是严谨尧的妈妈?  “你们放过我吧,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想要多少?你们开个价,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们的!”欧晴恐慌无助地看着已走到面前来的男人,颤声哽咽,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已是怕到极致。  于她而言,受辱比死亡更可怕。  如果今天注定难逃一劫,那她宁肯清白的死去,也不愿意受辱的活着。  平头说:“这不止是钱的事儿……”  “闭嘴!”男子倏地冷喝一声,狠狠瞪了平头一眼。  平头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不是钱的事儿?  做这种犯法的事儿,如果不是为钱,那就只能是为怨了……  到底是谁如此恨她呢?  竟恨到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对付她!  欧晴正猜测着谁会是幕后黑手,突然看到男子的手伸向她被捆绑在一起的双脚。  “啊……走开!不要碰我,你走开!!”欧晴尖叫,频频闪躲,怎奈不管脚上的绳子还是被男子三两下就扯掉了。  双脚被松开的那一瞬,她本能  地抬脚一踹。  咚……  她一脚踹在男子的肩上,男子猝不及防,被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小眼睛和平头的面前被一个女人踹倒,身为老大的男子觉得颜面尽失,大怒。  “妈的!”男子恶狠狠地咒骂一声,转头对小眼睛和平头大吼:“杵着做什么!过来给我摁住她!”  小眼睛和平头不敢有违,连忙上前准备帮忙。  欧晴绝望。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再上前一步我就咬舌自尽!”欧晴挺直背脊,对着三个男人尖叫道。  她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已经豁出去了。  “大哥,这……”小眼睛停住脚步,为难地看着男子。  “这什么这!她想死就让她咬啊!省得我们动手,正好!”男子蹭地跳起来,咬牙切齿地骂道,然后看着欧晴,阴测测地冷笑,“咬啊,不是想死吗?老子还没(女干)过尸呢,今天正好可以试试!”  看着笑得阴深可怖的男子,欧晴满心绝望,暗忖自己是上辈子挖了他家祖坟么?  竟然死了都不放过她?!  突然——  “进去!”  门外响起一声冷喝,紧接着门被推开,一个男人将另一个拎着旅行袋的男人推进了屋里来。  陷入恐惧中的欧晴下意识地朝着来人一看,惊愕地发现拎着旅行袋的男人竟是云铭辉……  “大哥。”将云铭辉押进来的男人对着所谓的老大态度恭敬地喊了一声。  “他谁啊?”老大皱眉,上下打量着云铭辉。  “说是来交赎金的。”  “赎金?”老大一脸莫名其妙。  “欧晴!”云铭辉在看到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欧晴时,心疼得要命,愤怒烧红他的眼,向来温文尔雅的男人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云铭辉!!”终于见到“熟人”,欧晴简直要热泪盈眶,心里总算不那么恐惧了。  云铭辉朝着欧晴跑去。  “站住!”  哪知才跑两步,一枚锋利无比的刀子就横在了他的面前,生生阻断了他的去路。  持刀的老大恶狠狠地冲着云铭辉说:“小子!不想死就给老子别动!”  面对老大的威胁,云铭辉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他不是怕死,而是怕不能把她救出去。  如果能让她平安脱离危险,他就算真的死了,也毫无怨言。  “别怕,没事的。”云铭辉眼底泛着血丝,强忍着愤怒保持冷静,深深看着楚楚可怜的欧晴柔声哄道。  欧晴还是怕,但跟之前自己一个人面对这几个绑匪时要好太多了。  云铭辉安慰完欧晴之后,将手里沉甸甸的旅行袋往老大面前一丢。  “你们要的钱我已经带来了,放人吧!”云铭辉说。  “你他妈谁啊?”老大狠狠皱着眉头瞪着云铭辉,有点被搞糊涂了。  云铭辉用嘴努了努旅行袋,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的钱我已经带来了!”  “大哥,好多钱啊!”  小眼睛拉开旅行袋拉链,立马被满满一袋钱给闪瞎了眼,激动不已地惊呼道。  一大袋金钱对于几个绑匪来说诱惑力是极大的,所以听到小眼睛惊叹“好多钱啊”的那瞬,另外三个绑匪也朝着旅行袋奔去。  四人围着一大袋钱,激动地拿起一沓沓崭新的钞票享受着手感,俱都双眼发亮。  见四个绑匪围着旅行袋,云铭辉连忙趁机朝着欧晴跑去。  奔到她面前,一把将不停发抖的她紧紧拥在怀里,云铭辉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回归原处。  还好,她没事。  还好,他来得及时。  还好……  他一边庆幸着,一边快速地解开她被捆着的双手。  绳子解开,牵扯到关节,欧晴痛得直冒冷汗。  看到她脸色惨白,云铭辉心疼至极,连忙轻轻揉着她的肩膀,以缓解她的疼痛。  欧晴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狠狠颤抖,豆大的泪水滚落眼眶,泪如泉涌。  云铭辉没来之前,她很害怕,但一直忍着没哭,可这会儿被他拥在怀里,她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如泛滥的洪水,哗哗地往下掉。  虽然他的怀抱不及严谨尧那般温暖结实,也不及严谨尧那般更让她有安全感,但在她最需要救助的时候他能出现在她面前,她已是对他感激万分了。  “云铭辉……”如同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抱住他的腰,她将脸埋在他的怀里,狠狠哽咽。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没事了……”云铭辉轻抚着欧晴急促起伏的背脊,喃喃低语,极尽温柔地哄着。  “小子!你到底是谁?!”  倏然,他们的身后响起一声大喝。  一脸横肉的老大极尽艰难地从金钱的诱惑中挣脱了出来,目光狐疑地瞪着云铭辉,凶巴巴地叱问。  云铭辉松开欧晴,将她护在身后,然后无畏无惧地与老大对峙,“我姓云——”  “谁他妈管你姓云还是姓雨!老子问你,是谁让你来这儿的?”  云铭辉怔了一下,微微拧眉,“你们啊!”  “我们?”老大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们要我拿钱来赎人的不是吗?”见几个绑匪俱都是一脸懵逼的模样,云铭辉也有些糊涂了。  老大勃然大喝,“放屁!我们都他妈不认识你!”  云铭辉看着不像是在撒谎的老大,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的可以回家再想,此刻情况危急,他们还是先脱险要紧。  “随便,认不认识都好,反正现在钱已经给你们了,我们可以走了吧?!”云铭辉紧紧牵着欧晴的手,用下巴点了点一大袋钞票,冷冷道。  边说就边拉着欧晴往门口移动。  云铭辉始终将欧晴藏在身后,即便是走,也是侧着身子提防着几个绑匪。  “谁他妈说你们可以走了?”老大恶狠狠地吼道,目露凶光,面目狰狞。  闻言,云铭辉顿时不安起来,狠狠拧眉,“收了赎金不放人?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了?”  “老子就是没有职业道德,你能怎样?”老大嚣张地狠狠切齿,然后对小眼睛和平头发号施令,“把那女的给我抓过来!”  小眼睛和平头二话不说就朝着云铭辉逼近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云铭辉大喝,不安在心里疯狂扩散。  如果是他孤身一人,面对四个绑匪拼死一搏也没什么所谓,可现在他喜欢的女孩需要他保护,他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但以一敌四……  加上对方手上有武器。  胜算几乎为零。  云铭辉有点绝望了。  “啊……”  欧晴颤声尖叫,被平头一把擒住。  “放开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