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118章:越温柔,越残忍

《燕少宠妻无度》第118章:越温柔,越残忍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3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去了,怕也只会是不欢而散罢了。  咦?等等!!  明天上午的……航班?  燕灵均的心,倏地狠狠一抽。  “明天?哦……几点的飞机?哦哦……九点啊……行,我知道了……”  脑子里突然冒出陶陶刚才对周灵北说的话。  心,又慌又痛。  不安和悲伤,在心底肆意蔓延……  一直等燕灵均开口,可他一直不吱声,周滟只能硬着头皮自顾自地小声呐呐,“我们已经决定在那边定居,以后应该都不会回来了……  “大少爷,血浓于水,你爸爸就算再错,他也是你的亲生父亲……  “所以你能不能看在他曾养育过你的份儿上,原谅他呢?”  “几点的航班?”燕灵均问,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心乱如麻。  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周滟闻言,以为他同意了,开心得连忙回答,“明天上午九点。”  上午九点……  燕灵均面如白纸。  “大少爷,你爸爸他很后悔,他说他有话想跟你说,你来见见他好不好?”周滟在电话彼端低声下气地求着。  燕灵均已然心乱如麻,根本就回答不了周滟的话。  慌乱间,他匆匆挂了电话。  在挂了周滟的电话之后,他紧接着又给吾悦打了个电话——  “boss!”  “给我查一下明天上午九点钟飞巴黎的航班……”  简单的命令了一句之后,他就开始了痛苦的等待……  这样的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特别的煎熬。  不一会儿,吾悦发了一张图片过来。  他点开一看……  面如死灰。  看来,是老天爷要他履行承诺了……  当女儿深陷危机的时候,他曾发过誓,只要女儿能平安归来,他就放手……  对!放手!  女儿回来了,他也该放手了……  即便他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突然,一道沉喝乍然响在空气中——  “燕小小,我叫你回房间把你的东西收一收,你听不懂是不是?!”  是刚从厨房出来的陶陶。  燕小小噘嘴嘟囔,“等我动画片看完嘛……”  “不行!!”陶陶冷着脸,极有威严地喝道:“马上去!”  “哦……”燕小小不敢违背妈妈的命令,站起来,不情不愿地朝着楼上走去。  燕灵均像傻了一般,一动不动地坐着,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她叫女儿回房收拾东西……  所以,她是铁了心要带着女儿跟周灵北去巴黎了?  周滟说,他们会去巴黎定居,以后应该都不会再回来了……  也就是说,她要带着他的女儿,与周灵北去国外共度一生对吗?!  呵呵呵呵呵……  她的心,可真狠啊!!  算了,走吧走吧!  全都走吧!!  就让他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终老好了!  没人爱,没人疼,没人陪,没人关心,都没关系的,嗯,统统没关系!  他不怕!  是的!他不怕!!  毕竟就算怕,她也不会为他留下……  她对他,连一丝丝怜悯都没有,比陌生人还不如。  她本善良,对弱者一向富有同情心,可唯独对他铁石心肠……  “还没饿吗?”  头顶突然响起她的声音,不咸不淡,听不出情绪。  他抬头看她,一脸木然。  “餐桌上有早餐,不吃?”她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睨着他。  虽然现在都已经快到中午了,但他睡了那么久,此刻肯定饿了,吃块面包先填填肚子也是好的。  他沉默,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陶陶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比昨天更迟钝了。  他的脑震荡后遗症,到底是真还是假?  他看了她几秒,然后站起来,还是什么也没说,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般朝着餐厅走去。  跟进餐厅,就见他呆呆地坐着,抓起面包机械性地往嘴里塞。  陶陶蹙眉看着像是丢了三魂七魄的男人,有些莫名其妙。  “牛奶有没有冷掉?要不要热一热?”  她在他的对面坐下,用嘴努了努他左手边的牛奶,轻声问道。  轻柔的语气,透着关切。  燕灵均胡乱地摇了摇头,垂着眼睑不让她看到自己眼底泛起的水雾……  她此刻的温柔和体贴,于他而言与穿肠毒药没有丝毫异样……  既然都已经决定不要他了,又何须对他这样好?  因为明天就要彻底离开他了,所以她今天才会突然对他这样轻言细语,是吗?  呵!她根本不懂,他宁愿不要这最后的温柔!  她难道不明白,越温柔,越残忍吗?  燕灵均一口一口地咬着面包,极尽艰难地吞咽着,如同嚼蜡。  这也许是她最后给他做的早餐了,他该珍惜的,可是怎么办呢?他一点胃口都没有,即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  他始终不言不语,让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更是僵凝。  蹙眉看着一言不发的男人,陶陶更是觉得莫名其妙了。  这男人咋地了?  从昨晚开始就不对劲儿了。  是她太高估自己了吗?  难道他现在已经不爱她了,所以意识到她有要求复合的想法,就用这种冷暴力来表示拒绝?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这样冷漠她。  算了,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她有个更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用力抿了抿唇,然后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她正色道:“燕灵均,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就是明天——”  “我不想听!”然而她话音未落,就被他冷声阻断。  陶陶,“……”  她微恼,觉得眼前的男人怎么有点不识好歹了呢?  周灵北要离开C市了,明天上午的航班,打电话给她问她能不能去机场送送他。  她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这一次并不是周灵北一个人走,还有姑姑周滟以及燕灵均的父亲燕宏海。  撇开周灵北和燕宏海不说,周滟于她而言总算是长辈,她不去送行有些说不过去。  而且她并不是想要单独一个人去,她是想跟他商量商量,希望他能跟她一起去。  可他这样的态度,着实让她生气!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被他一再呛声,她也恼了。  淡淡瞥他一眼,她没好气地哼哼,“本来我也没必要非得告诉你——”  “那就别说!!”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