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77章:(6000字)

《燕少宠妻无度》第077章:(6000字)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5229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燕灵均心如死灰。  “你用不着这样咒我,从今往后你我再无任何关系,我就算没死你也可以改嫁!”他悲极反笑,极尽淡漠地说道。  咒他?她什么时候咒他了?  还有……改嫁?  神经病啊!  她什么时候嫁给他了?她以后若要嫁人凭什么叫“改嫁”?!  燕灵均说完,拿起沙发扶手上的外套就朝着门口走去。  见他这么晚了还要出去,陶陶心里一慌。  他不会真的要去跳河吧?  “都快十二点了你去哪儿啊?还不休息吗?”来不及思考,也顾不得面子,她忙不迭地冲他喊道。  “你觉得我还睡得着?”他停步,头也不回地冷冷一笑。  陶陶狠狠一怔。  是啊,别说他睡不着,怕是连她,今晚也得彻夜失眠了……  说完,他再次朝着门口大步而去。  陶陶僵在原地,既不能追,也不能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彼此的距离一点一点的拉远。  燕灵均拉开门,出门之际又轻声开口,“走吧,走得远远的……”  幽幽的语调,透着深深的绝望。  最后,他狠狠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要彻底忘记她的决心,说——  “永远都别再回来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月后。  A市。  明明是自己渴望的平静生活,可陶陶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快乐。  她以为离开他自己的内心就会感到轻松,然而并没有。  换做以前,一个月眨眼即过,可这一次却格外的漫长……  嗯,带着女儿从C市回到A市之后,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煎熬。  虽然知道不应该,可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那个男人的脸,总是时不时的在脑海里浮现,频繁得严重干扰了她的生活。  她骗不了自己,这一个月来之所以这么焦虑,都是因为在担心他……  从离开C市的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他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任她翻遍网上每一处角落,都寻不到他的踪迹……  倒是有报道说他的父亲燕宏海因为承受不住燕氏灭亡的打击,突发脑淤血,在经过抢救之后虽然保住了命,却重度瘫痪再也无法下牀行走了。  陶陶忧虑重重,却又不好意思向云裳打听,只能每天在心里安慰自己。  嗯,不用担心,他那么大的人了,又那么骄傲,不会做傻事的,陶陶你别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了。  而且他若真出了什么事,媒体应该会报道,既然没消息,那就表示他没事。  再说了,他有那么多很铁的朋友,比如郁凌恒和池阡陌他们,他们一定会尽力帮他的!  只是啊……  像他那么骄傲的男人,会愿意接受别人的施舍吗?  虽然郁凌恒他们帮他肯定不是施舍,但男人在失败之后内心都会变得格外敏感,在自尊心的驱使下,他很有可能会拒绝他们的好意………  东山再起谈何容易,真心希望他能挺过这一关……  周末,陶陶正窝在沙发里发呆,突然门铃响了。  叮铃铃……  她宛若惊弓之鸟,蓦地坐直身来盯着门板,心脏狠狠一颤。  谁来了?  她性格清冷,几乎没什么朋友,所以平时很少有人来拜访。  她还是住的之前的房子。  按理说,若怕燕灵均再来跟她抢女儿,她应该重新找房子才是,可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竟还是回到了原先的小公寓。  叮铃铃……  门铃坚持不懈地响着。  狠狠咬了咬牙,她起身朝着门口走去,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怀着一股复杂的心情,她往猫眼一看,然后看到一张年轻帅气的脸……  是弟弟陶博。  紧张的心情顿时松缓下来,她默默呼出口气。  紧张感散去的同时,她的心里泛起一抹淡淡的失落……  突然,陶陶蓦地一震,惊觉自己在刚才那一瞬竟然期待来的人是燕灵均……  天啊,真可怕!  陶陶啊陶陶,你不愿搬家,难道就是等着他再来找你吗?  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  你不是已经决定了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的吗?  你们之间不可能,所以求求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嗯,别想了,没有结果的事,想那么多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  “姐!”  陶陶打开门,陶博就激动又欣喜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怎么来了?”陶陶被弟弟勒得快要无法呼吸,用力拍了下弟弟的背,示意他快放开。  “好久没见你们了,想你们了呗!”陶博喜笑颜开,一边进屋,一边探头探脑地问:“小小呢?”  “小小,舅舅来了。”陶陶朝着女儿的房间扬声喊道。  两秒之后,燕小小从房里冲出来,欢呼着往舅舅怀里扑去,“舅舅!”  “诶哟!我的小小宝贝儿!想不想舅舅啊?”陶博连忙张开双臂蹲下来,接住扑过来的外甥女。  “想!”燕小小用力点头,脆生生地说,然后从舅舅怀里退出来,小手一伸,“我的礼物呢?”  “喏!这一箱全是你的!”陶博拍拍身边的行李箱,笑着对小丫头说。  “哇!谢谢舅舅!我最爱你了!!”燕小小高兴坏了,抱住舅舅的脖子就在舅舅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然后推着舅舅的行李箱就忙不迭地跑回自己房间。  拆礼物去了。  陶博哭笑不得地看着眼里只有礼物的小丫头,“这就是最爱我的表现?”  陶陶也无奈一笑。  “忙完了?”倒了一杯水给弟弟,她问。  “嗯,差不多全搞定了,还剩点收尾工作用不着我这个总经理助理亲自动手了。”陶博往沙发里一坐,再顺势往后一倒,靠在沙发靠背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诶哟!忙了几个月终于可以松口气喽!”  看着越来越懂事的弟弟,陶陶深感欣慰。  喝了两口水,陶博突然说:“姐,我好像喜欢上一个女孩了。”  他苦恼地皱着眉头,一脸为情所困的模样。  “是嘛?好事儿呀!”陶陶双眼一亮,欣喜地叫道。  弟弟的终身大事也是陶陶最牵挂的事情之一,所以听到弟弟说有喜欢的女生了,可把她高兴坏了。  “可她比我大一岁。”陶博却开心不起来,惆怅得不行。  “大一岁没关系啊!”陶陶很激动,完了见弟弟一脸纠结,小心翼翼地问:“你介意?”  “我当然不介意!”陶博说,然后重重叹了口气,沮丧地小声咕哝,“可是她介意。”  “为什么?”陶陶不解。  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么?相差一岁而已,有什么好介意的?  “觉得我比她小,就认为我不成熟呗!”陶博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说道。  陶陶很不给面子地点头赞同,“倒还真是!”  “姐!”陶博抗议,近乎气急败坏地说:“你就不能说点鼓励我的话啊?我都已经快愁死了!”  看着弟弟一脸委屈的模样,陶陶忍俊不禁,“你跟她表白了?”  “没有啊,我哪敢!”陶博死命摇头,一脸惊吓。  “那你表白去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会不会接受你呢?”陶陶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弟弟。  陶博闻言,更是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去,她肯定会拒绝我的!”  “你可真怂!”陶陶气得用力拍了下弟弟的腿,狠狠嫌弃。  陶博啊地惨叫一声,忙不迭地躲开姐姐的铁砂掌。  “她是谁啊?长什么样?有照片么?给我瞅瞅!”陶陶好奇,冲弟弟勾了勾食指。  “有啊有啊!”陶博立马掏出手机,一反之前的无精打采,变得神采奕奕精神抖擞,一边打开手机相簿,一边说:“不过不是正面,是侧面,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拍的。”  然后翻出照片给姐姐看。  陶陶接过手机,看着照片里的短发女孩,点头,“嗯,很漂亮!”  “漂亮吧!”陶博双眼发光,一脸骄傲,“而且还非常能干呢!”  “哦?”陶陶挑眉,好笑地看着弟弟嘚瑟的模样。  居然能让弟弟夸能干……看来这姑娘不一般。  “她叫吾悦,是我的顶头上司!”陶博说。  陷入爱恋中的人就是这样,说起喜欢的人,双眼都是闪闪发亮的。  “哟!你还玩儿办公室恋情啊!”陶陶瞟了弟弟一眼,戏谑。  陶博被姐姐扎心了,瘪嘴叹气,“我倒是想,可她对我总是不咸不淡的。”  “喜欢就努力去追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早点把她娶回家,我也好了了一桩心事!”  “瞧您说的!哪那么容易啊?你以为我想娶人家人家就肯嫁啊?!”陶博瞥了姐姐一眼,哀怨地嘟囔。  “我弟弟这么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她怎么不肯?去表白,肯定成!”陶陶极力怂恿。  “真哒?”陶博的心,被姐姐鼓励得开始蠢蠢欲动。  “放心去!姐做你坚强的后盾!”  “下周我跟她还要来一趟A市,那我到时候约她吃饭,你也来,帮我把把关咋样?”  “只要她不介意我去,我OK的!”陶陶满口答应。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有姐姐的支持,陶博终于有那么点信心了。  “加油!”陶陶微笑着拍拍弟弟的腿。  看着姐姐温柔的笑脸,陶博突然沉默了下来,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半晌后。  “姐啊……”  “嗯?”  “那个……”陶博微微拧着眉,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干吗吞吞吐吐的?”陶陶不解地看着神色纠结的弟弟。  陶博狠狠咬了咬牙,犹豫再三之后,说:“燕氏被收购了。”  陶陶唇角的笑微微一僵。  垂眸,避开弟弟犀利的目光,“……哦。”  跟燕灵均重逢的事,之前没敢跟弟弟说,现在嘛又觉得没必要说,反正都已经过去了。  “开心吗?”陶博突然问,冲姐姐挤了挤眼,笑得一脸神秘。  陶陶闻言,心里咯噔一跳,隐隐泛起一抹不好的预兆,“干吗笑成这样?”  而且弟弟幸灾乐祸的表情让她觉得刺眼,很不喜欢……  “我终于给你和爷爷报仇了!”陶博倏地腰杆一挺,特别骄傲地说道。  报仇……  陶陶一怔,有点懵,“你在说什么啊?”  “收购燕氏,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呢!”  “什么?!”陶陶终于反应过来,失声叫道。  陶博,“燕氏是被我们公司收购的!”  陶陶傻了一般看着弟弟,说不出话了。  “怎么了?”  见姐姐死死盯着自己不说话,陶博拧眉,小心翼翼地问。  陶陶慌忙垂眸,掩饰着眼底的震惊和慌乱,摇头喃喃,“没怎么……”  “姐,这都过去三年了,你不会还在乎他吧?”陶博将姐姐的异常尽收眼底,有些不悦。  “我没有!”陶陶蓦地抬起头来,矢口否认。  然而反应越激烈,越是证明了她的心很虚……  这三年陶博学到了很多,察言观色对他来说已是强项,所以姐姐的心虚根本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但他并没有拆穿姐姐。  因为这种时候,拆穿无济于事,提醒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最好!像他那样毫无人性的男人,我是不会赞同你们在一起的!”陶博冷着脸,表情严肃地说道。  “你都扯哪儿去了啊……”  “姐!你可别忘了爷爷是怎么走的!”  陶陶低头呐呐,可话未落音就被弟弟抢断,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在爷爷没死之前,陶博是真的很喜欢燕灵均,内心也一直认定了燕灵均就是自己的姐夫。  可在得知爷爷病发燕灵均却见死不救之后,他对燕灵均的认可就完全推翻了。  他知道站在燕灵均的角落来说,救爷爷是情分,不救是本分,可他深爱着姐姐的不是吗?既然爱姐姐,也明知爷爷对他们姐弟来说有多重要,为什么就不能看在姐姐的面上救救爷爷呢?  那是一条人命啊!  他怎么可以如此冷血,怎么可以如此漠视生命的存在?  姐姐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也罪不及家人啊!  所以,既然他当初不肯救爷爷,那他们这辈子就没必要在一起!  “我没忘!”  面对弟弟饱含谴责的目光,陶陶大声说道。  心,蓦地狠狠抽搐。  正因为没忘,所以她才会在燕灵均最脆弱的时候离开他……  这个话题太悲伤了,还是不提为好。  “阿博。”陶陶用力吸了口气,转移话题,“你们公司缺设计师么?”  “姐你想到我们公司去上班?”  “嗯!我向你借了那么多钱,得赚钱还你啊!”  “好啊好啊,咱们姐弟一个公司,也好有个照应。”陶博开心得连连点头。  成功转移话题,陶陶默默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她的心里就泛起新的忧愁……  她万万没想到,将燕灵均打入泥潭的,竟然有弟弟的一份……  如弟弟所说,给爷爷报了仇,她应该觉得痛快的,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只有难受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环境优雅的餐厅里,陶陶和裴惜灵面对面地靠窗而坐。  “裴裴,你真的还不打算联系云裳吗?”陶陶一边慢条斯理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一边问着对面的裴惜灵。  “等过段时间吧,我这边还没搞定呢。”裴惜灵微微蹙眉,一脸苦恼地说道。  “还没是没动静啊?”陶陶瞟了眼裴惜灵的肚子。  裴惜灵重重叹了口气,失望摇头,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自己的肚子,“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陶陶极力安慰,“俗话说欲速则不达,我觉得你可能是太着急了,适得其反。”  裴惜灵倏地红了眼眶,“可我怎么能不着急呢……”  想到裴惜灵的情况,陶陶也忍不住轻叹一声,说:“要不你跟他坦白吧。”  “不!不行!不到最后关头我不能放弃!”闻言,裴惜灵像是触电一般猛摇头,激烈反对。  陶陶特别理解裴惜灵的“固执”,因为如果她是裴惜灵,她也会跟裴惜灵做一样选择。  “好吧。”陶陶拍拍裴惜灵的手,示意她别激动,柔声劝道:“你也别太着急,放松心情,也许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  “嗯!”裴惜灵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  当面临绝境,除了努力让自己笑之外,她已别无他法。  午餐结束之时,裴惜灵结账,陶陶则去了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她差点撞上一个外国男人……  “对不起——”  陶陶下意识地往后退,低头道歉。  哪知对方却惊呼出声,“嗨!陶小姐!”  陶陶抬眸一看,竟是一张熟悉的脸庞……  “大卫?”陶陶微微蹙眉,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脸惊讶。  正是当年给爷爷做手术的那位医生。  “哈哈,陶陶小姐记性真好,竟然还记得我。”大卫笑道,用蹩脚的中文夸着陶陶,有种遇到故知的惊喜。  陶陶淡淡一笑,苦涩地幽幽道:“你曾救过我爷爷的命,我当然记得!”  见她说起爷爷,大卫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叹了口气,语气沉重地说:“说起你爷爷……真是抱歉啊!”  “……?”陶陶一怔,一头雾水。  抱歉?  为什么要抱歉?  “你爷爷病发的时候,恰逢我出了很严重的事故。”大卫说,然后举起自己已经缺少中指和食指的右手,“你看我的手,就是在那起事故中造成的,已经不能再做任何的手术了。”  陶陶愣住了。  她瞠大双眼,愣愣地看着大卫丑陋的右手,震惊得完全无法回神。  大卫出事的时候,正好是爷爷发病的时候,那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