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20章 :甜蜜番(终)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20章 :甜蜜番(终)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51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39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心疼归心疼,但他可恶的时候也是真的可恶,所以不能就这样轻易饶了他。  “活该!啊……”  她板着脸佯装铁石心肠,然而话音刚落,他头一歪就一口咬在她的腿上。  他没有很用力,但也有一点点疼,吓得她反射性地大叫一声。  严萧楠被妈妈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一脸懵逼地看着妈妈。  “欧小晴你怎么这么心狠?我肠子都快吐出来你都不来看我一下?!”严谨尧气得很,咬牙切齿地说。  肠子都吐出来了……  听起来虽然有点夸张,但依照他脸色的苍白程度来看,也相去不远了。  欧晴表面嘴硬,心里还是挺同情他的。  “怪我咯?”她瞥他一眼,轻哼一声。  “当然怪你啊!”严谨尧忿忿不平,怨愤地瞪她。  “凭什么?”欧晴瞠大双眼与他互瞪,不服。  “生出这么笨的儿子不怪你怪谁?”严谨尧恨恨地说,顺势嫌弃地瞪了儿子一眼。  严萧楠的眼皮开始打架,本是恹恹欲睡,哪知被老爸一瞪,吓得一激灵,连忙往妈妈怀里躲。  “你才笨你才笨!再说了,你没份儿啊?他若真的笨,就是遗传你的!”欧晴闻言,怒不可遏,一副母鸡护小鸡的凶悍模样。  严谨尧自知失言,被小兔子骂了也不敢啃声。  但他心里实在委屈,恼火又不解,“你说他好好的干吗要吐?”  欧小晴狠狠剜他一眼,骂道:“灌你一升水再把你举在空中晃来晃去看你吐不吐!”  呃……  严谨尧无言以对。  但他还是好气啊!  “那他吐就吐吧,还非吐我嘴里……呕……”  一想起刚才那惊悚的瞬间他就又恶心得不行。  连忙半支起身把垃圾篓抓过来,半趴在沙发上对着垃圾篓一阵干呕。  看着他难受地干呕着,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欧晴没好气地轻斥道:“谁让你把嘴巴长那么大!”  同时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他。  严谨尧接过纸巾,用力擦了擦嘴,然后喘着气又倒回她的腿上。  “我在教他叫爸爸!”他平躺着,头依旧枕着她的腿,幽怨地仰望着她。  “所以咯,他不想叫,并向你吐了一口奶。”欧晴哼哼,耸肩道:“没毛病啊!”  严谨尧一脸黑线。  他倏地将脸往她小腹上一埋,闷闷地哀嚎,“严太太,我难受。”  边嚎边用脸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轻蹭。  欧晴被男人这类似撒娇的举动惹得哭笑不得。  “活该!”她娇嗔一声,伸手推了推他的脑袋。  严谨尧何其精明,听到小兔子语气变了,顿时抓住机会,变本加厉……  手,悄悄溜进她的衣摆,直接往上……  啪!  欧晴抬手往自己(月匈)上用力一拍,狠狠拍在他的手背上,嗔怒道:“你有完没完?”  “臭小子睡着了。”严谨尧微微支起头,看着趴在她肩上已睡着的儿子,小小声地说。  “怎样?”她嫌弃地斜睨着他,明知故问。  他用嘴努了努沙发的另一边,“把他放那边去,你陪陪我……”  欧小晴脸色一沉,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他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很生气啊?还敢跟她提这种无理的要求?  不要以为她真的没脾气好吗?  她也是会生气,也是有原则,也是有底线的人好吗!  欧晴什么也不说,就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他。  严谨尧被小兔子凉飕飕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悚。  狠狠拧了拧眉,他重重叹息一声,说:“欧小晴,差不多得了,你离家出走我都没骂你,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  知道她带着儿子偷偷离开帝都的时候他真是怒得想狠狠抽她一顿,但见到她和儿子完好无损后又舍不得责骂她了,加上她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对她发脾气。  欧晴起身,把睡熟的儿子轻轻放在沙发的另一端,给儿子盖上小被子,然后才回到严谨尧的身边。  “严谨尧。”她坐回原来的位置,脸色严肃地看着他。  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嗯?”  直觉告诉他,小兔子要对他放大招了……  果然!  她说:“我想在c市住一段时间。”  “不行!!”他勃然大喝,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可怖。  欧晴没说话,只是看了眼儿子,只见儿子皱着眉头砸了咂嘴,然后又沉沉睡去,并没有被他爹的大嗓门吓醒。  顺着小兔子的视线看过去,严谨尧意识到自己音量太高了,连忙压低声音,气急败坏地切齿,“欧小晴你想干吗?”  “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  “你放——胡说八道!!”  他气得差点爆粗,好在最后关头改了口。  看着他怒不可遏的样子,她神色平静,低低道:“严谨尧,我没开玩笑。”  低沉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忧伤。  “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你嫌我还不够忙是不是?你想把我折腾得猝死是不是?”严谨尧又气又急,整个人都不好了。  欧晴沉默。  她知道他忙,也知道他累,更知道他不管多忙多累都不会忘记疼她爱她关心她。  可是她不能因为他对她好,就认同他所有观点啊!  在某些事情上,他太霸道也太大男子主义,无伤大雅的小事她可以由着他,但触及原则……  她忍不了!  两个人在一起,合得来最重要,不管什么观念都不能相差太远,否则是过不到老的。  人活一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必须得分清楚!  做人不能太过稀里糊涂,不能连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  欧晴神色淡漠,严谨尧气急败坏,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互瞪了一会儿,严谨尧倏地又整个人往沙发上一倒,再次把头搁在她的腿上。  欧晴没有躲避也没有拒绝,只是垂着眼睑淡淡地看着他。  “头疼!”他抓起她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气呼呼地喝道。  要她帮忙按摩。  欧晴犹豫了下,最后妥协,葱白手指在他的额头周围慢慢地摁压。  毕竟是自己的丈夫,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看他难受,她也不可能真的置之不理。  见小兔子还是关心自己的,严谨尧稍稍放心了些。  半晌后,他抬手轻轻抓住她的手,睁开眼望着她,半是讨好半是求饶地说道:“好了好了,以后家里那些破事儿我都不管了,除了你和儿子女儿,其他人我都不管,行吗?”  欧晴默默叹了口气。  她无奈地瞅着他,低低道:“这不是管不管的问题……”  “我知道我知道 !”他有些地烦躁连连点头,续而幽怨地咕哝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  “严谨尧,你的观念有问题!”她脸色严肃,格外认真。  “我改!”他毫不犹豫地承认错误,将她的手拉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然后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说:“以后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许我做什么我就不做什么,行不行?”  他说,我什么都听你的……  然而欧晴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狠狠蹙眉,眼底泛起失望,“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知道!”他抢断。  欧晴,“那你说说,你错哪儿了?”  “惹你生气。”严谨尧答。  欧晴的心,瞬时坠落谷底。  “瞧!你根本不知道!!”她不禁冷笑,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感觉跟他已经无话可说了,她难受得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他不止不松,甚至将她的手抓得更紧,就像生怕她飞了似的。  同时,他深深看着她,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欧小晴,男人跟女人的立场不一样,对一件事的看法自然也会不一样。说实话,我之前的确没有觉察到自己有何不对,直到你生气了,说不跟我回家了,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然后我开始反省。  “在来机场的路上,我终于想通了,然后我就发现自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换位思考了下,假设今天这事是发生在你我身上,我怎么可能同意让那孩子进严家的门?又怎么可能舍得让你伤心?  “因为事不关己,所以才会把‘认祖归宗’说得那样云淡风轻!”  他说得诚诚恳恳,情真意切,看不到丝毫的虚假和敷衍。  闻言,欧晴心里稍感安慰。  严谨尧坐起身来,轻轻抓着她的两只手,放下一贯的高姿态,近乎低声下气地向她认错道歉,“欧小晴你是对的,是我错了!我跟你认错,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好不好……  好!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又怎能说不好?  其实只要他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就不生气了。  “你真的想通了?”她爱恨不能地瞥了他一眼,问。  “嗯!真的!”他用力点头,像是保证一般。  “真的不会再管这事儿了?”  “我发誓!”他竖起三根手指。  她连忙把他的手摁下来,不让他发誓。  听了他的保证,欧晴满意。  自此,隔在彼此中间的冰层完全融化。  见小兔子终于不生气了,严谨尧彻底放下心来。  最近他很忙,彼此已经有好些天没亲近了,这会儿难得独处,他开始心痒难耐。  飞机刚起飞,到帝都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所以够他们速战速决战一场……  心动不如行动,严谨尧立刻朝着欧小晴凑过去,要亲她……  “哎呀!”  哪知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触上的那一瞬,欧晴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叫一声。  “怎么了?”他顺势将她搂进怀里,一边问,一边埋首在她的脖颈里,轻轻地(口允)她颈侧肌肤。  “楚斐他爸爸会不会去打扰妈妈啊?”欧晴蹙着眉头,忧心忡忡地问。  婆婆洪芸菲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已于两个月前出国治疗加静养,暂时不在帝都,而且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回不来。  欧晴有些担心,如果婆婆知道楚斐在外有私生子,很有可能会跟严谨尧之前的态度一样……  就是要让那个孩子认祖归宗!  老太太虽然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可是诚如严谨尧刚才所说,每个人的立场不一样,难保老太太不会为了“曾孙”而做出什么糊涂的决定。  毕竟人老了,在处理某些事情上可能就不会太理性,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瞒着老太太,不让她知道这件事。  严谨尧在小兔子微微撅起的唇上亲了一口,说:“我已经让人把母亲的手机号注销了,给她换了个新号码。”  小兔子的忧虑他早就考虑到了,所以为免事情越弄越复杂,他已经做出了相应的措施。  “真哒?”欧晴双眼一亮,惊喜地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颜。  “嗯!”严谨尧点头,然后微微嘟嘴索吻,求奖励。  欧晴毫不犹豫地在他唇上重重吻了一下。  可吻完之后她又一脸惆怅,“但万一妈妈打电话给二哥呢?”  严谨尧笑着摇头,“她从来不会主动给我们打电话,除了你!”  老太太可傲气了,一向主张晚辈向长辈问好,从来不会给几个儿子打电话。  都说返老返童,人老了就跟孩子一样,希望有人哄,所以老太太这些年可谓是想尽办法求关注。  她老了,觉得孤单,希望晚辈能主动去关心她,那样她的心里就会觉得子孙后辈心里是有她的,她才会觉得开心。  所以说到傲娇,老太太是鼻祖。  但如此傲娇的老太太却对小儿媳欧晴格外的宽容和爱护。  即便出国静养,每周给欧小晴打个视频电话唠嗑是雷打不动的事。  闻言,欧晴心里喜滋滋的,嘚瑟地微微支起下巴,“那我岂不是很荣幸?”  “当然!”严谨尧唇角轻勾,被容易满足的小兔子逗笑了。  老太太偏爱自己欧晴心里很清楚,不止是她给老太太生了个大胖孙子,更多的是她对老太太的胃口。  当然,也可以说是老太太爱屋及乌!  因为严谨尧爱她!  “不生气了吧?”严谨尧将小兔子抱到自己腿上,紧紧扣在怀里,脸颊挨着她的脸颊,与她耳鬓厮磨。  生气倒是不生气了,不过她想,还是得警告他一下的。  她微微歪头,佯怒地瞪他,“你以后再……唔……”  话音未落,就被他以吻封缄。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一吻便不可收拾……  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他的手在作乱,欧晴娇喘吁吁地推他,“不行啊……儿子在睡觉……”  “所以你小声点,别吵醒他。”他在她唇间轻哄,低醇喑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情(谷欠)气息。  欧晴又羞又急,脸颊发烫,“严谨尧你够了,楠楠在呀……嗯……”  “我们去卫生间。”他将她打横抱起就往卫生间走去。  “不——唔……”  她的抗议被他尽数堵在了嘴里。  总统大人的专机,堪比一个五星级酒店,卧室、客厅、洗手间应有尽有。  进入卫生间后,他把她放在洗漱台上,扣着她吻得深入咽喉……  欧晴手忙脚乱地推拒着他,紧张又担忧。  严谨尧将小兔子撑在自己胸膛上的手抓开,衔着她的耳垂暧、昧轻哄,“别闹,咱们都好几天没做了。”  “那也不用急于一时啊,我们先回家……”她羞得脖子都红了。  “我不!我就要现在!”他蛮横霸道地轻喝,同时双手开始剥除她的衣服。  “你别……啊……”她轻叫,脸烫得快可以煎蛋了。  然而却怎么也阻止不了他想要使坏的决心。  “嘘!乖,小声点。”他一边在她身上肆意点火,一边小声哄着。  “我们一会儿就到帝都了。”她蹙眉担忧。  “还有两个小时才到呢,我快一点,只要一个半小时就行……”  “你……”  她羞愤欲绝,然而接下来却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三万英尺的高空,别样的激、情在尽情绽放……  一个半小时后。  严谨尧说话算数,只要了一个半小时。  可这样“速战速决”的后果是整个过程如狂风暴雨般激烈,结束后的欧小晴两条腿都虚软得直打颤。  大脑迷迷糊糊的,她不知道还有多久到达帝都,怕时间不够,怕被庞栋等人发现端倪,在结束后连忙清洗了一下就穿上衣服朝卫生间外走去。  得逞的严谨尧心满意足,悠然自得的姿态看不出丝毫的紧张和着急,在欧小晴出去之后才开始慢悠悠地冲洗自己。  欧晴走出卫生间就第一时间朝着睡在沙发上的儿子看去。  这一看,她发现儿子竟然醒了,而且还自己爬起来站在沙发上,趴着机舱的小窗户看外面的天空。  “楠楠!”欧晴朝着儿子快步走去。  听到妈妈的声音,严萧楠转头看着妈妈,口齿不清地喊,“妈……妈……”  “宝贝儿你在看什么呀?哇……”欧晴一边柔声轻问,虽然知道儿子根本不会回答,一边也朝着窗外看去,然后她的双眼顿时就亮了,惊奇地叫起来,“严谨尧严谨尧!”  “嗯?”严谨尧正好关掉水头就听到小兔子在叫他。  “你快来!”欧晴哇哇大叫,激动得不行。  严萧楠一脸懵逼地看着激动的妈妈。  “怎么了?”严谨尧听小兔子语气很急,不知道是出了啥事,连忙随便套上浴袍就从卫生间快步走出来。  “你看,有彩虹诶!”  在他出来的那瞬,欧小晴就指着窗外,喜笑颜开地对他说道。  他走过去,弯腰往外一看。  果然有彩虹。  在飞机上看彩虹与陆地上看彩虹是不一样的,从高空中看到的彩虹是圆形的,非常的漂亮。  “哇,好漂亮啊!”欧晴惊赞连连,开心得不行。  严谨尧单膝跪在沙发上,与欧小晴并排,小太子严萧楠则挤在爸爸和妈妈的中间,一家三口一同欣赏美景。  突然——  “啊!”  严谨尧惨叫一声。  欧晴一惊,下意识地低头一看,顿时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刚睡醒的严萧楠肚子饿了,遇到刚洗完澡的爸爸敞着睡袍光着胸膛……  对饥饿的严萧楠来说,有奶便是娘,所以他嘴一张,就毫不客气地咬住了爸爸的……  咬住就开始(口允)。  “我真的不可以打死他吗?”  严谨尧咬牙切齿,也不知是痛的还是气的,一张俊脸严重扭曲。  “不可以哦。”欧晴乐不可支,笑得花枝乱颤。  严萧楠也很郁闷,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口允)那么用力却还是没有奶出来……  严谨尧抓狂,咆哮声响彻天际——  “严萧楠你给我松口!!”  “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  ————(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