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81章:给我六千万!(8000字)

《燕少宠妻无度》第081章:给我六千万!(8000字)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6790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4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然而当服务生推开包间的门,陶陶却僵在当场……  本该无人的包间里,竟盘腿坐着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  是男人没关系,长得英俊帅气也没关系,有关系的是这个男人竟是——  燕灵均!  陶陶在短暂的错愕时候,转头去看包间名字……  没错啊!  就是弟弟跟她说的名字啊!  难道是有两个名字相近的包间?  难道是她听岔了?  还有,他不是最讨厌日式料理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陶陶震惊得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小姐请进!”服务生微微弯腰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抱歉,我我、我可能说错了,我不是……不是这个包间……”陶陶慌得语无伦次,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躲开他冷厉似箭的目光。  当服务生推开门的时候,正端着茶杯浅啜的燕灵均就懒懒抬眸朝着门口瞟来……  正好与她的目光撞在一起。  他的目光冷淡,仿若不认识她一般,而她的眼底却盛满了慌乱,严重底气不足……  仅仅只是一个对视,她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  她转身就想走。  “站住!”  可下一秒,身后就飘来凉飕飕的两个字。  她想装作不认识他直接走掉,可她的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根本不听大脑的使唤。  她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再动。  陶陶,你忘记昨晚下的决心了吗?  你说过不要再受他影响的?  你都忘了吗?!  不!她没忘!  狠狠咬了咬牙,陶陶抬步继续走。  走走走,快走,你不认识他,不认识他……  “既然来了,就谈谈女儿的抚养权吧!”  可还没走两步,他阴冷的声音饱含着淡淡的威胁就再度响在空气中。  陶陶这下是真的走不动了。  她猛地回头,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什么?女儿的抚养权?  他他他……  不是不要的吗?  他不是已经把女儿给她了吗?  不是说自己一P股债不想连累女儿的么?  他现在是什么意思?出尔反尔?  “你不是说你不要的吗?”陶陶震惊加恐慌,不由失声叫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燕灵均懒懒抬起眼睑,极淡极淡地瞟了眼惊慌失措的女人,冷冷哼道。  他气定神闲地坐在包间内,她忐忑不安地站在包间外,一门之隔,两人冷冷对峙。  “那天晚上啊!”陶陶气愤填膺地叫道。  燕灵均唇角一勾,冷笑更甚,“你确定我说了‘不要女儿抚养权’几个字?”  呃……  陶陶无言以对。  好吧,他没说这几个字。  但他当时同意她带走女儿,不就是以后女儿归她的意思么?  陶陶看着眼前的男人,气得之前的内疚都荡然无存了。  得!他这分明是反悔耍赖!  又气又急,她张口就道:“可是……可是我给了你……”六百万呢!  “六百万是分手费,跟女儿的抚养权没半毛钱关系!”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理直气壮地抢断道。  分手费……  一旁的服务生偷偷瞅了燕灵均一眼。  向来只有女人向男人要分手费,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要女人的钱,而且是六百万之多……  服务生想,长得好看果然是王道!  感觉到服务生充满艳羡和鄙夷的目光,燕灵均转眸,给了服务生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服务生被燕灵均凉飕飕的目光吓得连忙低头告退。  六百万是分手费……  跟女儿的抚养权无关……  陶陶无语凝噎。  她气红了眼,僵在门外进退两难。  燕灵均动作优雅地放下茶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陶陶,说:“想要我放弃女儿的抚养权是不是?行!再拿十个六百万来!”  他语调慵懒,喑哑磁性格外要听,可说出来的话却气死人不偿命。  什么?  十个六百万?  那不就是……  六千万!!  陶陶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给他六千万?呵!她去哪儿拿六千万给他啊?  哪有他这样狮子大开口的?还要不要脸了?  就算她去借,借得来也还不起啊!!  得!干脆杀了她吧!  陶陶气得要疯,见过不要脸的,可还真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  她苦大仇深地瞪着他,像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而他却笑得云淡风轻,睥睨着她淡淡讥诮,“你喜欢用钱砸人不是吗?来啊!继续砸我!”  为了离开他,她不惜借钱往他身上砸,想想她也真是够拼的!  用钱砸人……  陶陶气愤又委屈。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她若不是看他负债累累,才懒得给他钱呢!  虽然六百万对他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但那也是她的心意好伐!!  他觉得她给他钱伤了他的男性自尊是不是?  可在欠债几十亿的情况下,他死守着他那点可怜兮兮的自尊是能卖钱呢还是能下饭?  面对他的狮子大开口,陶陶气得张口就道:“我没钱!”  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就把女儿的抚养权交出来吧!”  与她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他气定神闲地继续茗茶,不紧不慢地说。  他咄咄紧逼,把她气得大脑一热就冲进了包间里,近乎失控地对他大叫:“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站着他坐着,这样一来她就变成了居高临下地瞪着他,只可惜她就算怒气腾腾也无法将他冷然的气场压下。  他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就已让她节节退败。  气场上被碾压,陶陶却不敢退缩,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对抗。  想怎样?  燕灵均不咸不淡地扯了扯嘴角,“女儿的抚养权。”  “不可能!我不会给你的!”陶陶尖叫。  女儿是她的命,把女儿给他了,她还怎么活得下去?  燕灵均,“那就给我六千万!”  看他一脸理直气壮的模样,陶陶气得失控大骂,“你神经病啊!我哪来的六千万?”  六千块还差不多。  六千万?卖了她都值不了那么多!!  所以,他这分明就是故意刁难她的,明知她不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那你六百万哪来的?”他淡淡地问,眼底划过一抹冷厉。  陶陶呼吸一窒。  哑了半晌,她才小声呐呐,“……借的!”  “那就再去借呗!”他说,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  陶陶气得想骂人。  呵!  借呗?  他这话说得可真轻巧,好像借了不用还似的!  “燕灵均,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看着眼前只认钱不认人的男人,陶陶觉得陌生得可以,震惊悲痛又心灰意冷。  “因为以前不差钱儿!”他懒懒吐字,对自己的行为丝毫不觉得羞耻。  陶陶无言以对。  想起云裳说他欠了几十亿……  “就算我给你六千万,怕是也救不了你的急吧!”顾不得他的颜面,她冲口而出。  哪知他却一点也不恼,“救不救得了无需你操心,你只要给我钱就行了。”  给我钱就行了……  “燕灵均你是穷疯了吧你!”陶陶大骂,真是被他这副不要脸的样子给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你説对了。”他笑着点头,她越是这样骂他,他就越是把泼皮无赖演绎得淋漓尽致,“所以,要么给我钱,要么给我人,你只有这两个选择!”  “没有没有!我没有!!”她失控大叫,决定破罐子破摔。  反正就是没有,随他怎么着!  燕灵均抿唇不语,唇角勾勒着一抹嗤笑,挑眉睨着她。  被他犀利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她的双眼更红了一分,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声音竟微微发颤,“要钱没有,小小我也不会给你!”  “跟我耍横?”他黑眸危险一眯。  “不敢!”她负气冷哼。  在这世上,谁能横得过他啊?  蛮不讲理又嚣张霸道,若放古代他就是一恶霸!  因为他们声音颇大,路过的服务生很体贴地帮他们把门给关上了。  虽然整个店都已经被燕灵均给包了。  燕灵均微微挑着眉尾,看着敢跟自己叫板的女人,轻蔑冷笑,“陶陶,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没钱没势就治不了你了?”  “你有钱有势也不能目无法纪吧!”她没好气地呛声道。  燕灵均,“我只是要我女儿的抚养权,这也叫目无法纪?”  “……”陶陶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他是小小的亲生父亲,他想要女儿的抚养权也属天经地义……  但是——  “女儿是我的,从她出生到现在,你没有尽过过半点责任!”她内心慌乱,口不择言。  燕灵均闻言,俊脸顿时阴沉可怖。  “你还好意思提这茬?”他剑眉一拧,恶狠狠地瞪着她,阴冷切齿。  陶陶的心狠狠一颤,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他步步紧逼,逼得她无路可退,小声咕哝,“反正我不会把女儿给你……”  那就把你给我!  这话燕灵均藏在心里没说。  “由不得你!”他沉着脸冷喝。  陶陶觉得自己受够了。  “你——”她气结,大脑一热,弯腰抓起一个坐垫就朝他脑袋上砸去,“你去死!”  砸完就跑。  可下一秒——  “啊……”  脚踝被抓,她尖叫着扑倒在地,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地上铺了地毯,摔倒倒也不疼,但她还是被狠狠吓了一跳。  摔倒之后,她本能地翻身,哪知竟看到他正朝自己扑上来……  想逃已经来不及,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高大强壮的身躯朝着自己覆压下来……  他本就很重,此刻还像是惩罚她一般故意用了力,压得她差点背过气去。  “再骂一句试试!”他眯着双眼,俯首贴近她的脸,在她唇畔阴测测地呵气道。  他阴冷的语调充满了威胁意味。  “燕灵均你不要太过分!!”  被他整个人压住,她动弹不得,除了冲他吼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有你过分?”他冷笑更甚,眼底迸射着一股恨。  跟他说“过分”?  他就算再过分,能过分得过她?  若论心狠无情,这世上他只服她!  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不舍或难过,她可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  嗯,棒棒哒!  她以为她见识了他所有的阴暗面,可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真正看到过。  因为他的阴暗面,从来没有使在她身上。  陶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无非就是指责她的背叛和离开……  可错已经犯了,她也受到了惩罚,为什么还要对她不依不饶呢?  至于离开……  他不可能给她未来,而她也要不起,不离开难道真要两个人捆在一起相互折磨吗?  “你……”陶陶气结,眼底泛起了水雾,“你欺人太甚!!”  “就欺你!怎样?!”燕灵均嚣张地冷哼道,一脸凶狠地瞪着她。  呵呵!她还敢委屈?  他爱她如命,可她却对他无情无义,几次三番的伤他,他没弄死她就不错了她还好意思觉得委屈?  燕灵均恨陶陶,但是更恨自己!  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放不开,恨自己非她不可!  一次又一次,她是次次伤透他的心。  每当绝望到不行的时候,他就对自己说算了算了,不要了,不要她了……  可坚持不了几天,他就被思念折磨得缴械投降了。  这次也一样!!  被她的分手费伤得心灰意冷,他想强扭的瓜不甜,留不住就算了吧……  可当他第二天回家发现她已人去楼空的时候,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洒脱……  在她面前,他永远都不可能洒脱得起来。  每当心痛得受不了,他都试过放手,却均已失败告终。  她以为他想出尔反尔吗?  不!他不想!  他多希望自己能说得出做得到,多希望能对她说不要就不要,可是怎么办呢?他做不到!  嗯,他做不到不爱她!更做不到不要她!  更甚至,少爱一丢丢都不行!  一段感情里,爱得多的那个人注定更卑微……  这话一点都不假!  为了爱她,骄傲自负的他一退再退,甚至连她的背叛都已决定试着去原谅……  她还想他怎么样?!!  真要把他逼死了才甘心吗?!  他说就欺你……  “你……你……”陶陶气得俏脸一阵青白交加,(月匈)腔急促起伏。  他一直压着她,见此情形,便毫不客气地垂眸盯着她若隐若现的沟渠看……  因为刚才被他压下的时候试图挣扎,一不小心她的衬衣扣子就被崩开了两颗……  之前陶陶没发觉,此刻见他眼神不对,顺着他的视线看下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衣不蔽体”……  “你放开我!”她大慌,羞愤欲绝,红着脸使劲儿推他。  可他重如山,不管她怎么推他,都纹丝不动。  他皮笑肉不笑地睨着她,眼神火辣辣的,就像一个猎人看着已落入陷阱的猎物一般……  “你起来啊!滚开!”她气急败坏,攥紧拳头往他肩上狠狠砸。  不疼,但他嫌烦。  捉住她两只手腕往上一摁,摁在她的头顶之上,这下她是一点儿都动不了了。  可她不服输,更不想坐以待毙,卯足了劲儿在他身(下)“蠕动”,边动边吼,“燕灵均你放开——”  “你蹭!你再蹭!!”  他突然冷冷切齿。  “……”陶陶僵住,立马感觉到了危险,一动也不敢动了。  嗯,他正气势汹汹地抵着她……  即便隔着衣物,那触感依旧无比清晰。  这种情形陶陶曾在他身、下经历过无数次,自然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怂了。  见她老实了,他来劲儿了,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花容失色的模样,肆意挑衅,“蹭啊!继续蹭啊!”  陶陶狠狠咬着牙根,羞愤欲绝地怒瞪着他。  每次跟他对抗都是输,陶陶越想越委屈。  一委屈眼眶就红了,忿忿道:“燕灵均,你干吗非要跟我抢小小啊?我除了她什么都没有,可你不一样啊!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等你跟你女朋友结了婚,你们可以生一窝——”  一窝?  她以为是生猪啊?!  还有,什么女朋友?  她说的是胡晓艾?  “她不会生!”他冷冷抢断。  抱歉了学妹,不是故意咒你不孕,实在是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一不小心就说成这样了。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  他这是……承认了?  承认他跟昨天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交往?  因为那位小姐“不会生”,所以他才要出尔反尔,又要跟她抢女儿的抚养权了?  陶陶心痛又心慌,忙道:“现在科技发达……”  “我不想让她去承受那些无谓的痛苦!”燕灵均说。  她一怔,心里泛起苦涩。  嗯,听说人工受孕女人很遭罪,他难得的温柔体贴,竟给了别人……  “那你觉得我失去小小就不痛苦了?!”心里充满怨怼,她失控喊道。  “关我什么事?”他凉飕飕地冷哼一声。  “……”陶陶直接被呛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说,关我什么事……  是啊,她痛苦关他什么事呢?  她又不是他的谁,他有什么理由心疼她呢?  死死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陶陶倏地一笑。  笑得悲凉又苦涩。  “对!不关你的事!那就……”她点头,一下又一下,然后狠狠抿了抿唇,说:“法庭见吧!”  嗯,他非要跟她抢女儿的话,那她就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法庭见……  燕灵均沉了脸,盯着已然豁出去了的女人,目光格外阴冷。  被他这样盯着,其实她特别紧张,可她告诉自己不能怂,为了女儿一定不能怂……  于是她硬着头皮冲他嚷,“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告诉你燕灵均,我是绝对不会把小小给——唔……”  话音未落,即被他以吻封缄。  陶陶懵了。  唇被碾压,喉咙被堵,呼吸被他霸道地夺走……  燕灵均异常凶猛。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加上又是闹分手,如此一来, 他想吻死她的心都有了。  他扣着她,吻得深入咽喉……  陶陶发誓,其实她是想拒绝的,可是……  可是他一吻上来,她的大脑顿时就一片空白了,然后便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做不了了。  理智告诉她应该反抗,可现实却容不得她反抗……  因为她越反抗,他就越是凶狠霸道。  与他在一起那么久,他太了解她的弱点在哪里,所以不一会儿就把她吻得稀里糊涂了……  陶陶不想沉沦,可她只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面对他刻意的(撩)拨,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很快,她败下阵来。  突然,吱呀一声……  门被推开。  “姐,我们来——了……”  一道欢快的声音乍然响起,然而来人在看到包间内的情形时,顿时呆如木鸡,最后一个“了”字直接小声得快要听不见。  陶博的突然到来,将倒在地上正吻得难分难解的陶陶和燕灵均惊醒,双双从意乱情迷中回过神来。  陶陶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  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一股神力,她猛地将还压着自己的男人狠狠推开,脸在瞬间爆红。  她坐起来,慌得整个人都在发抖,低着头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被陶博瞧见这窘迫的一幕便也罢了,偏偏弟弟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女子……  好尴尬好丢脸好想去死啊啊啊!!  陶陶抓狂。  相较于陶陶的慌乱,燕灵均则异常淡定。  随手抓过搁在一旁的外套,顺势披在陶陶的肩上,将她的狼狈很好地掩藏起来。  虽然陶博是她的亲弟弟,但不该看的也坚决不能看。  “燕灵均?你怎么在这儿?!”  陶博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冲着燕灵均怒喊道。  燕灵均淡淡地瞥了眼陶博,然后拍拍衣摆优雅起身。  哪知刚站起来就被陶博狠狠揪住了衣领——  “你还敢欺负我姐?”陶博怒不可遏,狠狠咬着牙根,“你这个混蛋!”  说着就抡起了拳头。  燕灵均一动不动,既不躲也不挡,就不咸不淡地看着陶博布满愤怒的脸。  “陶博!”  陶陶吓得连忙爬起来死死抱住弟弟的手臂,不许他动手。  “姐你放手!”陶博苦大仇深地怒瞪着燕灵均,觉得今天必须跟这个曾经非常崇拜的偶像狠狠打一架不可。  刚才推开门的那瞬,他亲眼看到姐姐被燕灵均欺负,他若不为姐姐撑腰还算是男人吗?  燕灵均衣领就揪,对陶博的以下犯上的举动并未动怒,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陶博你别闹,快松开他。”陶陶急死了,使劲儿扯着弟弟的手臂,慌得连之前的窘迫都忘记了。  她实在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光是女儿的抚养权就已经够让她焦心的了,若弟弟今天这一拳对着燕灵均抡下去,燕灵均又像三年前那样借题发挥的话……  她还要不要活了?!  陶博不松,知道姐姐在担心什么,便说:“姐,他现在一无所有,你不用再怕他了!”  燕灵均看着陶博,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陶陶不知道该怎么跟弟弟解释,所谓的“怕他”其实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而已……  她不想他们打架,不想他们受伤……不管是弟弟还是他,都不想!  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干吗非要动手呢?!  “陶博!我叫你松开他!”陶陶沉了脸,格外严肃地命令弟弟。  陶博不敢有违,不甘不愿地松开了燕灵均的衣领。  但松开的手顺势指着燕灵均,气势汹汹地吼:“燕灵均,我不会再允许你欺负我姐的!你以后再纠缠她我就报警!”  燕灵均冷冷看着陶博。  迄今为止,没人敢指着他的脸吼,这小子可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  若他不是陶陶的亲弟弟,他能拗断他的手指。  看他还敢不敢没大没小地指着他的脸!  哼!  “谁纠缠她了?”燕灵均一边慢条斯理地挽着袖子,一边噙着冷笑淡淡哼道:“只要她把小小的抚养权交出来,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们姐弟俩!”  姐弟俩一个德性,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  他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的,这辈子才会这样来还。  陶博一愣。  陶陶则脸若白纸。  小小的抚养权?  陶博非常生气,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还来不及思考就冲口叫道:“你凭什么要小小的抚养权——”  “因为我是她亲爹!!”  燕灵均抢断,不急不缓地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呵呵!什么狗屁亲——你说什么?”陶博骂了一半猛然反应过来,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盯着气定神闲的燕灵均,惊愕得声音都变了调。  亲……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