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79章:漂亮阿姨

《燕少宠妻无度》第079章:漂亮阿姨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2593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接收到妈妈充满不悦的瞪视,陶小小认怂,“不说就不说呗……”  “什么爸爸?”陶博听出了姐姐跟外甥女之间的对话有些不对劲。  “小孩子胡言乱语。”陶陶强装镇定,随口搪塞。  因为爷爷的病逝,弟弟对燕灵均的成见颇深,所以在无法证实大卫说的话是否真实之前,她暂时不想跟弟弟坦白,怕弟弟会觉得她是在帮燕灵均说好话啥的。  “我才没有——”  “闭嘴!”  燕小小抗议,可话音未落就被妈妈厉声呵斥了。  吓得立马低下头,噤声。  陶博目光犀利地盯着姐姐。  嗯,有情况!!  “姐你谈恋爱了吗?”陶博倏地咧嘴一笑,问。  可能是姐姐有对象了,然后姐姐的对象还跟小小见过面,所以小小就叫对方爸爸。  “没有!”陶陶哭笑不得,无语地摇头否认。  “哎哟不用害羞啦,谈恋爱很正常的——”  “真没有!!”陶陶恼了。  见姐姐不像说谎,陶博有些茫然,“那小小——”  “中午还吃不吃饭了?”  不等弟弟把话说完,陶陶俏脸一沉,凉飕飕地声音充满了威胁。  “吃吃吃!当然吃!”陶博点头如捣蒜,识趣地就此打住。  嗯,就算有天大的事,也等中午把饭吃完,让他把心仪的姑娘拿下再说!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因为陶博要去机场接吾悦,所以陶陶就带着女儿先去了弟弟预先订好位子的餐厅。  在等待弟弟前来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她又失神了。  这些天她过得浑浑噩噩,精神总是无法集中,稍有空闲就会胡思乱想。  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她却想着那个男人到底在哪里……  燕小小捧着一杯冰激凌,慢悠悠地吃着,一脸满足。  同时转动小眼睛好奇地四下张望。  望着望着,她突然双眼一亮,“妈妈,我爸爸——”  “陶小小你有完没完?!”陶陶勃然喝道,面带怒容。  陶陶心里正难受,以为女儿又要问她“我爸爸呢”,情绪顿时就失控了。  燕小小被妈妈疾言厉色的样子吓了一跳。  顿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她怯懦地咬着小勺子,瘪嘴呐呐,“我不是叫燕小小了么……”  陶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重重地叹了口气,爱恨不能地看着女儿,她无奈点头,没好气地轻叫道:“好好好!燕小小!燕小小行了吧!”  “妈妈你干吗这么凶……”燕小小委屈,红着眼瘪着嘴,一副马上就要哭下来的模样。  “因为你总问我你爸爸在哪里你爸爸在哪里!我哪儿知道你爸爸在哪儿啊!!”陶陶压低声音难受地叫道,见女儿泫然若滴,她的心里就更难受了。  找不到燕灵均她心急如焚,现在女儿又冲她嚷着要爸爸……  她心如刀绞,负罪感暴增。  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可她却一再的往他心口上插刀……  这叫她怎能不愧疚?!  燕小小一脸茫然地盯着妈妈的背后,小声咕哝,“爸爸不是在那边么……”  “小小对不起,妈妈不该凶你。”  陶陶没听清女儿在说什么,犹自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红着眼跟女儿道歉。  燕小小又看了眼妈妈的背后。  然后她问:“妈妈你跟我爸爸吵架了吗?”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无言以对。  “你跟爸爸离婚了吗?”陶小小瞠大双眼,追问。  陶陶垂眸苦笑,感觉像是吞了一斤黄连,苦得她连嘴都张不开。  她该怎么跟女儿说,她跟她的爸爸根本就不是夫妻,所以并不存在离婚一说。  了不起叫分手。  见妈妈红了眼,燕小小怒了,一脸愤慨,“妈妈,是他不要你了吗?”  不要你了吗……  不!  不是他不要她,而是她一直在将他往外推……  陶陶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解释,唯有沉默。  燕小小以为妈妈默认了,顿时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恨恨地瞪着妈妈的背后方向,“他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所以不要我们了是吗?”  呃……  陶陶抬眸看着女儿,不明白女儿何出此言。  “那我们也不要他了!哼!”燕小小生气得连最爱的冰激凌都不想吃了。  见女儿对燕灵均有了误解,陶陶连忙为其说好话,“小小,不是的,你爸爸没有喜欢上别的女人——”  “那跟他坐在一起的漂亮阿姨是谁啊?”燕小小忿忿道。  陶陶,“……?”  发现女儿正苦大仇深地盯着自己身后……  猛地转头,陶陶顺着女儿的目光往后看。  “这么久不回家陪我,却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样的爸爸我不要!哼!”  在女儿气愤填膺的抱怨中,陶陶看到了几米之遥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颜……  她愣住了。  大脑当机,无法运转,她像是傻了一般死死盯着那消失一个多月的男人。  嗯,是燕灵均。  他很好!  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已不见一月前的颓废。  浑身散发着一种又活过来了的感觉。  看到燕灵均的那瞬,陶陶终于明白女儿刚才在说什么了。  女儿刚才说“那坐在他身边的漂亮阿姨是谁啊”……  没错!  他不是一个人。  他的身边还靠着一个女人……  嗯,就是靠着。  女人很漂亮,妖娆妩媚,是那种随便往那儿一坐就能吸引一堆目光的类型。  女人巧笑嫣然,正附在燕灵均的耳边说着什么,几乎半个身子都靠在了他的怀里。  两人举止亲昵,不难看出关系匪浅。  而且女子气质卓然,不管是举手投足还是一颦一笑都恰到好处,绝非一般的庸脂俗粉。  看着他怀里靠着别的女人,陶陶心口开裂。  疼……  虽然她没资格介意,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她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太傻……  嗯,真的好傻!  这一个多月来,她每天都在为他担心,生怕他经受不住打击而一蹶不振。  可他呢?  他活得好好的,而且看样子还过得很好,不止神采奕奕,还软玉温香在怀,好不惬意啊!  他似是感觉到有人正盯着他,于是抬眸朝她看过来……  四目相接,两两对望。  她眼含凄怨,他的目光却凉薄如冰。  当彼此目光相触的那瞬,陶陶的心,蓦地狠狠一颤。  她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  她想上去问问他这一个多月过得怎么样……  还想问问他爷爷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她刚要动,他却冷冷撇开了视线。  匆匆一瞥,他看着她的眼神仿若只是看到一个陌生人……  嗯,陌生人!  冷漠到极致,仿佛从未见过她。  陶陶僵住了。  他的冷漠无疑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讯号……  ——走吧!永远都别再回来了!  这是那晚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换言之,他永远都不想再看到她了……  既然他不想见她,她又哪来的脸上前去呢?  另一边——  “学长,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我么?”  胡晓艾故意亲昵地靠在燕灵均的怀里,微微撅着红唇看着他,媚声娇嗲。  “你就这么恨嫁?”燕灵均唇角带笑,语调却饱含着淡淡讥诮。  他话是对着俏皮的学妹说的,眼角余光里却尽是不远处那对母女……  即便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但那晚与她决裂的情形犹在眼前……  他的心,真的是已经被她伤透了!  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竟然还能狠得下心弃他而去……  呵!她的心,够硬!够冷!够狠!!  那晚他甩门而去,次日一早回家,迎接他的便已是空荡荡的屋子……  他站在偌大的客厅里,眼前不停闪现着他们的过去,心痛得简直快要无法呼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