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93章:杀了陶陶(11000字+谢谢月票)

《燕少宠妻无度》第93章:杀了陶陶(11000字+谢谢月票)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11056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6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杨亦冉做梦都想做燕太太,杨海娜又对他势在必得……  这便是动机!  女人一旦妒忌起来,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如果杨家姐妹真是幕后主使,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尤其是杨家姐妹俩的性格又都是那么的阴险毒辣!  陶陶看着电脑,心脏控制不住地越跳越快。  不得不说,这应该是她这一生当中最值得惊喜的事了!  如果她跟周灵北真是清白的,那她就没有对不起燕灵均了对不对?那她就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对不对?  嗯,是的!  自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对燕灵均一直心存愧疚,甚至无数次的痛恨自己的“不检点”。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可没想到原来自己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你觉得呢?”  周灵北看向面无表情且始终一言不发的燕灵均。  这是两人自知道对方存在以来最平心静气的一次。  嗯,以往不是冷面相对就是拳脚相向,今天算是最和平的了。  燕灵均这会儿的心情太复杂了。  忧喜参半吧!  如果陶陶跟周灵北什么都没发生过,那自然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  于他而言这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但喜悦的同时,他却感觉到了危机……  如果陶陶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那他当初对她的所作所为……怕是天理难容了吧!  他打了她,还逼得她跳楼……  她没死是万幸,可万一她被他逼死了……  她多冤枉,多无辜啊!!  她被陷害,皆因他起,到最后还被他疯狂报复……  她受了那么多苦,全是拜他所赐!  燕灵均突然觉得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真是罪该万死!  他的心里有一种荒谬的感觉,竟希望她和周灵北真有点什么算了……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她牢牢拴在身边。  在她面前,他一直都很失败,比如现在,他就只在利用她的愧疚,对她强行“拘禁”。  可如果她没犯过错,她就无需再对他感到愧疚,如此一来她若要走……  他该怎么留?  她若跟周灵北有什么,痛苦煎熬的只是他自己,但最起码他们可以在一起。  只要她能留在他的身边,这份耻辱,他愿意咽了!  可现在……  都说风水轮流转,怕是轮到她恨他了吧……  恨他给她带来灾难,恨他对她家(暴),恨他曾对她的疯狂报复……  燕灵均突然觉得很害怕,有种自己终将要彻底失去她的恐慌……  抬眸看着周灵北,燕灵均依旧恨不得让他从这世界上消失。  他怎么就这么冤魂不散?  为什么总要在他离幸福最近的时候来搞破坏?  呵,问他的感觉吗?  他希望他分析的都是假的!!  因为比起遭遇背叛,他更怕失去她……  因为不管是真背叛还是假背叛,他都已经熬过了最痛苦的三年。  因为他已经接受了她的“不贞”,只想跟她好好过,可现在却说那件事根本没发生,让他如何坦然面对?  如果她不会不要他,那他自然欢喜。  可她若会因此而离开……  那他宁愿这件事是真的发生过!  因为爱,他已经卑微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可即便卑微如此,他还是每天都过得诚惶诚恐……  “就凭杨海娜这几句话就断定是她搞的鬼,不觉得太牵强了吗?”  燕灵均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其实他只是害怕接受这个现实,以至慌乱中有些词不达意。  然而这话听在陶陶耳中,却成了另一番意思……  她转头看他,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冷。  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不相信她吗?  虽不敢说证据确凿,但起码杨海娜是真的非常可疑,他就不能把她往好处想,就非得认为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才开心吗?  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看了两秒,然后她匆匆撇开目光。  努力掩饰内心的失望和悲凉……  之前他误会她,她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连她自己都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  可现在,明明她有可能是清白的,为什么他却不肯往好的方面想呢?  所以,怎么可能不失望呢?  失望透了啊!  “当初在我家里帮佣的那个赵姐,是杨海娜的人!”周灵北说,言辞凿凿。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燕灵均冷笑。  他这副阴阳怪气的口气,不是对事,而是对人……  燕灵均讨厌周灵北,所以不管周灵北说什么,他都保持怀疑态度。  然而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忘了在这种时刻,怀疑周灵北就等于怀疑他的小女人……  陶陶的脸,变得苍白。  她想为自己辩白,临了却发现连嘴都张不开。  突然觉得无力,心里充满了悲哀……  还能说什么呢?  他若不信任她,她说再多也是枉然。  周灵北,“因为赵姐失踪了!”  打从出事之后,他就没有再看到过赵姐。  若是正常的雇佣关系,他没解雇赵姐,赵姐不可能连工资都不结算就不告而别。  后来他越想越觉得蹊跷,就派人去家政公司查赵姐的资料,哪知赵姐在家政公司登记的个人信息全是假的。  至此,他对这件事就产生了怀疑。  可赵姐只是一个“家政人员”,他连她的照片都没有,查找她的下落就变得极为困难。  这应该是杨家姐妹筹备了很久的阴谋,每一步棋都布置得天衣无缝,想要真相大白自然是没那么容易的。  这三年来,赵姐这条线索他一直没有放弃,直到最近,终于有了一点突破……  “失踪?”燕灵均微微挑眉。  “嗯!是不见人,死不见尸!”周灵北点头。  他甚至怀疑,赵姐可能已经被杨家姐妹灭口了都不一定……  不过没关系,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算赵姐的线索没有进展,但现在杨海娜已经露出了马脚,他相信要不了多久真相一样可以大白!  “这么说吧,我怀疑我们被催眠了!”周灵北看向陶陶,说。  “催眠?”陶陶一怔。  他大胆的猜测让她犹如当头棒喝,仿若一个本是解不开的死结,突然有了松动的迹象……  “嗯!”周灵北用点头,“所以陶陶,你仔细回想一下,当你来到我家的时候,可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不正常的地方……  陶陶蹙着黛眉,开始努力回忆。  将那天的事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然后陶陶问:“那个赵姐在你家帮佣多久了?”  “两个月。”  “你在她面前提起过我吗?”  周灵北想了想,然后摇头,“没有!”  赵姐只是一个阿姨,他可没有把自己私事告诉别人的嗜好。  而且在赵姐帮佣的两个月里,他跟赵姐说的话不超过二十句。  “也就是说她不认识我对吗?”陶陶又问。  “当然!”  “你的手机上,我的号码你是编辑的‘陶陶’两个字吗?”  周灵北看了燕灵均一眼,“……不是。”  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心形符号。  燕灵均眸色一凌。  就算周灵北不说,他也能猜到他给陶陶备注的是什么。  陶陶也不蠢,自然不会继续追问,心照不宣就好,免得把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弄得更僵。  “既然你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我,你的手机上我的号码你备注的也不是我的名字,可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怎么开口就是‘陶陶小姐’呢?“陶陶皱眉说道:“而且当我到你家的时候,她开门看到我就是‘陶小姐你来啦’,既然不认识我,你也没给她看过我的照片,她怎么知道我就是‘陶陶’?”  如此一说,赵姐的确非常有问题。  “你进屋之后呢?”周灵北追问。  陶陶微微皱着眉头,一边回忆一边说:“我进屋之后问她你在哪儿,她说你还在睡。我想立刻送你去医院的,可她却不同意,说先让你睡会儿,若两个小时后你还没退烧的话再送你去医院。”  “然后呢?”  “然后她很热情的说她榨了果汁,我本来不想喝,可架不住她的热情……啊对了!我喝了果汁没过一会儿就觉得头晕,眼皮直打架,感觉困乏得厉害。”  “还有什么吗?”  “还有……”陶陶努力回想,“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赵姐拿了一块怀表在我眼前晃,好像是说她近视眼看不清秒针有没有在走,让我帮她看看。”  说到这里,陶陶已跟周灵北统一观点了。  嗯,他们就是被算计了!  “这就对了!”周灵北说,“我查过赵姐,她曾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催眠师,只可惜心术不正,因为违规操作被永久禁止行医。”  赵姐竟然是催眠师……  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  虽然还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杨家姐妹的罪行,但她们的恶毒已经昭然若揭。  只要目标确定了,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燕灵均变得异常沉默。  从周灵北的家里离开,再到回到他们自己的家里,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中他一个字都没说。  他面无表情,无喜无怒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而到家后,他也依旧不发一言,直接回了书房。  陶陶僵在客厅里看着他头也不回的高大背影,心里溢满了苦涩……  得知自己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她满心欢喜,可他的反应却如同一盆冰水般狠狠泼在她的身上,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这本是天大的惊喜,他为什么不开心?  因为——  他根本就不相信她是清白的!!  陶陶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他身边是个错误……  跟一个永远不会相信你的男人在一起……太痛苦了!  默默地站在客厅里,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独孤和难过……  这三年来,在感情方面她一直觉得自己挺亏欠他的,可原来自己并没有对不起他一分一毫。  她真是想不明白,他的反应为何如此冷淡,他不是应该很开心的才对吗?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陶陶不服气。  狠狠咬了咬唇,她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不行!  她必须要找他问清楚,他必须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叩叩叩……  在门上象征性地敲了三声,然后她推门而入,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燕灵均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烟。  并不算很大声的敲门声,却把他吓了狠狠一跳。  像是做贼心虚,像是惊弓之鸟……  他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她入内,可还没来得及张嘴,门就被推开了。  而他转头看向门口的同时,她也正好推开门走了进来。  四目相接,冷冷对望。  陶陶心凉如水。  他这副冷淡的模样,真是狠狠刺伤了她的心……  燕灵均紧张得指间的香烟都快被他夹断了。  她上来干什么?  找他干什么?  是来说分手?还是来谴责他曾对她做过的种种伤害?  如果是分手……  他该如何应对?又该如何挽留?  事到如今,他还有资格挽留她吗?  只怕……  没有了吧……  “可以给我几分钟吗?”  对视几秒之后,陶陶率先开口。  给她几分钟……  燕灵均的心狠狠一抽,下意识地拒绝,“我现在很忙——”  “就几分钟!”她抢断,冷冷看着他,态度坚决。  她难得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而这更是让他觉得恐慌……  他认为,她一定是在怪他把她害得这么惨,一定是想趁机跟他提分手,一定是想逼他放弃女儿的抚养权……  嗯,她想跟他谈的事,一定不是好事!  不!他不谈!  谈了,他很可能就真的要变得一无所有了……  慌乱中,他张口就道:“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但现在证据不足……”  陶陶转身就走。  够了!  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证据不足”四个字,足以证明在他心里,她依旧是那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他不信她!  原来在他心里,她竟是那么不堪……  证据不足是吗?  那就等证据确凿吧!  等杨家姐妹认罪,等把所有坏人绳之以法,等一切尘埃落定……  她就走吧!  嗯,走吧,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哼!!  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爱她!  他若真的爱她,就会无条件的信任她,而不是对她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陶陶气得回到楼下,坐在客厅里生闷气。  突然,一个小身影蹭蹭蹭来到她的身边。  “妈妈!”燕小小乖巧地轻轻喊。  陶陶置若罔闻,心不在焉地想着别的事。  燕小小见妈妈不理自己,不满地嘟起嘴,抱住妈妈的腿用力摇,“妈妈妈妈,你想什么呢?我在叫你啊,你怎么不理我呢?”  “嗯?”陶陶回神,定睛看着女儿。  “我那件毛茸茸的小背心呢?我最喜欢的那件。”燕小小仰着小脸,奶声奶气地问。  陶陶想了想,“好像在箱子里,怎么了?”  “你帮我找出来好不好?我要穿。”  “好。”  陶陶回到卧室,进入衣帽间给女儿找小背心。  因为记不清小背心是放在哪个箱子里,她只能一个一个地找。  才刚打开一个行李箱,一抹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衣帽间的门口……  嘭!  燕灵均走进来就一脚将打开的行李箱狠狠踢翻。  “你在干什么?!”  同时伴随着他的一声怒喝。  陶陶吓了一跳。  她呆呆地僵立在原地,一脸懵逼地看着被踢翻的行李箱,看着本是整理得好好的衣服散落一地……  怒了。  一张俏脸瞬时变得冷若冰霜,她看着他愤怒的模样,挺直腰杆冷冷说道:“燕灵均,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他微微一窒。  “所以你没资格再对我这么凶!”她勃然喝道,字字如刀。  你没资格……  再……  “……”燕灵均哑口无言。  他很想对她说其实自己并不想这样对她,他是被她吓着了……  刚才在书房,她突然转身就走了,他想追来着,可又不知道追上了该跟她说什么。  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然后他在书房里又焦躁地抽了两根烟。  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这样不行,若不好好表现,很有可能会把她推到别人的怀里……  当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沉不住气了。  忙不迭地从书房出来,然后经过卧室看到门开着,他进房就看到她在衣帽间里……  当时他的心就咯噔一跳。  仿佛越怕什么,老天爷就越来什么……  果然,他走近一看,就看到地上有个正打开的行李箱……  因为怕,所以总想先发制人。  所以他慌得来不及看清楚就上去一脚把箱子踢翻了。  他想,他把箱子给她踢了,看她还怎么走!  可他忘了,他这样野蛮只会惹她生厌……  陶陶觉得眼前的男人真是莫名其妙到极点,却不知道他只是严重缺乏安全感……  她说他没资格再对她那么凶……  他心慌意乱,以至口不择言,“在没有明确证据证明你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之前,你别想走!”  走?  走什么?  陶陶疑惑,然而正在气头上的她却无暇注意这些小细节。  “明确证据?”她怒极反笑,目光冷如三九寒冰,“都这样了你觉得还不够明确吗?”  “我要的是真凭实据,不是推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他进退不得,只能硬着头皮错到底。  让他现在向她跪地认错的话……他拉不下这个脸。  陶陶倏然笑了。  笑得苦涩又悲凉。  她看着他,死死看着。  看得他的心,狠狠抽搐……  “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我罢了!”半晌后,她噙着一抹冷笑,幽幽吐字。  “……”燕灵均想辩驳,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陶陶蹲下来,将散落一地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捡回箱子里,然后拿着女儿要的小背心,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衣帽间。  燕灵均僵在原地,满心懊恼,久久不能回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杨海娜最近比较烦。  不止周灵北要跟他分手,就连自己姐姐也在处处找她麻烦……  周灵北说他过不去心里那道坎,觉得自己跟陶陶睡过,就必须对陶陶守身如玉……  所以她当务之急就是该怎么让周灵北知道其实他跟陶陶什么都没发生过,而她还不会被暴露。  这是个大难题!  让周灵北知道他和陶陶没发生关系不难,难的是她该怎么置身事外……  这些天里,杨海娜一直想着周灵北那句“其实我也想跟你好好交往”……  这句话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迷魂汤,迷得她不要不要的。  因为太渴望得到他,所以根本经不起他这样的(撩)拨。  所以她想,既然周灵北也有意向跟她在一起,那她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如果他像以前那样一直拒绝她,她或许就算了,可他现在给了她希望,她岂有不好好把握的道理?  她想,为了自己爱的男人,冒冒险也是值得的。  再说了,三年前她们的计谋天衣无缝,那个没有职业操守的催眠师也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死无对证!  现在除了她和姐姐杨亦冉再也没人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她有什么好怕的?  然而很快,杨海娜就发现自己把一切都想得太美好了……  感情出现危机已让她万分焦躁,偏偏怨气深重的姐姐还天天埋怨她……  为了躲避每天都沉浸在负面情绪里的姐姐,杨海娜去狐朋狗友的家里躲了几天。  然而某一天的深夜时分,她刚从酒吧里出来,就被姐姐逮了个正着。  寂静的地下停车场。  “杨海娜!你为什么躲着我?!”  杨亦冉死死拽住妹妹的衣袖,怒不可遏地厉喊道。  充满悲伤和愤怒的嘶吼声,在静谧的地下停车场里不停回荡,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杨海娜狠狠皱着眉头,极尽厌恶地甩开姐姐的手,没好气地叫道:“因为你烦呗!”  杨亦冉瞠大双眼,本是美丽的脸庞此刻却微微扭曲,“我烦?你竟然好意思说我烦?要不是你——”  “好好好!是我烦是我烦,我们回家再说行吗?”  见她又要翻旧账,杨海娜举手投降,忙不迭地放软语气轻哄道。  虽然现在是深夜,虽然这里是无人的地下停车场,虽然四周只有寥寥几辆布满灰尘的低档车……  但有些事还是不能在外面说的。  “不行!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说!”杨亦冉情绪失控,吼得地动山摇。  杨亦冉心里严重不平衡。  虽然杨海娜是自己的亲妹妹,可眼看着她幸福快乐,自己却悲哀凄凉……  这样的反差她受不了!  她们姐妹俩喜欢的男人都深爱着陶陶,凭什么她爱的男人就被陶陶抢走了,而妹妹却能跟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  如果妹妹对自己好点,多关心她一点,多安慰她一点,她倒还想得过去。  可妹妹不止没有安慰被抛弃的她,甚至还避她如蛇蝎。  所以妹妹的凉薄,深深伤了她的心。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今天会落得如此下场,妹妹最起码得负一半的责任!  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全是妹妹的主意……  害得她不止被燕灵均抛弃,还被一个陌生人……  她的一生,全毁了!!  燕灵均她自然是恨之入骨的,但妹妹也难辞其咎。  见姐姐今晚的情绪特别不稳定,杨海娜连忙将姐姐往车上拽,“我们回家再——”  “我就不!!”杨亦冉狠狠甩开妹妹的手,吼得声嘶力竭。  姐妹之间,本就杨海娜比较好强,现在被姐姐一凶再凶,杨海娜顿时也火了。  “杨亦冉你神经病啊?你疯够了没有?!”杨海娜冲着姐姐破口大骂。  真是烦死了!  就没见过这么神经的女人,她要是燕灵均,她也不会要她的好伐!  杨海娜没好气地默默嫌弃着自己的亲姐姐。  “我疯?你竟然说我疯?!”杨亦冉更激动了,气得浑身发抖,脸孔扭曲狰狞,“呵!你现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男人了,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是吧?”  杨海娜闻言,嘴角抽搐有口难言。  她好面子,直到现在都没好意思跟家里人说,其实自己也已经被周灵北给甩了……  终究是自己的姐姐,而且她也不想大半夜的在这里吵架,杨海娜放软姿态,“姐,我没有不管你——”  可沉浸在悲伤里的杨亦冉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都怪你!”杨亦冉红着眼眶冲妹妹大吼,“为什么不让陶陶那个贱人跟周灵北真的睡?他们真的睡了我们就不会输!!”  为什么不让他们真的睡……  杨海娜连忙转头四下张望。  没看到有什么可疑的车辆之后,才松了口气。  “你神经病啊?怪我干什么?我凭什么要让我喜欢的男人去碰别的女人啊?而且还是那样的(贱)女人!你愿意让你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做)爱啊!”杨海娜狠狠咬着牙根,目光凶狠地瞪着姐姐,压低声音冲着姐姐怒斥。  “我愿意!为什么不愿意?!只要他肯娶我,他在外面睡多少女人我都不在乎!”杨亦冉嚷着叫着,泪流满面。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你——”杨海娜气结,无语地狠狠剜了姐姐一眼,“神经病!!”  没错!  三年前陶陶和周灵北通(女干)的事,是她们姐妹俩一手策划的。  当时杨亦冉是主张给陶陶和周灵北下那种药,让他们真的睡,可杨海娜不同意。  因为杨海娜对周灵北势在必得,她对喜欢的东西有着非常强烈的占有欲,所以坚决不让周灵北碰别的女人。  因此她们就只是给陶陶和周灵北催眠,让他们以为真的和对方做了……  她们的计划很成功,然后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男人。  只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没有的幸福不过只是美梦一场……  现在梦醒了,她们的幸福也如同破裂的泡沫,消失在空气中。  一再被妹妹骂作死神经病,杨亦冉气得整个人都瑟瑟发抖,“我神经病?你竟然骂我是神经病?杨海娜!如果不是你,我今天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杨亦冉你真是病得不轻!你自己抓不住男人的心,怪我有毛用?”杨海娜耐性尽失,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明明是你出的馊主意,现在你倒是如愿以偿了,可我呢?我怎么办?”  “有什么好怎么办的?再找个男人就是呗,你没他燕灵均会死啊?!”  “会!我会!没有他我真的会死的……”  “那你找他去啊!你找我又什么用?!”  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  哭了吼了,杨亦冉突然转换了态度,一把抓住妹妹的手,可怜兮兮地哀求,“海娜,你是我妹妹,你真的忍心看我这么痛苦吗?娜娜,你主意多,你帮我想想,我应该怎样才能挽回他?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杨海娜真是烦死自己的亲姐姐了。  她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搞定,哪有闲情帮她出主意?  自己的幸福自己不去争取,求别人有什么用?  真是废物!!  杨海娜狠狠皱着眉头,极尽嫌弃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突然,她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  她说:“去杀了陶陶那个贱女人吧!”  “啊?”杨亦冉错愕得忘了流泪,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抢了你的男人,你不想她死吗?”杨海娜极力煽风点火,眼底划过一抹阴毒的寒光。  “想!我当然想!”杨亦冉提起陶陶就恨得咬牙切齿。  做梦都想!  “所以啊,只有杀了她,燕灵均才会有可能看你一眼。”杨海娜双臂环胸,冷笑着说。  杨海娜想,姐姐杀了陶陶,陶陶死了周灵北就不会再想着她了,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多完美啊!!  杨亦冉一怔,续而哭丧着脸摇头呐呐,“不……我、我不敢……”  她连鸡都没杀过,哪里还敢去杀人啊?  不不不,她不敢的。  杨海娜白眼一翻,恨铁不成钢地瞥了姐姐一眼,然后没好气地冷哼道:“那你就认命吧!”  说着就拉开车门要离开。  杨亦冉见状,忙不迭地扑过去抓住妹妹,慌忙大喊,“你别走!杨海娜你不许走!”  “放手!”杨海娜真的生气了,忍无可忍地冲着不依不饶地姐姐冷喝道:“杨亦冉再不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你不给我想个好办法我今天是不会让你走的!”已走投无路的杨亦冉今天也是铁了心要对妹妹纠缠到底,就是不松手。  “你真是有病!”杨海娜脸色铁青,气得大骂,“滚开!我没办法!”  见妹妹一再用疾言厉色的态度对付自己,杨亦冉伤心又绝望,豁出去般对着妹妹怒道:“杨海娜你不帮我想办法是不是?那你也别想跟周灵北在一起,我马上就去告诉他三年前的真——”相。  “你敢!!”杨海娜勃然大吼,眼露杀气。  同时,她扬手一甩。  杨亦冉猝不及防,被妹妹直接甩得摔倒在地。  “啊!”  惨叫声在寂静的停车场里,显得格外凄厉。  杨亦冉觉得额头剧痛,抬手一摸……  一手的血。  “啊……娜娜,啊,我受伤了娜娜……”杨亦冉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对着已经坐进车里的杨海娜哭喊道。  可杨海娜置若罔闻,直接启动车子,连看都不看一眼摔倒的姐姐。  眼看着妹妹把车开出车位,杨亦冉不可置信,失声痛哭起来,“杨海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了?我可是你亲姐姐!”  “你要不是我亲姐姐,我早弄死你了!”从姐姐身边经过时,杨海娜降下车窗,对狼狈跌坐在地的姐姐狠狠唾弃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心情不好的杨海娜,对自己姐姐真是各种嫌弃。  杨亦冉泪如雨下,眼睁睁看着妹妹的车扬长而去,心里一片绝望。  如果连妹妹都不帮她的话,那她就真的没希望了。  杨亦冉狼狈地坐在地上,沉浸在悲伤里,哭得好不可怜。  突然——  踏、踏、踏……  她的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在寂静的停车场里,深夜时分的脚步声,显得格外的恐怖阴森。  杨亦冉狠狠一震,全身的汗毛瞬间倒竖。  她吓得忘了心里的悲伤,猛地转头……  一个硕长的身影,正一步步朝她走来。  来人背着光,看不清脸,不过体型却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深夜时分,这突然冒出来的黑影不知是人是鬼,杨亦冉非常害怕,她想爬起来逃跑,可是她全身的力气却像是突然被抽离了一般,一点儿都使不出来了。  然而,这还不是让她觉得最恐惧的,最恐惧的,是当她终于看清来人的脸……  “阿……阿均……”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真相——终于大白!  他的小女人没有背叛过他,她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的,这明明应该举杯欢庆,可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心中充满了不安。  事实证明她有多无辜,那就表示他当初有多混蛋!  他永远都忘不了当时的他对她下手有多重……  他差点就杀了她!!  燕灵均想到当时的情形就一阵后怕。  真是万幸,他没舍得对她痛下杀手,否则今天就算他以死谢罪都弥补不了自己的过错。  回想着当初的一幕幕,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他可能留不住他的小女人了……  脑子里全是曾经伤害过她的那些瞬间,越回想,越恐慌……  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她又怎么可能饶恕得了他呢?  于是他在想,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呢?  如果……  让这个真相永远埋葬……  三天后,T&Y公司里。  当燕灵均推开陶陶办公室的门时,陶陶正在接电话。  看到是他,陶陶的表情有一点点的不自然。  燕灵均敏锐地捕捉到了。  心,微微一抽。  “嗯……好,我知道了……”陶陶匆匆结束通话。  倒不是心虚,只是不想惹他不高兴。  “谁的电话?”燕灵均走上前,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的脸,问。  “周灵北的。”陶陶没有隐瞒,如实答道。  他心眼小,爱吃醋,所以坦白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可就算她坦白,也换不来他的满意。  燕灵均冷笑。  呵呵!他就知道!  看着眼前善妒的男人,陶陶真是深感无奈。  虽然自己很坦荡,但她还是轻言细语地向他解释道:“你别误会,他只是——”  “我说什么了吗?”他冷笑更甚。  他的脸上,就差写着“你在欲盖弥彰”几个字了。  “……”陶陶一窒,感觉特别无力。  两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沟通,若沟通有了障碍,未来的路怕就走不下去了……  陶陶觉得心好累。  真的好累!  周灵北不过给她打个电话他就吃醋,那他怎么就不会反省反省自己呢?  追查当年的真相,若他肯上点心,她又何须跟周灵北通电话?  明明是他不闻不问,才逼得她自己去跟进的好伐。  这件事攸关她的名誉和清白,她必须搞清楚,否则她没办法心安理得的跟他在一起生活。  她更不想时刻背着心理包袱,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陶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多心了,总觉得他最近变得有些奇怪……  “灵北说,杨亦冉和杨海娜失踪了。”  不管他听不听,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把通话内容告诉他,免得他又胡思乱想,又怀疑她什么的。  燕灵均没吱声。  她以为他没听到,“我说——”  “听到了。”他盯着落地窗外,淡淡吐字。  陶陶站起来,一边慢慢走到他的身边,一边蹙眉惆怅,“你说好好的她们怎么会不见了呢?是知道我们开始怀疑她们所以躲起来了吗?”  她的语气有着难以掩饰的焦急。  如果找不到杨家姐妹,周灵北的推理就无法得到证实,那么她和周灵北就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所以她怎能不急?  “也许吧。”然而他的反应却与她大相径庭。  他冷淡得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陶陶突然就觉得自己受够了。  “燕灵均!”她脸若寒冰,目光犀利,冷冷地看着他。  “嗯?”他转眸,淡淡地瞟了她一眼。  “你怎么了?”她严肃问道。  “什么?”他微微挑眉,佯装不懂。  陶陶,“你最近很反常你不觉得吗?”  燕灵均默了默,然后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反问,“有吗?”  “有!”她很肯定地说道。  太有了好吗!!  明明应该开心的事,他却忧心忡忡,明明应该积极追查的事,他却不闻不问。  这不是反常是什么?  “你想太多了。”燕灵均否认。  陶陶黛眉微蹙,冷笑连连,“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吗?”  他答:“是!”  陶陶又气又恨,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燕灵均,你真要用这种阴阳怪气的态度对我吗?”  自从知道自己没有背叛过他之后,她在他面前就比之前有底气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过分的小心翼翼。  而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恐慌……  “我晚上有应酬,你早点睡,不用等我。”他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直接换了话题。  说完就要走。  陶陶怒了。  整个人往他面前一站,挡住他的去路,“我们谈谈!”  “谈什么?”他表面平静,可心里却已经开始慌了。  她不会是……要说分手吧?  燕灵均觉得自己最近真是魔怔了。  每当她跟他说话时,他就觉得她是要跟他说分手的事……  导致他现在都不敢跟她说话了。  所以这些天他总找借口在外应酬,尽可能地避免跟她正面接触。  他鸵鸟心态地想,只要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就不会失去她……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非常懦弱,可是怎么办呢?做错事的他,只能这样啊!  “谈——”陶陶狠狠抿了抿唇,拉长尾音,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强装镇定,冷冷一笑,“我能想什么?”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她回以冷笑,咄咄逼人。  真不能怪她多心,看看他此刻的态度,分明就是有问题。  在没遇上周灵北之前,他对她总是霸道命令,而现在他却变成了……  她无法用具体语言来形容这种感觉,反正就是让她很不适应。  被陶陶锐利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燕灵均佯装随意地撇开视线,淡淡吐字,“我什么都没想。”  不!他想了!  他想她能乖乖留在他的身边,哪儿也别去……  可他好怕这只是他的痴心妄想!  之前是她对他小心翼翼,现在轮到他了。  所以人啊,千万不能犯错,因为一步错,很有可能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其实他也想过放弃骄傲和尊严,向她道歉认错,求她别离开……  可他怕就怕,即便自己苦苦哀求,也留不住她的脚步……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从办工作上响起。  是陶陶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划开接听键,“喂……”  电话彼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竟让陶陶的脸瞬时惨白如纸……  “你说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