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一章 大学之损友当道

第一章 大学之损友当道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218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45
   第一章大学之损友当道  夜色下的天宁市在璀璨的焰火映照下宛如一座迷幻的都市,这是2010年的圣诞之夜,也是华天宇五年大学生活在天宁医科大学渡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  元旦过后,他的大学生活就要落下帷幕,下一个学期开始,他将进行最后一段实习生活,然后真正的步入社会,开始人生新的篇章。  宿舍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关着灯,坐在上铺,仰望着窗外漆黑夜空里一朵朵怒放的焰火,宿舍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捅开,随后两条人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发出粗重的喘息与厮磨声。  借着窗外的焰火,华天宇看清了那名男子正是宿舍的老四王雷,被他抵在门上的那名女孩他也认得,竟然是隔壁宿舍刘忠的女友小丽。华天宇惊讶得望着两人,王雷将女孩抵在门上,嘴唇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唇上、颈上,一只手解开外面的羽绒服,手伸了进去,肆无忌惮。  望着两人逐渐升级的动作,华天宇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直了直身体,从床头的枕头底下摸出一盒香烟来,抽出一根,‘啪’的一声点燃,悠哉悠哉的吸了起来,饶有兴趣的望着两人精彩的表演。  忽然亮起的火光惊动了这对偷食的男女,小丽‘啊’的一声惊呼,惊恐得望着对面床铺上模糊的人影,王雷怯懦的问了一句‘谁’,伸手拍开墙壁上的开关,却忘记了已经被他解开上衣的小丽,白花花的胸脯顿时暴露在灯光之下,小丽发出一声尖叫,双手合衣,将身体转了过去。  望着坐在上铺吸烟的华天宇,王雷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知所措:“老大,你怎么在,还以为你出去了,我们只是...”  “不用和我解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华天宇将香烟掐灭:“用不用我给你们腾个地方?”  “不用不用,老大,你歇着,我们这就出去。”王雷慌忙牵着小丽的手夺门而逃。  华天宇摇了摇头,从上铺上跳下来,推开窗户,寒冷的空气从窗外涌进来打在他的脸上,外面飘着雪花,天宁市每年的圣诞节似乎都要落雪,仿佛要给这个节日渡上一层浪漫的色彩。  不断燃起的焰火亮灭在华天宇年青的脸上,雪花从窗外吹了进来,冰凉清冷。王雷推门进来,关上窗户:“老大,你别冻到了,这么冷的天,你也不怕感冒了。”王雷去而复返。  “那个...那个,刚才!”王雷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被人撞破奸情,即便是无话不谈的哥们也感到难为情。  华天宇揶揄得望着王雷:“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刘忠的女朋友搞到了一起,你们俩个怎么回事?”  王雷嘿嘿的笑道:“这是第二次,以为你们都不在,就把她领回来了,你知道的,我这个月的生活费花冒了,宾馆的房间太贵......”  华天宇咧嘴笑道:“刘忠知道吗?别到时候没法收场。”他打断王雷的话。  王雷搓着手,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也不能怪我,你还记得上次咱们两个宿舍搞联谊,你们都带着家属,刘忠那厮一看到徐扬帆就像苍蝇一样盯过来。”  王雷小心的望了一眼华天宇,徐扬帆是华天宇的女朋友,她的父亲是天宁市东和区区委书记,母亲是省电视台副台长,家世显赫,她家里不同意徐扬帆与华天宇交往,两人恋爱一年,无疾而终。  “...对不起,老大,我不该提徐扬帆的。”  “没事,都过去了!”华天宇脸色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那天刘忠喝多了酒,对徐扬帆大献殷勤,不仅你生气,小丽也被他那副德行气走了,我正好上厕所,出来的时候小丽一头撞到我身上,然后就哭了起来。你知道,我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  王雷挠了挠头,继续说道:“我见她哭得厉害,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酒也没少喝,叫我送她回去,也不知怎么搞的,我们俩...半路上就去了宾馆,然后......”  王雷两眼闪着光,显然仍对那晚发生的事情念念不忘。  华天宇笑了笑,拍着王雷的肩膀说道:“你是认真的,还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  王雷神情有些复杂:“老大,其实,我早就想找你聊聊,你们不了解,小丽其实挺单纯的一个女孩子,我们俩发生那事后,她一次都没有找过我,可我不是那样的人,人家毕竟是女孩子,我就试着联系了几次,一来二去,我发现我真喜欢上了她,爱情这东西有些时候来了,躲都躲不掉,唯一遗憾的就是......”  王雷有些难以启齿:“她...她不是处-女,我觉得我有点窝囊,我还是第一次...”  华天宇忍着笑,他知道王雷有处-女情节,很同情的拍了拍王雷的肩膀:“那你是怎么想的,分手,还是继续。”  王雷露出痛苦的表情:“老大,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我觉得自己吃了亏,可是我是真心喜欢她,只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一想到她曾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我就受不了。”  “那就分手!”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一想到分手,这里...”王雷指着胸口。“这里就痛得厉害,痛到我无法呼吸。”  华天宇正色道:“你是打算和她过一辈子,还是打算和那层膜过一辈子。”  王雷错愕的望着华天宇,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嘴吧,像一条离了水的鱼,一张一合,随后转身就跑了出去:“老大,谢谢你啊,你让我醍醐灌顶。”  望着疯跑出去的王雷,华天宇苦笑着摇了摇头,打开手机,没有任何消息,qq是灰暗的图标,微信上仍然是一片平静,这个圣诞节注定他一个人渡过。  天刚刚亮,华天宇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整间宿舍除了他,还有两个后半夜才回来的兄弟,圣诞之夜,在这个美丽的夜晚不知道有多少少女失去贞操。  他洗了一把脸,像往常一样,穿上衣服,推开宿舍大楼的门来到操场开始晨练,整上操场只有他一个人在奔跑,直到他跑了四五千米之后才渐渐有了人影绕着操场散步。  昨晚的一场小雪,将整个校园装扮成银装束裹,青春的气息和缤纷的色彩描绘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  “华天宇!”  华天宇停下脚步,有人叫他,他停下脚步,脸上满是汗水,头套上布上了一层雪白的霜花。  “吴教授!”  华天宇向操场边上背着手散步的吴作荣教授跑了过去:“吴教授,您叫我。”  吴作荣是天宁医科大学中医学院的教授,也是天宁中医院唯一一名享受******津贴待遇的中医教授,是天宁中医学院的学术带头人,博士生导师,国内著名的中医药专家,他教习华天宇他们这批本科生中医诊断学,每周一节课,华天宇从来没有旷过吴作荣教授的课。  吴作荣点了点头,表情和蔼的道:“我听说你没有报考明年中医学院的硕士生,为什么?”  华天宇没有想到吴作荣教授竟是因为这件事来询问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吴教授,我想早点参加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学习。”  吴作荣点了点头:“原来你是这样的想的,也好,两不耽误,如果你要考研就来我这,你是我见过的最有灵性的学生,只要潜下心来,在中医学上会有所建树。”华天宇是他这么多年教学,第一个从来没有旷过他课的学生,而且学习成绩优异,极有灵性。中医这门医学,需要潜下心来钻研,更要有灵性,所以吴作荣对华天宇格外关注。  “谢谢吴教授。”  到食堂吃过早饭后,华天宇才回到宿舍,同宿舍的几个兄弟陆续归来,一个个两腿发软,一回到宿舍就趴到床上,倒头大睡。  华天宇将打回来的早餐放到桌上,一个个的拉他们起来:“都给我起来吃早餐,只有吃饱喝足了,食物才能转化为肾精,肾水足则精气足,晚上熬夜,早上空腹,视为大忌,不想阳-萎的话都给我起来了。  听到华天宇的话,李威最先爬起来,半眯着眼晴伸手抓过来一个馒头,华天宇一把打在他的手上:“一手的脏东西,你也不怕吃怀孕了,给我洗完手再吃。”  “老大,你饶了我吧,我困死了,让我吃一个馒头睡觉吧!”  高伟东爬起来道:“五哥,昨晚是不是累到了,几次啊?”李威在宿舍排行老五,与高伟东关系最好。  “一夜八次郎吧!”李文俊跳起来,他昨晚同女友在网吧渡过的,除了搂搂抱抱,别的什么都没干成,一提到这个话题,立刻来了精神。  “八次,厨房、大厅、沙发、卫生间,一个地方两次,行啊,老五。”早已经没有精神的几人全都‘扑楞’起来,打趣着李威。  “你们羡慕嫉妒恨啊,我肾强,我愿意,我的地盘我做主。”  “喝了汇源肾宝,他好我也好。”王雷学着广告里面的美女娇声细语的说道,一时之间整个宿舍笑成一片。  优美的音乐在一片笑声中响起,华天宇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心脏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老大,谁的电话?”王雷手急眼快,一把就把电话夺了过去,电话上显示着徐扬帆三个字。“呀,是大嫂,老大,原来你在骗我们,这分明是大嫂的电话,你怎么骗我们说你们分手了。”  华天宇瞪了王雷一眼:“给我!”  王雷笑嘻嘻的用手一拔,接通了电话:“嫂子,我是王雷......”  “谁是你嫂子。”一个冰冷的中年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王雷尴尬的望了华天宇一眼,把电话递给他,宿舍里安静的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所有人都望向华天宇。  华天宇不用想也能猜到电话那边是谁,他平静的接过电话,放到嘴角边:“阿姨,我是华天宇。”  “老大不会是把人家的女儿给祸害了,人家家长找上门来了吧!”高伟东不分时宜的小声开着玩笑,立刻被李威捂住嘴,这个时候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你就是华天宇,我是徐扬帆的母亲,我现在正式的告诉你,请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我女儿现在求学阶段,我不希望任何人在这个阶段打扰她,影响到她的学业,请你自重。”  徐扬帆的母亲没有给华天宇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边,徐扬帆羞怒的说道:“妈,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已经二十二岁了,我有恋爱的自由,有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利。”  “二十二岁,很了不起吗?你才懂几个问题,从现在开始,不许你打手机,不许你与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联系,专心复习功课,元旦过后,我要送你去英国皇家医学院继续深造。”  “妈,我不想去,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剥夺我选择的权利。”徐扬帆央求着母亲,她性子柔弱,虽然不满母亲的安排,但却无法抗拒母亲为她安排的一切。  华天宇放下电话,迎着兄弟们关切的眼神平静的说道:“没事,你们睡觉吧,下午学校组织参观‘中华医学五千年文化展,你们不要迟到。”华天宇说完,好整以暇的脱掉运动装,换上了衣服,然后推门出去,没人能看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老大他不会有事吧。”王雷不放心的说道,电话的声音很大,大家都听到了徐母的声音,几个兄弟露出同情的目光。  王雷穿上鞋就要追出去,被李威一把拉住:“让老大一个人静一静,你追出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这种事我们帮不上忙,再说咱们老大是那种服软认输的人吗?我看徐扬帆她妈到最后不仅女儿被咱们老大捌跑,还得挨女儿埋怨一辈子。”  王雷气愤的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自由恋爱这么多年,怎么还有这样的父母,难道咱们老大还不够优秀吗?每年都拿全额奖学金,年年考试,中医学院都是第一名,学校篮球队核心成员,体育超棒,人又有能力,怎么就配不上徐扬帆了。”  李文俊拍了拍王雷的肩膀:“我们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众人顿时因为这句话全部沉默下来,一句话道明了一切。  (新书上传,请兄弟们全力支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