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78章:他不见了

《燕少宠妻无度》第078章:他不见了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2570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大卫出事的时候,正好是爷爷发病的时候,那么——  “我爷爷病发的时候燕灵均给你打过电话?”她问,紧张得狠狠攥紧双手,指甲深陷掌心。  大卫点头,“对呀,打过,可那个时候我的手刚做完手术,所以听说你爷爷病发也爱莫能助啊!”  打过……  他打过!  也就是说,他并非真的见死不救……  后面大卫还说了些什么陶陶已经听不见了,因为她的大脑已经乱到无法集中精神。  她不知道是怎么跟大卫告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跟裴惜灵分开的,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她的心很乱,很慌,很痛……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的?!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C市。  把女儿托付给裴惜灵暂时照看,陶陶连夜买了机票飞回C市。  早上八点,云裳打开手机就收到几十条短信,提示她在关机的时候有几十个未接来电。  号码均是同一个。  陶陶的。  一个小时后,两人在一家早餐店里碰面。  “燕灵均呢?”  一见到云裳,陶陶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啊?”云裳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不明所以地看着神色焦虑的陶陶。  “你最近看到他了吗?”陶陶彻夜未眠,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得不行。  “没看到。”云裳摇头,微蹙着黛眉不解地问:“怎么了?”  “他不见了!”陶陶红着眼眶,声音微哽。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云裳嘴角微微抽了两下,越发一头雾水。  “我找不到他了。”陶陶转眸看向玻璃窗外,不让云裳看到自己眼里的恐慌和泪花。  “打他手机啊!”  “关机。”  “一直打啊!”  “一直关着。”  呃……云裳噎住了。  蹙眉想了想,云裳说:“那就去他家守株待兔呗!”  哪知此话一出,陶陶竟开始偷偷抹泪了,“卖了……”  “嗯?”她声音太小,云裳没听清。  陶陶狠狠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急欲决堤的眼泪,垂着眸苦笑着说:“他已经把房子卖掉了。”  “呃……”云裳无言以对。  陶陶的心,这会儿真的是已经乱到不知该怎么办了。  昨晚她连夜从A市飞到C市,在打不通他电话的情况下,最后只能直接去家里找他。  然而开门的竟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子,睡眼惺忪地对她说,房子已经易主。  那一瞬,她仿若被雷电劈中,僵在原地久久无法动弹。  他竟然……  连房子都卖了!  他是恨透她了吧?  所以连最后一丝回忆都不想留下……  还是他真的已经一败涂地,输得要变卖一切?  “他欠了多少钱?”陶陶忍不住问。  “我听郁凌恒说,好像有……”云裳挠额想了想,“几十亿吧。”  几十亿……  那就算卖了别墅也是杯水车薪。  问题是,他人去哪儿了啊?  情急之下,陶陶一把抓住云裳的手,急切地说道:“云裳,你能不能帮我问问郁少,他跟燕灵均关系那么好,一定知道燕灵均在哪里的!”  云裳看着陶陶,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你找他做什么?你不是一直想离开他的吗?”  陶陶一怔,哑口无言。  哑了半晌,她低着头小声呐呐,“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问他。”  “陶陶,听我一句劝,如果你不想跟他在一起,那就别找他了,他是死是活,都跟你无关的。”云裳说道。  ——既然你一心想要离开,那么我的死活就与你无关!  与你无关……  嗯,他也是这么说的。  一月前他们分手的那晚,他愤怒的吼声犹在耳边,像魔咒一般,死死缠绕着她的心……  可他的死活,就真的可以跟她无关了吗?  如果他真的死了,那她该向谁去求证大卫的话是不是真的呢?  如果无法得到求证,那这件事,怕是得成为她永久的心病了……  陶陶现在特别迷茫。  一直以为爷爷的死他也得负一定的责任,一直以为他跟杨亦冉发生过关系,可到头却通通都不是。  在那样的情况下,他竟然还给大卫打过电话……  他嘴上狠,说要让她后悔,可背地里却从未做过真正伤害她的事……  原来这三年,她白恨他了。  她现在就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到底还错怪了他多少事……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找不到燕灵均,陶陶无功而返。  一周后,正当她急得想找燕诏打探消息的时候,却与失踪一个多月的男人意外相逢了……  周日早上,陶陶做好早餐。  “阿博,小小,起牀吃早餐了!”  十分钟后,陶陶把早餐摆好,燕小小和陶博同时来到餐厅。  燕小小爬上自己的专属桌椅,抓起妈妈做的三明治咬了一口,津津有味地嚼着。  “姐,我约了吾悦今天中午吃饭,你OK 吗?”陶博一边拿起餐刀切着荷包蛋,一边问对面的姐姐。  陶陶心不在焉,脑子里在想着一会儿给燕诏打电话的事儿。  见姐姐没动静,陶博抬头朝姐姐看去,“姐?”  “啊?”陶陶猛然回神。  “想什么呢?”陶博拧眉,满眼狐疑。  “没啊。”陶陶摇头,矢口否认。  “那我跟你说话你咋不理我?”  “你说什么了?”  陶博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我说!我中午约了吾悦吃饭,你不是说要给我把关的吗?”  “对,我说了。”  “那你中午OK吗?”  陶陶,“没问题!”  “那就好!”陶博咧嘴一笑,继续愉快地吃早餐。  突然,本是默默吃着三明治的燕小小抬头看着妈妈,“妈妈,我爸爸呢?”  “……”陶陶微微一僵。  其实这一个多月来,这句话女儿已经问过很多次了,却都被她搪塞了过去。  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儿。  我爸爸呢……  她也想知道啊!  “我好久都没看到他了,他去哪儿了?”燕小小苦恼地皱着小脸。  “呃,那个……”陶陶纠结,有弟弟在,她怕露馅。  之前她重回燕灵均身边的事,一直瞒着弟弟,所以小小跟燕灵均是父女的事实她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弟弟坦白。  陶博不明所以地看着外甥女,“小小,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舅舅不是跟你说过么,你爸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陶博!”陶陶勃然喝道,脸色严厉。  什么“很远很远的地方”,多不吉利啊!  以前不觉得,可现在她找不到那个男人了,所以这样的话听起来就显得格外刺耳。  陶博被姐姐吼得一愣, “啊?”  陶陶没说话,只是一脸不高兴。  看着莫名其妙就生气了的姐姐, 陶博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  怎么了?  是他说错什么了吗?  见舅舅又用以前的话敷衍自己,燕小小表示不服,奶声奶气地反驳道:“不远啊,几个小时就可以到哒。”  “嗯?”陶博看着外甥女,心生狐疑。  小小这话的意思是……  她去过?  去见过她的爸爸,所以知道“不远”?  但问题是……小小的爸爸是谁啊?!  陶博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见弟弟起了疑心,陶陶连忙冲着女儿呵斥道。  “舅舅都可以说。”燕小小委屈地嘟嘴咕哝,同时泄愤般拿起叉子使劲儿地叉着荷包蛋。  “因为舅舅是大人!”  “妈妈你是歧视小孩子么?”燕小小不服,牙尖嘴利地顶撞妈妈。  陶陶气结,沉着脸冷冷瞪着女儿。  接收到妈妈充满不悦的瞪视,陶小小认怂,“不说就不说呗……”  “什么爸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