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一米阳光》第002章 :我不认识你

《一米阳光》第002章 :我不认识你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23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39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所以她不恨他了!  一点也不!  “米娅,开门!”  男人沉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一丝迷离,以及浓浓的警告意味。  指甲深深陷入掌心里,米娅极其冷漠地开口,“你敲错门了,这里没有什么米娅!”  呼……  门板上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  欧阳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酒,反正一向酒量很好的他此刻已经头重脚轻。  可能是酒精作祟,心里的(谷欠)望被无限放大……  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好好看过她了。  今天她出狱,他虽然一直在远处看着她,然而彼此距离太远,慰藉不了他的相思之苦……  他想站在她的面前,他想紧紧拥抱着她,他甚至想狠狠的吻她……  欧阳用额头抵着门,左手插袋,右手举起在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  砰……呯……砰……  缓慢的拍门声,像是他无意识的举动,然而却让米娅的心一直悬着。  怕他会突然爆发。  给他做了两年的情、妇,他的脾气她再了解不过,他若心里不痛快了,那么激怒他的人将会很惨……  包括她!  当米娅正苦思冥想该如何让门外的男人离开时,她突然听到了钥匙捅入锁孔的声音……  哗啦!  她眼疾手快,在他转动钥匙开门的那瞬,动作迅速地把防盗门上的链条锁挂上。  哐……  欧阳开锁推门,却终究是慢了一步,只能推开一条几公分的门缝。  门里门外,在昏暗的烛光中,两人冷冷对视。  米娅的心揪成一团,胆颤心惊。  他居然有她家的钥匙?  欧阳危险地半眯着被酒精熏染得迷离又朦胧的双眼,看了看阻碍他进屋的链条锁,然后再轻抬眼睑看向面无表情的米娅。  他看着她,一瞬不瞬。  与她的距离缩短到不足一米,可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打不开门,他抱不了她,更吻不到她……  “开门,我有话要跟你说。”在对视良久之后,欧阳心平气和地开口。  那近乎哀求的语调,是从未有过的柔软。  “我不认识你,亦与你无话可说!”米娅冷冷拒绝,站在他触碰不到的位置,对他冷眼旁观。  说完,她顺势关门。  怎知他像是料到她会由此一举似的,一手抓着门,一脚则往门缝中踩……  门便关不上了。  她说,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吗?  欧阳本是迷离的眼,瞬间寒光迸射。  “不认识我?”他冷笑,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跟我睡了两年,你说你不认识我?”  她全身上下他哪里没看过?又有哪里没碰过?现在来跟他说不认识?  如果这样都不算认识,那要怎样才算认识?  睡了两年……  “先生,请自重!”米娅俏丽的脸庞瞬时冷若寒冰。  “当初你处心积虑爬上我的牀的时候,怎么不说自重?”欧阳冷嗤,眼底怒焰翻腾。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马上离开,否则——”  “怎样?”他唇角的冷笑更甚,态度嚣张地阻断她。  “报警!”米娅极尽冷漠地吐出两个字,一脸“我说到做到”的坚定表情。  “嗤……”欧阳闻言,笑得越发的轻蔑了。  米娅知道,他是在嘲笑她,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是啊!  以他的地位和身份,就算她报了警也伤不了他分毫,可想而知这样的威胁在他眼中是多么的可笑。  可是不这样说又能怎么办呢?  就算吓唬不了他,给自己壮壮胆总行吧!  欧阳笑完,眸光倏地一凌……  嘭!  他用肩狠狠撞门。  一声大响,让米娅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心,瞬间收紧。  这里是一栋比较老旧的公寓楼,加上几年无人居住,门锁都有些生锈了,被欧阳如此一撞,链条锁嵌在木质门框的那一端就有些松动了。  嘭!  欧阳又是狠狠一撞。  哐……  链条锁扎入门框里的螺丝被生生拔起,门开了,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呯!  他进屋,顺势关门。  看着气势汹汹的男人,米娅再往后退了两步。  与他,始终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欧阳很不满意!  在酒精的驱使下,他的理智早已离家出走,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听从自己的心……  他一个大步上前,张开双臂将她死死抱住,在她耳畔痛苦嘶喊,“米娅!!”  久违的拥抱,一热一冷,如同火山与冰川。  欧阳高大的身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米娅不吵不闹也不挣扎,仿若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像。  因为深知自己与他力量悬殊太大,再怎么挣扎都不过是徒劳罢了。  与其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还不如省点力气。  他的吻,像是在意料之中,又像是在意料之外,就那样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  米娅下意识的偏头要躲……  他却终是能早一步洞悉她的心思。  所以当她的头刚刚一动,他的双手就死死捧住了她的脸颊,滚烫的唇,毫不客气地狠狠烙在她的唇上……  她扬手就往他脸上挥。  他腾出一只手来精准无比地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企图施、暴的手半空拦截。  阔别两年的吻,于欧阳来说堪比灵丹妙药,让他枯萎的心瞬间满血复活。  米娅出奇的安静。  她没有反抗挣扎,也没有尖叫哭泣,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冷眼看着他肆意沉迷……  唇,被狠狠碾压,他的舌,长驱直入……  口腔里充斥着彼此的气息,搅在一起,无法分清谁是谁的。  烛光微微跳跃,他的脸忽明忽暗,米娅眼底泛着冷漠的寒光,唇角隐隐透着一抹冷笑。  曾经的自己有多迷恋这张脸,那么现在就有多憎恨他这个人!  太久太久没有吻过她了,他深陷其中,周遭的一切都屏蔽在意识在外。  于是米娅很轻易就把他的手机“偷”到了手。  家里什么都没有,没电没水没气自然电话也是不通的,所以要报警的话,得先有手机才行。  他的手机有锁屏,但这并不影响拨打110……  嘟……嘟……  电话正在接通时的嘟嘟声传入欧阳的耳朵,将他从迷醉中唤回神来。  在他因疑惑而停下的那瞬,她趁机狠狠推开他,然后退到沙发的另一端,与他保持安全的距离。  “你好,110吗?我要报警!”  电话接通了,米娅对着电话彼端的人冷冷说道。  欧阳狠狠拧眉。  呵!  她还真做得出来!  “这里是xx小区15楼10-3,有人入室抢劫!”米娅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谨慎地盯着两步开外的欧阳。  欧阳死死盯着冷漠无情的女人,心脏在狠狠抽搐。  说完地址之后,通话结束。  欧阳怒极反笑,阴鸷的目光极具侵略性地投射在米娅的脸上,一边朝她步步逼近,一边意味深长地说:“你说错了。”  米娅后退,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  “你不该跟警察说我是入室抢劫,你应该说……”欧阳阴测测地冷笑着,慢悠悠地吐字,在微微停顿之后,他倏地将她扑倒在沙发上,薄唇贴上她的唇,在她唇瓣上恶狠狠地切齿,“我是入室强(女干)!!”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音,他的手,开始撕扯她身上的T恤……  米娅强装的镇定瞬时崩盘。  她的眼底泛起一抹惊慌,连忙抓住他作乱的手,气急败坏地大喊,“欧阳!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告你!”  一声“欧阳”,让他住了手。  他垂眸看她,冷笑夹杂着一抹得意,“不是说不认识我吗?”  米娅没心思跟他争论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一心只求他能早点滚蛋。  “我奉劝你一句,警察马上就到了,不想身败名裂的话——”  “身败名裂算什么?我特么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身败名裂?嗯?!”  她的威胁还没说完,就被他咬牙切齿地冷声阻断了。  欧阳觉得自己所有的耐心都涵养都被眼前这个叫米娅的女人给磨光了。  野蛮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不识好歹的女人他也见得多了,但像米娅这么野蛮、不识好歹、以及可恶至极的女人……  他是第一次见!  欧阳觉得自己有毛病,越是带刺的玫瑰,他就越想徒手去摘。  哪怕会被刺得遍体鳞伤,也甘之如饴!  她报警的举动激怒了他,一把将手机夺回来就随手丢向一旁,同时头一低,再次袭上她的唇……  她摇头闪躲,沉默抵抗。  而她无声的反抗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大手扼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固定住,岑薄的唇,惩罚般再次狠狠碾压她的唇……  并不宽敞的沙发里,还散发着淡淡的霉味,她被他整个控在身、下,彼此的身躯紧紧叠在一起,他的吻,肆意妄为。  一股血腥味在彼此唇间弥漫开来,她的唇角,被他报复性地咬破……  米娅心里泛起一丝悲伤,恨自己力气薄弱不能与他抗衡,只能这样被他白白欺负。  叩叩叩。  终于,门被敲响。  “有人吗?”  一道男声,礼貌询问。  米娅心中一喜,暗忖应该是警察赶到了,她想开口呼救,可刚一张嘴就被他趁机吻得更深……  “我们是警察,里面有人吗?再不出声的话我们就撞门了!”  警察的声音更大了一些,下最后通牒。  米娅想从欧阳的身下钻出去,怎奈他像座大山一般重重压着她,别说逃,她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警察,“我们数三声,一!”  欧阳脸如寒冰,默不啃声。  “二!”  屋内依旧没有任何响动。  喊话的警察往边上让开,准备让后面的队员破门而入。  “三……”  然而警察的话音未落,吱呀一声,门开了。  为首的警察抬眸就迎上欧阳冷得如同三九寒冰的俊脸。  “欧……欧s记您……您怎么……”为首的警察顿时像见了鬼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欧阳,惊讶又慌张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没事,你们走吧!”欧阳整个人堵在门口,而门只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他高大的身躯将屋内的一切都完全遮挡,同时他对着门外的几个警察冷冷说道。  “哦……”为首的警察呆呆地点了点头,完全反应不过来此刻是什么状况。  “请等一等!”  可就在几名警察准备收队之时,欧阳的身后响起一声沉喝。  “闹够了没有!”欧阳转眸就狠狠瞪了眼试图从他身后挤到前面来的米娅。  米娅无视他充满警告的目光,从他腋下探出头来,对准备离开的警察快速说道:“是我报的警!这里是我家!”  “呃……那个……”为首的警察一脸懵逼。  站在最后的一个比较年轻的警员,见势不对,连忙悄悄拿出手机,搬救兵……  “警察先生,请你们将这位醉酒的男士带走,我不认识他!”米娅从欧阳的腋下钻出来,将门完全打开,冷冷说道。  几个警员都下意识地朝着屋内看了看,但烛光太昏暗,根本看不仔细,大伙儿面面相觑,俱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欧s记明显不想走,可这位女士又态度那么坚决的要撵人……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有时候男人比女人还八卦,所以这会儿几个警员的心里不约而同地猜测着他们年轻有为欧s记和这位看起来冷冰冰的美丽女子到底有何关系……  米娅又说:“还有,他踢坏了我的门,请让他赔偿!”  她冷漠严肃,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  气氛,瞬间陷入一片僵凝。  听米娅说门锁坏了,两个警察准备上前来查看,哪知却被欧阳一记阴冷的眼神给瞪得连忙退回原处。  就这样僵持了十来分钟,一个高大健硕的男子匆匆而来……  “燕队!”  为首的警察态度恭敬地对燕诏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了?”燕诏呼吸略急,跑得汗流浃背,疑惑不解地微微拧着眉头看着脸色阴沉的欧阳。  涉及到欧阳,不管什么事最好都低调点,所以燕诏转头就对下属说:“你们先收队,这里交给我——”  “人民的公仆们!你们就是这样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吗?”在几个警员点头准备离开的那刻,米娅噙着冷笑轻蔑地嘲讽道:“我报了警,你们打算就这样不了了之吗?”  燕诏转眸看向米娅……  霍然瞠大双眼,燕诏失声喃喃,“米娅……”  原来是她出狱了,难怪欧阳“发疯”了。  他就奇怪嘛,一向那么严谨的男人今天居然会惹得他们出警,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请叫我米小姐!”米娅淡漠地睨着燕诏,冷声提醒。  呃……  燕诏摸了摸鼻尖,被米娅如此呛声,难免有点尴尬的。  “好吧米小姐!看来你对我们这些人民的公仆很不屑啊,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吗?”燕诏笑米米地看着米娅,半真半假地戏谑道。  米娅冷讥,“燕大队长,你到底是来办案的,还是来走访的?”  燕诏抬手挠额,被米娅的牙尖嘴利呛得无言以对。  默默吸了口气,他微笑道:“行!那二位跟我走一趟吧!”  “去哪儿?”米娅闻言,眼底顿时泛起戒备之色。  燕诏理所当然地说:“你不是控告他入室抢劫吗?当然要去警局录口供啊!”  去警局……  那岂不是还是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而且去了警局,比在家里还更不安全吧!  不!  她哪儿也不去!  “请你们把他带走,立刻!”米娅低着头退开一步,与所有人拉开距离,冷冷说道。  燕诏微笑,“那米小姐你这是放弃控告了对吗?”  “对!我放弃!”她面无表情,垂着眸盯着自己的脚尖。  告什么告?  呵!想告倒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她别的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就凭她一个无权无势还落破潦倒的女人,怎么可能扳得倒他?  欧阳一直保持缄默,饱含愠怒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射在米娅的脸上,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一瞬不瞬。  “走吧!”燕诏对欧阳说。  欧阳不肯走。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燕诏索性将欧阳往屋外推,意味深长地劝说道。  呯!  当欧阳和燕诏走出门外,下一秒,门就被米娅狠狠甩上。  欧阳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酸涩难当……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把家里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借来的两千块已经所剩无几,米娅必须得找工作养活自己。  然而一连去了好多家公司应聘,都被拒了。  因为她有“坐牢”的前科!  屡屡碰壁,本是斗志昂扬的心,已变得颓然失望……  其实她有心理准备,知道今后的路必定会比以前更加艰辛,但她觉得熬一熬就过去了,也相信一切不好的事情都终将会过去。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现在的自己居然连工作都找不到了。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米娅突然觉得特么的茫然无助,距离出狱已经一周,再找不到工作的话,她真的得饿肚子了。  因为前景一片苍凉而变得黯淡的目光,在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时,骤然一亮。  米娅看到了希望!  她心中一喜,连忙试图朝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靠近。  当她还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时,她的目标已走到路边,弯腰坐进了一辆宾利车里。  很明显是要离开了。  米娅慌了,奋力挤出人群,朝着宾利扑去。  嗤——  刚启动的宾利车见突然有人跳出来,司机吓得慌忙踩下刹车。  “想死啊你!”  司机吓出一声冷汗,降下车窗就冲着米娅破口大骂。  米娅没有理会司机的出言不逊,也顾不得自己崴了正疼得不行的脚踝,忙不迭地扑向后座车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