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097章:妈妈救我……

《燕少宠妻无度》第097章:妈妈救我……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417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28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咔……  绑匪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约莫一分钟后,手机里传来滴滴两声……  是一段只有几秒钟的小视频。  “妈妈……呜呜呜……妈妈救我……”  视频一点开,陶陶整个人就崩溃了。  女儿浑身脏兮兮的像个小乞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看着镜头的双眼一片通红……  女儿在哭,小脸上尽是泪水,从未有过的可怜。  这样的一幕,宛若一把锋利的刀刃在狠狠切割着陶陶的心,无疑是这世上最残忍的酷刑。  没有哪个当妈的看到自己的孩子遭遇这样的场面能不心碎的。  陶陶这会儿真是想杀了绑匪的心都有了!  就算杀了人自己也活不了,都无所谓!!  妈妈救我……  听着女儿充满恐惧的抽泣,陶陶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被狠狠撕碎,无法承受内心的剧痛,她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小小!小小!我的女儿啊……呜呜……我的女儿……”  燕灵均心里也格外的难受,强忍着心里的愤恨,伸手向她,想把她扶起来,“陶陶——”  “你滚开!!”哪知她狠狠挥开他的手,冲他愤怒嘶吼。  手被打开,他不觉得痛,痛的,是心。  他看着她,悔不当初。  他不怨她这样对他,他只恨自己太过疏忽……  “都是你害的!燕灵均,都是你害的!!”陶陶蓦地站起来,猩红着双眼苦大仇深地瞪着眼前满眼悔意的男人,声声如刀,字字泣血,“女儿如果有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  燕灵均喉咙干涩,如同灌满了砂砾,已然是心痛得无法言语。  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嗯,如果女儿真有什么事,别说她,连他自己也不会原谅他自己的。  “我不会原谅你,我不会原谅你……不会……”  陶陶吼完,像是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离,她流着泪,自言自语地喃喃,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般机械性地往楼上走去。  燕灵均看着陶陶失魂落魄的背影,看得双眼发涩,心如刀绞。  他的手,一点一点地攥紧,拳头紧得宛若可以滴出水来。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陶陶和燕灵均收到视频的半个小时之前……  杨海娜离开后,男子ABC三人就进入关着两个孩子的房间里。  用水把他们泼醒,然后一通恐吓,让他们按照他们教的话录几段视频……  燕小小哇哇大哭。  郁睿阳也吓得小脸煞白,但他忍着没有哭。  因为他始终记得爸爸妈妈说过——在危险面前,哭是没有用的!  两个小孩长得都非常好看,让三个绑匪都有点打不下手,不然若换成别的孩子哭得这样呼天抢地的,他们早就几个巴掌呼过去了。  见孩子的情绪不稳定,暂时录不成视频,三个绑匪看天已经黑了,便决定先吃了晚饭再说。  这里是偏僻的山区,没有餐馆,只有之前杨海娜带来的一些方便面和干粮。  男子A和男子B在外面就着花生米喝酒,男子C则继续在里面等待燕小小不哭了好给她录视频。  燕小小哭了一会儿,哭累了,瘪着嘴变成了小声啜泣。  这时郁睿阳说话了,可怜巴巴地看着男子C,“叔叔,我们可以按照你们说的做,但是你们能不能给我们一点东西吃啊?我们饿。”  我们饿……  男子C微微一怔。  郁睿阳这句话,好死不死勾起了男子C儿时的记忆……  男子C是孤儿,几乎是从小饿到大的。  所以听到郁睿阳喊饿,就仿若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于是莫名就泛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盯着两个孩子看了几秒,然后男子C把手里的一袋面包扬手一扔,扔到他们面前。  郁睿阳立马一把抓起来,拆开塑料袋就抓出一个小面包,递给燕小小。  燕小小脸上脏兮兮的,两只小手也脏兮兮的,浑身都脏兮兮的。  看到面包,一双小眼睛顿时放光,一把抢过来就往嘴里塞……  狼吞虎咽。  郁睿阳亦然。  终究只是孩子,饿了大半天,又受了如此大的惊吓,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  看着两个孩子像是八辈子没吃过东西的模样,男子C觉得他们更像小时候的自己了。  郁睿阳和燕小小从来没有觉得面包有这么好吃过。  真的是太好吃太好吃了!  他们当然不懂,其实不是面包变美味了,而是他们太饿了……  “谢谢叔叔,谢谢谢谢!”郁睿阳边嚼着面包,边口齿不清地向绑匪C道谢。  绑匪C把已经空了的啤酒罐丢一旁,顺手拿起另一罐,拉开,继续喝了一口,然后微眯着双眼看着郁睿阳,“你们不怕我们吗?”  “……怕。”郁睿阳狠狠咽下嘴里的面包,怯怯地看着绑匪C,“可是我们饿……”  为了能填饱肚子,怕也得硬着头皮上……  嗯,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  男子C又狠狠灌了口啤酒,说:“小鬼,我们本来只想求财,可现在却不得不把你们……所以你们下了黄泉也别怨我,怪只怪你们投错了胎。”  男子C想,这两个孩子才三四岁,肯定听不懂什么“黄泉”和“投胎”之内的……  接着他失笑,暗忖自己真是中了邪了,跟这两个小屁孩说这些干啥?  郁睿阳眨巴着无辜的双眼,可怜巴巴地望着绑匪C,说:“叔叔,我觉得你是好人,你放了我和我妹妹好不好?我爸爸有钱,我可以让他给你很多很多的钱,真的!”  “‘很多很多’是多少?”男子C又喝了一口酒,只当是笑话听。  “就是你们想要多少都可以!”郁睿阳一本正经地说。  “是吗?”男子C 挑眉冷嗤,暂时还没往心里去。  在他看来,一个小孩子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信度。  “真的!不信你可以试试啊!”郁睿阳急死了,就怕自己的提议诱惑不到男子C。  男子C三两口就解决了一罐啤酒,打了个酒嗝,冷笑道:“你爸爸会报警抓我们!”  “不会的不会的!”郁睿阳连连摇头,急切地喊着:“我爸爸有钱,他不在乎这点钱的,只要你们不伤害我和我妹妹,我会跟他说,让他不要抓你们,他就一定不会抓你们的。”  “呵!你一个小屁孩,他会听你的?”男子C冷笑更甚。  郁睿阳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当然会听啊!我是他儿子嘛!他可宝贝我了!”  稚嫩的声音,听起来的确没什么说服力,不过他的话倒也在理……  郁凌恒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可能会舍不得钱的。  男子C认真思考了一下,有点动摇了。  过了一会儿,男子C出来,走向两个同伙。  “喂!”男子C用脚踢了踢正在划拳的男子A和男子B。  “嗯?”两人同时转头看他。  “真要杀?”男子C用下巴点了点里面的房间。  “不然咧?”男子A反问。  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么?  男子C皱着眉头,默了默,说:“阿杰,阿强,咱们绑这俩孩子的初衷是啥还记得吗?”  “还能是啥,钱啊!”男子B答。  “对啊!”男子C冷笑了声,“可钱呢?”  阿杰和阿强面面相觑。  男子C想想就很烦躁,又拉开一罐啤酒狠狠灌了一口,没好气地说道:“现在不止没钱,还要背上两条命债,你们觉得这笔买卖真的合算?”  “不合算啊!可是不合算又能怎么办呢我们都到这个份儿上了!”男子A苦笑道,重重叹了口气。  “杨海娜让我们杀人,可她既不给我们钱,也不给我们想后路,就只会吓唬我们。你们想想,我们没钱哪儿也去不了,不一样得死么?”男子C越说越来气。  试想一下,他们若是杀了这两个孩子,就等于跟全国人民为敌,到那时,摆在他们面前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可以跑路,可跑路要钱啊,现如今可是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的社会好伐!  所以,他们想活命,就必须得先有钱!  嗯,有钱才是王道!!  男子B,“可是娜姐……”  “姐个屁啊!她以为她平时给我们点零花钱就真是我们的老大了?就真可以对我们吆五喝六了?老子呵呵她一脸!”男子C火大地喝道。  他们三个大男人,平时被一个女人呼来喝去还嫌不够窝囊吗?  以前若不是看在杨海娜时常拿点钱给他们买“面粉”,他们才懒得搭理她呢!  现在她竟然怂恿他们犯下这样的大祸,然后还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把什么都留给他们来担着……  那怎么行?!  像他们这种没有明天的亡命之徒,只认钱,不认人!  所以现在眼前明明有个捞钱的大好机会,为什么要让它白白溜走?  “那我们……到底怎么做啊?”男子B惆怅,皱眉叹气。  男子C和男子A对视一眼。  一个眼神,两人达成一致。  “先录段小视频发给燕灵均和郁凌恒,让他们准备两亿赎金!”男子A说。  男子B霍地瞠大双眼,“两亿这么多,就算他肯给,我们也拿不走吧?!”  男子C气得踹了男子B一脚,骂道:“你猪啊!你拿得走多少拿多少不行啊!我们要他们准备这么多是想看看他们有没有心救自己的儿子女儿!”  如果郁凌恒和燕灵均一口答应,就说明他们很在乎自己的孩子,那样他们的胜算就会大一点……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又是几个小时后。  山区信号不好,加上没有娱乐节目,于是男子A和男子C便去了十里开外的小镇寻找消遣,把绑匪B留下来守夜。  他们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围墙有两米高,大门又上了锁,两个才三四岁的孩子是根本逃不掉的。  夜里三点,万物俱静的时刻……  “叔叔,我想拉粑粑。”  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双小手轻轻推着用脚挡着门口的男子B。  是郁睿阳。  男子B晚上喝了好几罐啤酒,这会儿睡得特别香,感觉到有人推自己也不想搭理,只是动了动,然后又没反应了。  “叔叔,我也想尿尿。”燕小小也奶声奶气地说,怯怯地瘪着嘴,要哭不哭的。  呜呜呜,她好害怕啊……  可是阳阳哥哥说,不能害怕,害怕就会被杀掉……  “叔叔……”  “去去去!茅坑在外面,自己去!”  美梦被扰,男子B恼火,大脑还没清醒就把腿从门边移开,没好气地咕哝道。  此刻的绑匪B睡得正香,根本不想醒来,把腿移开之后,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一是酒精加深了睡眠,二是认定了两个小屁孩是翻不过两米围墙以及打不开上了锁的门,所以绑匪B睡得心安理得的。  这里是偏僻的山区,屋子四面都是土墙,厕所一般都是建在后院或者前院的角落里。  在绑匪B 把腿挪开之后,郁睿阳拉着燕小小就蹑手蹑脚地往屋外走去。  临走前还不忘往衣服口袋里塞了几个小面包……  紧挨着茅房的旁边,长了一堆草,把一个不大也不小的狗洞遮掩了……  这个狗洞是之前郁睿阳上厕所尿尿的时候发现的。  爸爸妈妈教过他,在遇上危险的时候一定要善于观察,妈妈还说,任何一个小发现,都可能是生机……  虽然儿子还小,但云裳已经开始训练儿子的应变和自救能力,因为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盯上了。  狗洞很小,但好在小家伙体型也不大,没怎么费劲就从狗洞里钻了出去。  逃是逃出来了,可四周一片黑暗,他们完全不知道哪个方向才是出路。  郁睿阳当机立断,拉着燕小小就随便朝着一条小路往前跑。  不管前面的路是通往哪里,反正得先离开这里再说。  然后在黑夜中,两个孩子跌跌撞撞,漫无目的地跑啊跑……  许久之后,燕小小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嘤嘤哭了起来,“阳阳哥哥,我跑不动了……呜呜呜……”  “小小,别哭,我们不跑了,我们慢慢走好不好?”其实郁睿阳也跑不动了,可是他害怕,恐惧逼得他不得不跑。  他既怕绑匪发现了追来,也怕这漆黑的四周会突然冒出什么来……  “阳阳哥哥……我想妈妈……”燕小小悲伤哭泣。  “小小……”  “快给我找!他们肯定跑不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