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120章:好好过

《燕少宠妻无度》第120章:好好过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207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33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吃,吃……”他像是如梦初醒,忙不迭地拿起筷子,钳菜入口。  菜很美味,可是他的心,却苦如黄连……  吃了两口菜,他就伸手去拿酒。  陶陶见状,立马抬手阻拦,蹙眉轻喝,“干吗?”  “喝一杯吧。”他说,带着一丝乞求的意味。  他目光黯然,眼底泛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  “博医生说你可以喝酒了吗?”她挑眉睨他,皮笑肉不笑地冷哼。  他满不在乎地摇头,“没事……”  “伤都没好,喝什么喝?!”她一把将酒瓶从他手里夺走,极有威严地瞪他一眼,以示警告。  “可是今晚我想跟你喝一杯。”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幽幽地说。  她明天就要跟周灵北走了,他想跟她喝一杯就当是为她践行都不行么?  他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她不忍拒绝,可他有伤在身,岂能如此任性?  想了想,她还是摇头,“你不能喝——”  “少喝点没关系的。”他抢断,语气虽轻,却态度坚决。  “不行!”她更坚决,冷冷瞪他。  他深深看着她,带着眷恋和不舍,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幽幽道:“这是最后一次,你就别拒绝我了成么?”  最后一次……  “……”陶陶蹙眉,终究是抵不住他的乞求,无奈退步,“只许一杯!”  他没有回答,只是从她手里拿回酒瓶,往各自的杯子里斟上了酒。  陶陶觉得今晚的男人很奇怪,可她又说不上来他到底奇怪在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多心了,总觉得他的表情怎么看起来像是要跟她生离死别似的……  那么伤心,那么悲戚,那么……痛苦!  所以现在他非要喝酒,感觉像是要借酒浇愁。  “看什么?”她正默默猜测他到底是怎么了,随意抬眸,却发现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陶陶。”他轻轻唤她,微拧着眉头一脸纠结的模样,欲言又止,“如果……”  她没搭话,等他说。  “我……”在她淡漠的注视下,他心慌意乱又悲伤难过,“我是说如果——”  “有话就说!”她终于是忍无可忍,皱着眉没好气地轻喝道。  真讨厌!  想说什么就说呗,干吗吞吞吐吐的吊人胃口!  “如果以后你有了别的孩子……”见她不耐烦了,他狠狠咬了咬牙,鼓足勇气向她乞求,“就把女儿给我,可以吗?”  有了别的孩子……  把女儿给我……  “什么?”陶陶以为自己听错了。  燕灵均害怕自己说一半就不敢说了,硬着头皮一鼓作气,“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她的,我会努力做一个好父亲,我绝对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啊?”她错愕地看严肃认真的男人,一脸莫名。  “我知道你担心她会遇上恶毒的后妈,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  以后,他不会再娶,所以女儿永远都只有她一个妈妈。  “你在说什么呢?!”陶陶哭笑不得,有种在听天书的茫然和无语。  “如果你想她了,随时可以回来看她,或者等她暑假寒假的时候可以接她去住一段时间——”  “喝多了?”她看着他已经喝空的酒杯,挑着眉淡淡讥诮。  不能吧!  才一杯而已,以他的酒量,怎么可能会醉?  可如果不是喝醉了,那他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呢?  “当然,如果你舍不得把她给我,那她留在你身边也是可以的,但是你能不能每年让她回来看我一两次呢?”  “……”  陶陶的脸,渐渐冷了下来。  他说这些话是几个意思?  怎么字字句句听起来都带着一股“离别”的味道呢?  呵呵!他这显然是不想跟她复合的节奏啊!  “陶陶。”他突然又轻轻喊她。  “干吗?”她正被自己的猜想气得不行,冷着俏脸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不走行不行啊……  话到嘴边,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求过她太多次,次次得到的都是失望,他都已经不敢向她开口了。  她去意已决,求她又有什么用呢?只会显得自己卑微狼狈罢了……  所以还是算了吧……  努力压制着心底的苦痛,他深深看着她,极尽艰涩地吐出三个字,“好好过!”  既然决定了要跟周灵北走,那就跟他好好过吧……  他不能给她的幸福,希望她能从周灵北那里得到吧……  他不想祝福她,可是又希望今后她在没有他的日子里能过得幸福快乐……  明明是轻得可以随风飘逝的三个字,却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每一个字都如同世上最锋利的刀刃,刮过他的喉咙,再刺穿他的心……  除了痛,再无其他感觉!  以前以为她不爱他是最痛苦的。  后来以为她背叛了他是最痛苦的。  再后来他以为她不肯原谅他是最痛苦。  直到今天,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要放开她的手,再祝福她和别的男人好好过……  才是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才是最最痛苦的,没有之一!  可是不祝福又能怎么办呢?  这一生,他与她终究是有缘无分……  好好……过?  什么好好过?  跟谁好好过?  他这副如丧考妣的样子,肯定不是说的跟他好好过。  “……?”陶陶一脸问号。  她怎么觉得他今晚说的话都话里带话呢?  他又拿起酒瓶,自顾自地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  陶陶皱眉,伸手欲抢,“说了只许喝一杯的!”  他把手一扬,避开她的手。  她恼怒,狠狠瞪他,“燕灵均你说话不算数是不是?”  他垂着眼睑,一边往杯子里倒酒,一边几不可闻地嘟囔,“反正你都不要我了,还管我做什么……”  “你说什么?”她没听清他嘀咕的什么,喝问。  他抬眸,淡淡扯了扯嘴角,使劲儿忽悠她,“没什么。我说这酒度数低,不醉人的。”  “不醉人也不能——”  “我们干一杯吧!”  她话音未落,他就举起酒杯轻轻撞了撞她的酒杯。  陶陶无语。  燕灵均,“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都没好好喝过酒,今晚你就陪我喝几杯,好不好?”  好你个头!  “不行!不要命了是不是?!”她义正辞严地拒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