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一米阳光》第005章 :过来陪我

《一米阳光》第005章 :过来陪我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28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8:39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你为了什么接近我你自己忘了吗?你凭什么要我对你全然信任?”他反驳,字字犀利。  为什么接近他……  米娅脸色一白,哑口无言。  深深看着他,她涩涩苦笑,续而垂眸,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对,也对……我不值得你信任……”  终究是她太高估自己了,以为跟他在一起两年,他的心里对她多少是有点感觉的……  可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他那么聪明,又那么狡猾,想必当初早就看穿了她的企图,所以在面对她的刻意接近时索性将计就计……  他假装中了她的美人计,顺便挖了一个大坑给她跳……  到最后,她偷鸡不成蚀把米,不止赔了身,还赔了心……  时至今日,米娅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失败!  看她笑得悲凉苦涩,欧阳的心脏微微一抽,松开她已经被自己捏得有些淤青的手臂,情不自禁地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虽然她很可恨,但看到她这样难过,他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然而他类似怜惜的动作却让她很排斥,一把挥开他的手,再顺势撑起身来将他狠狠一推。  在他因一时稳不住而倒在沙发里时,她跳起来冲进了卧室。  没有衣服的遮蔽,她跟他说话都会觉得很没底气,所以她得换身衣服再来战斗。  欧阳看着逃得比兔子还快的女人,被踹的部位隐隐作痛,让他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自然是不能让她就这样躲起来的,捂住自己受伤的地方用力揉了揉,待不再那么难受之后,他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  大手抓住门把手正要往下压,门却先一步打开了。  看着已经换上居家服的女人,欧阳眉头一皱,大为不满。  大热天的还穿长袖长裤,脑子有病?  怕他看?  呵!她全身上下他哪里没看过?现在才来遮不觉得太晚了吗?  为了不让他的眼神再占自己的便宜,米娅找了套秋天的居家服,虽然不够清凉,但心里踏实就好。  一开门就看到他像座大山一般堵在门口,她连忙往后退开一步,严寒戒备地睨着他。  “欧s记,很晚了!”她冷着脸,双手揣在上衣口袋里,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一出来就想撵他走?  欧阳更不高兴了。  眉尾一挑,他冷哼,“那又怎样?”  呵!怎样?  这么明显的“滚”他都听不懂?  “你该走了!”米娅才不给他装傻的机会,直截了当地说道。  欧阳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没好气地讥讽道:“若我不呢?你又要打电话叫燕诏来看笑话?”  米娅心里清楚,眼前的男人是在提醒她别妄想用法律制裁他,因为在C市,他就是法律!  所以就算她打一万次报警电话,他也不可能会有丝毫损伤。  米娅心里恨得很,却又对他的无耻没有丝毫办法。  “既然不想丢脸那就请多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实在气不过,她噙着冷笑反唇相讥。  “这句话应该留给你自己,少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说起“丢脸”二字他就来气,勃然大喝。  给他……丢人现眼?  米娅哭笑不得。  怒极反笑,她极尽不屑地撇嘴道:“呵!欧s记你这话说得可真是太好笑了!我丢人现眼?我丢什么人了?我现谁的眼了?我在外面做什么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啊需要你这种大人物来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她的牙尖嘴利让他很是恼火,剑眉一拧,危险地半眯着双眼,阴测测地吐字,“米娅,惹怒我对你没好处!”  “再糟也不过如此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好怕的?”米娅闻言,满不在乎地耸肩笑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  “你别不识好歹!”欧阳眸色一沉,伸手就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地瞪着她的眼睛,言辞间透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他手劲儿大,捏得她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掉了一般,疼得微微蹙眉。  “我就不识好歹!”  她小脸一甩,将他的手甩开,昂首挺胸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挑衅表情。  见她还敢跟自己对着干,欧阳气得横眉怒眼,一个大步逼近她的面前,大手伸向她的(月匈)……  米娅连连后退,避他如蛇蝎。  欧阳的脸色更难看了。  想起曾经,只需他勾勾手指,她就会老老实实地来到他的身边,不管他想要做什么,她都会乖乖配合。  那时候的她,比现在听话一百倍,像个会吸人精髓的小妖精,总是让他欲罢不能……  哪像现在,好似他手上有什么致命病毒似的,碰她一下她都恨不得全身消毒的嫌弃样子就让他想要狠狠揍她一顿。  欧阳暗暗磨牙。  “不让我碰是不是?”看着她故作随意地用手挡(月匈)谨防被他侵犯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目光冷厉地盯着她,咬着牙根阴测测地冷哼道:“米娅,你信不信一个月之内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要你!”  求他要她?  还跪在他面前?  米娅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哭笑不得地看着大言不惭的男人,真想冲上去一耳光把他打醒……  如果打了他不会被报复的话。  他以为她还是两年前的那个米娅?  他以为她还是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情、妇?  他以为她米娅没他欧阳会活不下去?  简直笑话!!  她现在恨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好吗!还求他?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米娅怒极反笑。  “送你六个字!”她笑得异常甜美,声音也变得娇滴滴的,扭着腰肢主动朝他靠近。  欧阳抿唇不语。  “有多远……”她站在他的面前,微微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脸,然后在他岑薄的唇瓣上呵气道:“滚、多、远!!”  一字一顿,字字嫌弃。  欧阳讳莫如深地盯着冲他挑衅的小女人看了半晌,然后勾唇一笑。  “走着瞧!”他说。  米娅心里咯噔一下,被他笑得莫名就泛起一丝不安。  但输人不输阵,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绝不能就这样被他唬住。  “走着瞧就走着瞧!”她腰杆一挺,气势十足地接下战书。  欧阳点头,一下又一下,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起来狡猾又歼诈。  然后他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见他终于要离开了,米娅默默地长吁口气。  可一口气还没吐完,就见他突然又折回身来,她惊得连连后退,“你想干——”  啪!  他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到面前,然后狠狠一巴掌拍在她的P股上。  “啊……”她吓得大叫,错愕又愤怒地瞪他。  他下手毫不留情,打得她疼死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  他抓起她的手就往他那处摁去,同时低头在她耳畔阴森森地切齿,“你以后再敢踹我这里,我非弄得你生不如死!!”  “……”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里正抓着什么,米娅的大脑嗡地一下炸开了,脸如火烧心如打鼓,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臭……流、氓!!  她羞愤欲绝,咬着牙根狠狠瞪他,红着脸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她越是想逃,他就把她的手捉得更紧。  更甚至,他还强行让她的手在他那里用力揉了揉……  米娅疯了。  她气得要跟他拼命,可就在她卯足了劲儿要反抗时,他却先一步放开了她。  看着羞红了脸的小女人,欧阳心满意足。  整了整衣服,他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睥睨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然后在她充满愤恨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离开。  被不要脸的男人白白吃了一通豆腐,米娅气得很,可她又不敢找他理论,就怕说着说着他又不走了那就要死了。  算了算了,他留在这里实在危险,只要他离开,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米娅一边在心里默默劝导着自己,一边冲到门口,在他跨出门去的下一秒,就呯地一声用力关上了门。  咔擦……  反锁!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一直以为,只要自己肯降低要求,只要自己肯吃苦耐劳,就一定饿不死。  然而事实证明,她想得太天真了。  她找不到工作!  就算她把要求一降再降,降到去餐厅应聘服务生,降到去做洗碗工,甚至去给人帮佣……都没人要!  c市很大,却没有她立足之地。  她只剩两百块了。  也就是说,她若再找不到工作,很快就得饿肚子了。  在这繁华盛世里,有手有脚却要饿肚子怕是得笑掉别人的大牙吧。  米娅走投无路,犹豫再三,最后只能去找在牢里结交的一个小姐妹。  这个小姐妹跟她年纪差不多,叫杨燕,比她早半年出狱。  米娅之所以要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才来找杨燕,是因为杨燕是个混迹于风月场所的女人,目前正在一家休闲会所里上班。  “什么时候出来的?”  杨燕卷发披肩,浓妆艳抹,嘴里叼着烟,姿态慵懒地靠坐着梳妆台,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睨着米娅。  “好几天了。”米娅坐在镜子前,微蹙着眉头看着眼前乱的要死的梳妆台。  “那怎么今天才来找我?”杨燕不满地问道。  米娅随手拿起一根眉笔,一边对着镜子描眉,一边回答:“家里两年没住人了,跟鬼屋似的,得拾捣拾捣。”  “做过这行吗?”杨燕又问。  米娅拿着眉笔的手微微一顿。  没错,找不到工作的她,决定来这里试试。  “没有。”米娅放下眉笔,摇头道。  以前的她倒是没少出现在这种场所,但那时她都是来应酬的,以消费者的身份。  杨燕点点头,“没事儿,我跟程姐说了,你只陪客人喝喝酒唱唱歌,其他的不参与。”  “谢了,燕子。”米娅抬眸,对杨燕感激一笑。  “客气啥!咱俩可是生死之交!”杨燕也笑,一掌拍在米娅的肩上,特别仗义地说道。  在服刑期间,作为“新人”的米娅没少被人欺负,性格直爽的杨燕看不过去,帮过她许多。  一来二往,两人就成了朋友。  后来有一次她们出外劳动,杨燕遇到意外,米娅冒死相救……  所以以她们的交情,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  米娅笑着点头。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服务生工作服的男孩冲着杨燕喊道:“燕子姐,V8房的客人找你,让你马上过去一下。”  “好的!”杨燕点头,将手里才抽了一半的香烟往烟灰缸里一摁,对米娅说:“你先坐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嗯。”米娅点头。  然后杨燕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跟着服务生离开了。  杨燕前脚一走,后脚就有几个女子进入了休息室。  “哟!新来哒?长得挺漂亮啊!”为首的短发女子一边朝着米娅走近,一边上下打量着她,阴阳怪气地咂嘴道。  女人天生善妒,只要是比自己漂亮的都是敌人,在这样的 风月场所里这种现象更是司空见惯。  “杨燕介绍来的。”跟在短发女子身边的一个女人在其耳边小声嘀咕。  短发女子闻言,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顿时就黑了。  很显然,短发女子跟杨燕不对盘。  “叫什么名字?”短发女子姿态高傲地站在米娅身边,双臂环胸睥睨着她。  这口气……  米娅不是包子也不是软柿子,抬眸对着短发女子淡淡一笑,说:“抱歉,我不想告诉你。”  短发女子呼吸一窒,脸色一阵青白交加,被米娅轻飘飘的一句话给搞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呵!”短发女子气得连连冷笑,“拽什么?姐姐问你是看得起你!”  “我不需要你看得起!”米娅淡定自若,优雅从容地轻轻摇头。  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米娅如此不给面子,短发女子顿觉下不来台,不由恼羞成怒,“三八!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  骂她?  这她就不能忍了!  “我特么就不给你脸,你能咋地?”米娅脸色一沉,腾地站起来,倨傲不羁地睥睨着短发女子,态度嚣张地喝道。  “你——”短发女子气结,一个新来的敢跟老员工如此叫板,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女子扬手就想打米娅,哪知却叫米娅抢先踹了一脚。  “啊……”女子惨叫着往后退了两步,瞠大双眼看着老神在在仿若没事儿人一般的米娅,更是怒不可遏,“你敢打我?!”  “我只是自卫。”米娅说,平静淡漠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惊慌和歉意。  “呵!我看你是找死!”短发女子随手抄起一把椅子就要往米娅身上砸去。  千钧一发间,一个纤瘦的身影冲进了休息室里来,在短发女子抡起椅子的那瞬,扑过去就将女子狠狠一推。  咚!  “啊……”女子猝不及防,被推的摔倒在地,定睛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杨燕你——”  杨燕却懒得理会短发女子,径直走向米娅,“你没事吧?”  米娅摇头。  其实她性格不弱,能欺负她的人并不多。  短发女子爬起来就要找杨燕干架,却在这时,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休息室的门口——  “吵什么吵!”程姐大喝一声。  休息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程姐严厉的目光将所有人扫视了一圈,然后又是一声沉喝,“干活了!!”  谁也不敢违抗,所有人乖乖听命行事。  十分钟后,程姐领着杨燕、米娅以及短发女子进了一个包房。  米娅一进包房就转身要走。  哪知呯地一声,包房的双开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米娅僵在原地,暗暗磨牙。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见鬼了!  如果不是见了鬼,为什么她看到包房里坐着的男人竟是欧阳、郁凌恒和燕灵均呢?  关门声颇大,引得大伙儿回头,程姐疑惑不解地看着明显想出去的米娅,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我想去上个厕所……”米娅想找机会开溜。  程姐不悦,拧眉轻喝,“怎么不早说?先忍着!”  米娅汗哒哒。  眼角余光偷偷瞟向沙发,只见坐在正中间欧阳神色淡然,垂着眸看手机,仿佛并没有发现她……  米娅更往后躲了躲,讪笑着求程姐,“程姐,我能不能换个房……”  然而程姐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有人冲她们扬声喊道,“那谁!红裙子那个!对,就你,来来来!过来陪我!”  穿红裙子的正是米娅。  而喊话的却是……  唯恐天下不乱的郁凌恒。  米娅暗叫一声糟糕,被发现了!  “程姐,我……”米娅急了,皱眉看着程姐。  哪知程姐却喜笑颜开,不由分说就拉着她往沙发走去,边走边小声说:“小米啊,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啊,你知道这是谁吗?这可是咱们c市赫赫有名的郁大少爷呢!”  米娅在心里狠狠翻了个大白眼。  她当然知道他们是谁!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想要逃啊!  米娅直接被程姐推到了郁凌恒的身边坐下。  然后杨燕陪燕灵均,短发女子陪欧阳。  分配完毕之后,程姐就噙着谄媚的笑离开了包房。  米娅虽然是坐在郁凌恒的身边,但另一边,却是欧阳。  就等于她成了一块夹心饼干,夹在欧阳和郁凌恒的中间。  她浑身僵硬,如坐针毡。  郁凌恒的眼底眉梢流淌着笑意,打从看到米娅的那刻,他的心里就乐开了花。  终于有机会调侃他家这位傲娇的小娘舅了。  “我说咱们欧大少今儿是抽什么风居然想来这儿喝酒呢,原来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郁凌恒笑呵呵地扬声说道,目光直直射在欧阳的脸上。  欧阳面无表情,从始至终都盯着手机,即便身边多了米娅和短发女子,也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般继续玩游戏。  对郁凌恒不怀好意的调侃自然也是充耳未闻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