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132章:一次二十万(第6更)

《燕少宠妻无度》第132章:一次二十万(第6更)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35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你土匪出身的吧?”他啐骂,哭笑不得。  明知他现在穷得要死还这样敲诈他,这不明摆着是为难他么?  “哎哟,区区一千万对你燕大少爷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你不会这么小气不给吧!”她巧笑嫣然,嗲嗲地调侃他,矫揉造作的模样特别欠揍。  九牛一毛?  那是以前好伐!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他破罐子破摔。  “没钱?”她挑眉睨他,看起来一肚子坏水儿。  “没钱!”  “那就钱债——”她娇滴滴地拉长尾音,一边噙着坏笑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一边用指甲在他胸膛上轻划,然后低下头去凑近他的唇边,呵气如兰地吐出两个字,“(肉)偿!”  燕灵均心都酥了。  “怎么偿?”他情不自禁地抓住她的手,在她使坏的食指上轻轻咬了一口,声音已然变得沙哑难耐。  她想了想,说:“十万一次吧!”  看起来还蛮认真的模样。  燕灵均失笑,“这么便宜?能不能加点?”  她拍额,“啊也是,怎么说你也是堂堂燕家大少爷,十万这个价格的确是有点跌份儿。这样吧,既然你都亲自开口要求加价了,我多少也得给你点面子不是?那就……”她微微一顿,然后对他竖起中指和食指,“二十万一次,不能再多了!”  燕灵均忍着笑,开始算账,“一次二十万,一千万等于五十次,一个月三十天,除去你每月不方便的那几天,也就是说每天差不多要来2次……”然后他的目光往下瞟,在她小腹下方停留了两秒,然后再抬眸看她,“你确定?”  一天两次,她受得了么?  偶尔他连着几天都想要,只来一次她都哭哭啼啼的,还要他哄着求着才肯给……  若真是每天两次,要不了几天她就得对他避退三尺了。  等等……  她这话的意思是……  不会跟他离婚了对不对?  燕灵均老激动了。  “反正又不是我使劲儿……”她偏着头看别处,几不可闻地嘟囔。  “这可是你说的!”他心潮澎湃,捏紧她的小手将她使劲一拽。  她立马“啊”的一声趴回他的胸膛上。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可下一秒腰肢就被他的双手紧紧掐住了。  “我说的就我说的!到时候你******别怪我!”她佯怒,攥拳就往他肩上狠狠一捶,微红着脸颊嗔怒道。  这是她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里说得最大胆的一句话。  虽强装镇定,可脸上的红晕却泄露了她的羞涩……  燕灵均这会儿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仿若站在云端,美好幸福得那么不真实。  “陶陶!”他双手紧紧捧住她的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波光潋滟的眼,眼底的深情,浓得可以腻死人。  “干吗?”她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娇羞轻斥。  他一只大手往后,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头往下一压……  同时他嘟起嘴吻上她的唇,“我爱你!”  我爱你……  虽然这三个字他曾对她说过许多次,可自从她也喜欢上他之后,每次听到他说爱她都能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震撼……  “别以为说点甜言蜜语我就会原谅你!”她瞥他一眼,按捺住心里的欢喜,傲娇地哼哼。  小女人这副娇滴滴的模样,像根羽毛一般轻轻抚在男人的心上,简直整个人都快酥了。  他看着她,舍不得眨眼。  从未见过她这般娇媚的坏模样,虽然那晚她喝醉了也挺可爱的,但跟此刻的她比起来,他自然是更爱清醒的她。  因为在清醒的状态下,她能对他这样撒娇,说明她心里是有他的……  没有什么比这个认知更加让他激动兴奋的了!  被他炙热的目光看得心如小鹿乱撞,她在他唇上咬了一口,佯怒骂道:“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故意把我灌醉,欺负了我竟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敢做不敢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跟他在一起这么些年,她了解他的脾性,所以想要压住他,就得先发制人。  燕灵均想说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么……  可这会儿她的态度还不算很明确,他不太敢(调)戏她。  被她惹得心痒难耐……不!不止心痒,简直是全身都痒!  他忍无可忍,摁住她的腰肢轻轻蹭了她两下,在她羞恼的瞪视中,他辩解,“先声明,我可没有故意灌你酒,是你自己非要喝的……”  “如果你不拿酒出来,我会喝吗?如果我不喝,我会醉吗?如果我没醉,你能得逞吗?”她咄咄逼人地忿忿道,强词夺理得理直气壮。  燕灵均百口莫辩,可不辩又怕她误会,可怜巴巴地望着她,“我再声明一下哦,那天晚上我真没打你的主意,是你……”  “我怎样?”她柳眉一竖,瞪他。  他悄悄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小声呐呐,“是你先惹我的……”  “我怎么惹你的?”她挑眉轻哼。  “你……”他迟疑了下,用力抿了抿唇,说:“亲我。”  “我只是亲你一下你就睡我,不是趁人之危是什么?”她瞥他一眼,娇喝道。  燕灵均想说,别说你一个吻,就算你只是给我一个眼神,我也能为你燃烧好么……  可这样的话肯定不能让她满意。  于是他说:“你不止是亲我一下好么!”  “我还做什么了?”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他瞅着她,眼底划过一抹精光。  如果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他就可以随便瞎掰了……  “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啊?少顾左右而言他!”她攥拳往他肩上锤了一下,嗔怒道。  “你还……”他拉长尾音,一边观察她的表情,一边小声道:“摸、我了!”最后三个字多少有点底气不足。  “哦?”陶陶轻勾唇角,溢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从上到下将他打量了一遍,“摸、哪儿了?”  “这儿!”  他倏地抓起她的手就往他极具攻击性的地方摁去。  因为感觉到他的气势汹汹,所以她早就从他腰上移至他的腿上,本以为避开了,哪知现在却方便了他使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