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76章:分手费(8000字)

《燕少宠妻无度》第076章:分手费(8000字)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6810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燕灵均依旧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根烟,唇角勾勒着一抹阴冷的弧度,冷眼看着杨亦冉离去的背影。  呵!威胁他?  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还没听够?”  当杨亦冉彻底走出外面大铁门,燕灵均突然对着空气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陶陶从二楼的楼梯口慢慢地移出来。  脸上泛起一抹窘迫。  其实她真不是故意想要偷听,实在是杨亦冉歇斯底里的声音太大了……  让她即便在楼上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燕灵均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未回头看她。  陶陶僵在二楼,进退不得,不知道该回女儿的房间还是该下楼去……  犹豫了几秒,她硬着头皮往下走。  既然都偷听了,回女儿房间好像不太合适……  下了楼,陶陶走到燕灵均的身边,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默默斟酌着如何开口……  “看什么看?不认识啊!”  等了半晌也不见她说话,他抬眸冷冷瞥她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陶陶垂眸看了眼被丢弃在沙发上的照片……  照片不堪入目,却深深震撼了她的心。  她万万没想到,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你跟她……”许久之后,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艰涩吐字。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饥不择食?!”  哪知她刚开口,就被他恶狠狠地抢断了。  陶陶被噎得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她的心很乱,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男人了。  一直以为他跟杨亦冉发生过关系,所以她也一直觉得他们是扯平了的,可现在……  原来犯错的始终只有她一个!  即便在他亲眼目睹她背叛了他之后,他也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若是撇开他对爷爷的见死不救,她想她还真是欠他很多很多……  心里那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被揭开,燕灵均怨愤又委屈。  冷冷盯着眼前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狠狠磨牙。  自己打从有了她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可她倒好,竟然……  想到她让个自己头上一片绿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若非亲眼所见,他是愿意相信她的,可是他都已经捉(女干)歼在牀了,而且她也默认了,这样的情况下他若还相信她和周灵北是清白了,那他就是天下第一字号大傻瓜!  听燕灵均冷嘲热讽怨气深重,陶陶不想往枪口上碰,转身欲走。  “我话还没说完呢,走什么走!给我回来!!”  可下一秒就被他吼得站住了脚步。  燕灵均气死了。  她可真是够没良心的啊!  得知这件事的真相之后,她就不该说点什么吗?  这样一声不吭转身就走算几个意思?  陶陶犹豫了两秒,然后乖乖回到男人的身边。  他挑眉,冷睨着她。  她明白他的意思,二话不说在他身边轻轻坐下。  他看着她,她低着头,气氛有一点点紧绷,还有一点点尴尬……  像是比赛谁更沉得住气,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良久之后……  陶陶先败下阵来。  “燕氏……”她黛眉微蹙,欲言又止。  刚才杨亦冉跟他的谈话她在楼上全都听到了,包括杨亦冉对他的威胁……  “要垮了!”  燕灵均答,简单又直白。  陶陶哑然。  她看着他,明知不该,可心里还是不受控制地泛起一抹担忧。  要垮了……  他怎么可以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到底是真不在乎,还是在装不在乎啊……  “陶陶,杨亦冉说得对吗?”  突然,他抬眸与她对视,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陶陶,“……?”  “如果我变成了穷光蛋,你是不是就会马上离开我?”他调整了一下坐姿,侧身面对着她,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变成穷光蛋……  会不会马上离开……  会!  但她不敢如实告诉他。  如果他没钱了,就不能桎梏她和女儿了,那样的话,她和女儿就自由了。  她不是嫌弃他没钱,而是渴望自由!  他那么恨她,待在他的身边会活得很压抑,她迟早会受不了的。  与其今后他们变成仇人,还不如现在分开……  反正都会形同陌路,早一点分开至少可以减少一段痛苦的过程……  陶陶选择沉默。  不敢说实话,也不想说谎骗他。  “说啊,你会吗?”久久得不到她的回复,他俊脸一沉,勃然喝道。  其实他已经猜到她的答案,但就是不肯死心……  “你不会变成穷光蛋的!”陶陶低着头,笃定地说道,并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万一呢?”他挑眉斜睨着她,对她的顾左右而言他非常不满。  呵!她就那么肯定他不会变穷?  不!他会!不久的将来,他就会变得很穷很穷……  陶陶默了。  燕灵均也沉默,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就等着听她怎么回答。  半晌后,陶陶垂着眸低低道:“其实杨亦冉挺爱你的……”  燕灵均闻言,一颗心顿时凉了个透,唇角泛起冷笑,“所以呢?”  “如果跟她结婚能挽救燕氏,你可以考虑一下……”陶陶很诚恳地给出建议。  虽然她内心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不是吃醋,只是单纯的不希望他娶一个心肠歹毒的妻子!  可是不娶杨亦冉的话,燕氏就得垮。燕氏对他来说那么重要,他就真能眼睁睁看着它垮掉?  考虑一下?  “呵!你这是在怂恿我(卖)身吗?”燕灵均唇角冷笑更甚,狠狠抽了一口烟,朝着陶陶的脸吐了口烟圈。  “……”陶陶蹙着眉头撇开脸,哑口无言。  将剩余的半截烟摁在烟灰缸里,然后他抬眸看她,神色严肃地问:“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没钱了,你可不可以不走?”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  可不可以不走……  他语气虽凉,却掩藏不住乞求之意。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闭嘴不言。  “嗯?”他拧眉催促,步步紧逼。  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她硬着头皮说:“我从来就没贪过你的钱!”  燕灵均双眼骤然一亮,“所以你是答应不离开了吗?”  她又不说话了。  燕灵均苦笑。  她的不愿正面回答和沉默,处处表明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拍拍裤腿,他优雅起身,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楼上走去,边走边说——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离开……可以准备收拾东西了!”  陶陶看着燕灵均离去的高大背影,竟看到了他从身体里渗透出来的落寞和孤寂……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燕灵均又开始忙碌起来。  燕氏的收购战打得如火如荼,他每天早出晚归,还时常出差加班,一个月来忙得脚不沾地。  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不在家,陶陶乐得自在,可心里却总有那么点不安……  时值周末,云裳约了陶陶逛街。  选了个有游乐场的商场,燕小小和郁睿阳在游乐场里嬉戏,陶陶和云裳就在外面一边看着孩子,一边喝咖啡聊天。  陶陶眼睛看着正和郁睿阳玩儿得不亦乐乎的女儿,脑子里却在想着已经十来天没有回家的男人,心不在焉。  自从知道他和杨亦冉没有发生关系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心,变得有些矛盾。  面对他时觉得烦,可他一连十天不回家吧,她又想知道他的状况……  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刻。  突然,陶陶发现云裳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那眼神像是有什么话要跟她说。  “怎么了?”她问。  云裳朝着陶陶凑近了一点,压低声音说:“燕氏被收购了,你知道吗?”  陶陶狠狠一震。  已经……被收购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儿?”她狠狠蹙眉。  云裳轻叹一声,“昨天。”完了忍不住吐槽,“你都不看新闻的吗?”  陶陶说不出话了。  她没看,昨天有些头疼,吃了感冒药晕晕沉沉的睡了一天。  陷入震惊中回不来神,陶陶听到这个噩耗的第一反应就是此刻的燕灵均咋样了……  “陶陶。”云裳看着失神的陶陶,说:“如果你想走,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再好的人,内心都会有点小自私,所以云裳是站在陶陶这边的。  走……  陶陶微微一怔。  燕氏被收购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燕灵均已经从云端坠入泥潭。  可在得知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呼风唤雨之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自己终于即将得到自由,而是担忧……  嗯,她竟然在担忧他此刻的感受。  如此巨大的打击,他能承受得住吗?  “燕灵均现在自顾不暇,负债累累,他是没精力去追踪你的。”云裳一边说,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陶陶看。  负债累累……  陶陶皱眉。  云裳哎的一声,重重叹了口气:“其实想想,燕灵均也挺可怜的,已经没了公司没了家,若再没了女儿没了你,他可就真是一无所有了!”  没了女儿没了你……  一无所有……  陶陶的心,倏地一酸。  后面云裳又说了些什么,陶陶已经没有心思再听,脑海里全是“一无所有”四个字在无限循环。  她想,像他那么骄傲自负的男人,若真的一无所有了,该如何面对这沉重的打击?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没钱了,你可不可以不走?  突然想起他一个月前对她说过的话,心,更是酸涩难当。  回到家后,陶陶给自己弟弟打了个电话。  “陶博……”  “姐,对不起啊,我最近忙疯了,都没时间去A市看你和小小,不过我就快忙完了,你帮我跟小小解释一下啊,过几天我就去看你们,我会给她买很多很多漂亮的小裙子和 芭比娃娃当做道歉礼物的!”  电话接通,陶陶才刚开口,彼端的陶博就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  “没关系,你忙你的。”陶陶轻轻道。  陶博问:“姐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语气略急,不难听出他此刻正在忙。  “啊对……是有一件事儿……”陶陶用力咬了咬唇,有些难以启齿。  “姐你说!”  “那个,陶博啊……”陶陶皱眉纠结,欲言又止。  “嗯呢,我在听。”陶博正在文件上签字,一边签一边随口应道。  狠狠咽了口唾沫,她豁出去般把眼一闭,“你有钱吗?”  “啊?”陶博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啊?”陶陶硬着头皮说。  陶博很诧异。  这是姐姐有生以来第一次问他借钱,以前都是姐姐拿钱给他的。  而依照姐姐的性格,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是不会向人开口借钱,就算是最亲之人也一样。  所以姐姐为什么要钱?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要多少?”陶博既狐疑又担忧,问。  “你有多少?”陶陶反问。  陶博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跳。  姐姐问他“有多少”,便表示姐姐所需的数目一定不小。  而她需要的数目越大,那么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就肯定小不了。  “我没多少,不过我可以跟我们家大boss借,他很好说话的。”陶博说。  经过那么多事,陶博是真的长大了,姐姐的事就是他的事,为了姐姐,他万死不辞。  陶陶在心里斟酌了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觉得……你能借多少?”  “嗯?”  “你能借多少,我就要多少!”  陶博觉得姐姐今天很不对劲儿。  借多少就要多少?  难道他能借一个亿她就要一个亿?  可问题是她需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啊?  “你要钱干什么啊姐?”陶博疑惑更深,问。  陶陶默了默,说,“……我有用。”  “做什么用?”陶博追根究底,越发觉得姐姐有事瞒着他。  “我有个朋友出了点事,需要一大笔钱……”她模棱两可地小声呐呐。  “什么朋友啊?”  “你不认识的。”  陶博心中敲起警钟,正色道:“姐,你不会遇上骗子了吧?”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傻瓜!”陶陶勃然一喝,有些生气地叫道。  听姐姐语气不对,陶博不敢再问,点头应允,“那行吧,我问问我家boss,看他愿意借我多少。”  姐姐第一次求他,他再东问西问的姐姐怕是得误会他不想帮忙了。  所以不问了,姐姐的忙,不管怎样他都得帮!  陶陶,“嗯,那我等你消息。”  “好!”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三天后。  燕灵均终于回家了。  这次两人差不多将近半个月没见面了,乍然看到他,陶陶的心狠狠一抽。  他瘦了,而且看起来非常疲惫。  在听到他的车驶入车库的声音时,陶陶正在给女儿讲睡前故事。  女儿已经睡着。  陶陶给女儿盖好被子,下楼,然后便看到仰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的男人。  他气色不太好,很显然是公司的事让他心力交瘁。  “回来了。”她走上前,轻声开口。  燕灵均睁开眼,目光从天花板一点一点地移到陶陶的脸上,“嗯。”  “饿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她问,语气格外温柔。  “有什么?”他一边直起身来去拿茶几上的烟,一边随口反问。  “我跟小小今天吃的饺子,还有新鲜的馅儿和饺皮。”  “好!”  “你累了的话就回房去躺会儿,我做好了给你端上来。”  简单而温馨的对话,仿若他们是一对感情和睦的夫妻。  只可惜燕灵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将这份难得的美好气氛生生打破——  “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他目光犀利地看着她,唇角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眼底眉梢尽显讥诮。  “……”陶陶一窒,无言以对。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燕灵均点燃烟,狠狠抽了一口,然后往后一靠,在淡淡的烟雾中睥睨着她,“你是哪种?”  听着他凉飕飕的语气,陶陶既心虚又恼怒。  他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仿佛能看穿她的心……  “看来你不饿。”陶陶脸色一冷。  呵!她想最后对他好一次,他竟然还不领情?  真是不识好歹!  眼见小女人要恼羞成怒了,燕灵均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然后他的脑袋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眼,“我就在沙发上眯会儿。”  白白被他嘲讽了一顿,陶陶气得很,可看着他疲惫的模样,又不忍发飙。  见他闭上双眼小憩,她二话没说就去了厨房。  一刻钟后,陶陶端着两盘热腾腾的饺子来到客厅。  “饺子好了。”  见他像是睡着了,她碰了碰他的腿,将他唤醒。  燕灵均睁开眼,睡眼惺忪地盯着饺子。  他的确是累了,不过十几二十分钟就睡得很沉了。  陶陶拿起筷子递到他面前。  燕灵均顺手接过,钳了一个饺子蘸了点醋就丢嘴里。  “嗯,真香!”他由衷赞道,然后瞟见她煮了两大盘,抬眸看她,皮笑肉不笑地哼道:“煮这么多,最后的晚餐?”  陶陶一怔。  他这话虽然不太吉利,却一针见血。  她撇开脸避开他的目光,沉默。  燕灵均就那样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爱到骨子里的女人,前一秒还觉得格外美味的饺子,突然就如同嚼蜡一般,难以下咽。  他钳了一个饺子递到她嘴边——  “我不饿。”她轻声拒绝。  “还是陪我吃点吧!”他淡淡一笑,并不撤手,意味深长地低喃一声,“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  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若再拒绝的话,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她轻轻张嘴……  饺子入口,陶陶却想,是醋蘸太多了吗?怎么感觉这么酸呢?  酸得她的眼泪都快要忍不住掉下来了……  可是她明明看到他没有蘸醋啊!  醋能软化骨头,肯定也能软化人的心……  不然为何她本是坚定离开的念头此刻竟有了一丝丝的动摇呢……  害怕自己心软,陶陶连忙拉开茶几下面的抽屉,拿出一张纸递给他。  “什么?”燕灵均目光专注地盯着饺子,看都没看她递过来的纸。  “我只有这么多。”她低低道。  燕灵均拿着筷子的手一僵,心脏狠狠抽搐。  俊脸一点一点地阴沉下来,他放下筷子,然后缓缓转眸看向她的手……  是一张支票!  他接过来,看了眼上面的数额,唇角一勾,冷笑蔓延,“呵!分手费?”  在看到支票的那一瞬,一直不愿放手的男人,终于有了心灰意冷的感觉……  燕灵均的心里泛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和挫败。  他真是不懂,上天为何要对他如此苛刻,他用尽全力去爱一个人,可最后却落得如斯下场。  当他最困难的时候,她不止不愿给他力量,甚至还弃他而去……  她如此绝情,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坚持下去……  分手费……  陶陶的心被他直白且带着嘲讽意味的三个字给狠狠刺了一下,“我知道这点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怎么会不算什么呢?对现在负债累累的我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啊!”他阴冷一笑,听似慵懒的语调,实则充满了讥诮。  “你别着急,你一定会东山再起的!”陶陶安慰,心里也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他不是那种没用的富家公子,他有能力,有魄力,只要他度过这个难关,一定可以再爬起来的。  假以时日,他定能再创造出一个新的珠宝王国!  她深信不疑!  “六百万……”燕灵均垂眸看着支票上的数字,噙着冷笑自言自语地念叨,然后他抬眸看她,“陶小姐可真大方!”  他一再的对她冷嘲热讽,也终于是惹怒了她。  俏脸一冷,她蹙眉看他,“燕灵均,我们相识一场,就真的不能好聚好散吗?”  好聚好散……  燕灵均听到这冷冰冰的四个字,犹如万箭穿心。  从最初到现在,一直是他在拼了命的向她靠近,可她却恰恰相反,时刻想着怎么离开他的身边……  “陶陶,你的良心呢?”他轻轻地问,目光变得黯淡无光,像是累极倦极。  良心……  陶陶低着头,眼眶泛红。  “燕灵均,我爷爷的死……”她哽咽,微微停顿之后,抬眸,很坚定地摇了摇头,字字铿锵,“我忘不掉!!”  见她又翻旧账,他也忍不住冲口而出:“呵!那你觉得你背叛我——”  “所以啊!”她勃然喊道:“我忘不了我爷爷的死,你忘不了我曾犯下的错,那我们又何必绑在一起痛苦呢?”  虽然他跟杨亦冉没什么,可她的爷爷却是真的不在了……  爷爷是她最亲最爱的人,他们之间横着爷爷的这条命,还怎么可能在一起?  她做不到!  又何必绑在一起痛苦……  燕灵均死死看着冷若冰霜的小女人,然后笑了。  笑得极尽苦涩和悲凉。  饺子已冷,他的心,亦然。  垂眸,他一下一下地点着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轻轻念叨,“嗯,散吧,散吧……反正你早就想散了。”  他……同意了?  他真的通知了?!  嗯,他同意了!!  陶陶意识到自己终于得到自由了,然而她却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欣喜……  反之,她的心情还很沉重。  “那小小……”她小心翼翼地问。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P股债,把女儿留在身边让她跟我一起吃苦受罪吗?”他冷冷地笑,然后把手一挥,“带走吧!”  他仰头靠在沙发上,再度闭上双眼。  看他神色颓废,她终究是于心不忍,“燕灵均——”  “想走就别假惺惺!!”  他倏地张开眼狠狠瞪着她,勃然大吼。  陶陶吓得一愣。  他像是怒极,腾地站起,指着她恶狠狠地切齿,“陶陶我告诉你!我燕灵均就算倒霉到要去街上乞讨,也不需要你可怜!”  他吼得地动山摇,震得她的耳膜都快破了。  “我不是——”她试图解释。  “是也好,不是也罢,既然你一心想要离开,我的死活就与你无关!”他抢断。  陶陶狠狠蹙眉,担忧地看着面如玄铁的男人。  什么死啊活的?  他这是准备自暴自弃了么?  他就真的这么受不了挫折么?  他不会真的就此一蹶不振吧?  陶陶冷笑点头,“对!与我无关!你放心,我绝不会多管闲事,你现在就算是去跳河我也不会拉着你!”  去跳河……  咒他死?  她竟然咒他死?  燕灵均心如死灰。  他悲极反笑,极尽淡漠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