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目录>

《燕少宠妻无度》第136章:要紧的事儿

《燕少宠妻无度》第136章:要紧的事儿

小说: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作者:汤淼字数:209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9:35
    ..,最快更新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最新章节!  “你傻啊!哪个女人嫁人不想得到一个盛大的婚礼啊?!”  陶陶默了默,然后说:“其实我跟他已经办过婚礼了。”  虽不是空前盛大的,但却是最最用心以及最最特别的。  “啊?办过?啥时候?!”云裳震惊了。  “算起来差不多四年前了吧。”陶陶微微一笑,幸福四溢。  然后在云裳饱含好奇的目光中,陶陶将那次山寨之旅徐徐道来……  包括那场少数民族婚礼!  嗯,他和她的婚礼!  云裳听完,不得不再次佩服燕灵均的心机。  这男人,可真是太绝了,也难怪冷傲如陶陶最终都没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试问,像燕灵均这种人帅多金又对你好得要死的男人,世上有几个女人能抵抗得了?  “那是中式的,咱再来个西式的呗!”云裳不死心,嘿嘿笑道。  “还是不了,一个就好!”陶陶还是毫不犹豫地摇头道,笑得幸福满足。  是的,不管是西式还是中式,婚礼只要一个就好。  多了,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见陶陶主意已定,云裳一脸失望,“讨厌!我还想闹闹你们的洞房呢!”  闹洞房?  陶陶失笑,脸颊微红,“都这岁数了,有啥好闹的啊。”  “瞧你这话说得,什么叫‘都这岁数了’啊?好像我们七老八十了似的。”云裳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噘着嘴娇嗔道:“告诉你啊,我还年轻着呢!刚过十八好伐!”  陶陶被云裳逗乐了,“就你这张嘴啊,郁凌恒肯定不寂寞。”  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当然是有趣的女人!  所以郁凌恒爱云裳爱得要死要活的。  云裳也不害臊,只要是赞美,管他是否属实都照单全收。  突然,云裳想到了什么,收起玩世不恭,正色道:“对了,燕灵均跟你说过杨家姐妹的事吗?  “嗯,说了。”陶陶点头。  燕灵均前两天告诉她的。  他说,杨亦冉承受不了失败的痛苦,精神分裂,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杨海娜数罪并罚,被判终身监禁。  杨家破产,负债累累,永无翻身之日。  最后他问她,对于这样的结果是否满意。  她懂他的意思。  若她不满意,他会把杨家姐妹折磨到她满意为止。  但其实,杨家姐妹现在的下场已是最狠的惩罚了。  因为精神病院和监牢,是这世上最恐怖的两个地方。  人性的扭曲和丑陋,阴暗和变(态),在这两个地方显露无疑。  被关在这两个地方有多么痛苦,是正常人永远无法想象的。  因此,这样的惩罚对杨家姐妹来说,才是最重最痛的。  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边无际的折磨和恐惧……  所以这样的结果,她很满意!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  是陶陶的手机响了。  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然后拒接,再把手机放回包里。  “燕灵均的电话吧!”聪明的云裳一猜一个准。  “嗯。”陶陶点头,略无奈。  他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把她拴在身边,才刚从他身边离开两小时,他就打了三个电话来了。  “他比我家郁大爷粘人多了,你怎么受得了啊?”云裳坏坏调侃。  正说着话,陶陶的手机又响了。  自然还是燕灵均打来的。  陶陶拧眉,想骂人了。  “接吧接吧,不然他还以为我把你拐去卖了呢。”云裳笑意更深,打趣道。  陶陶脸颊微红,有些窘迫。  “喂……”  “出来!”  本想接通电话给他一顿骂的,哪知她刚开口,他倒先霸道地命令起她来了。  “啊?”她微微一怔。  燕灵均说:“我在咖啡厅外面,你快出来!”  “我正跟裳裳一起喝咖啡呢。”陶陶蹙眉,一脸为难,把头偏向一边,压低声音道。  “改天再喝,我有要紧事找你。”他很坚持,且态度认真。  一杯咖啡还没喝完呢,她若把云裳一个人撂在这儿……  多不好啊!  陶陶不耐,“什么事啊?”  “电话里不好说,你出来我再告诉你。”  “可是……”  听她推三阻四,燕灵均恼了,“你把电话给云裳,我跟她说!”  “有什么要紧事儿啊,明天不行么?”陶陶才不肯嘞,他那张嘴有时候特别喜欢得罪人。  “怎么了?”云裳看不下去了,出声问。  陶陶连忙放下手机藏桌下,特别抱歉地对云裳笑了笑,“说有什么要紧事……”  “他能有什么要紧事儿?!肯定是想你了呗!”云裳笑道,然后把手一扬,豪爽放人,“去吧去吧!”  陶陶知道,她若再不出去,保不齐那男人就会进来捉她。  到时气氛会更尴尬的。  所以既然云裳让她走,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不好意思啊裳裳,改天我请!”陶陶站起来,一边拿包,一边歉意地对云裳说道。  “客气啥?咱俩谁跟谁!”云裳俏皮地冲陶陶眨了下右眼,笑靥如花。  见云裳没有生气,陶陶放心了,对其摆了摆手,“走了。”  “嗯。”云裳点头。  陶陶离开之后,云裳给她家郁大爷打了个电话——  “老公,你在干嘛呢?哦,在开会啊……没啥,就是想你了呗……”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什么要紧事啊?”  陶陶一坐上燕灵均的车,就焦急地问道。  听他刚才语气挺急的,她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哪知他却云淡风轻,甚至卖起了关子。  陶陶俏脸一沉,正要骂他呢,却见他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条黑色纱巾,二话不说就往她眼睛上蒙去。  “干吗?”她蹙眉,下意识地拦住他的手,问。  “蒙眼睛啊!”他晃晃手上的黑色纱巾,答得理直气壮。  陶陶哭笑不得,她当然知道他是要蒙她的眼睛,她问的是,“为什么要蒙眼睛?”  “因为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冲她挤眉弄眼,笑得神秘兮兮的。  “什么地方?”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燕灵均翻了个白眼,一脸黑线地看着心爱的小女人,“如果能告诉你的话我还用得着蒙你的眼睛吗?”  呃……  倒也是。  可是他不告诉她的话,她心里没底啊。  “你到底想干吗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