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94章:拜托离我们远点!(8000字)

《燕少宠妻无度》第094章:拜托离我们远点!(8000字)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818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7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电话彼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竟让陶陶的脸瞬时惨白如纸……  “你说什么?!”她失声惊喊,神色大变。  手机滑落在地,她如遭雷击般愣愣地站着。  看了眼掉在地摊上的手机,燕灵均心脏莫名一紧,拧眉问道:“怎么了?”  她蓦地抬眸看他,双眼已变得通红,眼底布满惊慌,“小小……小小……”  “小小怎么了?”他的心里咯噔一跳,泛起一丝不好的预兆。  陶陶一把抓起地摊上的手机就往外冲,“胡老师说小小不见了!”  燕灵均心中大震。  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陶陶和燕灵均匆匆赶到幼儿园时,云裳和郁凌恒也同时抵达。  四人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惊慌。  男人稍微比较沉得住气一点,陶陶和云裳直接害怕得哭了。  嗯,与燕小小一同不见的,还有郁睿阳。  “怎么回事?孩子怎么会不见的?”  在见到幼儿院院长的那一刻,陶陶和云裳就一马当先地冲上前,带着哭音焦急又气愤地质问道。  院长也是一脸恐慌,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往下淌,“对不起啊郁太太陶小姐,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老师太疏忽了……”  “别跟我们废话!孩子到底是怎么不见的?”陶陶近乎歇斯底里地叫道,简直要疯了,害怕得整个人瑟瑟发抖。  “小小是趁着大家午休,自己偷偷走出校门的……”院长一脸苦逼,低着头小声呐呐。  燕灵均大怒,“才刚刚三岁的小朋友一个人走出校门你们都没发现?你们这些老师都是干什么吃的?!”  “对不起对不起……”院长吓得一颤,连忙点头哈腰地道歉。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还不快带我们去看监控!!”郁凌恒比其他三人稍微冷静一丢丢,沉声喝道。  “是是是!郁先生燕先生,请这边来。”院长忙不迭地往前带路。  很快,校门口的监控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监控显示,燕小小的确是一个人走出校门的,她在距离校门口五十米左右的一棵大树下转了两圈,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就在她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突然出现在镜头里。  面包车开到燕小小的身边,蓦地停下,然后从车内跳下来两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其中一人一把抱起燕小小就往车里塞……  小丫头明显被吓着了,本能地张口要喊,可嘴还没张开就被一张手帕捂住了嘴……  她挣扎了两下,然后就没动静了。  很显然手帕上有蒙汗药之类的东西。  而就在燕小小被男子抱起来往车里塞去的时候,郁睿阳正好从校门口里出来。  看到燕小小被劫,他连忙撕开脚丫子朝着面包车冲上去,似是想要救她。  可跑到一半他就看到燕小小已经被塞进了车里,于是他知道自己救不了,就开始往回跑。  他一边张大嘴喊着什么,一边奋力奔向校门口。  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才四岁的小孩子,哪里跑得过一个成年男人呢?  所以他不过才跑了几米,就被追上来的绑匪一把揪住了后领。  整个人如同小鸡一般被拎了起来。  然后他就跟燕小小一个下场了。被捂住口鼻,迷晕了丢进车里。  两个孩子,双双被塞进了面包车,抓走了。  接着不等人发现,面包车便快速离开了现场。  看着面包车消失在监控视频里,陶陶和云裳的眼泪都止不住地往下淌。  内心是从未有过的害怕。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就是她们的命,现在孩子有危险,怎能不叫她们心如刀割?  云裳的性格本来并不是软弱型的,可这会儿也已方寸大乱,除了掉眼泪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儿子是她的全部,若没了儿子她估摸着也活不下去了。  毕竟儿子可是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啊!  想当初她脑子里有血块,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开颅手术必须全是麻醉,麻醉剂对胎儿有影响,所以手术就意味着不能要这个孩子……  而她,毅然决然地拒绝了手术!  她就算不要命,也要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可想而知,儿子对她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可现在,儿子被绑架了。  绑匪若是要钱倒还好说,可万一要命……  那可咋办啊!!  此刻陶陶的心情跟云裳如出一辙。  看到监控视频里女儿被抓走的那一幕……  她的心都碎了!!  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绑架的人肯定是没有人性的,她的小小才三岁,还那么小,绑匪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她简直都不敢想!  距离女儿被抓走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她的心肝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陶陶泪如雨下。  她极力隐忍着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上苍……  老天爷,求求你别这么残忍!  你有什么怒气就撒在我身上吧,就算你想要我的命也可以拿去的,但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她还那么小,那么可爱,您怎么忍心让她受伤害呢?  叩叩叩……  院长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一个年轻的幼师小心翼翼地探进头来,胆怯地看着均是脸色凝重的众人,小声呐呐,“院、院长……”  “什么事?”院长这会儿正焦头烂额,没好气地冲其冷喝道。  体型微胖的院长觉得自己好倒霉,居然不幸会遇上了这种事。  他已经在心里把绑匪诅咒了十万八千遍。  这些绑匪可真是会挑,竟把C市最金贵的两个孩子给绑走了,看来是做足了功课的。  最无辜的就是他这个院长,莫名其妙摊上这种事儿,若孩子没事便罢,若有个什么好歹……  他这幼儿院院长当不成了倒也没什么,怕就怕连这幼儿园都得被眼前的两大公子夷为不可!  想想要承受郁凌恒和燕灵均的怒气院长就吓得直冒冷汗。  太可怕了!!  “那个……”面对众人齐刷刷向自己射过来的目光,年轻的小姑娘紧张得不行,狠狠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说:“新来的郑老师好像也不见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新来的郑老师,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在幼儿园登记的也全是假资料。  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两个孩子被绑架,与这个郑老师脱不了干系。  燕灵均立马找了燕诏调全城监控,地毯式搜索那辆破旧的面包车,以及这个郑老师。  偌大的城市,想要查找一辆车并非容易的事,至少需要时间。  而在这样的时刻,等待何其煎熬,足以让人情绪崩溃……  郁凌恒和云裳给帝都的总统大人打了电话,总统大人听闻大外孙出了事,立马命令C市的相关领导随时听候女儿女婿的差遣,务必保证大外孙的安全。  郁、燕以及严家,调动了最好的资源,争分夺秒的营救燕小小和郁睿阳。  在医院守着也不是办法,燕灵均带着失魂落魄哭成了泪人的陶陶先回了家。  等电话!  绑匪应该会打电话来的!  从得知女儿有危险的那一刻,陶陶的眼泪就没停过。  如断线的珍珠,扑簌簌地疯狂往下坠落。  看着双眼已经哭肿的陶陶,燕灵均心如刀割。  此刻的他非常后悔,也非常自责。  他只顾着她的安危,竟然忽略了女儿……  他精明一世,临了居然会犯这种的致命错误!  自从知道当年是杨家姐妹设计了陶陶和周灵北,他表面无动于衷,其实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所以那些天他一直跟踪杨亦冉,最后终于在地下停车场亲眼目睹了杨亦冉和杨海娜的撕(逼)战。  从杨亦冉和杨海娜的争吵中,燕灵均知道杨海娜试图对陶陶下手,他想了想,决定将计就计……  他在陶陶身边安排了很多保镖,就等着杨海娜自投罗网……  可他竟然忘了,女儿也是需要保护的对象……  因为他的疏忽,导致女儿现在深陷危机,责任全在他,是他的错!  燕灵均走向厨房,倒了杯水出来,在哭得像个泪人一般的小女人身边坐下,把水递给她,柔声哄道:“喝点水。”  “我不渴……”陶陶泪如雨下,胡乱地摇头啜泣。  她喝不下,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女儿可能会遭遇到什么的可怕幻想……  她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有心思喝水啊!  她的女儿才三岁啊,面对危机根本没有反抗和逃跑的能力啊,她现在一定被吓得哇哇大哭吧……  陶陶想到女儿此刻正面临恐惧就心如刀割。  这种痛苦,比自己正遭遇伤害还更加痛上千万倍!  她宁愿自己被剥皮拆骨,也不想女儿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如果可以,她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取女儿的平安。  可是老天爷会听到她的祈祷和哀求吗?老天爷会保佑她可怜的女儿吗?  “你别着急,女儿不会有事的!”此刻燕灵均的心,痛得一点也不比陶陶少,可他还得极力安慰她,像是发誓一般跟她保证道:“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他咬着牙根,字字坚定。  犀利似剑的目光,饱含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到底是什么人抓了她啊?为什么要抓她啊?她还那么小,不可能得罪什么人的……”陶陶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崩溃,哭得伤心欲绝,“你说那些绑匪到底是冲着你还是冲着我来的啊?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啊?你想想,你快想想!”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使劲儿地摇晃。  她的力气大到他都觉得有些疼了,可见她的心里此刻有多么的恐惧。  他心疼至极,拧着眉头轻拍她的手背,“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啊!!”她勃然大吼,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脸,声音已哭到嘶哑,“现在女儿不见了,她被人绑走了,她还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伤害呢,你叫我怎么冷静得了啊!!”  她近乎歇斯底里,整个人瑟瑟发抖。  燕灵均心痛得快死掉。  伸手将她拥在怀里,他紧紧抱着她不停颤抖的身子,不由微哽,“女儿不会有事——”  “燕灵均,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自欺欺人?那些绑匪没人性的,你真的觉得女儿会没事吗?”她猛地抬起头来,冲他哭喊。  都到这个时候了,自欺欺人有什么用啊?  他的安慰没有丝毫的说服力,不止不能让她心里好受点,甚至还更加悲伤绝望……  “嗯!女儿不会有事,阿诏正在查,很快就能查到那辆车的,相信我,女儿绝对会平安回来的!”他捧住她的脸,让她看着他的眼,格外认真地向她保证。  陶陶不敢如此乐观,可现在除了往好处想,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女儿被绑架,让她变得从未有过的脆弱,她伏在他的怀里,双手死死揪住他的衣服,崩溃大哭,“到底是谁绑走了小小啊?到底是谁绑走了我的女儿啊…………”  燕灵均一下一下地轻抚陶陶哭得剧烈起伏的背部,渗透着杀气的目光投向落地窗外。他狠狠咬着牙根,像是自言自语般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字来,“我知道是谁!”  “是谁?!”陶陶闻言,猛地抬起头,震惊又急切地看着他。  事到如今,燕灵均不敢再瞒下去了。  而且依照现在的形势,就算他想瞒,只怕也是瞒不了多久的……  所以还不如现在坦白!  燕灵均拿出手机,然后接通了某个视频……  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光线阴暗的房间……  简陋得像是鬼屋的房间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卷缩在房间角落里的一个女性身影……  陶陶觉得有点眼熟。  那女人披头散发,抱着腿埋着头,看不到容貌,正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燕灵均二话不说对接通视频里的人使了个眼色。  一个男人立马走向女人,大手一伸,一把抓住女人头顶的头发就往后一拽……  “啊……”  随着一声惨叫,女人的脸便毫无遮掩地呈现了出来。  陶陶惊讶得瞠大了双眼。  这女人竟然是……杨亦冉!  她还来不及疑惑,就听见身边的男人对着视频里的杨亦冉冷冷开了口——  “杨亦冉,杨海娜在哪儿?”  头发被拽,杨亦冉的脑袋被迫往后仰,痛得脸孔都扭曲了,睨着面前的电脑。  她双目含恨,仰着脸的姿势无法正视镜头,只能辛苦的用眼角余光去看燕灵均。她痛得喘着粗气,却咬紧牙根一声不吭。  燕灵均又跟抓住杨亦冉头发的男子使了个眼色。  啪!  男子扬手就给了杨亦冉一耳光。  “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杨亦冉绷不住了,哇哇大叫,见到男子扬起的手又要落下来,更是吓得面无人色。  她被关在这里三天了,精神饱受折磨,她已数度崩溃。  “我再问你一遍,杨海娜在哪儿?!”燕灵均阴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我不知道……”杨亦冉哭了,顾不得头发被拉扯的痛,死命摇头,哭得涕泪纵横。  燕灵均极冷极冷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杨亦冉,阴森切齿,“杨亦冉,你妹妹绑走了我的女儿,所以如果我女儿若有什么事,我会把你‘千、刀、万、剐’!!”  最后四个字,一字一顿,刻意咬重的字音表示他会说到做到。  嗯,如果小小真有什么意外,他会让整个杨家的人痛不欲生,他会把他们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  他真的会!  就算杀人偿命,他也在所不惜!!  千刀万剐……  杨亦冉吓得魂不附体,一张脸顿时变得惨白如纸。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我一直被你关在这里,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她了啊,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杨亦冉磕磕巴巴,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这世上,没人真的想死。  而越是感觉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求生的欲望就更加强烈。  杨亦冉此刻就是这种状态。  之前她被燕灵均甩,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怨愤,觉得日子过得生不如死。  可现在真的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之后,她才发现……  她不想死!  她一点都不想死!  她还这么年轻啊,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啊,她还有好多好多的美好事物没有享受呢……  嗯,她不想死!!  可是……  她真的不知道妹妹杨亦冉现在在哪里啊!  她这几天被关在这里,与外界完全失联,连外面的太阳都没见到过,怎么可能知道妹妹的行踪啊!  燕灵均问:“她都有些什么朋友?还有她经常会去哪些地方消遣?”  “我……我不知道……啊!不要打……不要打我……”杨亦冉话音未落就见身边的男子又扬起了手,吓得尖叫连连。  “杨亦冉,我没耐心的,你若再不配合,我现在就可以剥了你的皮,你不信可以试试!”燕灵均从齿缝里迸出字来,眼神充满了杀气。  燕灵均话音刚落,男子就拿起了一把刀。  “啊!不要不要!我说我说,我全说!”杨亦冉立马妥协,尖叫声格外凄厉。  然后,杨亦冉把自己所知道的妹妹平时玩在一起的狐朋狗友们全都供了出来。  燕灵均关掉视频。  接着拨了燕诏的电话,将名单告诉他,让他立马追查这些社会人渣。  陶陶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看着燕灵均。  从看到视频里出现了杨亦冉时,她就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她整个大脑都是懵的。  直到他跟燕诏的通话结束,她才艰涩开口,“你……为什么要禁锢她?”  燕灵均一僵。  他抬眸看她,深深看她,内心惶恐不安……  他知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我知道了。”  沉默半晌,他狠狠咬了咬牙,极尽艰涩地低低道。  陶陶有点懵,“……什么?”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胡乱猜测。  燕灵均又打开手机,将那晚杨亦冉和杨海娜在地下停车场争吵的视频给她看……  嗯,他录下来了。  ——为什么不让陶陶和周灵北真的睡?  整个视频,就属这句话最震撼陶陶的心。  真的睡……  也就是说,她和周灵北,并未发生过关系!  嗯,她是清白的!  真好!她跟周灵北什么都没发生!  因为被深度催眠,所以她醒来之后觉得自己和周灵北真的做过,甚至还觉得身体不适……  但一切只不过是心理作用,是催眠造成的幻觉罢了。  这样的结果其实是在陶陶的意料之中的,但现在真的证实了自己的清白,她还是开心得不行。  然而喜悦不过维持了几秒,她脸上的笑容就被愤怒和绝望所取代。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冷冷看着他,问。  燕灵均默了两秒,狠狠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回答:“三天前。”  三天前……  他居然三天前就已经知道真相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震惊又愤怒,厉声质问。  燕灵均沉默。  为什么吗?  因为害怕啊……  他的沉默让她更是怒不可遏,腾地站起来,红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他,“说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只是想听他亲口承认。  “我……”他抬眸看她,眼底尽是慌乱。  他这副心虚的模样,让她彻底崩溃了。  “燕灵均!你还我女儿!!”她勃然大吼,像疯了似的对他拳打脚踢,“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啊!你这个混蛋!!”  陶陶吼得声嘶力竭,眼泪如同泛滥的洪水,疯狂地往下滚落。  这一刻,她对他,真是心如死灰了。  他明明已经知道真相,为什么不告诉她?如果他告诉了她,女儿就不会出事!  因为她会防范!  女儿是她的一切,所以在知道杨海娜那么丧心病狂之后,她肯定会把女儿保护得天衣无缝,绝对不会给杨家姐妹一丝一毫的机会。  杨海娜明显已经疯了!  为了自己受益,她竟然怂恿自己的亲姐姐杀人,不是丧心病狂是什么?  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所以如果她早一点知道,她的宝贝女儿就不会被抓走!  现在女儿落在杨海娜的手里,肯定凶多吉少了……  而且还连累了阳阳,他们真是太对不起云裳和郁凌恒了啊!!  杨海娜的目标是小小,可不知怎的阳阳跑了出来,目睹了小小被抓,于是他想大声呼救,绑匪一慌就连同他也一并抓走了。  两个孩子,都是各自父母的心头肉,若有个好歹,她怎么有脸见云裳啊?  怕是以死谢罪都不够吧!!  陶陶这会儿真是想杀了眼前的男人。  都怪他,都怪他啊!  以前被他那样报复她都不曾真的恨过他,可现在,她真的恨死他了!  嗯,恨死了!!  本来还觉得他们可以一直走下去,走到双鬓发白,走到耄耋老去……  可原来他们不行,不行……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她在这一刻终于明白,她和他,不合适!  他们肯定五行相克,肯定是彼此的克星,所以他们之间才会有如此多的磨难……  其实她不怕磨难,就算有再多的苦她都不怕,可是她接受不了女儿受伤害。  如果他们在一起会导致老天爷报应他们的女儿,那么她会带着女儿离他远远的……  哪怕从此以后永不相见也在所不惜。  陶陶崩溃哭喊,攥紧拳头死命在他头上和身上捶打,恨不得把他活活打死一般。  人在愤怒中,即便是女人,那力气也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很快,燕灵均的眼角和嘴角就裂开了小口子……  但他一动不动,任由她打。  其实在这种时刻,她打他,他的心里反倒还更好受一些。  可即便让他脸上挂了彩,也依旧不能让她心里的恨少一点。她打累了,停下来指着他的脸,悲怆哭喊,“女儿若有个好歹就是你害的,听到了吗?是你害的!!”  她愤怒的嘶喊如同锋利无比的刀刃,狠狠扎在他的心上,鲜血淋漓。  他站起来,伸手去抱她,颤声解释,“陶陶你别哭,先听我说好不好?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我是怕……”  怕你证实了真相之后就会离开我!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女儿都被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她拒绝听他说,厉声抢断。  同时狠狠挥开他朝自己伸来的双手。  “我……”  “燕灵均,女儿如果有什么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她甚至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通红的双眼布满了毁天、灭地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  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燕灵均脸色一白,心脏狠狠抽搐,疼得他冷汗淋漓。  然而这还不是让他觉得最害怕的,最害怕的是,她紧接着又补上的一句——  “我们分手!”  分……手……  燕灵均如遭雷劈。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  呵!老天爷还真是“厚待”他啊,他越怕什么,老天爷就越是给他来什么……  他做了那么多,就是怕她不要他,可原来不管他怎么做,都躲不开被她狠狠抛弃的命运……  分手?  他好想问她,能不能不分手啊?  这么多年了,他若能少爱她一点,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卑微;若能少爱她一点,也不用处处讨好小心翼翼;若能少爱她一点,早在三年前便已经放开了她的手……  他不想分手,真的不想!  可他问不出口,他没这个脸!  女儿现在下落不明,他哪里还有脸求她留下呢?  而且哪怕他现在给她跪下,她也是不会看他一眼的吧……  陶陶伤心绝望,说完就走。  “陶陶——”他吓得本能地伸手拉她。  他怕,怕她走了自己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别碰我!!”她嘶声怒吼,眼泪滚滚而落,“我受够了!燕灵均,我真的受够了!你以前怎么对我的,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可是你今天害了女儿……我没办法原谅你!我没办法!!”  “女儿不会有事的……”  “那她现在在哪里?啊?在哪里?你把她还给我了,马上还给我!!”她吼得声嘶力竭,瞪着他的凶狠目光如同瞪着一个敌人。  燕灵均,“我会找到她的——”  “我要马上!我要马上见到她!马上啊!!”  看着近乎疯狂的陶陶,燕灵均心如刀绞,“对不起……”  “我要我的女儿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啊燕灵均!!”吼着吼着,她突然蹲下来抱住腿就开始嚎啕大哭,“呜呜呜……小小……我的宝贝你在哪儿……呜呜呜……”  她哭得撕心裂肺。  听得燕灵均的双眼也一片通红。  女儿也是他的,他心里的焦急和痛楚,其实也不比她少的。  只不过他是男人,他不能哭……  若他也崩溃了,谁来救女儿啊?  所以他必须保持冷静,必须时刻清醒,必须!  她的哭声如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撕裂着他的心,把他的心扯得支离破碎……  他伸手去抚她的头,想要给她安慰。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触上她的头顶时,她却突然收住哭声,站了起来。  她看着他,眼神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说:“燕灵均,你不是一个称职的好父亲,我跟女儿都不需要你!”  一字一句,锥心刺骨。  我跟女儿都不想要你……  不需要你……  燕灵均的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重复着“不需要你”四个字,不停重复,不停重复……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还能承受多少剑。  这世上他最爱的两个人,却不需要他……  看着她冷绝的模样,他想傻了一般呆呆地站在,动不了,也说不了。  陶陶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女儿的安危,哪里还管得了他的情绪?  狠心的话,一鼓作气地爆发了出来,“所以算我求你好吗?别再来祸害我们母女俩了,我们只想要平静的生活,拜托你离我们远点吧!”  她恶狠狠地吼道,每一个字都透着对他的深恶痛绝。  祸害……  离我们远点……  燕灵均满嘴苦涩,心痛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呵,原来,他是她们母女俩的祸害。  离她们远点吗?  好吧,只要女儿能平安回来,他……  会如她所愿的。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阴暗潮湿的屋子,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霉味,不够明亮的灯光,在这寒冬腊月里,带不来一丝一毫的温暖……  “妈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